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现观庄严论》讲记二十三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8-08-30 07:21:59
  • 分享到:
 上师仁波切宣讲于2018年8月3日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接着讲《现观庄严智度窍诀论》。全论分四部分,今天是
 
  甲三、论义分二(乙一、造论分支;乙二、所造正论)
  乙二、所造正论分三部分
  丙一、今天是针对欣乐广讲者之八现观分 类,分二
  丁二、广讲彼等之义,分三
  戊一、广讲所抉择之三智,分三
  己三、(广讲所断基智)可分为五:一、基智自性;二、基智差别;三、基智分类;四、如何修持之理;五、如此修持之果。六、三智之结语。
  庚一、(基智自性):
 
  什么叫基智?所谓“基”指断除了增益而成为基础的蕴、界、处诸法。《俱舍论》里讲了五蕴、十八界、十二处,这三种分类都是针对不同根基意乐的众生而宣讲的。无论是五蕴、十八界还是十二处,都包含了即轮涅一切法。要在轮涅一切法上断除增益,从这个角度安立基。
 
  仅仅通达这一切的补特伽罗人我空性部分,为声闻之证悟;声闻,小乘阿罗汉在一切法上,了知人我之空,在一切法上证悟人无我,一切法之上都没有一个自我的存在,他了知这样的真谛,这就是小乘阿罗汉的境界。
 
  通达以二我为空性从而离戏之境界,为大乘之证悟。大乘证悟的二无我,不仅了知不存在自我、人我,还证得不存在法我,一切法无实有。
 
  佛在经中讲,为了小乘的修行人,佛宣讲了人无我,为了大乘的修行人,佛宣讲了二无我。那么这里主要讲的是基智,即无论是人还是法,都不是实有的,都是空性的。大乘修行人了知人和法都不可得,都自性空,这是大乘的基智。为什么说基智呢?主要是把五蕴、十八界、十二处所摄的一切法,在轮涅一切法上了知任何法都不可得。无实有也就是自性空的意思,这是大乘的基智。小乘的基智,是在轮涅一切法上,了知人我、自我了不可得的真理。他们对法的耽着还没有断除,所以他们的证悟不究竟。
 
  在此处,也有一些不同的观点,有些论师认为直接宣说的是小乘的基智,但有些论师认为直接宣说的是大乘的基智,间接宣说的是小乘的基智。有些认为直接宣说小乘的基智,间接宣说大乘的基智。
 
  基智是通过九种法来表示的。这里主要讲的是大乘的基智,但也间接讲了小乘,小乘对于大乘来说是以所断的方式具足,所断就是所要抛弃的,不能堕入这种边,所以在这里也作了宣讲。大乘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难以形容,在这里以九种法来表示这种基智,前几个讲的都是小乘大乘基智的差别,通过这个了知所断基智,也能了知能断基智,就是自己能证得的境界。
 
  住于大乘证悟境界的基智,直接宣说了小乘之证悟境界,间接以所知共同必要的方式,而宣说了“以智不住三有”等能表示基智的九法。总共九种法来表示,其中前六法宣说了大小乘之差别分类,其余最后三法则以宣讲真实道的方式来抉择基智。
 
  经云:“世尊,诸菩萨摩诃萨之般若波罗蜜多者,非此岸非彼岸,亦不住于此二之中间。”
 
  大乘菩萨行持般若波罗蜜多的时候不住于任何一边,不住于涅槃,也不住于轮回,也没有住于此二之中间,也就是说他是不住的。住任何边、任何法都是不究竟的,大乘菩萨行持般若波罗蜜多时,不住一切法,不住于轮回涅槃边,也不住中间、有无实、任何法之间,这就是佛在经中讲的,《现观庄严论》也在诠释这样的真谛。
 
  非此岸彼岸 不住其中间
  知三世平等 故名般若度
 
  在前面讲了,对治基智指的是菩萨相续中所具备的无漏智慧,不住于任何一边,不住于涅槃,也不住于轮回,不住于任何法。
 
  如果有人提出质疑:为什么从证悟对治基智的角度而不住于有寂呢?有是轮回,寂是涅槃。下面讲的都是不住的原因。
 
  实有而具备自性的五蕴,就是所谓的“此岸”,乃凡夫所行所见之境的生死之边;凡夫以分别念把一切法视为实有,认为有自性,这种耽着执着叫轮回边,也同时存在生灭边。五蕴相续断灭的无实有,即是所谓的“彼岸”,也叫涅槃之边,远离生死之边叫涅槃边。五蕴包括一切法,一切法都不存在、息灭的意思,即不存在,也是无有自性的意思。
 
