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2018极乐法会开示(三)

——三关之三 | 空性见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8-05-28 15:01:43
  • 分享到:
达真堪布仁波切宣讲于2018年5月25日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是极乐法会的第五天,跟大家简单讲解学佛修行人必须要过的三个关。如果没有过这三关,不可能到达彼岸,也不可能获得成就。

  第一关是出离心。什么叫出离心?若想在相续中产生出离心,需要怎样的修行,之前都已讲过。第二关是菩提心。什么叫菩提心?若要圆满菩提心,需要怎样的修行,之前也已讲过。

  今天是第三关,即空性见。见即见解,见解很重要。我们都有想获得涅槃、超脱三界的愿望,但是如果没有正确的见解——空性见,不可能成功。

  首先要有普度众生的愿望。若要度众生,就要具备相应的能力,不是谁都可以普度众生的。只有修成佛了,才有这个能力。虽然有想成佛的愿望和想法,但若是不行持六度,也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

  布施、持戒、安忍、精进、静虑、智慧叫六度,也叫六波罗蜜。“波罗蜜”是彼岸的意思,彼岸就是空性见。如果没有证悟空性的智慧的摄持,这一切都不能成为波罗蜜,比如布施就是布施,但不是布施度。现在很多人也在做布施,但是没有这种智慧的摄持,所以不可能成为波罗蜜。

  即使布施再大,供养再大,也解决不了痛苦和烦恼。无论是做上供下施的过程中,还是之后,可能会掺杂很多的烦恼和痛苦,将来结果时也是同样的。这是一种有漏的善根,所以还是离不开烦恼和痛苦,因此智慧很重要。

  刚才我们是以做布施为例,持戒也一样。表面上持戒了,很精进,对自己也很严格,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离开烦恼和痛苦,将来结果也是一样的,所以智慧很重要。同理,安忍、禅定也是一样。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布施、持戒、安忍、精进、静虑都是为了智慧。

  寂天菩萨在《入行论》里讲,所有的善根和布施,都是为了智慧,就是此意。若没有智慧,都不能成为波罗蜜。如果不能成为波罗蜜,就不能对治烦恼和痛苦。若是这样,即使表面上做的再多,还是在轮回,都属于世间,都离不开烦恼和痛苦。

  若有智慧的摄持,才能成为六波罗蜜,才能对治烦恼,解决痛苦。

  智慧就是指证悟空性的智慧,空性见就是证悟空性。

  大家都在讲空性,都想证悟空性。证悟空性的方法有两种:现量和比量。除了特殊人之外,一般情况下,都是先有比量,再有现量,如果没有比量,不可能有现量。

  大乘佛法尤其是中观里,讲了很多逻辑,通过这些逻辑去推理,就能把空性的真理推理出来,但这只是相似的,也叫比量见。然后再打坐,也就是禅定。主要是这时候打坐、禅定。汉地很多学佛人,都特别喜欢打坐、禅修。按道理,这时才有资格打坐、禅修。

  有比量见了,已经有专注的地方和对境了,然后再打坐、禅定,通过禅定的力量,心慢慢就能定下来,能进入状态,此时才能在相续中产生真实的定解——现量见。

  现量见其实就是诸法的究竟实相,它是不可喻、不可言的,是远离言思的,不能说、不能想。能想的、能说的就不是真理,因为真理是超越的境界。比如《心经》里讲的是超越的境界,一切法都不例外。佛法里经常讲,一切法尤其是有为法,都总集在五蕴中,五蕴包含一切有为法。

  《心经》也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一切有为法都不离这样的真相——远离言思,怎么想都是不对的,怎么说都是错误的。所以,当时莲花生大士去见西日桑哈上师的时候,西日桑哈上师也没有给他讲什么,就念了一些“吽吽哈哈……”等咒语;还有达摩祖师到汉地的时候,也是一句话没讲,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成就了这种真理,是不可想、不可说的,是超越的意思。

  我们通过禅定的功夫,可以有相似的见解,就是有比量见,但这是知识,不是真正的智慧,智慧还没有产生。只有通过打坐,通过禅修、禅定的功夫,才能产生智慧。就如同我们要到达太空,必须要坐航天飞船,运用航天技术一样,坐普通飞机无法到达。用普通的方法不可能产生智慧,必须通过禅定功夫才能体会真理。此时如同哑巴吃糖块一样,他已经尝到了糖的味道,知道味道是甜的,但是说不出来,以此比喻真理也是无法言说的。

