《三戒论》讲记(二十九)居士勿闻

在线人数:47
字体放大 + 缩小 -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第五类,水等十条:

  享用有含生之水,强坐食家遮静立,
  授裸体者往观军,军中过宿与整军,
  殴打比丘与拟打,覆藏粗重之罪业。

  一、饮用有虫水:

  为自利而使用有含生的水沐浴、洗衣服、阻挡、转移、饮用以及将有生灵的草木烧火等,有多少含生死亡就犯多少此单堕。因而用油灯必须要作灯罩,用水必须要用悬挂滤水器、有嘴滤水器、三角滤水器、底有滤器之瓶以及明滤任意一种认真加以过滤。

  用水之前是要观察的,看有没有含生,只要是肉眼看不到的就可以。我们如果通过显微镜看,水里基本上都有小含生。但是当时佛制定这条戒律的时候,指的是用肉眼来观察的,肉眼没看到就可以饮用了。如果是僧众观察过的,其他人不观察也可以。若僧众没有观察过,自己要仔细观察,观察好了以后再享用。

  不仅是水,草木、土等也一样。比如,若是用土来做什么,之前也是要观察的,若是有小含生,也要进行处理,不能直接用。若用草木来点火等,也是要观察的,确定上面没有小含生等众生才可以,否则也是先要处理后才可以用。

  若是用有虫等小含生的水来沐浴、洗衣服、建坝阻拦水流、转移等,会死很多含生,这也是不允许的。有多少含生死亡,杀害多少生命,就会犯多少次单堕。当时,佛说要做一些工具,比如,晚上若要使用油灯,必须要用灯罩,灯罩有很多种,主要为了保护含生。若是用水,要准备过滤器。滤水器也有悬挂滤水器、有嘴滤水器、三角滤水器(这是比较简单的)、底有滤器之瓶等很多种,形状不同,自己可以选择。

  比丘(尼)、沙弥(尼)等所有出家人都要准备滤水器,要随身携带滤水器。打水、用水的时候,需经认真过滤以后才可以用。若是经过认真观察,确定里面没有小含生,可以不用过滤。若不是这样的,必须认真过滤以后才可以用。对有含生之水,若是不认真过滤,没有通过肉眼观察而饮用,导致众生死亡,就会犯戒。这主要是为了防止伤害众生的生命。我们要尽量避免伤害众生的生命,要保护众生的生命。

  若我们在无意当中,或者因自己的力量有限而实在无法做到,在无意、无奈当中伤害、杀害了其他众生,也是没有办法的,这样不会犯戒。否则,若是轻易做这样的事情,伤害到了众生的生命,对出家比丘(尼)来说犯的是单堕,都会有罪过,会带因果、带业的。所以,任何时候都要注意。

  别解脱戒主要是小乘里讲的,强调要断除对众生的伤害以及伤害众生之因。大乘在此基础上,要修持对众生的利益已及利益之因。这是二者的差别。

  二、强坐食家:

  进入夫妻就寝的室内或者附近地方坐或卧,当他们发现比丘在那里时,比丘即犯此单堕。

  比如,比丘明明知道这是夫妻住的卧室,若还在里面坐卧,或者在附近坐着,偷听、偷看,被在家男女(这里主要指的是夫妻)发现、知道了,就会犯单堕。

  夫妻有夫妻的生活,若有上述行为,会影响在家男女的生活,也会引起自己内心的欲望,增长贪心。

  三、强立食家:

  在有遮掩的静处站立,当在家男女发现时,即犯此单堕。

  这条戒律与“强坐食家”戒二者,前者是站着,后者是坐着,其他没有差别。佛在世的时候,发现了两种情况,所以就制定了两条戒律。

  若比丘在在家男女的卧室或附近站着,偷看或偷听,被在家男女发现时,即犯堕罪。为什么不允许这样?其一是影响他人的夫妻生活,其二是会增长自己内心的欲望、贪心。

  四、授食裸体者:

  在非为病人、亲属,也没有引导和度化对方的特殊意义等情况下,将自他二者均可食用的应时饮食亲手施给裸体外道男女教徒,当对方获得时,即犯此单堕。

  “裸体者”指裸体外道。若对方有病、需要救援、帮助,或者是有亲属关系的,这样不会犯戒。此外,若能够通过布施等帮助他,进而能够把他引领、度化入佛门,这样也是可以的。若没有这些特殊情况,亲手对裸体外道布施、供养应时饮食(四药之时药),当对方获得的时候,就会犯这条戒。如果布施或供养一些其他的食品等,不会犯这条戒。