  作为实相法性,并非是以本体而住于此二边,而是双运之大平等。如果对轮涅分别就是边,大乘是要远离一切边戏的。如果以分别心来造作,都属于边、戏,但是诸法的作为实相法性,是不住于任何一边的,这是双运大平等。无论轮回还是涅槃,若不存在都同时不存在,若存在都同样存在,都是无有自性、平等性的,都是一样的。菩萨所证得的是诸法的究竟实相。这里主要是断除分别就可以,断除分别之后剩下的就是平等,平等是究竟的,分别是暂时的。平等才是真正的实相,分别是尘埃,也是暂时的。
 
  也就是说,因不住于有实法、无实法,以及所有的边、法,以及位于其中间的第三种法之上,不住一切法的意思,了知有实无实法也是片面的,或者是偏堕之有法,并了知有实无实二者平等或者三世在法性平等界中也为平等的智慧,所以称之为般若度。
 
  三时是过去现在未来,也是分别心的范畴。不住三时平等的智慧,这是般若度。只要堕入任何边都不是真正的般若度,不是究竟的智慧,不能到达彼岸——大乘所宣讲的彼岸。对三时有分别是凡夫,平等是佛,平等才是真正的般若度。所以我们以这种平等性智,才可以度一切苦厄,才能到达究竟的彼岸。
 
  不住于任何轮涅之边的法性大平等之法,一切法的自性本来就是平等的性质。即称为“基般若”、“如来藏”或“法界”;这讲的基般若是诸法的究竟实相,也叫如来藏。大乘诸法的究竟实相,也就是二转法轮里讲的大空性,与三转法轮讲的如来藏是一个意思。
 
  法界、法性或缘于彼法的有境,主要是菩萨的境界,如是通达的智慧,即称为“道般若”。从不住于寂灭之边的角度而言,这种大乘菩萨具备的境界,是智悲双运,既不堕入有边——轮回边,也不堕入寂灭边。以什么不堕入寂灭边?以无缘大悲。为什么说无缘呢?真正的大悲心是平等的、本具的,是远离分别的,所以叫无缘大悲。分别心的范畴不是真正的大悲心。无缘大悲不堕寂灭边,而小乘修行人比如说小乘阿罗汉没有大悲心,会堕落寂灭边。
 
  道般若被称为“无缘大悲”;从不住于三有之边的角度而言,道般若则被称为“般若波罗蜜多”。这指的是智悲双运的部分。以智慧不堕入三有,指的是轮回边,有这种般若智慧,所以不会堕入轮回边;有无缘大悲,所以不会堕入寂灭边。不堕入两边,以此来安立大悲和大智,实际上是智悲双运。
 
  若能如理如实地证达上述之理,则不会堕入任何一边。轮涅平等,此岸即是彼岸、彼岸即是此岸,均是此意。前面已经学习过,八地以上菩萨才能真正证得这种境界,现在很多人都是凡夫,说这些是没有意义,所以应该从基础开始修行,才是如理的。
 
  而作为所断之声闻道,则将轮回执为有实之法。他们认为轮回也是存在的。对于大乘菩萨来说这都是所断,要远离的所。又将诸蕴灭尽的涅槃执为无实的断灭,轮回是实有的,涅槃是无实有的。轮回是苦的,最后诸五蕴灭尽的这种寂灭是一种解脱,他们有取舍的分别,想超脱轮回,想获得寂灭的境界。
 
  他能了知无我,轮涅一切法上面,他也了知没有自我的存在,也能证悟人无我的境界,但是对这个境界还是有执着、有分别的,以大乘的智慧来分析,还是无法超越于偏执的心与心所之行境。
 
