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宝鬘论》讲记(八)

在线人数:65
字体放大 + 缩小 -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在这里给大家继续简单地讲讲《菩萨宝鬘论》。此论是阿底峡尊者一生的修学经验,也是三藏十二部的精华,它句句都是窍诀,对我们的修行有极大的帮助。希望大家能把这部论典的内容当作镜子,好好地照自己,这样才能照出毛病,才能改变自相续,这个非常重要。
  
  若生怯弱之心时,则当令自心坚强,
  修持彼二为空性。

  
  昨天讲的是骄傲的心,今天讲怯弱的心。昨天讲的是心气太高,今天讲的是心气太低。修行时心态要保持平稳,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既不能骄傲,也不能自卑。把握适度,不紧不松,不高不低才是解脱的状态。可我们总是把握不住,有一点点功德或者成就的时候就骄傲了,有一点点违缘和障碍的时候就自卑了。这都是错误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不明理,不知道诸法的事实真相和真理。
  
  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有时紧得不得了,有时松得不得了。在听闻佛法时,有时候内收,然后打瞌睡了,有时候外散,然后心跑了,总是把握不住适度。
  
  “修持彼二为空性”,若是你有空性的见解,真正懂得了缘起性空的道理,不会是这种状态的。从缘起的角度来讲,傲慢与自卑是平等的;从空性的角度来讲,傲慢与自卑也是平等的。其实缘起就是性空,性空就是缘起,它们两个是一体的,一个是在相上,一个是在体上,只有这个区别。
  
  平时我们也有傲慢。我执、自我这种念本身就是傲慢。为什么我们总有看不起的人、看不惯的事?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明白道理,没有懂得自他是平等的,自他是一体的。因为我们有傲慢,有我见,所以总是有自他的分别,总是看不起别人。若是你懂得了这个道理,就不会有这种想法。
  
  我们在得到一点点的利益或功德的时候,为什么会生起傲慢心?因为还是没有明白道理。从缘起的角度来讲,利益或功德是无常的;从相上讲,利益或功德也是无常的,没有一个是恒常不变的,都在刹那当中变。若是没有在刹那当中变,它永远都不能变。但是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感知相续中粗大的变化,意识不到细微、刹那的变化。其实,若是没有细微、刹那的无常,就不会有粗大的变化。
  
  所以,一切法——人、事、物都在刹那、刹那当中变,而且一刹那也不停止。从这个角度看,一切法都是平等的;从空性的角度来讲,都没有实体,没有真体。通过智慧这样分析和观察,找不到它的实体和真体,这叫空。从这个角度来看,一切法也是平等的。从相上、体上讲,从缘起的角度讲,从空性的角度讲,一切法也是平等的,是如幻如梦的。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懂得这些,目光还很短浅,只能看到眼前的一些事情,对它前前后后的很多变化都看不到。若是能看到,就会知道真的是这样。
  
  其实人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无所谓好坏,即使有好坏,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都是平等的。现在好也是暂时的,不可能永远好;现在不好也是暂时的,不可能永远不好。富或穷,贵或贱,美或丑,在轮回的过程中我们都经历过,包括我们最看不起的蚂蚁、苍蝇等小含生,我们都曾经无数次地做过。
  
  无始劫以来,在座的各位都做过富人,也做过穷人;做过高贵的人,也做过低微的人;做过美女,也做过丑陋的人。现在我们只看眼前,只看几个月,几年发生的事,目光太短浅了,目光应该放远一点,看事看全面,这叫智慧。不要只看目前、执着当下。
  
  在六道轮回的过程中,今生今世只是一个很短的片段,前生后世还有很多。你放开胸怀长远地看,前世今生都是平等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现在为人父母是暂时的,做乞丐是暂时的,贵贱美丑也是暂时的,这样想,我们就不会执着了。如果不执着,当下就解脱了。
  