  阿难当时给裸体外道做布施、供养,引起很多人的争论,于是佛当时制定了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做这种事情的戒条。虽然都是众生,但因为对方是外道,若比丘(尼)对他们做供养、布施等,对他们这么好的话,其他佛教信徒就会生起一些不好的想法,甚至生起邪见。

  并非不能供养、布施,但若是存在引起争论甚至诽谤的可能性,这样是要避免的。

  五、往观军:

  在无有国王邀请等外缘及必要的情况下,比丘离开自处而去观看军队,当见到时,即犯此单堕。

  若是有国王或大臣邀请比丘(尼),可以去。因为国王、大臣有权势,若是不听的话,自己也许会遭受一些不好的事情,对自己的修行也会引起一些障碍、违缘。哪些属于“必要”的情况?比如,如果比丘(尼)有化解的能力,不让他们出兵,不让他们进行战争,在这种情况下,比丘(尼)也可以去,可以出面。

  如果没有前述的外缘及必要的情况,当国家、地区派兵时,若比丘(尼)仅仅因为放逸,离开自处而去观看军队,当见到时,即犯此单堕。

  比丘(尼)不允许参与阅兵、战争等,在没有特殊的情况下,观看也是不允许的。

  六、军中过夜:

  在无有外缘与必要的情况下,于军营地过一或两夜以上,即犯此单堕。

  这条戒的外缘和必要情况与“往观军”戒是一样的,即若是国王或大臣有命令,就要去,不去也不行;或者为了化解、消除战争,若有这样的能力,可以去。

  如果没有这些外缘和必要的情况,比丘只是想看看、了解了解,以放逸的状态,到军营地过一或两夜以上,即犯此单堕。

  七、整军:

  即便在有外缘和必要的情况下需要于军中留住时,如果自己随便接触盔甲兵刃,指挥排兵部阵,则犯此单堕。

  所谓“外缘和必要”的情况:比如是国王、大臣的命令、特意邀请;或者能做一些化解、和谈,有这样的意义的情况。若是没有这些原因,比丘(尼)去军营地,【若是因为这些原因而需要留住于军中,】那里有很多兵器,若是出于放逸的心态,穿穿盔甲、拿拿兵器等,这是不允许的。此外,也不允许指挥布阵等,如指挥“你们这样不对,陆军应该这样,空军应该那样……”(当然,那时候印度也没有陆军、大象骑兵等。)如果自己随便接触盔甲兵刃,指挥排兵部阵,则犯此单堕。

  八、打比丘:

  以嗔恨心自己或令人殴打其他比丘,如果击中,则打多少次,就犯多少这一单堕。

  比丘(尼)以嗔恨心,自己亲自打或指使别人以棍棒、石头等打其它比丘,若打中了,就会犯这个戒;打多少次,就会犯多少次这条戒。

  在密乘戒里,这是第三条根本戒,是最严重的罪业之一;在菩萨戒里,这也是很严重的,也是属于根本戒。

  九、拟打:

  以嗔心准备殴打其他比丘而作打姿,当对方明白其义时,即犯此单堕。

  以恶意、嗔恨心准备殴打其他比丘,或者作打的姿势,当对方明白其义时,即犯此单堕。不但不能打,连做这种打的表示,都是不允许的。

  十、覆藏粗重罪:

  在有发露对境的具相者中,对其他比丘所犯的僧残或他胜罪明明知道或怀疑,但在无有特殊必要的情况下却隐瞒不露,若过一夜则犯此单堕。如果隐藏他胜、僧残以外的其他堕罪,则犯恶作。

  “具有发露对境”,比如说有具足法相的僧团,完全可以在僧众面前发露忏悔。具有殊胜的忏悔的对境、条件,比丘(尼)知道其他的比丘(尼)犯了僧残或他胜罪,明明知道或有明确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说或隐藏的话,就会犯这条戒。

  如果其他比丘(尼)犯了僧残或者他胜罪,知情者是要说的,但是也不要乱说,要对僧众说。如果不说、隐瞒,过一夜,则犯此单堕。如果隐藏他胜、僧残以外的其他堕罪,则犯恶作。

  之所以这样规定,是为了僧团清净,也是为了对方及时忏悔。如果对方不忏悔的话,对他自己也不好。如果隐瞒不说,也会影响整个僧团的清净。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