  心与心所之行境都是堕入两边、偏执的,所以也不能超离三界之境,故不能使心灭尽。三界之境是指不能超离分别的范畴。以小乘的观点,五蕴都灭尽,但以大乘的智慧来分析、观察,还是没有灭尽。他们进入寂灭的状态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心,大乘讲的阿赖耶识还是没有断除的。以证悟甚深平等性而将心灭尽的后得,这是大乘的境界,才是菩萨之对治基智。小乘是堕入二边的,大乘菩萨要对治这种基智。
 
  庚二、(基智差别):一、远近之差别;二、所治能治之差别。
 
  基智自性,讲的是轮涅一切法上了知二我不可得,人和法都不可得,这是大乘;间接讲了小乘的轮涅一切法上人我不可得,没有自我的存在。
 
  大乘小乘的基智都是了知诸法究竟实相的有境智慧,都能断除增益,但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菩萨以自己所证的大乘基智的智慧,可对治那些堕入有边无边等边际的分别和执着。
 
  辛一、(远近之差别):
  彼由缘相门 非方便故远
  由善巧方便 即说为邻近
 
  佛经中以“于名贪,于相亦贪”等间接宣说的声闻所具备的智慧。是因耽执于基道果法之相而不能如实证达平等之性,继而由缘于有实无实之相的方式而行持;他是有分别的。由于不是修持菩提之方便——大悲与智慧双运等等,所以是离真实般若对治基智或者果般若及其遥远的远基智,为小乘之教规。
 
  这是小乘佛法里讲的无我智慧,他们证悟了无我的境界,但是还有分别执着——分别执着基道果,对有实法无实法,轮回涅槃要做取舍,超脱轮回获得涅槃。他们的方便也不具足,主要是没有大悲心的摄持,最终还是落入寂灭边,所以他们离大乘之道,离究竟的佛果还是很遥远的,所以叫远基智。他们最后也会进入大乘道,进入寂灭持续好长时间最后通过佛的提醒,从入定中出来,重新进入大乘道修行。
 
  而作为菩萨之基智,则与前者截然相反。不是以有实无实来分别诸相而证达平等之性,由与一切真如之法无有远近并如理通达的善巧方便,即宣说为与果般若真正邻近的近基智。
 
  这讲的是二者的远近差别,小乘离究竟佛果很遥远,大乘基智里究竟佛果特别临近。
 
  辛二、(所治能治之差别)可分为二:一、所治能治;二、结语。
  壬一、(所治能治)可分为二:一、宣说基道之所治能治;二、宣说果之所治能治。
  癸一、(宣说基道之所治能治)可分为二:一、宣说所治;二、宣说能治。
  子一、(宣说所治):
  色蕴等空性 三世所系法
  施等菩提分 行想所治品
 
  经云:“以无善巧而言色空,其行亦为贪。”讲义里处处都有佛经里相关的教理。诸如将基位色法等五蕴视作以别义之我而为空性之类的想法,将三世所属的一切法也同样看待的观念,以及将布施等六波罗蜜多和菩提分法作行为之想,都是作为所断违品的所治基智。
 
  诸如五蕴等一切法上以我来空,即不存在自我,也就是没有实质性的我。过去时中种了善根,今生获得了善果;如果现在行持善法,将来就可以获得善果等三世的分别念。小乘,比如六波罗蜜多、三十七菩提支分,这些都是道,以这些道之智慧来断除违品。他们有这样的观点,这也是一种分别。所以对大乘菩萨来说,这都属于所断违品、所断基智,都是要对治、断除和远离的。
 
  子二、(宣说能治):
  施等无我执 于此令他行
  此灭贪著边 
 
  对于布施等等,不但自己能安住于因布施者等三轮不可得,所以无有我执的境界,也没有法执的境界,并能令所调他众也行于此境,这是大乘菩萨。菩萨行持布施时不住于任何法,是站在三轮体空的角度而行持的。这种息灭实执贪著之边的智慧,便是能治基智。
 
  能治基智不堕入任何边、不住任何法,比如行持布施时,布施的对境——众生,所布施的法,布施的补特伽罗都不可得,三轮都是本体空性,以这种智慧来行持。这就是能治,也就是菩萨之能断,以能治基智可以断除所断基智。
 
