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俱舍论》讲记(七十)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20-04-24 22:33:41
  • 分享到:
上师仁波切宣讲于2019年10月1日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甲四(末义)分三:一、佛法住世期;二、非为臆造且谦虚;三、教诫后代不放逸。
  乙一、佛法住世期:
  佛之妙法有二种,教法证法之体性,
  持教法者唯讲经,持证法者唯修行。
 
  对法,即阿毗达磨,有大乘与小乘之别。对法宣讲的是世出世间一切法的自相和共相,也就是抉择这些法暂时和究竟的事相。如果不迷惑于此,自然就有大智慧,于取舍之处不会迷乱、错误。
 
  若问:能开示一切法自相与共相的对法住世多久呢?
 
  佛陀所演说的一切妙法有两种,一是教法三藏,二是证法三十七道品,全部可以归纳在这二者中。教法是经藏论三藏,证法是戒定慧三学,其他的都不是佛法。
 
  现在有很多人打着佛教的旗号搞歪门邪道,如果不符合教法和证法,全都不是佛法。
 
  我们要弘扬佛法,承继如来家业,是不是释迦族的家业?不是,如来的家业是教法和证法。我们弘扬佛法就是弘扬教法或证法,没有其他的。能受持教法者唯是正确无误地讲经说法,能受持证法者唯是能无谬实修教法之义。教法是三藏,三藏之义就是证法,即戒定慧三学。要有正确的见解,以此见解修行,这是受持证法。
 
  我们作为佛的弟子,作为大乘菩萨,不能出尔反尔。没有人逼你,是你自愿皈依三宝,踏进佛门,已经在十方诸佛菩萨面前发了心、立了誓,你现在不仅是一个佛教徒,而且还是佛的心子、是菩萨。我们肩上的任务是弘扬佛法,继承如来家业,这是我们共同的使命,也是我们唯一的使命。
 
  我们弘扬佛法,自然就可以普度众生,这是佛提倡的,利益众生的唯一方便,也是我们肩上的任务。我们作为菩萨,作为佛弟子,不是普通的凡夫,要有责任感。
 
  想弘扬佛法,继承如来家业,该怎样做?每个人有不同的根基与意乐,会有很多选择,有很多想法,但是这些都要否定。你能正确无误地讲经说法,讲三藏的内容就可以。
 
  首先自己要明白,精通三藏,才有讲经说法的能力,才可以传讲三藏的内容。如果连自己都不精通,怎么能正确无误地讲经说法,弘扬教法呢?第二种,要有正确的见解,然后去修行,让自己的相续中具有戒定慧三学,这也是一种弘扬佛法,也是继承如来家业。
 
  其实,即使有再多的钱,也不能弘扬佛法;有再大的权力,也无法继承如来家业。如果能把财富、权力变成方便可以,但只有有修行、有智慧者才能做得到,一般人做不到。一旦发财了,就难以自拔了;一旦有了权力,事务繁忙,怎么会有弘扬佛法的机会?
 
  包括神通也是,有些学佛人半懂不懂,盲目相信神通,觉得有神通一切都可以了。以前我听人说过,想建寺院、搞道场,要有点神通,否则怎么建寺院、建道场呢?建道场、建寺院都是为了弘扬正法,弘扬佛法,靠神通,都不是佛教的所化众生。如果都是相信神通,搞神通的众生,建这样的道场、寺院毫无意义。弘扬佛法只有正确无误地去传讲三藏的内容,或者正确无误地修行三藏——戒定慧三学的内容,此外别无他法。
 
  所谓的“唯”是说别无其他。这不是我说的,是世亲论师说的。这不是他的臆造,也不是随心所欲讲的,而是依教证讲的。持教人要有传讲的能力,或者有修行、有正确见解。精通三藏之后传讲这些教法,别无其他。乃至教法与证法存在期间对法也将住世。佛法就是佛陀的教法,佛法在世间留存到何时,住世时间有多长?此处说法不一。
 