  如果我们执着了,就有烦恼,而且执着的程度越深,烦恼越重;烦恼越重,所感受的痛苦越大。我们现在都特别执着。有的人执着钱,越执着,越有烦恼,越有痛苦;有的人虽然对钱也执着,但不是很执着,烦恼的程度也不是很重,这样痛苦也不会太大。你执着什么,什么就伤害你,你越执着,痛苦越大,受到的伤害越重。
  
  有的人贪心特别重。你越贪着,它给你带来的烦恼和痛苦就越多。人和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对男女之间的感情特别执着,感情给自己带来的烦恼和痛苦也特别严重。有人为此陷进去了,甚至连性命都不要了。多愚痴啊!
  
  我以前给大家讲过,相不会束缚我们,执着相才会束缚我们。只要执着了,就得不到自在。佛祖释迦牟尼佛在印度菩提树下证道的时候也讲过:“奇哉,奇哉!一切众生都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一切痛苦的来源,一切烦恼的根本,就是妄想、执着。如果你知道了诸法的事实真相、真理的时候,自然就不会有妄想、执着了。没有妄想、执着了,佛性自然就显现了,当下就解脱了。
  
  所以说,即使你有再大的能力,也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人人都有过这种能力,包括蚂蚁、苍蝇也有过这种能力,而且将来还会有。你的势力再大,学历再高,也是暂时的,只是几个月、几年、几十年的事,死了以后就什么都没了。这样思维你就不会骄傲了。
  
  当你生起傲慢心的时候,应该往上和佛菩萨比,就知道自己这些小小的功德和成就都不算什么,这样傲慢心自然就消失了。我就是这样做的。以前,我最担心的就是考试,怕考试不合格,于是在学习或考试时,都会祈祷上师与文殊菩萨加持,将上师观想在头顶,将文殊菩萨观想在心间。这样,取得一点成就的时候就会想:这都是文殊菩萨的力量,是上师的赐予。不可思议啊!
  
  虽然我很少有傲慢心,但是做为凡夫,有时候也会有一点骄傲,尤其是和别人辩论,取得一点点胜利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还不错,有点看不起别人。这时候我就想:不用说跟佛菩萨比,在喇荣有成就、成绩好的人也有很多。这样就知道自己差远了。那些佛菩萨、大德高僧的智慧与成就像太阳,能照亮整个世界。自己的智慧和成就,就像一盏小小的油灯,什么都不算。这样一想,傲慢心自然就消失了,更加精进的念头自然就生起来了。所以,若是我们还不明白空性、缘起这些道理的话,这样对比,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也有过怯弱的时候。比如有时在学习中遇到难题了,考试不是很合格了,或者情绪比较低落了,我就往下比,跟那些刚学的、经常懈怠懒惰的人相比,觉得自己也有一些成就。不用说在这个世界上,在喇荣也是,比我差的人也有很多。这样一比,又开始有自信了。
  
  “修持彼二为空性”,高与低,骄傲与自卑,都要观为空性。若是能够以这种空性的智慧来摄持,就不能生起这样的念头了。但是现在很多人还达不到这种境界,对空性还不是太理解。这个时候,用我刚才讲的方法对比就好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适度,这个很重要。
  
  佛在世的时候,有个弟子特别笨,刚开始跟阿难学。阿难教他禅修,但是他没有任何进步与成就,然后就去问佛陀。佛问他在家的时候最擅长什么。他说最擅长弹琴。佛就问他,琴的妙音,是在琴弦松的时候发出来的,还是在琴弦紧的时候发出来的。他说都不是,是在琴弦不松不紧的时候发出来的。佛告诉他修行也是如此。他按照佛说的做了,很快就证得阿罗汉的果位了。
  
