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肥皂刻了一尊佛,照亮了整个拘留所 ​

在线人数:61
字体放大 + 缩小 -

  久居山里的他,消息很闭塞。那一天骑摩托车去医院拿药。不小心违反了深圳“禁止摩托车法令”,竟被抓到了拘留所。

  “从法国的艺术天堂到深圳的拘留所,从画者到拘留犯,时隔数日,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两个天壤之别的人生,一切突然变得不再真实,我的大脑一时无法切换。”
  
  几天前在巴黎,中国著名画家郑泰均老师还和友人黄凤荣辗转于罗浮宫、圣母院、奥赛博物馆、蓬比杜博物馆等艺术殿堂,享受着古典、抽象、现代的各种艺术盛宴,创作灵感无时无刻都受到了激发。

  回到深圳,抑制不住内心的创作冲动,稍作休整,便计划闭关打坐准备进入作画状态的他,竟被突然带上手铐,送往了拘留所……

  第一次,身为画家雕刻家的手,和一个陌生人的手,被手铐扣在一起;第一次,他被迫一丝不挂地走过了人生最难堪的几米长廊;

  “当时很担心害怕的是被同牢房的人打。”
  
  郑泰均老师当时正在断食的第三天,身体很虚弱。如果万一挨了揍,不知道是否扛得住...

  走在去狱室的过道上,沿途狱室的犯人用各种目光扫视打量着他,好奇的、冷漠的、幸灾乐祸的,有人甚至吹起口哨,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也许就是他们对每一个新来者的欢迎仪式吧?
  
  “终于,我被带到一个狱室。里面有两个通铺,十来个人横七竖八躺在上面。我被安排到一个正对厕所的位置。厕所  只有一个不到半米高的隔墙,几乎是全开放式的。整个房间充满了刺鼻的尿臭味。本能地,我把厕所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终究无法去除那股难闻的气味。”
 
  “十天,起码十天。”
  
  这是郑泰均老师被关进来时,拘留所的人告诉他的。

  几天前还在巴黎拜见电影演员苏菲玛索、歌手安谷,以及凡尔赛市长的画面再次涌现。再看看眼前躺在身边的犯人们,各种睡姿,有人流着口水,有人说着梦话,偶尔还有人在梦里惊叫一声!窗外时常可以看到巡警来回走动的身影……这种“诸法无常”的反差让人实在难以平静。

  监狱的日子很慢,也很无聊。郑泰均老师选择了念经,打坐,忏拜,继续断食。慢慢地,心平静了下来,并开始接受失去自由的现状。

  第三天,无意间在厕所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块残缺不全的绿色肥皂。他弯腰把它捡了起来,握在手中,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以前在寺庙雕刻佛像的场景。

  于是心生一念,想用那块肥皂,雕刻一尊佛。下意识地,他开始用指甲在那块肥皂上一点一点地勾勒起来。

  后来的几天,郑泰均老师一直在雕刻这块肥皂,除了指甲,他还有一个自制工具。用吃饭的塑料勺子的勺柄折断磨尖,变成一把刻刀,然后继续雕刻。

  “渐渐地,我完全忘记了,此时的我身处拘留所。我也渐渐地忘记了,手中正雕刻着的,只是一块残缺的肥皂。我就这样专注地刻着,刻着……时光一点点地被刻去,心中的杂念也被一点点地刻掉。而佛的轮廓却越来越清晰。我仿佛回到了两千五百年前,再次见到了世尊慈悲的笑容,见到了诸佛国土。也听到了天空传来的梵呗悦耳之音,内心充满了祥和与喜悦。” 

  突然,有人碰了郑泰均老师一下,把他猛地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狱室所有的犯人都围了过来,惊愕地看着他手中的佛像。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浑身刻满纹身的大个子,模样很凶。他刚被关进来,听说是在别的狱室打伤了人被单独关押几天后转到这里来的,大家都很怕他。他一直盯着郑泰均老师看,但郑老师照旧只管雕刻,并不理会他。后来,他凑了上来,问道:

  “你每天打坐、念经、雕佛,有什么用呢?”

  “我说有用没用都没有用,除非你自己试一下。”

  于是,那天晚上,他请郑老师教他打坐,等他坐好,郑泰均老师对他念了三遍《心经》,他竟然可以坐很长时间。

  第二天早上,当郑老师醒来,看见床头摆着一杯水,原来是他准备的。他说困扰他多年的恶梦昨晚终于消失了。为了表示他对郑老师的感谢和尊重,他选择了倒水,帮叠被子为报答。他还说在别的狱室时,曾听说拘留所里来了一个怪人,每天打坐、诵经、雕刻佛像。现在,他感觉非常幸运能跟这个“怪人”关在同一个狱室里。

  从那时开始,他开始叫郑泰均老师“师父”,每天睡前都让带他打坐,而且他再也没有做过恶梦。

  也从那时开始,所有的人都开始叫郑老师“师父”。

  “师父,我并不是第一次因为吸毒被关进来。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拘留所,在大家都在那里讲脏话、冒粗口、抱怨的环境下,那么安静地雕刻一尊佛像,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我也知道吸毒是有害的。这几年看到那些吸毒的朋友们一个个死去,朋友亲人都不敢靠近他们,妻离子散,我知道我以后也会是那个样子。我也尝试过戒毒,但一直没戒掉,也觉得自己不可能戒掉了。但是,这一次,我亲眼看到你把一个废弃的肥皂雕刻成佛像,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奇迹。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有可能的。这次出去后,我打死都不进来了,彻底地把毒戒掉。如果再有人劝我吸毒,我就一脚踹死他。”

  “师父,你能教我打坐吗?很多人都觉得我很凶,其实我是害怕被别人打才假装很凶,我也经常做恶梦,睡不好觉,天天看你那么安静,我很羡慕,我也想让自己安静下来。”

  就这样,郑泰均老师教他们打坐放松身心,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他的感谢。比如给他一包榨菜、一个苹果、一个面包等等。

  其实,他们的内心也有很纯真、很善良的一面,只是生活中的种种困扰,让他们迷茫,蒙蔽了心性,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在与他们的相处中,郑老师也被他们的善良感动着。

  在离开看守所的前一天,所长专门约见了郑老师,还特意交代把佛像带给他看看。他仔细看着那尊佛像,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的是用肥皂雕成的?”

  是的,那块残缺的肥皂,已经被郑泰均老师用手打磨的晶莹剔透似一块玉石雕像。它曾经不过是块残缺的肥皂,但现在,它是佛像,带给拘留所里所有人慈悲和温暖的佛像。

  郑老师离开拘留室的时候,他数了数墙上的刻痕,一千零八百,这段时间,他每背诵一遍《心经》就刻一笔。

作者:四二一
来源:令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