  那么,教法与证法住世多久呢?有些论师说五百年,有些论师说住世千年,有些论师说住世千年指的是证法,教法住世的时间还要更长。这些不同的观点,并非没有依据,佛在经中也讲了不同的佛法住世时间。有些是为了某种众生而讲的,佛是应机说法。
 
  此外也有论师说住世达五千年的,在《般若经》注释里讲的是五千年,也是藏传佛教里比较公认的住世时间。戒律里也是这样讲的。五千年要分成四个时期:果法时期、修法时期、教法时期、像法时期。即最初的五百年多得阿罗汉果,并非没有其他的;第二个五百年多得不来果;第三个五百年多得前二果,即预流果和一来果;此(一千五百年)是果期。第四个五百年多出现慧学;第五个五百年多出现定学;第六个五百年多出现戒学;此(一千五百年)是修期。第七个五百年多出现持论藏者,精通论藏的人多;第八个五百年多出现持经藏者;第九个五百年多出现持律藏者;这(一千五百年)是教期。第十个五百年是唯持形象期,通常讲的像法时期,形象上有,实际上没有了。
 
  大多数论师认为现在是教法时期,而且是第三个五百年,出现精通律藏的人多。紧接着就是像法时期——持形象时期。 
 
  我经常提醒大家,一定要珍惜机缘,分秒必争,让自己今生解脱,不要拖!现在是教法时期,而且是第三个五百年,像法时期的征兆已经出现了。现在的汉地、藏地或是其他地方,寺院多,道场多,但是却没有教法,没有经藏、律藏、论藏,都是空的,修行人也没有戒定慧三学的功德。这是前兆,即将要到像法时期了。
 
  像法时期,外表上看佛教存在,实际并不存在;表面上看道场多,但是却没有教法,没有三藏;虽然出家人多,但是却没有戒定慧三学。这里讲是持形象时期,它会持续五百年,五百年之后佛教会彻底隐没。
 
  现在还没有到像法时期,是在教法时期。我们今生遇到了大乘佛法,尤其是遇到了金刚密法,此为即身解脱、即身成就的方法。如果我们能珍惜机缘,能精进、认真修行、分秒必争,我们还是有希望、有机会的。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就难了,只能继续在六道中轮回,出脱无期了。所以我们不能放逸,个人生死个人了,别人不相信是别人的事,你自己相信就行了;别人不精进是别人的事,你自己精进就行了。
 
  我经常跟大家讲,佛法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是真正的如意宝。但是它没有主人,谁学谁是主人,谁修谁得。所以大家应该精进起来,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也许有人讲,佛教不是两千五百年吗?那是不一定的,按藏地的算法不是这样的,已经三千多年了。可能已经到了教法时期,而且是第三个五百年。接下来是像法时期、持形象时期,现在前兆已经有了,这是有目共睹的。
 
  现在精通律藏的人出现得多一些,有人一讲这些道理就滔滔不绝,讲大道理都会讲,而且都很聪明,好像都懂,但实际并没懂。
 
  现在是教法时期,而且是第三个五百年,佛教住世的时间不多了。虽然后面有像法时期,还会持续五百年,但这时佛教只在形象上,实际上没有。大家一定要珍惜、珍惜!
 
  乙二、非为臆造且谦虚:
  说此对法我多依,克什米尔有部理,
  若有错误均我过,正法理量唯诸佛。
 
  若问:那么,此对法论是原原本本依照《入智论》等中所说而阐述的吗?小乘阿毗达磨,是依何而讲的?是自己随心所欲讲的,还是依靠其他经典、论典讲的?
 