  这就是佛陀的秘诀:修行要不紧不松。
  
  有的人修行,着急得不得了:“我的业障为什么还没消除啊?”“我要抓紧时间学修,有神通就行了。”他不知道什么叫成就,以为有神通就是成就了。越这样修,越修不出神通,因为你没有放松,没有放下。如果你放松了,放下了,这些自然就显现了。你越紧张,它越不显现。修行要有耐心。有些人想:“我求解脱,求佛果,肯定要花费很长时间。”特别着急。不要着急,要轻松自在地修。但轻松自在不是懈怠懒惰。
  
  有的人听说“要轻松地修”,就连姿势都不注意了,就随便了,躺着念、趴着念。这不叫轻松,叫懈怠。有的人听说“要自在地修,行住坐卧都是修行”,然后就随便吃,一顿饭吃好几个小时;随便睡,睡到自然醒,睡到早晨八九点钟,有时睡到十一二点钟。有时候在梦中跟别人生气、吵架,有时候在梦中谈恋爱、成家、生孩子,生了好几个,还有双胞胎。这哪是修行啊?这些贪嗔痴慢疑,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停止。把行住坐卧都变成修行很难啊!尤其是在梦中修行难啊!若是你能在梦中转念,保持平和的心态,忆念三宝,守护空性或者无常的见解,临终的时候绝对没问题。
  
  有的人听说为了修行,要有一个好的心情,可以散散步,然后就到处闲逛。走路的过程中一直造业,一会儿贪心上来了,一会儿嫉妒心上来了,一会儿傲慢心上来了。有时候到街上,到商店闲逛,看见很多好东西,就生起了贪心,特别想得到,可又买不起。各种各样的东西,每看一遍就生一次贪心,一点都没能稳住心,自己还不知道在造业。在散步的过程中,造了多少业啊!
  
  你若是能保持心态,能够在行住坐卧中守护住三门,站着、坐着、躺着念诵、观想都可以。到临终四大分散的时候,能不能想起来阿弥陀佛?能不能修破瓦法?能不能念诵仪轨?那个时候连呼吸都难,没有一定的功夫很难做到啊!若是你功夫到家了,身体和灵魂分开的时候,你也能修破瓦法,往生就没问题了。
  
  我们修破瓦法的时候,先要把自己观想为金刚瑜伽母,然后观想中脉、明点和红色的“舍”字,再观想头顶上的阿弥陀佛、西方三圣……一个一个观,一刹那当中都能观想出来,而且观想得一清二楚,这是功夫!但我们现在连思维一遍都很难,就是功夫不到家!以前很多大德高僧在修生起次第的时候要观想好多,比如说观想文武百尊,就是观想一百位本尊,而且每位本尊的服饰、形态、法器都不一样。功夫最圆满的时候,在一瞬间,一刹那当中,就能观想出不同形态的一百位本尊,而且非常清楚,连面部表情都不会错。
  
  你们现在修行,只是在没有什么事的时候念几遍仪轨,马马虎虎地观一下,然后还说:“我怎么还观不出来呢?”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观想出来?要下很大的功夫,才能观想出来!我们现在观想,根本没有专心,没有专注。
  
  能够专心修行结果就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就好像我们逛街时,在人山人海中,我们会看见很多面孔,但是最漂亮、最庄严的那个人,我们一下子就能记住,而且记得非常清楚,晚上做梦都能梦到,这就是专注了。你们昨天到大殿里,看见那么多庄严的佛像,晚上做梦梦到没有?没有!根本没有印象!我问,中间的那尊佛像是哪位佛菩萨?都不知道。
  
  佛亲口讲过,佛像代表佛的身,佛经代表佛的语,佛塔代表佛的意,要把这些当成佛的身语意来恭敬、供养。但你们根本没有当回事。大殿里那么多庄严的佛像,一个都没记住。就是不专心、不用心!对佛法没有生起信心。我经常说学佛修行不能虚伪,但大家都不听,这也是无始劫来的习气,没有办法。
  
  这些要观修的内容,我们根本就观不出来,你们在座的这些人,都是这样吧!如果观不出来,就先请一个比较标准、庄严的唐卡或佛像,看一遍,想一想;再看一遍,再想一想。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观出来,要慢慢练,渐渐地就能观出来了。有的人家里根本没有唐卡,而有的人家里虽然有唐卡,却挂在那里保平安、保吉祥,自己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
  
