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现观庄严论》讲记一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8-06-17 06:07:09
  • 分享到:
上师仁波切宣讲于2018年5月31日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开始讲《现观庄严论》,此论主要讲的是般若。我们实修中心有实修部、闻思部,闻思部设有般若班。以前,我们没有讲过般若方面的经典、论典,也没有正式开设般若班。
 
  我们已经学习过了戒律、中观、因明,实修中心也开有相关的学习班。戒律班,主要学习戒律,无论在家或出家的修行人,都要受持戒律。关于戒律方面,佛在经中讲了很多,这些内容都总集在《三戒论》里。几年前我给大家讲过《三戒论》,戒律班主要学的也是《三戒论》。中观班,以《中观根本慧论》为主,三年前我讲过此论。因明班,我们学习了《量理宝藏论》。此论为萨迦班智达所著,内容非常详细,有很多窍诀。我们从前年开始讲《量理宝藏论》,直到去年才讲完。目前,五部大论中还有俱舍没有讲。
 
  今年开始讲般若。般若是五部大论其中之一。如果想精通佛法,尤其是精通显教,必须学习五部大论。只有这样,才能通达整个显教。显宗包含大乘和小乘,大乘分密乘(金刚乘)和般若乘,般若乘属于显宗。虽然佛经里有很多般若的经典,但是内容非常广泛,窍诀也分散,不易掌握、了知。《现观庄严论》不属于经典,属于论典,但是内容非常详细,有很多窍诀,学了就能掌握整个般若经的内容,也能通达诸佛菩萨的境界。
 
  我们现在这个劫叫贤劫,会出现一千多尊佛,释迦牟尼佛是第四尊佛。他在三大阿僧祇劫中苦修——积累资粮、净除罪障,最后获得了成就。以大乘、小乘共同的观点来讲,释迦牟尼在印度菩提树下——金刚座示现成佛。但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在自性刹土——密严刹土中成佛了。
 
  汉传佛教,尤其是禅宗,经常讲回归自性,所以也可以说是在密严刹土中成佛了,在印度金刚座不是真正的成佛,是示现成佛,是为了所化众生,为了转法轮。
 
  释迦牟尼在印度的金刚座示现成佛以后,转了三次法轮。初转四谛法轮。因为当时前来亲近佛陀的眷属都是小乘种姓,为了照应他们的根基,佛陀宣讲了四谛。为了一些大乘种姓的所化众生,佛陀再次转了法轮,主要讲的是大空性——诸法的本体,这是二转无相法轮。当时只是小范围地讲,没有特别公开。
 
  佛传法时,先会观察所化众生是何种种姓、根基,还要观察机缘是否成熟,然后应机说法。因为如果法和众生的根基不相应,即使佛讲再甚深的义理,众生也不会受益。所以佛讲法会先观察因缘,待因缘成熟。讲大乘佛法之前,出现了大乘种姓的所化众生,后来一些因缘具足的时候,佛就小范围地讲了大空性的义理,抉择万法皆空。据佛经中记载,当时,有些阿罗汉也听到了佛宣讲的大空性的教义,却无法接受,吐血而亡了。所以,佛当时没有特别公开地宣讲,以此可以证明。
 
  后来龙树菩萨弘扬了空性法门,当时印度的很多学佛人,还有很多论师以及精通佛理之人,诽谤龙树菩萨,说他是魔的化现,龙树菩萨所宣讲空性的教义都不是佛法,是邪法。龙树菩萨遭遇了很多违缘,后来大乘佛法才慢慢弘扬开来。
 
  第三转分别法轮,提到了明分。不仅讲了体空,也讲了如来藏的光明。
 
  佛在世的时候,日不缺讲,都是看机缘应机说法,有些时候在固定的时间讲,有些时候不是在固定的时间讲。比如一些弟子聚在一起,佛观察机缘,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开始讲。
 
  为了体现佛法的高上,也是给众生表法,彰显佛法的尊贵,有时候佛会亲自铺设法座,清理场地。以此分析,佛也有在固定的地点、时间,有目的而讲法的情况。但很多时候不是这样。
 
  从佛经中我们也能了知,佛在某处一坐,众弟子就围绕过来,佛就讲一些法。很多时候是通过问答的方式讲的,有些是通过神通力而宣讲的。
 
  佛陀总共转了三次法轮,均具改革性。佛宣讲的佛法里,有很多地方看似矛盾冲突,但实际上并不矛盾,都是针对众生的根基而讲的。众生根基不同,佛讲的法也有所不同,所以佛经有了义的说法,也有不了义的说法。其实不了义也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都是为了所化众生宣讲的,是佛度化众生的一种善巧方便,对于众生来说都是佛法,都是正法,因为都能对治内心的烦恼和痛苦。
 
  《现观庄严论》这部论典所描述的内容,都是般若经典的涵义。般若经典属于第二转法轮——无相法轮。佛讲般若经的时候,是以隐晦的形式讲的。直接讲的是诸法的究竟实相——大空性,间接讲了佛菩萨的境界,也可以说是智慧。
 
