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庄严赞》讲记

在线人数:41
字体放大 + 缩小 -

《极乐庄严赞》
莲师伏藏法类
邬金朗巴取藏
益西彭措堪布译文

  西方极乐莲花国,金地分格妙庄严,
  
无人说其山土名,遍寻悉皆无其事。
  
菩提树花叶茂盛,诸余草木无名事,
  
三昧八德水安流,种种水无名与事。
  
明智五光自显焰,世火无名亦无事,
  
清净妙香普散出,世风无名亦无事。
  
法界周遍无偏堕,空大无名亦无事,
  
界明智慧明伞遍,日月无名亦无事。
  
佛圣自显五光炽,昼夜无名亦无事。
  
国政妙具殊胜法,自现自脱自护持,
  
此外无有王臣名,周遍寻觅亦无事。
  自他不异平等相,别无斗诤无名事。
  
三昧为食资生足,无他饮食无名事,
  
渴饮如意甘露流,无他干渴无名事,
  
衣常披奉净戒衣,无他俗衣无名事,
  
生孕宝莲莲化生,无他世生无名事。
  
获得无漏金刚寿,老衰无名亦无事。
  
悉置无有生死地,生死无名亦无事。
  
三世佛陀胜妙土,生者同入大义门,
  
皆住菩提行法乐,苦不乐事名且无。
  
如是大乐菩提智,圆满正觉彼刹中,
  
本体性空无量宫,纵广高下皆无量。
  
法界神通窗普明,无有外内俱洞彻,
  
普观十方无所碍,万法无一不见知。
  
大乘法伞遍下垂,无贪光莲聚成座,
  
四喜智慧四无量,叠起重重妙法垫,
  
卅七菩提支分幡,四方八隅各各垂。
  
诸法无方平等性,境中无有得失念,
  
无有取舍无能所,清净妙莲悉周遍。
  
本来净戒香普熏,无作本自任运成。
  
三昧不动法界海,妙观察慧无贪著,
  
本来圆满莲悉生。大悲遍界普护念,
  
平等摄众为庄严。无量寿佛住彼宫,
  
力无畏身极妙严,色身妙相三十二,
  
一切见者无厌足,诸光环绕彩虹聚,
  
红白悲光照十方,圆觉具德大力尊,
  
身语意业观无厌,佛海眷众云蔽空。
  
不动眼住大乐境,愍怜悲光照十方,
  
光光幻射幻化佛,不可说数难思议。
  
于何众生以何调,遍行无量众义事。
  
彼佛清净刹土中,唯圣安住无凡众。
  
幻中出幻幻无极,种类万千难思议。

  译自邬金莲花生上师之本生传“广庄严”中第一品——“西方大乐净土品”。

  [page]《极乐庄严赞》讲记(一)[/page]

  今天学习莲花生大师的伏藏品《极乐庄严赞》,为了作一个缘起,我们首先在莲师面前观想恭敬顶礼。莲师是阿弥陀佛化现在此土的无与伦比的金刚乘大持教者,和我们的因缘很近,而且任何莲师伏藏品都有往生极乐世界的修法,为此,尤其是藏传宁玛派特别着重往生极乐世界。为了生极乐世界,我们要学习《极乐庄严赞》。

  下面大家观想向莲花生大师敬礼,并且跟着我这样发愿:

  为了我今生能够实际达成往生极乐世界,我要至心地受持无比莲花生大师的《极乐庄严赞》;再者,我也发心以自身的信愿感通一切与我结缘的人,使得他们都能够往生极乐世界。

  这篇《极乐庄严赞》来自邬金上师莲花生大师的本生传“广庄严”里的第一品——“西方大乐净土品”,以下我们首先讲“学习本赞文的必要性”,之后逐段逐段地解释金刚句的内涵。

  学习《极乐庄严赞》的必要

  如果我们能从很多方面缘念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就能由很多门径发起清净的信心;如果数数地忆念思维,就会使得信心的程度达到十分猛利而且恒常相续,这样我们对极乐世界的皈依心、求愿往生心,对佛的信心都能够由此发起,而且会引起猛利的求生极乐世界的欲乐。这样具有信愿以后,自然趣入往生极乐世界的法行当中。以具有信愿行的缘故,必定能够往生极乐世界。

  我们要知道,这样忆念极乐世界的功德,实在是发生净土信愿的最根本要素。这样不断观察,就能从这里启发出真实的信心。如果我们舍弃了这种观修,就会遮掉很多积累净土资粮、与阿弥陀佛及净土相应的途径,这对于我们一生摄取无量净土的心要,都会成一个大障碍。因此,我们必须得明确,缘念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和赞叹、演说、思维、修习,都是极重要的净土法行。

  再者,如果我们能够长期这样熏修,不断地缘念极乐世界的功德,心就会随着修习而转变。也就是,心里逐渐会缘念极乐世界,而且把现前的世界观成刹土庄严,时时能够想到极乐世界的水庄严、风庄严、宫殿庄严、光焰庄严等等,这都是串习坚固时自然会发生的。最初我们会感觉有些陌生,但只要不断地串习,心就会任运而转,这样会发生很多的生菩提心、昼夜缘念净土功德、昼夜见佛、临终能够随念阿弥陀佛和净土而得以往生等许多殊胜的利益。

  我们要知道观察修的原理。我们只要把心逐渐地缘念在净土上,由于不断地观察,心自然能住在上面,等到形成势力以后,就不再多想娑婆世界的事。吃饭会想到净土的饭,穿衣想到净土的衣,住房子想到净土的宫殿,看到风想到净土的风,看到光明想到净土的光明等等。这样不断地修习,正是与净土相应的要素。

  如果我们能懂一点唯心变现的道理,就会对这生起很大的信心。就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样,白天想多了,晚上就会出现相应的境相,我们的心常常缘念阿弥陀佛、缘念刹土庄严,久而久之,就能一心贯注在上面。这样好的就会在梦中见净土、见佛,甚至白天禅观中也能见佛。即使没有很明显地见到佛,实际上心也会时时与佛、与净土相应。

  再者,它会引发相应净土的菩提心。因为想到净土如此的殊胜庄严,菩萨就会发心要成就跟阿弥陀佛一样的世界。再者,他行住坐卧间都会发生对净土的欣乐之情:但愿我能生到如此的刹土!但愿我能成就无上的净土利益!而且,以清净的身语意,时常赞叹极乐世界的庄严,赞叹阿弥陀佛的本愿功德,这样不断地修心,就能昼夜见到阿弥陀佛,因为有信心、恭敬的缘故,内心有真实欲乐的缘故。

  正如佛经里常常说的,当我们有信心去缘念佛的时候,佛就住在头顶上作加被。当我们有信心缘念极乐世界的庄严时,我们就与极乐世界相通。乃至日常处在病苦,甚至到了临终遭遇死苦时,也不退失念佛、念净土,一切都不可夺,这样自然往生极乐世界。总的来说,我们的心要由观察门引发信心、引发胜解,之后发生强烈的欲乐。这样使得这个心发生决定的趣向,那就一定能往生极乐世界。

  总之,要数数思维极乐世界的庄严,励力地引发至心的定解。如果产生了定解,对于阿弥陀佛、往生的利益以及为什么我要往生等等,也就能发起相应的定解,这会使得我们净土的信愿达到扼要。如果对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没有引发定解,那么转变心意,对于西方三宝的归依也就没有发生之处。如果没有一心归命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那么临终的往生以及往生以后的一切行道都没有了根本点。因此,对于净土庄严发生定解是一切净土修法的核心。

  了解了学习本赞文的必要性以后,正式开讲《极乐庄严赞》的殊胜法义。

  所谓“庄严”,包括国土庄严、佛庄严、菩萨庄严所摄的无量庄严海。所谓“赞”,就是自心了解它的功德而发出称赞的语言,它的作用是能够引发至心的信愿,一心趣往极乐世界。这将为我们的往生,以及往生之后实现普贤行愿,达到究竟成佛,成为一个最关键的缘起。下面就按照莲师的殊胜指示,一颂一颂地通过类比等的方式,来演述极乐世界的各类庄严。