  是不是见性了就不会说话了,成哑巴了?不是。刚才说哑巴尝到了糖的味道,但是不会说,同样的道理,证得了真理无法言说。能说出来的就不是证到的,言思都是分别的,想出来的也不是真理,不能想。所以,菩萨入定的时候,叫根本慧定,是没有任何分别的,这就是先比量见,然后再现量见。先在相续中产生相似的定解,再产生真实的定解,这是有过程的。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个程序或者次第,总想着见性,想尝试那种境界,是不可能的。

  空性是不可思议的,就是不可喻、不可言之意。我们通过观察量观察就能了知,一切法都找不到它的本体。平时我们讲轮涅一切法——无论是清净还是不清净的,都不离空性。中观也分很多派,比如自续派、应成派,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的五大逻辑,其中一个叫缘起因,通过缘起因就可以分析。

  龙树菩萨在《根本慧论》里主要用的就是缘起因。轮涅一切法是空性,缘起之故。没有别的,都是缘起。现在我们要分析什么是缘起,之前也给大家讲过,一切法都是依缘而生的,这个缘包括因缘,就是因缘和合而生的意思。如果我们以胜义谛的观察量观察,因缘和合而生其实就是没有生。

  月称菩萨在《入中论》里面用的是金刚屑因,直接破生,讲了自生、他生、自他而生、无因而生都是不合理的,除了这四种生以外,没有其他生的方式了。

  没有生是不是就没有了?也不是。因缘和合就产生了,怎么依因缘和合而生呢?如果以观察量观察,就是没有实实在在的生,如果有实实在在的生,我可以告诉你怎么生——要么是自生,要么是他生,要么是自他而生,要么是无因而生,但是仔细观察,它是不生。

  自生好理解,即靠自己生,但是已经存在了还要生,就会无穷无尽地生,而且靠自己怎么生自己啊?自己怎么能对自己产生“生”这种作用呢?肯定是不合理的,生的定义就是之前没有的,后来产生了。

  自生说明之前已经有了,后来还要生,就会无穷无尽地生,这是不应理的。很多人会想他生是可以的吧?他生也是不可以的。如果我们研究的对象——这个法,是实有的,实实在在存在的,它就不能有变化,它一变就没有了。

  我之前给大家讲过,实有的定义,就是看它有没有永远存在,有没有永远不存在。两个实有的法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也是不可能发生关系的,如果发生关系就是观待法,不是实有法。如果它有变化,也不是实有的;如果实有就不能有变化,不能观待他法,这样就只能存在它一个法,其他任何法都不能存在。

  如果有他法,自他是观待的,就是观待法,就不是独立存在的了。独立存在就是除了它不能有其他法,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这是独立的,是不应理的,所以说他生也是不合理的。

  比如《入中论》里讲的,若是他生,就会有黑暗里也能产生光明,意思是如果没有发生关系也能生,就是谁都可以生谁,可以随便生。这样一来,黑暗里也可以产生光明。黑暗和光明二者是相违的,有光明不可能有黑暗,有黑暗不可能有光明。

  我们首先要懂得“实有”的定义。“实有”的定义是我们执着某法时的状态,比如我们执着“我”,认为昨天的我,今天的我都是一个我,没有想到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今天的我也不是昨天的我。若是真有这样一个我,而且这个我,不管是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后天的,一直都是一个,就是一个常有的我。

  认为“我”不是观待他法的,“我”是独立存在的,执着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理状态,也可以说是这样的观点。假如有变化了就不叫实有法了,这个变化可能很难产生。我们经常讲,这个变化即看似有,一观察的时候就没有,它怎么变呢?如果它存在就不能变,不存在也不能变。这也是一个缘起,不好说。

  刚才说,不观待是不可以的。若是不观待,独立的两个法之间是不可能产生关系;如果是观待他法就不是实有,就是缘起了。如美和丑是观待的,没有绝对的美也没有绝对的丑。

  如果前后有变化,就不是实有法。看似有变化,一经观察却没有,我们经常讲显而无自性,它怎么变?如果它存在不能变,如果它不存在也不能变。那它是怎么变的呢?是缘起。刚才说的,不观待是不可以的,若不观待,独立的两个法之间是不可能产生关系的,若是观待它法,便不是实有,而是缘起了。