  虽然此对法论也与少数经部等相符合,但世亲我大多数均是依据克什米尔有部宗的诸位智者所建立的观点而宣说的。有时候讲了经部观点,有时候讲了红衣部(属于小乘有部宗,但和克什米尔的有部宗又有不同)的观点,虽然世亲论师比较认同经部的观点,但他撰著这部论典的时候主要是依有部,尤其是依克什米尔的有部而讲的。为什么是这样呢?世亲论师和无著菩萨是兄弟。无著菩萨到鸡足山去修弥勒之法,世亲论师就到克什米尔去依止师父众贤了,众贤是一位特别著名的论师,持的是小乘有部观点。世亲论师回到印度以后,为了报答师父的恩德而撰著了这部论典。
 
  因为有部的观点有点不妥,世亲论师比较赞同经部的观点,但不敢信口开河,于是在写完之后,把这部论典邮寄到克什米尔的师父那里。他的师父众贤一看,里面有很多不满的语气,他不明白,于是告诉世亲论师:“这部论典里很多地方我不太明白,你能不能写一个《自释》,来解释这部论典?”
 
  世亲论师后来就写了一部《自释》,在其中讲得很清楚,他比较赞同经部的观点,这部论典里有时会按经部的教理讲述一些内容,有时候依小乘有部红衣部的教理讲述一些内容,但大多数都是依克什米尔有部宗的诸位智者所建立的观点而宣说的。
 
  世亲论师是何许人?他智慧超群,记忆力不可思议。他每天都能读、背很多偈颂,一生共背诵了九十九万部经典。一般人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记忆力。那时印度佛教比较兴盛,大家都称他为第二遍知、第二佛。但即使这样,他也不敢随心所欲地讲,因为他了知因果,相信因果。
 
  而在此处,世亲论师并非是随随便便,以自己的分别念,凭空臆造自我杜撰的,而是有依据的。
 
  尽管如此,但诸位智者如果发现此论中有词句与意义方面的过错,那完全归咎于作者我,虽然我都是按教证写的,按理证讲的,但我是个凡夫,肯定会有很多讲得不如法的地方,也有很多词句上的、意义上的错误,这些全都归咎于我自己,敬请诸位智士予以宽恕。这是世亲论师的忏悔,表明了他的谦逊。
 
  倘若有人想:按照有部的阿阇黎一脉延续的传承,是一点一点口耳相传而传下来的,该不会有过错吧!
 
  讲说教法与证法道理,能堪为正量的唯有诸佛出有坏(佛)以及佛子诸大菩萨。要正确无误地讲三藏的内容,唯有佛才有这个能力。也许在佛身边的舍利子、目犍连、阿难这些大阿罗汉也能讲,而其他人由于具有迷惑不解的情况而并非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人要想正确无误很难做到。
 
  这是世亲论师在谦虚:诸佛有这个能力,佛身边的大阿罗汉也许也有这个能力,但我这么一个凡夫,肯定有很多迷乱不解的情况,所以有一些过错也是应当的。这是谦虚。智者都谦虚,自高自大的人肯定不是真正的智者。现在有些人是口头上谦虚,但心里一点都不谦虚,特别傲慢。傲慢的铁球上不沾功德水,这种人不会有功德。
 
  世亲论师都不敢随随便便造论,何况是我们呢?所以大家别太骄傲。有些人学了五部大论,但不能因为学了这些知识,懂了这些佛理,就自高自大,信口开河地讲。只有当你真正证悟的时候,你才可以摄受弟子。摄受弟子的时候,有时候为了调伏弟子的心相续,才可以根据众生的意乐或是按自己的观点讲一讲。之前你没有资格,不可以掺杂自己的分别念,必须要依教证理证讲。
 
  惹琼巴曾经问上师密勒日巴:“上师,我什么时候可以摄受弟子?”
 
  上师回答:“当你对老父我生起佛陀般的信心之后才可以摄受弟子。”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真正证悟、见性了之后,才会生起这种信心,才可以摄受弟子。当你见性了,已经亲身尝到了那个味道,才可以自己适当地讲讲味道是怎么样的。要看所化众生的意乐和根基在哪里,为了调伏众弟子的心可以自己讲,之前是不可以的。
 