  西方极乐莲花国,金地分格妙庄严,
  无人说其山土名,遍寻悉皆无其事。

  在西方称为“莲花庄严”的极乐世界里,有黄金地基组成的美丽方格,除此以外,土地、高山等听不到名字,寻觅也是得不到的。这是讲述西方的地庄严。

  西方称为“莲花庄严的大乐世界”,在五部佛里属于莲花部佛所统领的世界,所以国中遍满莲花,圣众都从莲花中化生,都是金刚那罗延身,清虚之身、无极之体。“大乐”,指这个世界无有忧苦,唯享无漏胜乐。“世界”,“世”指国土住持无数劫,常然无衰,“界”指国土遍具二百一十亿刹土的精华,而且在一尘中能普现一切刹等等。西方是就此土而言,从此过十万亿刹之外,有国土名为“极乐世界”。它是妙观察智流现的国土妙相,国中遍满法音,有无数的功德庄严,称为“庄严”。

  以下一一讲述极乐世界的无量器情庄严。“庄严”是具德之义,由于一切都是佛的法身智慧所流现,所以无不圆明具德,具有种种无漏智慧妙相。

  首先说到地庄严。西方极乐世界黄金为地,这是一种总的说法。黄金表示常住不变,指国土远离坏苦之相。然而实际上是具有以黄金为代表的各种妙宝合成的地面,地下也有八棱宝幢等无尽的庄严相,这里黄金是略做一个表示,也有白银、翡翠、玛瑙、琉璃等等。而且,这一切所谓的“宝”,只是权借世间的宝做个譬喻,实际并非有漏世间界的物质妙宝,而是由佛的无漏心所现。由于极其贵重、具德,有无量的功能相,又远离了衰坏之相,以此称为“宝”。

  在极乐国土里,由于佛的无漏心,自然顺着众生的心量显现出各种妙宝合成的大地,而且它在色彩、光泽、美感等方面都超妙绝伦,没办法计算它的形量、功能、色泽、量度等等。总而言之,纯粹是法身智慧所现,这称为清净相、无漏相、庄严相。除了由佛的无漏心显现的宝地之外,世间有漏的土石诸山、尘土大地等等,根本听不到名字,也找不到事实。因此,这是纯一无漏界,不能以此方的事情来做想象。

  总之,极乐世界的大地是不可思议的,地下的宝幢也是由各种各样的妙宝自然合成,发出的光明上照到地面上,整个大地充满了庄严。一见到这些妙色,触及到光明,或者触摸到的时候,当下都能得到很大的加被,能够证入无生等等。正如佛在《无量寿经》里所说,这里没有大小诸山,没有铁围,没有尘土,那些事相是由众生的烦恼业力所感,所以表现为不清净、污秽,有各种衰变,或者会被外缘摧毁等等。但是极乐世界里没有不清净的相,它并非凡夫的虚妄执著造成的业力所感,而是佛无漏心的自在流现。

  在这样的无漏清净界里,去寻找像我们这个世界里的高山、丘陵、荆棘、砂砾,一重一重有阻碍的、会倒塌崩裂的山,或者层峦叠嶂等的污秽相,是连一个微尘也找不到的。不仅没有这样的事实,连人们第六意识虚拟所说的名字,以及彼此交谈也是没有的,也就是根本不会说这样的名字。

  下面讲菩提树的庄严。

  菩提树花叶茂盛,诸余草木无名事。

  在这样的清净界中,除了菩提树的妙叶、妙花自然增盛以外,其他的草木森林听不到名字,也找不到事实。

  菩提树是佛的秘密庄严心所现。一般来说,只有位证很高的大菩萨们才能现见,而西方极乐世界的菩提树,由于阿弥陀佛特别的愿力,乃至具少功德者也能现见。一见到菩提树的叶子、花,闻到它的音声,触到它的光,嗅到妙香等等,就能得到极大的加被。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等时,当即发生无量的加持,乃至成就菩提之间,都不会发生下至很轻微的过患和苦感,顿时就处在诸根明彻的状况里。而且,耳根一听到风吹菩提树所发出的声音,当时就得到不退,证得法忍,也就是能得到音响忍、柔顺忍,乃至无生法忍。无生法忍说到高处,当即就能证到八地以上。这是不可思议的妙相。

  这样的菩提树并非因缘所生的法,有它最初的出生、中间的成熟、后面的衰老乃至最后的永灭,那是世间有漏法的生死苦相,这是以佛的无漏妙心,在圣众面前显示为不可思议菩提树的妙相。所以密宗的精髓叫做“当相即道”,这些事本身就是真如所显,是佛妙心所显,在一棵菩提树里都能随自身心识清净程度的不同,显现出各种妙土的相,从这里能够一直深入到实报庄严,乃至重重无尽的华严法界。所以这是不可思议的妙相。

  这样的菩提树有各种叶和花的妙相,但这也不能按人世间的植物来想象。这里显现的任何相都是佛智慧的代表,或者说是佛的化身,叶也是佛,花也是佛。只要你有幸能见到它的色声香味触,由于那里是以五尘作佛事,每一个都是智慧,因此我们一到这样具德的极乐世界里,顿时就住在不退转中。乃至成就无上菩提之间,没有一个刹那会从菩提道上退下,完全被佛心摄受、安住,而开发出无量自性的功能力用。所以,它是在见色闻声之际,就念念增益无量菩提善根的极其胜妙的庄严。

  因此说到,除了这样的菩提树的妙叶、妙花在自然地增盛以外,其他世间的各种花草树木、森林植被等有漏法的苦相,不必说事实,连名字也听不到,在这个国土里哪里会有一星的苦相?

  接着我们再顺着无上的莲花生大师的指导,去了解极乐世界的水庄严。

  三昧八德水安流,种种水无名与事。

  这里只有本体是三摩地,外相显现为具有八功德的水在不断地流,它也是智慧力的表现。由于三昧柔和、润泽、增益身心等等,所以表现出来的水,只要一服用就得到八功德的无量加被。

  也就是这水非常清凉、润泽、柔软,一饮用就能增益身体的诸根,消除恼患,而且它甘甜、沁香,具有色声香味触等各方面的功德。它的色是很清净、澄澈的,香是沁人心脾的芳香,味也是非常甘醇、美妙,触也是很柔软等等。像这样,它的体性是三摩地。

  “八德”是一个代表,其实具有无量的功德。只要触到水,用它来沐浴、饮用等等,当时就能除掉身心的苦,而且能开发出本性的神妙智慧。水和水在碰撞时会发出无量的妙法音声,在这样的宝池里,随着自身的意乐会听到各种相应的法音,有无生无灭音、波罗蜜音、慈悲喜舍音,不生不灭,乃至甘露灌顶授位音等等,这样自心自然就住在不退转里。此外人间各种江河湖海的水,根本见不到一尘许,人们也不会去说它的名字。

  这个世间所出现的水是有漏业所感,有各种苦相。比如相互撞击、波涛汹涌,让人见到很恐惧,会有颠覆舟船、丧人性命的危险。或者水质染污,里面有各种垃圾、化学污染、工业排放废气等的污染,饮用这种水,人的身心会受到很多伤害。再者,这样的水也是变易、衰变的苦相。有的时候河水干涸,有的时候被污染,受用时毒化身体,有时候会结成坚冰,有时冲毁两岸,出现海啸、洪水等等,这些都是这个世界有漏法的苦相。

  那么在极乐世界,像此土水的品质、现象等等,是丝毫也没有的。所以《无量寿经》里讲,极乐世界没有秽土这样的江河湖海等等,而是以佛的无漏心,自然显现各种泉池、沟渠,里面流淌着八功德水。而且它能上能下,随心所欲,都是佛心无不自在的表现,水会沿着池塘流上岸边,还会沿着菩提树上行下行等等,而且都是妙宝的体性。要这样来了解极乐世界的水庄严。

  接着再来看极乐世界的光焰庄严。

  明智五光自显焰,世火无名亦无事。

  这是由明的体性的智慧五光自然显现的光焰,因此它是智慧的本体。“明”是指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法界体性,任何一个众生都有这明的体性,而阿弥陀佛无余显现了这样的明性智慧。“五光”是五智的代表,也就是法界体性智、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和成所作智这五种智慧。它的相是光明,也就是以五智发挥作事业的时候,都呈现出五光。