  癸二、(宣说果之所治能治)可分为四:一、所治贪著之本体;二、所治贪著之因;三、贪著之能治;四、此因所引之余义。
  子一、(所治贪著之本体):
  执佛等微细
 
  执着佛也是细微的贪执,这也是菩萨的所断。执着佛,比如供佛、想成佛;执着法,想学法、行法,包括僧,对三宝的贪执也是一种所断。
 
  佛经中云:“善现,诸菩萨摩诃萨若于如来应正等觉取相忆念,皆是执著……”对三宝着相也是一种细微的执着、贪执。这个细微的贪执是相对于诸如世间的、不好的恶业方面等而说的细微。
 
  此处所说的贪着本体,就是耽执佛果,换句话说,将佛陀如来以及用“等”字所表示的正法和僧众执为所缘相,而作的顶礼等善法福德,虽然是业障之对治,但同时也是微细的贪执。
 
  刚开始是要执着善法,以此方式去对治恶法、恶业。但是到最后对善法的执着也要断除,对佛果、法、僧众的执着都要断除。否则,这都是细微的贪执,会障碍究竟的成就、究竟的菩提果。
 
  子二、(所治贪著之因):
  法道最甚深 自性远离故
 
  贪著的原因:因为诸法之道或者实相,是以自性而远离轮回涅槃二边、有实无实等戏论的缘故,所以其实相最为甚深,即使是对佛陀等等的贪著,也是不可成立。
 
  远离任何边——不是实有,也不是无实有。远离一切边,比如来去、生死、增减、净垢等一切边,所以其实相最为甚深。
 
  什么叫甚深?不堕落任何边,所以叫甚深,既不是有也不是无,不是来也不是去,不是死也不是生,不是增也不是减,不是净也不是垢,远离一切边,不增不减、不净不垢等来形容诸法的究竟实相,所以究竟实相就是甚深的意义。即使是属于涅槃的,比如佛菩萨的寂灭、证法等也是不可得、不可成立、不可耽著。
 
  子三、(贪著之能治):
  知诸法性一 故能断贪著
 
  贪著的能治:因证悟或者了知甚深平等轮涅诸法无有差异,自性大平等的一体性,所以能断除一切实执贪著,以此法便可以使有寂二边自然消除。
 
  究竟的实相中,轮回和涅槃一切法是平等的。清净染污、来去都是对立法,都是缘起法,都自然消除。
 
  子四、(此因所引之余义):
  由遣除见等 故说难通达
  色等不可知 故为不思议
 
  法性甚深之理由:作为法性之此法真的是甚深,诸法的究竟实相是即矛盾又不矛盾,若是按我们的思维方式来思维,都是矛盾的,但实际都是不矛盾的,所以叫甚深。
 
  作为法性之此法,并不是通过色法等任何有实法无实法之相来了知的。因为其有境,是已经遣除或者不存在世俗名言之量。比如我们的眼耳鼻舌身都是分别的范畴,无法了知究竟的实相。佛讲的是超越时空的真谛,远离言思的究竟实义。并非以眼识等等来看见,以耳识来听闻等等。所以说,其自性也是甚深而又难以通达,是超离于寻常智慧所思境界的各别自证智慧之境。必须通过禅定、修行才能证得。
 
  我们现在以分别念、言思只能抉择相似的,比如抉择大空性时只能以轮番交替的方式抉择,无法直截了当地抉择大空性,因为这是言思的问题,所以照见也是有问题的,故不是究竟的实相。包括科学家研究也一样的,无论用什么仪器研究也是言思的范畴,所以无法了知究竟的实相。它不是通过我们用眼睛来看、耳朵来听、鼻子来嗅的,而是远离我们的见闻觉知,所以叫甚深又难以通达。不是思维、分别心的范畴,普通的智慧、思维是无法了知的,是以各别自证来了知、通达的。
 
  如果有人问道:什么是并非所见等等的境界呢?
 