  若是你刚开始观不出来,先看,再思维、观想;然后再看,再思维、观想,这样慢慢地就能观出来了。如果不用功,不用心,难啊!“上师,我怎么还观不出来呢?”你这样马马虎虎地观,能观出来吗?不可能的!你不下功夫,它不可能自然显现在你的眼前。我们还没下功夫啊!所以修行不要虚伪,要用心。在一天当中,要用更多的时间来学修,肯定有困难。但是你坐下来,静下心来修行的时候,一定要专心。哪怕是几分钟,也要用心。能坐多长时间,就坐多长时间,这样才会有效果。真的不能马虎。
  
  我今天早上到这边来,偷看大家修法。有的人不知道心在想什么,表面上还很像样子,很庄严;还有的人东张西望,有一点点动静,就坐不住了。我们看看天主教、伊斯兰教是怎么修行的?尤其是伊斯兰教的教徒们,在修行的时候,即使身边发生了再大的事情,也不准看。我们是怎么修行的?佛要求我们不能动心,可我们不仅心在动,身也在动。东张西望,有一点点声音,就忍不住看。有些人太不专注,太不用心了,心根本没有投入进去。我们念的每一句、每一段,都有甚深的含义。若是你心融入进去了,根本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怎样才算是专注呢?以前有过这样一个公案。目犍连和舍利子在打坐,乐善王来了,跟他们说了很多话,但是过后一问,他们两个一句也没听见。乐善王不相信,就去问佛祖。佛祖说:“他们确实没听见,若是不相信,可以试验一下。”然后找一个即将要斩首的囚犯,让他端一碗油在众人面前走一圈,若是洒出来,哪怕是一滴油就砍他的头,若是没洒就释放他。然后就让这个囚犯端着油去外面走,而且安排了很多人在他经过的地方唱啊、跳啊,歌声动听,舞姿美妙。
  
  囚犯回来以后,乐善王问他在路上看见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有没有唱歌、跳舞、吹奏乐器的?这个囚犯说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太专心了,根本没注意这些。乐善王这才相信。这叫专心、专注!可我们现在,有一点点声音就东张西望的,根本不专心。
  
  几十年前,卫藏那边有一个修行者,有一天快要吃饭的时候,一转念就入定了,而且一入定就是好几个月,等他出定的时候,发现自己准备的饭都已经腐烂了,可他觉得就是一瞬间,根本不知道自己入定了。我们的早晚课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若是真能把心投入进去,一个小时就是一瞬间。
  
  现在对有些人来说,也是一瞬间,但他不是在入定,而是在散乱。刚念加持咒,心就走了,然后在外边转啊转。在家里、在单位,在这个地方、那个地方转。灵魂走了,只剩下一个肉体在这里。心刚一回来:“此福已得一切智……”就开始回向了,修法结束了。这样散乱地修行,是白白地浪费时间!
  
  身语意投入到念诵以及念诵的含义里,这是入定,“怎么这么快呢?是不是今天没有上课啊?”也是一瞬间。我们现在有的人是入定,时间一瞬间就过去了;有的人是散乱,时间也一样过得快;有的人是心一会儿出去了,想起来后,又回来了。这个过程就长了,一会儿腰疼,一会儿腿疼,一会儿琢磨修法怎么还不结束呢?怎么念得这么慢呢?快一点多好啊!
  
  大家对照一下,自己是这几种情况里的哪一种:是外散的,还是入定的?是一会儿出去,一会儿又回来的?如果心真正专注了,做这些功课是一种享受,那种喜悦,那种禅悦,是任何一种喜悦都不能比的。我们不要再虚伪了!
  