  这种光并不是我们本性智慧以外的物理性的光,也不是有漏界的光。那些光是众生的业力所现,出现的是变易的相,有强弱、生灭、增减等的相状。而且在劫坏时,连日月都会隐没,重新回到黑暗。在人间也是半明半夜。这样的光明只能照明人类的事业,让人见到各种形状和颜色,或者给予热力,资生地面上的植物、牲畜等等,它不能照破我们内心的黑暗,启发出智慧光明。但是,极乐世界的光明是阿弥陀佛明体的智慧五光,自然会在国土中显现出炽盛的光焰,所以它叫光明界,不必有日月。

  国土的任何一法都是光明的体性,没有任何障蔽、阴暗。一触到这个光明,就能消掉内心的无明黑暗。也就是一触到光明,内心顿时受到加被,能智慧朗然,这时再看一切的法,都是明明清清地微细了知,这就叫做光焰的庄严。此外世间的火名字也不会叫,找也得不到。

  世间的火是有漏四大种的表现,它有很多的伤害性或者不悦意性。火一旦大了以后,我们就会感觉热恼难受。而且火会烧毁房屋、街道、森林等等,会发生很大的灾难。再者,这里的火都是通过因缘来产生它,譬如通过火柴、火种,或者各种打火的方法来产生它,这都是世间有漏的相。而极乐世界的光焰纯粹是从智慧中任运流现,不假人工造作,也没有任何的过患、灾难,纯粹是智慧的力用。

  我们现在要一心希求生到这样以法身智慧所现前的无量庄严的国土,这里的任何一种相都是清净相、无漏相,都是佛智慧的任运显相、起用,当下就加被在我们心上。在这样炽燃光焰的照耀下,我们的心没有黑暗,没有冷漠,没有荒凉,唯一得到光明的成熟、火力的成熟,使得我们的善根蒸蒸日上,充满活力。

  接着讲到极乐世界的香庄严。

  清净妙香普散出,世风无名亦无事。

  除了从无漏妙智发出来的净妙之香以外,世间各种的微风、大风、台风、狂风、龙卷风等等,连名字也听不到,何况是事实?

  世间有漏的风也是由众生的业感所现,它会随人心的善恶而转移。有时候狂风大作,很大的龙卷风甚至连楼房都可以刮走。或者有时候飞沙走石、尘土弥漫,人也感觉非常不舒服。只是偶尔有一些和煦的微风,让人有一点身心的愉悦,除此之外风也没有更多的德相,它毕竟是妄想、烦恼造作所感现的。

  但极乐世界的香风就不一样了,它是佛周遍的无漏智慧所现。这个香随着众生的善根力会自然现出来,而且它无远不介,无处不达,透过触尘、香尘能够无碍地到达众生的心间给予加被。在国土的任何一处都遍满了香风,鼻子一嗅到香气,当即寂灭了一切心和心所,处在如比丘入灭尽定般的安乐当中。也就是一受到香风的加持,我们的心当即就没了念头,处在这样清净、安宁的境地,实在是世间任何享受也不可比的!要像这样了解极乐世界充满了妙香庄严。

  再说极乐世界的空庄严。

  法界周遍无偏堕,空大无名亦无事

  这里只有周遍的法界无偏,此外属于五大种的空大,既听不到名字,寻找也是一无所获。

  这里要知道偏和无偏的相。譬如五大种里属于空大的虚空,它是有偏的,仅仅偏在空大这一分上。而且它也只是一个相对范畴的周遍,说虚空遍在一切空间或者任何色法里面。然而它只是一种空大,并不是遍到地水火风等其他上面。而真正的界或者一切万法的本体、根源是没有任何偏堕的,它作为一切法的法性遍在一切当中。也就是,在弥陀世尊的加被下,在圣众的修量里显现出这样无偏的法界,所以就住在本然的不偏在任何边上的法界中。除此之外,所谓由众生的虚妄识现出的虚空是根本没有的,人们也不会去叫这样的名字。

  我们不能用现前的观感去揣摩极乐世界。你不要想象到了极乐世界,是不是就到了一个极空旷的原野?那里到处都是没有障碍的广袤虚空?现在太空科技非常发达,人们具有幻想的时候,就想象那是浩瀚无垠的虚空界,里面漂浮着各种星球,还有各种太空梭来往地穿梭、飞行,这样是想不到极乐世界的。那里完全超乎人类的想象、思测、计算的范畴,只能够一心信受诸佛的圣言量,信受莲师的圣言量,由此我们一心向往,它实在是无数倍超过了这个世界,所有诸天加起来也不及它的一分,是如此胜妙不可思议。

  当我们见到极乐世界时,就会把这个世界所谓的美好全部视为垃圾、废物,这些全都是很恶浊、不净、低劣的相。这样来了解的话,就会一心欣求往生极乐世界。因为那里只有佛的智慧体性,那里只是让我们回归法界,那里有永恒的大乐。

  下面叙述明的庄严。

  界明智慧明伞遍,日月无名亦无事。

  当我们处在极乐世界后,这里除了法界光明智慧,明的伞盖普覆一切之外,欲界范畴的日月连名字也听不到,寻找也根本没有。

  日月属于欲界四天王天以下,人类旁生以上的共业所感的现相。以一分福德力量,感得在人间世界是半明半暗的处境,显现出日夜中有光明的境相。也就是白天有日光的照耀,天地非常晴朗光明,夜晚有月亮的照耀,因此显得清晖朗照。这就是人类的福业所感。而极乐世界并不是有漏业所感,所以不会有日月的现相,也根本用不着日月。

  极乐世界光明的情形如何呢?它唯一是与法界的明体无二的智慧呈现出光明遍满的相。“伞盖”是一个譬喻,好比说的苍穹,或者体育馆的拱顶。古诗里说:“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它就像一个圆形的盖子一样,笼盖着四野八方。那么极乐世界是怎样的苍穹呢?这不是我们能想象的,这里只是用一种表示法来描述一下。也就是说,这里的光明覆盖到一切处,一切都在光明境界里。

  我们要这样一心向往,生到光明智慧显现的明相周遍的极乐世界当中。生在这样的世界,我们的内心不会有任何暗昧,从早到晚都处在光明性中,处在觉照当中,一切都是明明朗朗的。

  [page]《极乐庄严赞》讲记(二)[/page]

  佛圣自显五光炽,昼夜无名亦无事。

  这是讲光明庄严。极乐国土里除了佛与圣众自身的五光炽盛以外,听不到昼和夜的名字,人们口里也不叫它,寻找时也得不到事实。

  昼夜是我们欲界的形相,也就是太阳围绕须弥山旋转,到了一方时就照不到其他三方,而呈现出黑夜的相。但在极乐世界,都是佛和圣众自身的心处在五光炽盛中,所以这里没有明暗昼夜的交替。就像大成就者取得证量时,时时处在光明里不会有黑暗相可得,极乐世界里没有任何有漏法,下至丝毫的嗔恚、贪欲、愚痴的烦恼等都没有,所以,除了处在自身的红蓝绿黄白等五光的炽盛自显之外,再没有别的心外的东西。

  要知道,那里整个是一光明界,一点点以我执所生的烦恼的阴暗都没有,哪里会有外境的黑夜呢?哪里又有所谓的昼夜的更替、轮转呢?不但没有昼夜,连四季也没有。所谓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只是人世间的现相,而极乐世界彻底远离衰变的苦,没有四季、寒暑、昼夜等等。那些都是变苦的相,有跌来荡去等各种转换的相。也就是,人心当中时而善、时而恶、时而散、时而定等等,由于他在两极中不断地变换,比如我们的心态一下子升到高峰,又一下子跌入低谷,一下子起一点善心,等会儿又起很多恶意,时而贪、时而嗔等等,因此,人世间出现的相经常在两极当中交替,有明有暗、有寒有热等等。而极乐世界是光明平和的相,除了自性的五光炽盛以外,没有别的以各种我执为根源的烦恼心造作的法。