  为什么说不是我们六根的范畴?因为,从色法等直至十八不共法之间的一切法自身,都是不可了知的般若实相,不可了知、不可得,没有实质性的般若实相。色法是世间,十八不共法是出世间,佛有十八种不共的功德,都是属于涅槃的、出世间的。作为现空双运大平等之此法,是光明之性、无有离合,显现之际即为空性,现即是空,空即是现,空有双运的境界和真谛,所以承许为不可思议。
 
  为什么叫不可思议?无有离合,不增不减。本来就是这样,我们成佛也没有什么增加,成为凡夫也没有什么减少,从佛性的角度来讲,始终都是一个状态、一个自性,永远不会变,远离迁变。大家都喜欢念《般若经》,都会背《心经》,但其中的内容是很难懂的,是不可思议的。《心经》里讲的境界,也就是物理学讲的叠加状态,两种状态同时存在,其实也就是不存在之意。
 
  由此可知,作为下劣根器的声缘诸众,因不了知这一切,所以会堕入寂灭之边;而所有通达此理的诸大菩萨不从道中退转的究竟关要,不堕入任何边的究竟关要,便是此等一切,因此,这也是般若波罗蜜多最关键的要领,在初、中、后的所有时际,我们都应懂得遵照此理进行讲解,并将其义铭刻于心间。这是麦彭仁波切的教言。
 
  壬二、(结语):
  如是一切智 所治能治品
  无余诸差别 当知如经说
 
  由上所述,关于一切智的观点或者道理,诸如针对所治品而言的声缘之道,以及属于能治品的菩萨与佛陀之道的所有诸等差别,我们应当了知,经中所说的一切也是如此。
 
  为什么说是一切智?五蕴、十二处都包含了一切法,在一切法上断除增益,虽然小乘和大乘断除的增益是有区别的,但是都是在一切法上断增益,所以叫一切智,但是此一切智和佛的遍知智慧是不一样的。
 
  麦彭仁波切在讲义中处处讲经文里的相关内容,即出处,是想让大家都明白,这都是佛经里讲的,也是佛宣说的,其作用和意义在于能让大家更加生起信心。
 
  今天主要讲大乘、小乘基智的区别,在《定解宝灯论》《中观》里也讲过这些内容,他们证悟的是不一样的。但是此处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以前也讲过,清辩论师、藏地的遍知荣敦巴、夏瓦秋桑等很多论师认为声闻缘觉只证悟了人无我,没有证悟法无我。他们认为声闻缘觉只要证悟无我、破除我执,就能断除烦恼、超脱轮回了,这样已经达到他们的需求,成就他们所求的果位,就可以了。月称论师在《入行论自释》中也讲过,佛为了声闻缘觉讲了人无我,为了菩萨讲了二无我。佛经里也是这样讲的,他们证悟人无我没有证悟法无我。
 
  还有一些论师,比如宗喀巴大士的很多弟子,克主杰、贾曹杰等很多论师又有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声闻缘觉不仅证悟了人无我,同时还证悟了整个法无我。如果他们不证悟法无我,就不可能获得这些果位。
 
  佛在《般若经》里讲三种菩提都要依靠般若波罗蜜多,如果没有断除法我执,对法还有执着,就不能行持波罗蜜多。所以不仅证悟了人无我还证悟了法无我。
 
  遍知果仁巴等一些论师认为,在证悟人无我的基础上也证悟了一部分法无我,但这一部分法无我属于自身的五蕴,不管是粗大的还是细微的都了知不可得,都证悟空性。但是其他的属于他相续的五蕴还是没有证悟空性。自宗的观点也是认为证悟了人无我,在此基础上证悟了一部分法无我,但是跟遍知果仁巴的观点是不同的。
 
  自宗的观点,人我也是一种法,在其上了知空性这也是一种法无我。小乘了知五蕴的聚合体是不存在的,这种空性也是一种法无我。证悟了人无我,相当于也证悟了一部分法无我。
 
  佛经里也有很多小乘修行人——阿罗汉、独觉佛没有证悟法无我的说法,因为他们也不是没有证悟法无我,只是他们证悟法无我的范围太小了,所以说没有证悟法无我。他们仅仅是证悟了一部分法无我,没有证悟所有的法无我。
 
  关于基智的区别,《现观庄严论》《般若经》里讲过很多,有近的和远的区别、能治和所治的区别。所证上也是有区别的,声闻缘觉是否没有证悟所有的法无我,只证悟了一部分法无我,对此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定解宝灯论》里有七个难题,其中一个就是声闻缘觉有没有证悟法无我,所以此处不再赘述。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