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珠法王:心即是坛城

在线人数:54
字体放大 + 缩小 -


  在宁玛派敦珠法王著的《西藏古代佛教史》中,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生遮野些,是一位修《密集》已颇有成就的藏密行人,但却有如结茧般痛苦,因为他感到无法再向前移进一步。

  于是,他便隐居于山岩中祈祷,请本尊给他指示。他终于听到一个声音告诉他,应该到五台山找妙吉祥。

  生遮因此便孤身只旅,到达了五台山。一抵达,什么圣迹也没有出现,只见一个老人在耕地,一个老妇人抱着一头肮脏的小狗坐在旁边。

  这时,生遮已是饥火如焚,便向老人乞食。老人从老妇的饭篮中拿出一条鱼,递给那头狗吃,然后把那头狗吃剩的鱼递给他。他自然恶心,悄悄把鱼丢掉。

  是夜,生遮就住在老人的家里。他于深夜时自己做功课,修《密集》仪轨;那老妇人便对他说,老人也是修密法的行人,倘有什么不明,他可以向老人请教。生遮抱着半信半疑的心去找老人,谁知那老人却对他说,如果想求教于他,生遮便要接受他的灌顶,作为他的弟子。

  生遮勉强答应了。

  那老人于是一弹指,霎时间,在那破陋的斗室中,竟然出现了“妙金刚”的十九个坛城。老人旁边,则站立着那老妇和那头狗。

  老人说:“现在,你愿意向谁顶礼呢?”

  生遮答:“当然是向坛城顶礼了,因为坛城中跌坐着妙金刚。”

  老人听了,也不说话,只一弹指,霎时璀璨庄严的十九座坛城又归于乌有,连那老妇和那头狗也突然消失。

  生遮于是顿然大悟,连忙向那老人忏悔哀求,最后终于得到传法。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如神话,然而故事本身即是“心坛城”喻意。

  十九座妙金刚的坛城,自然森罗万象、庄严圆满,以事相言,恐非任何的彩绘坛城所能比较,难怪生遮一见,即欲向之皈依顶礼。可是,他却忘记了,如此森罗万象的示现,其实只生于那糟老头子的一心。心生此象,于是金碧辉煌的坛城出现,此心一寂,逐又化为虚空。因而他所要顶礼的,绝不是慑人眼目的事相,而是上师的心坛城。

  唯此心坛城可以摄入万象,因而也就可以示现万象。这时,更不须有任何的自我中心。因为万象纷呈,而万象都可各自作为万象的主人。于修行人心眼中,到此境地,即是一片万象互为交融的天机。这时,他所追求的坛城(假如说他还有所追求的话),应该即是一片大乐、光明、并离去一切思维的境界。

  然而站在行人的立场来说,他却不妨仍以一己的心,作为法界的万物主宰,因为此心即是万象,故无须因万象各为主宰,便放弃了自己的心作为主宰的权利。

  怎样去形容心坛城的形象呢?

  它是无可形容的。因为它本不着任何事相,亦不具象;只是此心起用时,万象的象,亦即是它的象。因此,对于它,语言文字的形容便失去了作用。

  故唯此一心,即是万有。

  怎样去衡量心坛城的生灭呢?

  它是无可衡量的。因为刹那变异的,只是此心所起的作用。——抑且这存在是依万象的存在而存在,所以它的本质并无生灭。

  故唯此一心,即是永恒。

  也只有知道这个境界,我们才可理解西藏密宗坛城的究竟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