  国政妙具殊胜法,自现自脱自护持,
  此外无有王臣名,周遍寻觅亦无事。

  这个国土具有殊胜法的国政,除了自现自脱而护持以外,什么世间的国王、大臣,或者现在所说的议会、内阁、总统等等,根本听不到这样的名字,也找不到一点事实。

  在极乐国土里,法王阿弥陀以无上神力住持全土,是个极其特殊的国政。由于一切圣众都是正觉所化生,所以整个国土无非是正觉之法。这并非是人世间通过法律、权势、镇压等来统领国土,而是内心已经注入正觉的法以后,圣众都在明了的觉智当中,一切都是自现自解脱,住在这样的境界中,这叫善护念、善调伏自心。

  也就是,国土里整个宣演的是无生的妙法,让圣众悟明本性,因此由于内转的缘故,外的一切都转了。一切都处在智慧中,没有随无明而妄动的话,也就不会产生纷争、烦恼以及各种苦相。所以,这里全体都是被佛的智慧所摄受,而且唯一趣向无上菩提,念念流入一切智海。当一切显现正现的时候,它是本自解脱的,除了自己本性以外没有别的法,这就叫做善护念。由此就止息掉了一切苦、一切的纷争、一切的不和谐。所以,在这个国土里没有上下等级的国王、大臣等等,也不必利用强权、法律来作统治。这样的现相根本找不到,人们也不会称呼这样的名称。

  总而言之,这叫做无为的国土,在开发本性以后,人们自然就合乎了法性的规律。

  自他不异平等相,别无斗诤无名事。

  再说,这是个平等的国土。以阿弥陀佛的平等正觉、慈悲愿力感召的一切圣众,都是平等一相。如同愿海所说,圣众都具有如佛的真金色身,没有相好、形貌的差异。也就是,国中真正实现了大同,除了是一味性以外,彼此之间因为某些利益的争夺、上下阶层的级别、形貌的好丑等等,发生了争斗的现相,是丝毫也没不可得的,人们也不会去宣说这样的名称、消息等等。这就是阿弥陀佛平等正觉妙力的变现。

  在我们这个世界,由于人们有相貌、权势、福德、地位等等的高下差异,就会发生各种纷争。下等阶层为了寻求自身利益会起义、抗争等等,上等阶层也会因此采取各种镇压的手段。人们总是在不平静当中,总是在竞争、焦虑当中,总是在彼此的纷争当中,所以,这个世界是个斗诤的世界,这个劫是具有斗诤的劫,到处充满了竞争。尤其到了末法时期,叫做斗诤坚固的时期,举世都在宣扬竞争论,任何地方都有以强凌弱、适者生存等的论调。由于人心不满足,对于上就产生嫉妒,对于下产生骄慢,对于平等者产生竞争,总是要维护自我的价值、自我的地位,要显示出自我来,这样就必然产生各种争斗的相。

  但是,以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一从净土中化生,就都是一样的如佛般的三十二相,也都一样能够顺着自心的所欲而得到满足,而且都是一样地安住在法行当中,没有凡俗私我意识的萌生、膨胀等等。因此,举世都是和平的,人们都是相安无事的、没有攀比的,这样回归于无为的法性,实际上真如当中也是一味平等的。这就是国土极其殊胜的平等庄严。

  三昧为食资生足,无他饮食无名事。

  在极乐世界除了以三昧为食,资养身心,获得满足以外,世俗的各种饮食听不到它的名字,到处寻找也得不到半点。

  清净刹土都是以禅悦为食,就像日月灯明佛宣说《法华经》经过了四十小劫,当时与会的听众坐在那里,就像吃一顿饭的工夫那样,没有一个人感觉疲倦、懈怠。这就是一直住在佛法的法味里,没有疲惫、饥渴之感。以三昧食来生存,就是指极乐世界的诸大菩萨恒时住在三昧里,没有其他的饮食。或者讲,所谓“三昧食”是以三昧作为本体而现出的妙食、微细食。极乐世界的圣众想吃时,百味佳肴自然现在面前,眼睛见到色,鼻子闻到香,身体感受喜悦、舒适,自然就饱足,过后食物化去,如果需要就再度显现,这就叫做“三昧为食”。除此之外,没有世间的饮食,也不必买、洗、烧等,花费很多时间。吃了以后还要排泄废物,又会有饱胀、昏沉等的苦受。

  极乐世界的人都从莲花化生,受用的是如来智慧变出来的妙食,以三昧为体性,受用时自然饱足,而且身心快乐。因此,它不会障碍你修定,吃这样三昧的食,就自然住在三昧定境中,连丝毫的散乱、疲倦、昏沉、掉举等的状况也没有。这叫做“禅三昧为食”。

  渴饮如意甘露流,无他干渴无名事。

  在渴的时候,除了畅饮如意甘露河的德水以外,世间的干渴根本也不会说这样的名字,寻找也得不到这样的现相。

  干渴属于欲界的现相。缺水的时候,人会口唇干焦、身心难受、虚弱无力等等,所以要用水来养这个身体。然而极乐世界没有这样的干渴,而是随心所欲地显现出各种如意甘露之流。畅饮这样的甘露流,身心适悦清净,诸根都受到了润泽,常常处在满足、快乐的状况里面。

  衣常披奉净戒衣,无他俗衣无名事。

  至于衣服,除了披奉清净戒律的妙衣以外,世俗的各种衣服人们不会去说它的名字,在国土里也找不到这样的现相。

  这个世界的人为了遮羞防寒而穿着各种衣服,在我执和我所执上发展出各种虚诳观念,用各式各样的衣服包装这个臭皮囊,以此为乐为美。然而,极乐世界的圣众都披着清净的戒律妙衣,这是柔软的、清净的、毫无染著,身心都处在快乐、安详当中。而我们此界,人在穿衣方面,内心常常出现我执、骄慢、攀比、散乱等的各种心态。很多人穿衣服是沉浸在自恋当中,或者与别人对比,想显示自我,这都是与戒相违的,它是染著衣。而极乐世界人心清净,穿著的是清净衣。

  生孕宝莲莲化生,无他世生无名事。

  再者,极乐世界除了从莲花化生以外,其他胎卵湿化四种生,听不到这样的名字,也找不到任何一个现相。

  胎卵湿化是三界受生的方式。譬如蚊子是湿生,从湿气里出现,野外一些有水的阴暗地方,就会繁殖很多蚊子。胎生,就像猪、马、牛、羊、人类等等,通过神识住胎的方式生下来,要借助母体而生。卵生,像鸡、鸭、鸟等,通过孵蛋的方式来生。化,就像地狱有情以及天人等,能够一下子化现。

  而极乐世界是出世间无漏的化生,不属于三界胎卵湿化里的化生,是从阿弥陀佛的正觉莲花中化现的,所以叫做“清虚之身,无极之体”。如果是从父母的不净种子出生,身体就是由各种不净物组成,有很多物质的障碍。当你得到不净身体的体时,它以后的运转就全是按这个缘起机制来的,所以在这个身上有生老病死的各种相,有发育、成熟,有消化、排泄、循环、呼吸等的系统。而极乐世界的人是从佛的正觉莲花中化现,因此出现的是清虚的身,没有人类脏腑的相,而且是无极的体,不是使用到一定期限就要报废而死亡。在极乐世界,圣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没有丝毫衰残、老病等相。而且具有金刚那罗延力,永远没有衰老,一点疾病也没有。无论身体如何造作、受用,如何起作业、修行等等,都不会发生一点点疲倦、劳苦、不堪能或四大不调等的病相。也不可能出现长一根白头发、掉一颗牙齿等的苦相,甚至连感冒也没有。这就是莲花化生的结果。在这个身体上,绝对没有三界有漏身的大大小小的苦。也就是得到莲花化身以后,就永远脱离了三界的胞胎或者生死。

  获得无漏金刚寿,老衰无名亦无事。

  再者,得到莲花化身以后,就有了寿命的庄严,像金刚一样,不会出现任何破裂、衰损乃至灭亡。“金刚”是永恒不坏的意思,一生到极乐世界就得到无量的寿命。所以经中说到:圣众的寿命是无量无数阿僧祇劫。这就叫做无漏寿命。在极乐国土里,身体的寿命已经到了后半期成熟而老,由老而衰,这样的现相根本找不到,因此,那里的人根本不会说到“衰老”两个字,连这个概念也没有。