  若遇贪嗔之境时,当观犹如幻化术。
  
  我们遇到生贪心的对境,或者是生嗔恨心的对境时,应该“当观犹如幻化术”。这个也要有空性的见解,这样才能将一切境相视为如幻如梦。其实人生就是一个舞台,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戏,我们都是演员,都在演戏。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了,心里这些患得患失、烦恼痛苦自然就没有了。
  
  我们都是演员,要演各种角色,要做到放下而不放弃。不放弃,是认真扮演每一个角色。就好比一个演员在舞台上演戏的时候,会演各种角色,有时候演一些鬼魔,有时候演一些佛菩萨,有时候演爱情,有时候演战争。他虽然在演爱情,但是心里不会有太大的、真实的贪爱与贪着;他虽然在演一些战争片或者打斗片,表面上有一些嗔恨,但心里没有嗔恨,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演戏。
  
  一个好演员,在演戏时会用心扮演角色。同样,为了解脱我们也要演戏。因为周围的这些众生早就给我们付过钱了,早就签完合同书了,在宿世中就签完了,现在到时候了,该进入角色了。上学、工作、成家、生孩子,都是演戏。因为有这样的因缘,有这样的责任与义务。所以要做个好演员,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然后成家,生孩子,真心地善待周围这些有缘的众生,这叫认真地演戏。
  
  人家为什么要跟你签合同?为什么要给你付钱?就是要你好好地演戏——善待他们,为他们付出。演戏的过程中要知道自己在演戏,“现在演的是我以前接的单子,以后这些不好的单子就不接了,不好的角色就不演了。”心里没有烦恼,没有贪恋,没有嗔恨,而且还要演到位,一点都看不出破绽。这样才能了缘、了债。以后只演好的、善的,只演佛,不演别的角色。
  
  为什么说不执着,就没有烦恼?佛讲一切都是如幻如梦的。你真正领悟了、懂得了空性与缘起,就是这样。认真演戏,叫不放弃;知道自己是演员,心里没有生起真实的贪恋和嗔恨,叫放下。不放弃,认真做;不执着,随缘做。这叫解脱,多好啊!真的,好好把握人生,把握自己,别老让贪嗔痴慢疑控制自己、利用自己。
  
  我们现在更多的时候,总是跟着它们走,贪心一上来,就迷了;嗔恨心一上来,就骂人了,甚至打人了;嫉妒心一上来,就不高兴了,甚至诽谤了;傲慢心一上来,又开始瞧不起人了。贪嗔痴慢疑都是魔王波旬的幻化、手下,来控制、利用我们。魔王波旬在背后指使,让我们做这做那。贪心、嗔恨心、嫉妒心一上来,再不愿意做的事情也得做。
  
  我们要控制贪嗔痴慢疑,让魔王波旬向我们投降,听我们摆布。这样,我们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这叫胜利,叫自在,叫解脱。一切都是如幻如梦的,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梦。我们现在都在做梦,晚上做黑梦,白天做白梦。我们从黑梦中容易醒来,在没醒的时候,照样有痛苦。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恶梦,梦里被敌人追啊,就快追上了,恐惧、着急得不得了,满身都是汗。突然醒了:“哦,原来是梦!”这样就彻底解脱了。若是能从白梦中醒来,也是这样,然后就彻底放松了。我们现在总是患得患失,要这个要那个,每天忙得不得了,烦恼得不得了,痛苦得不得了。等到突然醒了,开悟了,原来是梦啊!然后就轻松了,就彻底解脱了。
  
  现在一说解脱的状态,谁也体会不到,感受不到。心情好一点了,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就觉得“这是不是解脱了?”一会儿出现对境了,又不行了,嗔恨心就起来了,刚才还认为是解脱呢!这不叫解脱。真正的解脱,是明白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彻底的解脱,就如同风刮的沙,风一停,沙自然就落下了,自然就放松、放下了。没讲几句时间就到了,真是刹那啊!
  
  今天就讲到这里。祝愿大家吉祥圆满,扎西德勒!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