  《现观庄严论》里讲的也是诸佛菩萨的境界,以及所证悟的智慧。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很多学佛修行人,完全不知道这些境界和所证悟的智慧,这样就无法衡量和辨别自己所证悟的是否正确,自己的境界到底在哪里,自己在凡夫地还是圣者地。
 
  通过学习《现观庄严论》能够掌握和通达诸佛菩萨的境界,以及所证悟的智慧,这样就能知道自己的见解是否正确,辨别自己在哪一个道。比如讲五道十地,现在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十地。地有一地到十地,七地以下是不清净地,八地以上是清净地。道有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学道。五道十地讲的都是佛菩萨的境界,以及所证悟的智慧。如果通达了这些内容,我们也能证悟佛菩萨所证悟的这些智慧。
 
  比如,我们要知道什么叫资粮道,什么叫加行道。资粮道和加行道属于凡夫地。一说加行,很多人就以为是大圆满前行,是我们现在所修的这些加行。其实二者完全不同。还有见道也很重要,已经修到加行道的时候,意味着即将亲见诸法的究竟实相。见道就是亲自见到了诸法的究竟实相。见道之后是修道,修道之后是无修道,无修道就成佛了。
 
  《现观庄严论》里面主要讲的是诸佛菩萨所证悟的智慧。但是,佛宣讲的般若经直接讲的是诸法的究竟实相——大空性,也叫对境,间接讲了现观的智慧,佛菩萨证悟的境界。这都是般若经的内容和含义。
 
  《现观庄严论》这部论典,在人间,是无著菩萨所著。此论是慈氏五论之一。慈氏指的是弥勒菩萨,弥勒菩萨有五部论典,其中之一就是《现观庄严论》。但为什么说是无著菩萨所著?因为这是无著菩萨到兜率天,从弥勒菩萨那里得到的法,是弥勒菩萨给他宣讲的论典,由无著菩萨在人间弘扬的。“慈氏五论”都是这样传下来的,所以可以说是弥勒菩萨所著,也可以说是无著菩萨所著。
 
  众所周知,佛教的发源地是印度,但是印度也出现过很多灭佛的运动。在一次非常严重的毁灭佛教运动中,有一位叫明戒的比丘尼,她想:我是个弱小的女子,没有能力护持佛教,若是生两个儿子,让他们去学习佛法,就可以护持佛教了。她带着这样清净的发心还俗了,跟一个婆罗门种姓的男子生了无著菩萨。后来又跟一个国王种姓的男子生了世亲论师。
 
  她的两个儿子之所以都非常出类拔萃,都是菩萨再来,是因为她发心非常清净,以清净心感召的。这两个儿子长大以后,就向自己的母亲询问父亲的事业(以前印度有规定,父亲从事何种事业,儿子也要继承这个事业,不可以做其他的事)。母亲就告诉他们:“你们二人不是为了继承父亲的事业而来,是为了弘扬佛法而生。但愿你们好好学修佛法,将来弘扬阿毗达磨妙法(释迦牟尼佛的教法)。”
 
  他们两个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世亲论师去了克什米尔,亲近众贤尊者,在那里学修佛法。无著菩萨想先修本尊,想在本尊那里得到与自己相续相应的法门。他知道自己的本尊是弥勒菩萨,于是就到了鸡足山专心修弥勒菩萨。
 
  他在鸡足山修了六年。六年的时间也不短,在这六年当中,他没有做其他任何事情,一直特别精进,专门修持弥勒菩萨。虽然昼夜不停地刻苦、精进地修行,但是连个吉祥的征兆都没有。他觉得修成本尊、亲见本尊是不可能的事了,便心灰意冷地下山了。
 
  途中看到路边有个人拿着柔软的棉布在擦拭一根很粗大的铁棒。无著菩萨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就走到跟前问:“你这样擦做什么用呢?”那个人说:“我没有针,我要把这根铁棒磨成针,用它来缝补衣服。”无著菩萨想:他不可能把铁棒磨成针,即使磨成了针,那时他也不一定在世了。世间人为了这么一点利益都如此付出,我为了究竟的解脱,更应该努力。随即返回鸡足山又修持了三年。
 
  在这三年中还是一点验相都没有,他很失望地下山了。途中看到了一个人拿着羽毛沾水,拂拭一座很高很大的山。他觉得很奇怪,就好奇地问:“你这是在做什么呢?”那个人说:“我家在山后面,山太高、太大了,阳光无法照到我家,我要将这座山拂尽。”
 
  无著菩萨又想:他不可能成功的,即使成功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他还如此坚定地做。无著菩萨对这个人不屈不挠的精神甚感讶异,对自己的缺乏决心感到羞耻,于是,他又回到了鸡足山闭关房修持了三年。
 
  可这三年还是没有任何征兆、任何验相,连祥兆之梦也没有出现,他真的是万念俱灰,不禁失望地想:现在看来,这一辈子可能没有办法修成本尊,无法亲见弥勒佛,无论如何也无法成就了。他便失望地下山了。
 