  乙三、教诫后代不放逸:
  本师世目今已闭,堪作证者多入灭,
  未见真谛放肆者,以邪分别乱佛教。
 
  这也是世亲论师对后学者的教诫。本师释迦牟尼已经涅槃了,那些阿罗汉也都入灭了。
 
  作者如此殷切教诫后学者切莫放逸度日:真正能指出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的道路,只有佛陀才有这个能力。有些人谁的话都听,这是错误的。能指明解脱道与非道(能解脱的道和方法,不能解脱的非道和错误方法)、如世间明目般的佛陀出有坏已趣入涅槃,除了佛陀以外,堪为正法见证的诸位圣者阿罗汉大多数也已销声匿迹、入于寂灭,也都圆寂了。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现见法性真谛,不依佛陀圣教、不受他人调教刚强难化之辈,恶念纷呈、放任自流,陷入卑劣寻思的氛围中,带着颠倒分别邪念而从词句与意义两方面来扰乱圣洁的佛教。
 
  在佛教的历史长河中,出现过很多类似的现象,比如佛教做了三次结集,第一次结集是佛圆寂的第二年,有些天人说了些风凉话,那时舍利子、目犍连已经都圆寂了,但大迦叶尊者、阿难尊者还在,他们召集很多阿罗汉做了第一次结集。
 
  第二次结集是佛圆寂之后一百一十年。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局面呢?广严城的诸比丘大肆宣扬十种非事,根本的四部分裂成十八部,对佛教进行各种各样的增益、损减。很多比丘大肆宣扬十种非事,都是不符合佛教教理的,扰乱了圣洁的佛教。这时在印度广严城,毗舍离城波利迦精舍,阿育王作施主,耶舍等七百阿罗汉集聚,摒除了十种非事,完整地念诵了一遍三藏——经藏、论藏、律藏,也做了一些长净法,比如相顺长净、吉祥长净等,佛教又变得纯净了。
 
  关于第三次结集时间有不同的说法。小乘阿毗达摩的戒律里讲的是佛陀涅槃后六百年,大天比丘鼓吹五种事情,都不符合佛教的教理。这一次比上次更严重,僧团内部出现了很多诤论,做羯磨的方法也不同,当时佛教内部很混乱。戒律里讲,在克什米尔的华氏精舍里,迦腻迦国王做施主,密藏等五百阿罗汉和五百菩萨,还有很多凡夫修行人,一起做了第三次结集,他们把小乘分成的十八部均立为佛教。
 
  迦叶佛时,有一个人晚上做了五种比较奇怪的梦,其中的一个梦是有十八个人争一块布,后来这块布分成了十八块,但十八块都各自变成了一块完整的布。他到迦叶佛前问,迦叶佛告诉他:将来会出现一尊叫释迦摩尼的佛,他的教法里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僧团内部出现诤论,会分成十八个部,但都是真正的佛教。他们依这个梦,将十八部都立为佛教。
 
  为什么第三次结集之后就没有再做过结集?因为做第三次结集之前没有文字,第三次结集把经藏、论藏、律藏立成文字留给了世人。后来有了文字,就不会轻易改变了,故而再也没有做结集。第二次和第三次结集,都是因为起了纷争而结集的。还有其他小规模的结集,不做赘述。
 
  佛陀已趣胜涅槃,持彼教者多随灭,
  无怙无教灭德众,当今此世任意行。
  既知如来正法寿,渐衰亡如命至喉,
  一切污垢具力时,求解脱者莫放逸。
 
  持彼教者是大阿罗汉。再者,自生圆满正等觉佛陀以及珍重秉持自生教法证法的诸位大德都已趣入了寂灭轮回苦及苦因的殊胜涅槃。有些人认为什么也不想,什么念头都没有叫寂灭,其实不是。寂灭是轮回的苦以及轮回苦的苦因——苦谛和集谛彻底没有了。
 
  佛已经趋入涅槃,大德也趋入涅槃,无依无怙、孤苦伶仃、无有传授正法者的所有众生在能摧毁戒慧功德、泯灭佛法之因——恶见与三毒之垢染污秽的驱使下,于当今世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多不容易!现在佛已经趋入了涅槃,大阿罗汉也趋入了涅槃,佛教快要隐没了。现在有几人能真正弘扬佛法?有几人能真正精通三藏,具足三学?大家应该反思,应该珍惜机缘。
 
