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不是研究经论的方法

在线人数:45
字体放大 + 缩小 -

       那烂陀寺智者确认佛经的方式与现代不同,现代是用考古的方式,以出土的东西为主,一一对照典籍、比较版本,以前不是如此,是以理路来推断合不合理。
 
  佛教会说慈悲与空性,即行、解二方面。小乘所说的行解不外乎戒定慧,大乘就在小乘的基础上,让它更圆满。有人会说大乘不是佛说,大乘就会问,小乘凭什么被认定为是佛法?如果小乘是佛法的内容,那比它更圆满的大乘又为什么不是?譬如,大乘圆满地说佛、菩萨的道次第、声闻、独觉的道次第,而这些内容在小乘的典籍中找不到,若在小乘典籍中找得到,其解释方法也比不上大乘,所以小乘所说的内容如果是佛所说的,是经过很多修行可以证得内容的话,大乘也应该可以证得同样的内容,因此,就不得不承认大乘是佛说。又譬如,若有部、经部说神足通一天可以走一千公里,相同的,大乘说可以走二千公里也可以成立。大乘的成立是以类似的方式成立大乘,而不是以考古的方式,所以就不要将“佛说”只当成佛亲口说,是不是佛说是要以理路推断。
 
  以传统的立场来说,佛陀时代就有许多教法,大乘、小乘都有了,大乘中,显乘与密乘都有。这样的经典证据也有很多,有些经典说到佛在灵鹫山传《般若经》,与此同时,在某处传时轮等。佛陀传法时是将大小乘、显密都一起弘扬,但是大乘教法只有文殊菩萨、弥勒菩萨等具根器者才听得到大乘佛法,密乘的听众也很多,多是十方菩萨,人类就很少了。因此佛涅槃后,普遍看到的都是小乘教法,也不是没人修大乘法,但是并不普遍。
 
  大乘的教法是龙树菩萨出世后才弘扬开来,成为普遍的教法,再过一段时间,无著菩萨出世才显扬唯识的教法。总之,中观与唯识二宗是由佛所授记的龙树菩萨、无著菩萨,自己透过本尊,从而了解佛教的内容而说出的。对传统学佛者来说,佛陀授记是可以接受的。现代的人就难以接受,会认为某部经典是龙树以后才出现的,授记也是后来的事,这种说法有否定佛具有神通之意。我们的态度是必须相信佛有神通,具有授记的能力,若连佛有神通都不相信,那学佛做什么?要当佛教徒,就要相信佛的能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