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断法的含义

在线人数:31
字体放大 + 缩小 -

    
       断法所要降伏的妖魔鬼怪并不在外界而在于内心。外境迷现为鬼神的形相也都是由未根除我执傲慢魔产生的。

  玛吉空行母说:“有碍无碍魔,喜乐傲慢魔,其根为慢魔。”所谓的魔即是指我执傲慢魔。又说:“众魔为意识,凶魔乃我执,野魔即分别,断彼称断者。”米拉日巴尊者也曾对岩罗刹女说:“比你更厉之魔是我执,比你更多之魔是意识,比你更纵之魔是分别。”

  此外,断法分类有三种,玛吉空行母说:“漫游险山外断法,弃身施食内断法,唯一根除义断法,具此三断乃瑜伽。”所以一切断法行者彻底根除了所有无明迷现称为唯一根除义断法。因此未断除我执之前外境迷现之魔,杀也杀不了,打也打不倒,压也压不住,赶也赶不走。譬如火未息之前烟无法灭尽。同样未根除内心傲慢魔之前,其功用所产生的外境迷现之鬼神不可能消失。如岩罗刹女对米拉日巴尊者所说:“若未证悟自心空,似我之魔不可数,你虽劝逐吾不去。”至尊米拉日巴也说:“执魔为魔遭损害,知魔为心获解脱,证魔为空即断法。此魔罗刹男女相,未证之时乃为魔,制造障碍作损害,若证魔本亦天尊,一切悉地从汝生。”所说的断法是指彻底根除内心执魔的分别念,而不是指残杀、殴打、驱逐、镇压、消灭外魔,因此我们应当了知所断之魔不在外界而在内心。

  一般来说,大多数其它教派将一切所行事业的利齿、粗暴的威力,如矛尖箭头指向外面,对外境的怨敌魔障进行降伏。但是我们的这个教派并非如此。诚如米拉日巴尊者所说:“我此教派的宗旨是彻底根除我执、抛弃世间八法、令魔心生惭愧。”一切修行都应向内反观自心,将所有的能力、威力全部用于根除我执上。所以说喊一百遍“救我护我”不如诵一次“食我携我”好,向一百位本尊祈求救护,不如施身与一百个鬼神为食好。如玛吉拉准说:“病人交付于鬼魔,送者托付与怨敌,口诵百遍救护我,不如一遍食携我,此乃佛母吾之教”。如果断除了内心执魔的根本,则一切显现也会现为清净,魔种将成为护法神,即所谓的“护法变为化身”。

  如今有些未懂此理而自诩为断法者的人认为外境中存在实有的鬼神,并且恒时处于不离执魔的境界中,结果一切显现真地成了妖魔鬼怪,自己整天心神不定、忐忑不安。对别人常说:“山上有魔,山下有魔”“这是鬼,那是魔”“那是妖精,我看见了并且捉住它,最后将它杀了”“你身上潜伏一个魔,但被我赶走了,而且它还回头看了你一眼”等等,绝对是妄言骗人、胡说八道、信口雌黄。这时鬼神饿鬼们得知后便缠着他们,他们走到哪里,鬼神便跟到哪儿,如影随形般不离左右,并且进入那些心胸狭窄、容易控制的女人等相续中口口声声地说“我是神”“我是鬼”“我是死人”“我是你的老父亲”“我是你的老母亲”。更有甚者大言不惭地说:“我是本尊”“我是护法神”“我是单坚”等等,并且妄言授记胡说神通。鬼神欺上师,上师骗施主。正如世间的俗话所说:“父被子欺,子被敌骗。”末法时代(五浊恶世)之相真地现前了,国土也是被魔王统治着。如邬金莲花生大师曾授记说:“浊世男心入男魔,女人心中入女魔,孩童心入独角鬼,僧人心中入冤魔,每藏人心入一魔。”又说:“独角鬼视为天尊之时,即真正到了藏人受苦的时代了”。如此所授记的时间现在已经来临了。

  所以我们不应将表面外境迷现的鬼神魔障形相视为真实存在,而应将一切显现观为如梦如幻的游舞,暂时显现为能害所害的鬼神病人二者也是由往昔恶业迷现之因所导致的,并且产生了能害所害的关系。因此不应对它们有亲疏、爱憎之心,而应对它们一视同仁,观修慈悲菩提心,彻底根除贪爱自己的我执,将身命毫无吝惜地施与鬼神为食,息灭它们相续中的嗔恨、粗暴,并为了使其相续趋向正法而诚心诚意地说法发愿,最终彻底根除执著能害所害、圣现魔现、自他的希疑、贪嗔、贤劣、苦乐等一切分别念。如颂云:“无圣无魔见之要,无散无执修之要,无取无舍行之要,无希无疑果之要”。如果证悟了一切能害所害为法性等性,则彻底根除了内心傲慢魔,即现前了究竟义断法。

  虽具无我见然我执重,虽断二执然仍起希疑,吾与如吾我见众有情,愿证无我实相祈加持。

  注:有碍魔:即外境的地神、鬼神、地水火风、疾病灾难等。无碍魔: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喜乐魔:自以为修法,境界等如何如何高、沾沾自喜之心。傲慢魔:即我执烦恼,本无五蕴而执著为有之我和我所者。

​                                        节选自:《大圆满前行引导文》(索达吉堪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