  我是个凡夫,但我们的上师是佛,以其事迹就能衡量他是佛。轮回是苦海,在轮回里哪会有安乐?被种种烦恼所迫,很艰难。但是我一想到今生能遇到佛法,遇到如佛般的上师,那么多年在他座下聆听佛法,我感觉我已经不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我已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虽然他离开了世间、不在我身边,但是我永远在他的怀抱里,所以我真觉得没有遗憾。
 
  当听到上师圆寂的消息时,我心里的确很难过,但后来调整了心态,这只是自己的分别念而已,上师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如果自己能坚定信念,上师永远在自己的心里,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我依止了上师,聆听过教诲,现在只差在我自己。现在佛教快要隐没了,但还没有真正隐没,仍然在住世。
 
  现在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格鲁派、噶当派、萨迦派、宁玛派互相排斥,都是嗔恨他教,贪爱自教,这种情形下还能成就吗?不可能。派别与派别之间都是佛教,如同一块糖,从哪个方向舔都是甜的,互相之间为什么要排斥,而不能包容呢?
 
  学佛人也都不如法。无论是汉地、藏地,还是其他地方的,大多数人都是迷信的状态,盲目地崇拜,盲目地追随。这样迷信,佛教还能住世吗?佛教是明,不是迷。迷信里还能有佛教吗?不能。大家应该分秒必争,精进修行,让自己今生解脱,不要再六道轮回了!
 
  大能仁佛陀所宣说的上述佛理正教好似弥留之际命至喉结即濒临死亡般已奄奄一息、难得久住。我经常跟大家讲,一定要珍惜机缘,这么难得的机缘,这么清净的道场,虽然我是个凡夫,但弘扬的是正法;虽然我是个凡夫,但是我们有如佛般的上师,这样的机会也不会长久。
 
  在比比皆是的垢秽势不可挡之时,了知此情此景之后,诸位欲求解脱者切切不可放逸无度,而应万分慎重、百般精进受持佛法。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人类的内心是什么样的内心?现在为什么叫末法时期?为什么说法弱魔强?正知正见很少,邪思邪见很多。此处讲垢秽势不可挡之时,描述的正是现在的状态。
 
  你、我、他是不是真正希求解脱?不是。我们有时候也想解脱,但是没有放下红尘;我们有时候也想去西方极乐世界,但是放不下自己的破家,还牵挂着家里的琐事,还牵挂着儿女,我们还能往生极乐世界吗?不可能。
 
  如果你不是希求解脱的人,就不是世亲论师说话的对境;如果你是个真正希求解脱的人,切切不可放逸无度,而应万分慎重、百般精进受持佛法。这是教诫后人不要放逸。我们不应该放逸了,在这样的时期、这样的环境,如果再放逸,就没有机会了。
 
  世尊曾经亲言:“不放逸为无死处,放逸则为死亡处,不放逸者不死亡,放逸之人恒死亡。” 即不放逸者可以了脱生死,放逸者不能了脱生死,生死即苦,无法离开痛苦;不放逸者可以恒时不死,可以永远摆脱生死,放逸者永远无法摆脱生死,还要轮回。
 
  《别解脱经》亦云:“具寿佛陀之菩提,彼之诸法不放逸者方可获得也。”意思是佛陀之菩提功德——成就,彼之诸法——教法,不放逸者才能获得,放逸者不会获得佛的境界,佛的教法。所以不能放逸,应该精进地修行。
 
  这是世亲论师对我们这些后学者的教诫,也是诸位大德的教诫,也是历代祖师的教诫,我们不能不重视,不能不牢记,应该精进起来。
 
  为了世间的琐事,浪费自己的生命,不值得。这些琐事只能直接与间接地给我们带来烦恼、痛苦。不是说不能生活、不能工作,但是因为生活、工作耽误了修行,放弃了修行,这是大错特错!在家修行人可以生活,可以工作,但是要把佛法放在第一位,修行放在第一位。在生活、工作中我们什么都可以让,但是修行的机会不能错过,不能放弃修行。
 
  你已经皈依佛门、皈依三宝,踏进佛门了,是个佛弟子。我们已经发菩提心,进入大乘法门了,我们都是菩萨,不能轻易失毁自己的誓言,应该做一个合格的佛弟子,做一个合格的菩萨,用有限的生命来成就无限的慧命!
 