  在极乐世界化出来的全是青春的童子相,都是光明身,具有金刚那罗延力,这上连一点衰的苦都没有。不但器界远离了坏苦,有情根身上也远离了坏苦,不会说身体原来是年轻的,后来皱纹多了、气力衰了、根的功用退化了、头发掉了、内脏不行了等等,一点衰相也没有,因为它不是有漏法的机制。

  凡是由惑业力所感现的有漏法,都是苦的自性,难逃最后衰老、变异的结局。然而我们的心一旦跟阿弥陀佛正觉智慧和合,我们得到的就是金刚寿命。它是无漏的,这非常奇特,在缘起上不是由烦恼和业力造成的,这上面一点点衰变的坏苦都没有。所以,我们一定要脱掉现在这个身,去换一个莲花化身、金刚身,就好比脱掉一件破旧污秽的衣服,换上一件珍宝衣服一样。得到这个身非常关键,一得到了就永绝生死,永绝一切苦,这时就会到达唯乐无苦之地,所以极乐世界也叫做“大乐净土”,国土里连一点苦相都得不到。

  这里说到,“国土中尚且无名,何况有事”,这些苦厄等,连名字尚且没有,何况事实呢?这就表示整个国土一点苦都没有,连名字都不会称呼。

  悉置无有生死地,生死无名亦无事。

  这是无生的国土,一切往生者全部安置在无生死的地位,除此之外,所谓生和死的名字也是听不到的,寻找也没有这样的现相。这就是国土无生的庄严。

  如果只是超越生死的圣者们往生,那就另当别论了,而阿弥陀佛平等愿力是摄受下至蜎飞蠕动在内的一切生死有情,一生到他的国土顿时就横着截断了生死。所以,一旦到了这个国土就永断了长劫相续不断的生死之链。也就是,阿弥陀佛的无上神力,一旦注入到众生的心识中,轮回的种子就枯焦了,再也没有丝毫现行的可能。所以,这是一个绝妙的分界点,我们一与阿弥陀佛的愿海相合,一刹那间就被引度到极乐世界,从此之后,再也听不到生死愁苦的声了,再也没有生死的现相了。这是不可思议的庄严。

  我们由于一念无明,在本来没有法中执取有法,在没有我中执取有我,一直立心前的境相为实法,以这样的攀缘执著而形成了各种业力,又以这虚妄的业力感现了一个一个生死,总而言之,有生必有死是这个世间的规律。

  若要无死,必须要证入无生。而一往生极乐世界,就全部入于无生之地。整个国土都在宣说无生法,而且以阿弥陀佛的愿力,一经往生就再也不起任何我和我所的心想或者念头。既然心已经不执著我和我所,在在处处都不会缘着一个“我”,这样的话,就不会再出现所谓的生死。在整个国土境内,根本听不到生死的名字,并没有所谓的一个人死了,又在来世生了,这样的现相。乃至于三恶趣的有情,下至一只鹦鹉、一只八哥等,只要它能够与阿弥陀佛的智慧悲愿神力相应,一刹那间生到净土,就永远绝离了生死,在它的境界里没有任何生死的现相可得。

  这样一来,看似极其困难、无从超越、相续不断的生老病死的苦流,一经往生就瞬间永远截断了,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胜妙庄严,所以称之为“无生的庄严”。

  三世佛陀胜妙土,生者同入大义门,
  皆住菩提行法乐,苦不乐事名且无。

  接着要知道,极乐世界纯一法行之乐的庄严。这是三世一切诸佛的殊胜刹土,圆满摄集了二百一十亿刹土的精妙于一身,并且超出其上,所以这是一个一中具无量功德庄严的妙土。这是总的称叹极乐的圆满庄严。

  阿弥陀佛成就以后,十方诸佛都咨嗟赞叹说:西方有阿弥陀,住持着大乐国土,其中有不可思议的胜妙庄严。在《阿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中,都能看到十方恒河沙数诸佛,共同称叹极乐国土不可思议的功德之利。那是什么样的利益呢?就是凡是往生者没有一个剩下,全部安置于菩提行的殊胜法乐,此外所谓的身苦、心忧的现相是一丝一毫也找不到的,人们口里也不会说这样的名称,也听不到这样的说法。这就是胜妙的唯乐无苦的大乐净土的庄严。

  这一颂再补充几点。所谓“三世诸佛胜妙土”,就是指一切过去诸佛、现在诸佛、未来诸佛所共同称赞的殊胜国土。或者说,三世诸佛净土精粹汇集一身的刹土。或者说,阿弥陀佛经过五劫结成大愿,无量劫积功累德圆满福慧资粮,所圆成的不可思议的刹土。它也是应着弥陀因地的本愿要成就第一国土,在缘起成熟时圆满显现出来的。

  所以,透过“三世诸佛胜妙土”这一句,我们要看到它是极其精妙庄严的净土。下至一个凡夫十念就能够往生,而一往生就登入不退转地,能够圆满受享无量的无漏法乐,而且圆满实现普贤行愿海。像这些都是它的殊胜点、不可思议之处,这是在其他国土里难以找到的。就普贤行愿而言,如同法王如意宝所说:一旦往生了以后,普贤行愿海都能够现前就圆满实现。所谓“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

  第二点是说,往生者全部被安置在菩提行的喜乐当中。也就是阿弥陀佛不可思议的力量,使得所有人一往生都是阿毗跋致,都安置于不退转地。所以说,一切众生往生以后全部住在菩提行当中,于无上正等正觉无有退转。也就是心心念念都行持法行,国土的一切境缘加被在心上,都能增益无量的菩提善根。

  譬如,听到风吹树枝发出的声音,神鸟宣流的法音,或者水流撞击的声音等等,顿时就能增益无量的善根。微风触到身上,当即得到寂灭一切心心所的如比丘灭尽定的安乐。受享妙食也都是增益善根。受用水、在水中沐浴也能够净除心垢,开明内心的智慧。一见到菩提树,就使得六根清澈、无诸恼患,心念念在菩提道上升进,不会有一念退下来。闻到各种法音时,也都能得成三种忍,心住在无生的法性中不动摇。国土里常常宣流慈悲喜舍、不生不灭、六波罗蜜、苦空无常无我等的妙音,所以一直都处在出离行、菩提行当中受享法乐,不会缘着我和我所的心念发生不净的惑业苦。

  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到,往生以后,除了在菩提行中受享法乐之外,任何身心的忧苦都是没有的。因此《往生论》也说:“永离身心恼,受乐常无间。”就是一旦往生以后,恒常不间断地受享殊胜的大乘法乐。身上的饥渴、寒热、杀害等的苦,心上的是非、得失、贪嗔痴三毒的恼乱等等,任何身苦心忧,连一尘许也是找不到的。所以,我们一经往生以后,就得到了永世的安乐,这是不可思议的受用,超过天仙无量无数百千万亿倍。

  所以,我们现世一定要修持净土法行,把善根全部回向临终无碍见到阿弥陀佛,顿时生到极乐净土,这样就能到达永乐无苦的境地。我们一旦进了这道门,就再也没有苦了。这里连一点哀叹的声音也没有,连一点身心的忧恼也没有,连一点苦的现相也没有,连一点彼此间发生斗诤等的情况也没有,唯一处在无为的安乐之地。这也就是西方称为大义门、安乐土、极乐国、无为国的原因所在。

  我们知道这个利益后,应当把一切善根都回向往生极乐世界。这将让我们即生就往生西方,一往生就超出苦轮,登至不退转地,能够迅速开发心性,圆成普贤无上大愿王,从此毕竟到达佛果。这样,我们菩提道上的大事,由于与弥陀的智悲力相合的缘故,就能够迅速达成,因此它是极其圆顿、速成的法门。

  如是大乐菩提智,圆满正觉彼刹中,
  本体性空无量宫,纵广高下皆无量。

  极乐世界是佛的妙心所现,或者说如来藏所现,也可以说是大乐菩提圆满正觉所现。“大乐”指没有迁变的苦。心落入有为法的缘起里,就叫做落入了苦性。本来没有境,而自己却在妄念里以为见到了什么,以为有个境,从此就出现了能所,这样的虚妄分别不间断地迁流,就叫做苦性。大乐是从本以来没有生灭,所以它是本自圆满的大乐的体性。极乐世界是从大乐体性中出来的,所以叫做“大乐刹土”,它不是凡情虚妄分别识所造成的。虚妄分别识是虚假的,它只会造作梦境般的假相或者错觉,而极乐世界是佛的无漏妙心所现,因此这里说到,是菩提智慧圆满正觉的清净刹土。