  下山的途中,无著菩萨看到一只狗,狗的下半身都腐烂了,里面生了很多蛆虫。即使这样,它还有嗔恨心,还想咬人。当时无著菩萨生起了强大无伪的悲心。他想除去狗身上的蛆虫,但用手拿可能会捏死小虫,于是想用舌头舔。他是婆罗门种姓,此种姓者都特别爱干净。狗的下半身已经腐烂,充满了脓汁,眼睁睁地看着实在是舔不下去,他就闭上眼睛用舌头舔。结果舌头没有碰到狗的身体,却碰到了地上。他睁眼一看,狗不见了,至尊弥勒菩萨金光灿灿地出现在他的前上方。
 
  无著菩萨激动而又略带抱怨地说:“您也太不慈悲了,我在山上昼夜不停地修持十二年,您也不现前。”弥勒菩萨说:“从你祈祷我的那一刻起,我跟你就没有分开过,是你业障深重看不见我。现在你生起大悲心,因此业障得以清净,自然能见到我。你若不信,我可以坐在你的右肩上,你去市集绕一下,问遇到的人,能否看到我。”他就到处询问,人们都说什么也没看见。只有一个业力较轻的人,说看见了一只腐烂的狗。
 
  今天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因为虽然大家都在修行,有些人甚至修行十年、二十年了,但是开始退失道心,甚至彻底没有信心了。作为一个修行人,不应该有这种心态。
 
  无著菩萨一瞬间生起了无伪的悲心,立即见到了弥勒菩萨本尊。其实他下山时遇见的那些人和情景,都是弥勒菩萨的化现。由此可知,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遇见的对境,有时候觉得很奇怪,有时候觉的很不好——其实这都是一种示现,是本尊的化现,也是上师的化现。有这样的见解才是正确的。
 
  修行的过程很漫长,应该先有出离心,再有菩提心。有的人想:这么多年,我连出离心都没有。但也不一定,讲的时候有次第,但是相续真正成熟了,真正产生这些功德的时候,也可能没有次第,出离心和菩提心会同时产生。所以不要退失道心,不要失去信心,一定要坚持。
 
  之前也和大家说过,主要是有正确的方向、目标、方法,感觉好或不好,有觉受或没觉受,都不重要,都不要在意。坚持到底,在修行的过程中,做一个认真老实的人。
 
  要脚踏实地。如果心总是飘浮不定,不可能有成就。当我们的心稳定了、心态放下了,在相续中就会产生这些功德。有时候会同时产生,有时候会次第产生。而且会很快产生,可能只间隔几分钟、几个小时、几天、几个月。
 
  我们在讲加行的悲无量心时讲了这个故事,也是强调大悲心的功德。其实任何善念、正念都一样。主要是这颗心,如果你的信心真的到位了,心到位了——尘埃落定了,一下子会见到本尊,一下子会见性,这些功德会一下子在你的相续中产生。
 
  奇迹一定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信心不足,信念不坚定,心一直飘着,心态不稳定, “我是不是该学某种法门?我是不是该修某种法?我这样也不行啊!”有的人在净土班修往生四因,总是怀疑自己:“我能不能修成?到时候能不能往生?”怀疑,就是心在飘,没有定下来。一心不能二用!如果心是两个,不可能有成就。好比一根针有两个尖,肯定无法缝衣服。主要是把心放下来。
 
  他亲见了弥勒菩萨,就是想求法。这时无著菩萨还没有神通,弥勒菩萨也知道他的心愿,就通过神通把他带到了兜率天,然后给他传了《慈氏五论》。后来他就到人间宣讲了这些论典,《现观庄严论》是其中之一。
 
  《现观庄严论》讲的即佛菩萨的境界,所证得的智慧。这是隐晦的般若。《般若经》直接讲的是大空性、诸法的究竟实相,也叫对境;间接讲的是有境,即佛菩萨的境界,证悟的智慧。境界是所证,不是能证。但是弥勒菩萨、无著菩萨在《现观庄严论》里,主要讲的是他们证悟的境界,即智慧。
 
  诸法的究竟实相,是龙树菩萨弘扬开来的。所以,藏传佛教大乘佛法有两大车轨,一个是甚深派,一个是广行派。甚深派是文殊菩萨传给龙树菩萨,由龙树菩萨传下来的。广行派是弥勒菩萨传给无著菩萨,由无著菩萨传下来的。也有其他般若的传承,但是都可以包含在这两大车轨里。
 
  《现观庄严论》是无著菩萨所著,也可以说是弥勒菩萨所著,是《慈氏五论》之一,是佛三转法轮的内容,有这样的来历。
 
  《现观庄严论》主要讲了三种智慧,即基智、道智、遍智;讲了四个加行,即正等加行、顶加行、次第加行、刹那加行。加行是菩萨的修行方法和过程,也是他们的境界;也讲了法身。
 
  最后有八事,《现观庄严论》的主要内容是八事。八事展开是七十义。八事也可以总结到三智里。为上根者宣讲了三智,为中根者宣讲了八事,为钝根者讲了七十义。其实讲的都是一个内容,只是讲解的方式不一样,角度不同而已。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