  此《俱舍论颂》,乃佛陀——伟大的释迦牟尼佛在佛经中亲口授记之大德,能背诵九十九万部经典,具有不退智慧自在者共称为第二遍知的大阿阇黎世亲撰著圆满。遍知是佛的别号,即第二佛之意。由印度堪布则那莫札即佛友与大译师华哲僧侣翻译、校正并以讲闻方式而抉择。世亲论师是印度的一位论师,这部论典为他所造,然后由印度和藏地的译师共同翻译成藏文并且做了讲解,确定了内容无误,流传给世人。
 
  今天《俱舍论》终于讲解完毕。历经五年,至此,五部大论全部讲解圆满了!
 
  和世亲论师一样,我也是按传承的观点,按上师的教言而讲解的。但我只是一个凡夫,难免有漏洞,有很多不如法的地方。尤其是用中文传讲五部大论,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从小在寺院出家,后来到佛学院学习,佛学院没有中文课程,无处可学,直到三十三岁的时候才接触汉文化、接触中文,开始学习汉语。之前不要说阅读和书写,连一句汉语都不会说,只会说“好、好!”天津那位教我中文的老师,把我学中文的过程都记录了下来。后来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跟我开玩笑说:“好、好!只会说一句好。”
 
  所以,对我来说,用中文讲五部大论是多难的一件事情!但只要有心就没有做不到的。有一句话叫做:“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这句话在我的身上就是最好的体现。当时,我去汉地学习汉语的想法,遭到很多人的强烈反对,我很多同学说,我不可能学会,就算是学会了,用中文讲法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说,如果我有这个愿力和决心,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后来我真的做到了!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非常激动,也非常高兴。在这五年中,我遇到了很多困难,压力很大。但我把压力变成了动力,一直坚持着。五年过去了,讲完了五部大论,我自己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在利益、帮助有缘众生的同时,也升华了自己。我真的很高兴。
 
  五部大论可供参考的资料太少了,所以我讲的不是很广,大家掌握的也不会太全面;但是全部内容基本上都给大家讲清楚了,大家也都全部掌握了。所以五年的辛苦是有意义的,是有加持的。
 
  虽然我是个凡夫,但是我每次讲法之前,都会先祈祷、发愿:愿上师的加持融入我的身语,愿我所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能利益到众生,都能遣除众生内心的无明黑暗。愿力不可思议,上师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我讲过的法,都整理成了文字、出了书,也出了音频、视频,这些都会留给后人,留在世间。虽然会有很多缺漏之处,不是很完美,但是我相信能利益无数众生,因为愿力不可思议。
 
  这一切都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我弘法十年,虽然十年的时间很短,但是弘法的事业相对来说很广大,利益了无数众生。这里面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有出家人,也有在家居士,他们默默奉献,付出了很多很多,所以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所以今天在这里,也衷心地感谢大家!
 
  五部大论讲完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接下来,还有密法、大圆满等没讲,所以我还会继续坚守在这个岗位讲下去!一般情况下,我都不会下岗的!但是个人的修行也很重要。我们要追随上师如意宝的足迹,上师老人家讲经说法了一辈子,即将圆寂的时候,还在给四众弟子讲法,我肯定要向他老人家学习。对我来说,没有比讲经说法更重要的事了。但是自己的修行也很重要,五部大论讲完之后,我的时间会做一些调整,计划会有一些改动,我自己的修行也要抓一抓,我也要不断地升华自己的境界。当然,我还会继续给大家讲佛法的经典、论典,我讲经说法的脚步是不会停留的。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