  “圆满正觉”,也就是密乘清净发心里讲到的,众生和佛本自是正等觉,这不是有为造作出来的法,这就叫做如来藏或者自己本有的智慧、界、光明、真如等等。所谓心即是土、土即是心,真实清净的刹土实际全是智慧,而且是无为法的大智慧,不是指分别心的范畴。我们的分别心是假的,是因缘生的,不但要知道境是假的,连心都是假的。所以大家不要被这个心所骗,这只是起的一个幻影,实际上我们的体是真实的智慧。

  那么阿弥陀佛彻底证到了本来的大乐菩提智,或者说圆满的正等觉,就从这里自现出刹土了。所谓一切都从法身智慧所流现,就是这个意思;所谓的心土不二,也是这个意思;所谓一切净土妙严都是智慧的自性,也是这个意思;所谓它超情离见,超越了分别识的行境,也是这个意思。

  极乐世界的住处叫做“无量宫”。“宫”表住处,这并不是离智慧以外的一种外在的土木建筑,或者像天宫那样由诸天的福德力所现的有漏法,这些都不是净土宫殿的体性。它的体性完全超越了分别行境各种边际局限的量,所以叫“无量宫”。

  这并不是我们人类三个维次的空间的量,我们这里可以算长、宽、高,面积、体积等等,都是有形量的,也不是天界的维数。总之不是有限的维数,你不能说它是三维、四维、十维、百维、千维、万维等等,都不是的,这些都是分别心出现的量。凡是起分别,在因上就有数量,所以分别识里的量度都能算得出。比如住所的大小、福德的大小、寿命的大小、心跳的大小、光的大小等等都可以算。而它超越了量度,它的本体是自性空性的,也就是在了无一相可得的大空性里面,现出来的微妙不可思议的住处境界,就叫“无量宫”。

  在这样的境界里,所谓面的底部、深度、长度、宽度,都没有一种有限的量可以计算,而且完全超出了分别识的局限,所以常常说到,要用华严事事无碍的境界来作表诠。在这里一多无碍、广狭自在,一尘中有无数刹,一个区间里能显现出无量佛刹的庄严等等,所以它根本不落在有限的量里。

  我们不要以世间所见的量去揣摩极乐世界殊胜的庄严相,这实在非语言、分别、想象、推测所能及。这样的话,我们就更加相信这完全是清净的量,完全是出世间的无漏圣土,一切的一切全是清净的,全是智慧所现。如果我们对这生了信解,就会一心希求往生极乐世界,这个欣求之心是万牛莫挽的。所以,开悟后的人会一心希求往生,就是因为到那里能够迅速圆成佛果,迅速开发心性,能够成就自现的报土。在佛的加被下,自己也能显现净土。这是不可思议的功德利益。这么一想就知道,极乐世界跟我们这个秽土的差别,实在比天人和粪坑里蛆的境界差别还要大。

  我们要懂两个方面,一是要懂有漏皆苦。看到整个三有全是苦的自性,像厕所,像死人坑,像罗刹洲,像利刃原一样,没有一点可爱之处。看到这里全是污秽不净的,全是毫无实义的,只会产生无量的苦患,你就会毅然决然地放舍,心里一点留恋也没有。另一方面,看到极乐世界全部是如来智慧所现,超情离见,圆明具德,全是消掉了虚妄执著迷幻以后,出现的不可思议清净境界,全是不可思议,全是功德庄严,全是如意宝性,全是极其殊胜,这样我们就会生起百分之百的欣求之心。

  这两个百分之百合起来,你往生极乐世界就会像箭射一般。一个是看到世间百分之百全是苦的,从而百分之百地放下;一个是看到净土是百分之百的胜妙庄严,看到这里能够迅速成佛,所以是百分之百地求取。这两个百分之百合在一起,你心里的信愿,那的确是彻底的、干脆的。

  法界神通窗普明,无有外内俱洞彻,
  普观十方无所碍,万法无一不见知。

  这里的“法界神通窗”,“神”就是神妙、不可思议的意思,“通”是通彻、无障无碍,从这个窗口能见到法界或者说一切法,所以它叫“窗”。譬如能见到十方法界三有六道里一切众生生来死去的现相,可以见到一切众生的起心动念,可以听到这极大范畴里的任何一种音声。这些完全会在里面现出来,没有内没有外。这就不可思议了,不能以我们人间的空间、时间来想象。人间的任何一种窗口都有限量、有内外,有物质的形体、量度等等。但在法界神通窗上面找不到内外,然而一切都会在里面显现,不知不见的一个也没有,

  可见它以智慧为体,是遍智的体性。

  所以,它叫做无内无外的法界神通窗口,内外洞彻,普观十方法界没有一点障碍,不能知道的、不能见到的一个也没有。所以说,生一土就是生一切土,到了西方就到了法界,见到弥陀的色身最后就会彻证到弥陀的法界藏身,最终自身圆满的三身佛会出来,圆满的净土会出来。

  由于自心是智慧和法界无二的体性,所以证到净土时,以它是法界体的缘故,它在当点当处就是法界体。就像大海能够映现出一切星空的景象那样,在我们的心地或者说在净刹当中,能够显现法界的一切现相。所以常常说,最终要证入海印三昧,这以后就能行持普贤圆满的大行。一切都是周遍的,也就是所谓“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在这里面去行持普贤礼敬、普贤称赞、普贤供养、普贤随喜等等。

  这样就知道,极乐刹土是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见难思佛,一一念中圆见三世劫海等的事事无碍、不可思议的行境,这也就是往生以后能够现前成满普贤行愿的原因所在。这实在是阿弥陀佛极其宏深伟大的愿力所致,使得一个凡夫在现前没有断烦恼和业的状况下,却能够以十念就往生到这么殊胜的刹土,一往生以后有如此圆满殊胜的受用,不可思议。对此我们要兴起百倍欣求的心,这样再来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心咒,礼拜、称赞阿弥陀佛,一心祈愿得阿弥陀佛的摄受,就会完全发自真心,成了自心的一个不变的誓愿。

  [page]《极乐庄严赞》讲记(三)[/page]

  大乘法伞遍下垂,无贪光莲聚成座,
  四喜智慧四无量,叠起重重妙法垫,
  卅七菩提支分幡,四方八隅各各垂。

  上面大乘的法伞普遍地垂下,下面堆起无贪的聚光莲花的宝座,宝座上叠着四喜智慧、四无量的坐垫,四方八隅垂下来菩提支的幡。

  这里有外有内、有表有义,相是表达内在的法。大乘是普覆一切的,所以外现的相就是一个能覆荫一切处的大伞盖。下面是宝座,以无贪的聚光莲花为表征。莲花形容妙观察智,在一切相中了了明知,却不会起贪著,这叫做“无贪”。而且它是智慧性,所以说聚光。是在这样的宝座上现起一切的妙法,也就是从妙观察智流出一切法音,或者出现一切辨别智慧,为众生普澍法雨。

  在这个宝座上,叠着四喜智慧、四无量的坐垫。密宗是四喜智慧,显教是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总之一层一层叠上去,表示内心的境界和受用。从四方八隅垂下来三十七菩提支分的幡盖,也就是四念住一直到八圣道之间的成就菩提果的妙法,在不同的角落垂下来,指修行会遍于一切分、一切道位、一切处。

  诸法无方平等性,境中无有得失念,
  无有取舍无能所,清净妙莲悉周遍。

  极乐净土是莲花国,以莲花为表征,它是妙观察智所现,属于西方莲花种性,所以国土中自然现前无数的妙莲花,这是外层的境界。内层实际是在诸法无方平等性的境界中,一切做患得患失的取舍以及二现根本没有的妙莲花,它是周遍一切时处的。

  “诸法无方平等性”,就是没有分别心所计执的此者彼者,落于各个方面偏堕的相,是一味的平等性。如果有偏堕的相,落在边上,是此就不是彼,那就不平等了。所以分别识所妄现的各种有无、来去、生灭、常断、一异、善恶、染净等等,是心识以如是分别而如是现相的,在实相里没有。实相中是诸法无方、无偏、一味的平等性。

  在这样平等性的境界里,没有要取一者、舍一者,没有偏执的心里状况和造作的相。在这个平等性中,也没有能所二相的对立,一切都是平等的,都是一味的,甚至连心境的对待都没有,都是大平等性。在这个大平等性里,一切虚妄心识缘相的取舍、起作、对待、矛盾等等,全都没有了,所以它叫做清净的妙观察智。也就是在一切相中,了了分明地见知而不会著在任何相上。

  莲花是触染不染的相,根扎在淤泥中,花开在虚空里,一点都不染著,这就是“妙莲花”。我们凡夫在妄相里,第六识就开始分别、计较这个好那个不好,我要这个不要那个,建立自方他方、我相人相等等。随着第六识分别计取的时候,相应的各种烦恼都出来了,这就是染著的相,它不是妙莲花。自从悟了平等性以后,在一切相中没有取著、得失的念头,没有说一个好一个坏、一个我要一个我不要,“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一味的大平等性,这就是妙莲花。这样的清净妙莲周遍国土,也就是一切都是妙莲花的相,国土里任何都是清净相、清净心。应当如是地认识。

  本来净戒香普熏,无作本自任运成。

  这是指本来清净的胜妙的戒的德香普熏国土。

  阿弥陀佛深证法界,以他的大悲力用自然就会出来。没有谁去造这个香,或者建了多少场房,采集了多少香料,合成了什么样的香等等,这是性德的香。所以,净土就是大密宗境界,本净的殊胜圣者戒所显的德香熏在一切处,这个妙香有极大的功能、妙用,能随缘普覆在一切处,自然就出来,任运而成,不假造作。一闻到这个德香受加持的时候,自心顿然清净。这都是法身智慧之所流现,而且它是佛果位远离一切客尘垢染时,任运出现的妙香、功德香、事业香。

  三昧不动法界海,妙观察慧无贪著,
  
本来圆满莲悉生。

  在三昧不动法界的清净海中,妙观察智无贪本来圆满的莲花全部圆满地出生了。

  这里的“三昧”是指住于法界,没有一刹那偏离。如果动了一个妄念,法界虽然在,但自己就入了虚妄的错觉境里,这叫做不动而动出了法界。法界本来就是如此的,从没动摇过,但由于你打了妄想,就进入了迷幻的梦,这叫不离而离。真正息止了虚妄分别,如如而住于法界,就叫“三昧不动”。这不是一般的定,是指智慧合于法界的定,叫湛然常寂。

  这样清净的法界海,表示真心、根本的智慧或者本体,从中会起妙用。其中有一个叫做相识或者妙观察智,它起用时,对于十方三世的一切相了了明知。藏文里叫“相识”,就是能了知相的心,译为妙观察智。证了法界的体以后,其他的识就会显出它本身的智慧德用的状况。一旦证入了法界,第六识就是妙观察智,只不过由于凡夫错乱了,在上面搞了很多的虚妄分别,把它给搅乱了。已经得了三昧,住于法界一刹那不动摇的清净性海当中,这个相识就起用了,它叫做无贪本来圆满的莲花。

  它像明镜一样了了照知一切相的时候,没有任何贪著,不会计取这个那个,而这种智慧的功能力用,是我们本性里圆圆满满具足的,所以叫做“圆满”。它用莲花来表达,莲花有很多花瓣,一片一片毫不紊乱,这表示相识或者妙观察智毫不紊乱地了了明知一切法的法相。莲花的根扎在淤泥里,然而它不会染著,这表示智慧起用时明见一切相,但不像凡夫在见相的同时起各种虚妄分别执著,这就叫做“清净”。

  证体以后,这样的莲花就周遍地出现了。就阿弥陀佛来说,他彻证了法界体性而现出妙观察智,以此处处都是妙观察智的力用体现。就国土的表相来说,处处都是莲花,叫做莲花的庄严国。一切圣众都是从莲花中化出来的,它叫莲花部,所谓的圣众,也都是莲花部的勇士空行。一切事业都是妙观察智的起用,一切法音都是妙观察智的宣流。

  像这样,国中一切莲花圆满出生,这在阿弥陀佛的内证境界里,一切都是妙观察,一切都是清净莲花。圣众受佛力加被以后,也就住在这样的同分境界里。所以整个西方是莲花国土,它叫莲花种性,就是以妙观察智为主而起现的无量无边的德相、妙用。

  大悲遍界普护念,平等摄众为庄严。

  对于众生没有一个剩余,以平等大悲的庄严来作严饰。这都是阿弥陀佛的内证境界。

  证体以后,悲的力用是圆遍的,没有一点偏堕,这叫平等无边的大悲。体有多大悲就有多大,体是法界体,悲当然是法界悲。所以,这个悲不像一般凡夫、小乘等有偏堕的悲,只是利益有限量的有情,这个悲圆遍十方三世。而且它是平等的,没有一厚一薄、一亲一疏等的差别,就是以这个悲来作庄严。

  这又如何讲呢?整个西方极乐世界以及弥陀利生的大力大用,全部是以悲愿作为最根本的助缘力用而显发出来的,它的体是法界智慧。由于因地建立了不可思议的悲愿,到了果地成佛时,自然应着悲愿而起无边的妙用。在遍法界当中摄受一切众生生入净土,让他顿时得不退,顿时成满普贤行海,顿时圆成佛道。这就是不可思议的大悲的庄严。

  无量寿佛住彼宫,力无畏身极妙严,
  色身妙相三十二,一切见者无厌足,
  诸光环绕彩虹聚,红白悲光照十方。

  在这无量宫中居住的无量寿佛,十力、四无畏的智慧身的庄严到了微妙至极的境界。人天对于恶趣众生来说是妙,但是非极妙;小乘对于人天是妙,但是非极妙;菩萨对于声缘是妙,但是非极妙,只有到达无上佛地才是极妙。阿弥陀佛智慧身的庄严,具有以智慧为体性的十力、四无畏等的无边功能德相,这就是阿弥陀佛智慧身的庄严。

  他的色身庄严有三十二种妙相,这也是就粗分而说,实际上佛的身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有八万四千好,一一好放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摄受无量众生,如此等等,可以略说、广说、无量说,怎么说都行。总之要了解,阿弥陀佛的色身具足最极圆满的庄严。众生见这些妙相时,心里一点也不会生起疲厌。

  而且,阿弥陀佛色身周围全是光明的相。他已经消尽了一切虚妄分别,再没别的体性,整个就是一大光明藏。针对众生类显现报、化色身来说,也都是光明体性。所以,色身周围显现了各种各样的光明,全部是彩虹集聚。大悲的光呈现白色、红色,可以说红表福德、白表智慧,这样的悲光普遍照射在十方。

  圆觉具德大力尊,身语意业观无厌,
  佛海眷众云蔽空。

  阿弥陀佛是圆满的正觉,具有十力、四无畏等无边的功德海,能施展不可思议的神力。“圆觉”就是圆满正觉,没有丝毫的欠缺,一切处都是明觉的体性,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法。“具德”,指在这上面有无量恒沙性功德法,四身五智无边的德用。“大力”,就是以这个功德自然会随缘起无边的妙用。像这样,对于阿弥陀佛的身、语、意、功德、事业,怎么去观视也无有厌足。

  阿弥陀佛所化的眷属无量无边,就像云遮蔽天空那样。极乐世界的圣众极其众多,魏译《无量寿经》里记载,佛告诉阿难:阿弥陀佛初会的声闻眷属不可计数,菩萨众也是如此。就像大目犍连,有百千万亿那么多位,他们的神通能在早上周遍游历三千大千世界,在须臾顷就回到本处。也就是,他们能极快速地计算各种数量。像这样的神算者合集在一起,经历阿僧祇那由他的劫数,一直到他们灭度为止,也不能算清阿弥陀佛初会眷属的数量。不但不能算清,连它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乃至优波尼沙陀分之一也算不到。

  那时佛举了个比喻:比如大海深广无量,用眼睛根本看不到它的底以及它的边。假使有人在这样无边无际、甚深广大的大海里,把一根毛分成一百分,以其中的一分毛去沾一滴水,那么这所沾的水跟大海比,哪个多呢?当时阿难说:这么一点水跟整个大海水比,是根本没办法比的,不知道是多少分之一。佛就告诉阿难:像目犍连这样的大神通者有百千万亿无量无数位那么多位合在一起,在百千万亿那由他的劫数里,计算阿弥陀佛初会的声闻眷属以及菩萨眷属,所知道的数量仅仅就像那一滴水,而不知道的数量就像大海水那么多。

  从这就能看到,阿弥陀佛的初会眷属都是无量无边,何况到如今已经成佛十劫,所出现的声闻、菩萨圣众,的确是没办法计算,无量无数。因此这里形容,“佛海眷众云蔽空”,也就是阿弥陀佛应着无量众生的根机,会现出无数色身佛的相,在每一尊佛的周围都有无数的声闻、菩萨眷属。合集起来的数量的确就像整个虚空界里充满了云那样。就像我们看远方黑压压一片,这就表示站满了人,这立指看到圣众密密麻麻一大片,就像云蔽住虚空一样。这是形容整个国土充满圣众,这也是阿弥陀佛大悲神力所化现的。

  不动眼住大乐境,愍怜悲光照十方,
  光光幻射幻化佛,不可说数难思议。
  于何众生以何调,遍行无量众义事。

  阿弥陀佛住在定境当中,眼睛不动,没有丝毫的迁变,这叫“住于大乐之境”。也就是,凡是以无明力忽尔现起的有为因缘法丝毫也没有,这只是一念迷失,当时立了境,之后众生在这上攀缘,导致有生灭迁流。但是阿弥陀佛已经止息掉了一切虚妄分别,所以他连一刹那的妄动也没有,这叫住于大乐之境。

  以此,他的大悲的光能够普遍照射十方。“悲”是本自的体性,它周遍于一切。当智慧住在大乐中时,悲就能无碍遍入一切处,所以是以悲愿的神光普照一切处,也因此,佛称为无量光、无等光、无边光、常照光、安稳光、清净光、不思议光、超日月光等等。也就是,光明照到十方法界任何一个角落,去摄受一切有缘众生。这个悲是以周遍为相,称为“大悲”。“愍怜”,就是众生都陷在虚妄分别所制造的各种虚假的苦当中,以神光照在众生心上,就能摄引众生入于净土,或者能够加被他脱离生死苦海,所以都是以光明来作佛事。

  “光光幻射幻化佛”,就是指彼佛的光明无障无碍,遍照一切十方世界,这里面出无数的光。阿弥陀佛的报身具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有八万四千随行好,一一好放八万四千光明,每一个光端都会幻出化佛来,我们没办法用思维和语言测到他的行境。

  阿弥陀佛身体的圆光有百亿三千大千世界,在圆光里有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那么多的化佛,每一尊化佛又有众多无数的化菩萨作为侍者,而光明都是普作佛事。就像《观经》所说,阿弥陀佛的色身发出来的无数光明,每一道光明都在遍照十方世界的念佛众生摄取不舍。这种光明、相好以及化佛没办法用语言说,也没办法计算到它的数量。而每一个化现的佛,其实都是法身的本体,就是以真佛的法身智慧在起妙用,所以每一种都是不可思议,没办法测到他的行境。乃至于一个白毫的光,也见不到它到底有多少功能、妙用,里面能显现什么样的境界,能作多大的佛事。或者说阿弥陀佛的一个音声也是测不到边际的。

  诸如此类,佛无边的幻化相都是智慧所现,而佛的智慧,谁也没办法测到它的底。无数个阿罗汉、学道菩萨都没办法测到阿弥陀佛的行境,因为他没到达佛境界。这里面全是平等的佛智慧起用,一尘一毛都圆明具德,他的任何一种施展、任何一种力量,全是佛的法界藏心在起作用,没证到这个地步怎么能测到他的行境?测不到的。

  所以,每一个都是法身佛的游戏,是极其不可思议的境界。也因此,释迦佛在经中称叹,阿弥陀佛一切的功德事业,都叫做不可思议功德之利,唯有一心仰信才能与佛充分相应,得到极大的加被。所以,这个法是以信心作为趣入的关键。

  “于何众生以何调,遍行无量众义事。”这就是阿弥陀佛随缘度化众生的大事业相。他在无分别、无造作的行境中,针对法界海里的无量众生类,对于哪一类众生应以什么方便来调伏,就如是地调伏。这里面有现他受用的报身相,摄化无边的地上菩萨,又在六道里现出无数的能仁相,去摄受地狱乃至天界之间的有情,就连在人类里面,也化现出印、藏、汉等各类的化身,应着众生的机来行持利益众生的事业,这叫做“遍行无量众义事”。“遍”,就是周遍法界一切处,“无量众义”,就是成办众生现前和究竟义利的事业。

  彼佛清净刹土中,唯圣安住无凡众。
  幻中出幻幻无极,千种万类难思议。

  在佛的清净刹土里面,只有圣者安住,没有凡夫。

  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阿弥陀佛以无上的神力摄持六道有情,一经往生净土以后,就横着截断了生死,此后不会起一个我和我所的念头,这就彻底没有了惑业苦的有漏杂染法。也因此,在这个国土里完全都是圣众安住,这叫做清净海会大圣众。这就成为阿弥陀佛的眷属庄严。

  我们这个世界虽然称为凡圣同居,但是圣人应世,就像天空中白日的星辰,或者如同人间奇珍异瑞那样稀少。而在极乐世界,圣众海如同大地的尘沙那么多、海洋的水滴那么多,国土中完全充满,这叫做与诸上善人聚会一处。以圣众大的共修力量,守持圣德的力量,使得一入到这样的眷属海里面,都能够发生完全的同化。极乐世界是超出三界的清净刹土,它以清净为相。就有情类而言,圣众们没有一点杂染法,心心念念都趣向于一切种智。这时候心合于涅槃理体,毕竟到达佛果,所以都是圣者之流。

  “幻中出幻幻无极,千种万类难思议。”在幻中又出幻,幻中又出幻,是无边的幻化,它的种类百千万亿,难以思议。譬如,阿弥陀佛的国土里充满了以正觉所现的莲花,每一个莲花放三十六百千亿光,每一个光里又出三十六百千亿佛,每一佛又为十方众生演说正法,所演说的正法又摄持众生生于净土,又成佛,又放光……诸如此类,就是幻中出幻,幻中再出幻,出无边的幻化佛事。

  或者像《观经》里说的净土的光明台。以佛的真如妙心现出莲花台,台上自然现出四根柱子的宝幢,每一个宝幢都像百千万亿须弥山那么高广,幢上的宝缦宛如夜摩天宫的庄严,而且有五百亿微妙宝珠作为严饰。每一个宝珠有八万四千种光,每一种光有八万四千种不同的金色,每一种金色照遍整个宝严国土,这样的金色处处都会施展变化,作各种不同的妙相。或者现为金刚台,或者现珍珠网,或者作杂花云,这样在十方区域里随意变现,普作利益众生的佛事。这就叫做“幻中出幻幻无极”,它是重重无尽的法界。由于任何一个变现的相,都是以阿弥陀佛的法界藏心为体,所以任何一个相当中,又能够现无边的相,起无边的妙用。这样一中就具有无量,无量中又具无量,像这样无量无边。

  那么,这样幻现出来的微妙庄严相有多少呢?那是“千种万类难思议”,以这一句结归整个极乐净土器情的庄严,都是从阿弥陀佛的法身智慧所现。它也是大的如意宝性,应着一切众生的心,自然现出相应的妙相而普作佛事。这里面无论是水庄严、风庄严、地庄严、树庄严、衣庄严、食庄严、光庄严、神通庄严、宫殿庄严等等,或者主尊阿弥陀佛智悲力所摄的无量无边的庄严海,都完全超乎语言思维的行境,所谓“唯佛与佛乃能究竟”,只有到达佛的境界,才能够彻底地明了这究竟是何等的胜妙庄严。

  以上讲述了极乐莲花生大师的金刚语所成的《极乐庄严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