  观待,比如说丑和美是观待的,没有绝对的丑,也没有绝对的美,是观待它法而安立,是缘起,不是实有的。若有一个实有的法存在,它不能观待,是恒常的、独立的。

  也许有些人会想:当我们执着的时候,并没有特意这样想。但是你执着时,就是这样一个心理状态,你就是这样执着的。如果你懂得这是无常的,昨天和今天的我不一样,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是一个相续,相续是心的一个分别念,若是不观待,它们是两个实有法,互相之间是不能产生作用的,不能成为因和果。所以,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说:如果是他生,黑暗能生光明,光明也能生黑暗。

  自生不合理,他生也不合理,自他生肯定也是不合理的。如果是无因而生,那任何时候都可以生,一切法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都可以产生,若是这样,则一切法都会变成恒常的,这是不应理的。任何一种生的方式都不合理,就是不生了。

  我们观察宏观世界肯定是虚幻的,微观世界亦如是。比如说佛教中小乘的有部和经部,是在微观中观察这些物质和精神,并不断地分割。如果无穷地分割下去,也有过失。他们最后留下了极微尘和刹那心。极微尘是物质世界中最微小的物质单位,是一个不能再分的微尘。他们认为极微尘及刹那心是为了形成这个世界而必须存在的一个基础,这样才可以形成世界。其实这两个都是不存在的。我们以智慧去分析,若是存在,还可以分,如果不能分,就不存在了。

  唯识宗讲的远离能取所取的刹那心也是如此。因为是胜义谛的,超越的心识,其实也是不存在的,是他们自己安立的而已,也是不合理的,不可成立的,现在科学也证明了这些。

  科学家们是在有物质存在的基础上进行研究的,所以他们是不会明白的,但是他们研究的结果,我们如果去理解,讲的就是空性。量子力学讲的是真空,真空是物质经过不断地分解最后没有了。原子由原子核和电子组成,原子核中有中子、质子,但质子并非最小的单位,还有离子、微子,继续再分解,就变成一个能量了,而继续分解,能量就没有了。

  科学家们也讲真空,但是空并非没有,而是有个零点的能量,这个能量不以任何一个物质的形式存在,仅仅是一个能量,一切都是以此为基础形成的。他们认为有这样一个能量场存在,这个能量遍满虚空。

  按照我们的理解,其实没有能量,这就是缘起,因缘和合就产生了。它是怎么产生的?如果仔细分析,并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根本是不可能成立的。缘起就这样,因缘聚合就产生了。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是自生?他生?自他而生?还是无因而生?都不是,都不合理的,刚才我们分析过。

  有些刚接触佛法的人,可能不太明白这些道理,如果详细地去研究,长期用心去领会,一定能明白,能了知。

  能量可能通过运动或偶然产生,如果继续分析就没有了,再分析即是零点能量。量子力学还讲了一个意识。分别念参与了,才是确定的状态,之前是不确定状态。我们所说一切,有或没有,好或不好,都是我们自己的分别念假立的,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不分别时这个状态是不确定的,一分别就确定了。

  现在科学证明了这种真理,诸法的究竟实相,我们通过科学研究的结果,也能证明和了知。但这是不可思议的,当你超越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明白和感受,之前是没有办法彻底明白和感受的。

  为什么说是空性呢?它是性空,不是空,性空和不空是一体的。性空,法不空,那法是不是存在了?不是,不能这么说,空不存在了?也不是,存在与不存在都是我们言思的范畴,所以都不是。

  不存在的意思,它是一个超越的境界,经常讲“平等是佛,分别是凡夫”,一分别就成凡夫了。平等就是佛,最终的境界就是无分别的状态。一般显宗中观里讲显空不二,不二法门就是显空不二,显而无自性——显现上有,自性上没有。这个法到底有还是没有?都不是,都不能说;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无。因为是超越的,这就是空性的意思。

  通过逻辑推理了知了、明白了,这就是刚才讲的比量的、相似的真实的空性见。显宗密宗还是有区别的。显宗里主要强调的是体,不是相;不是显现而是本体。它抉择的是空,这个空不是一个单空,它也是有显现的;但是显宗里没有说显现在究竟上也是清净的。而密宗这个时候就不讲显空双运,它讲明空不二。明是光明,光明就是清净的意思。

  我们修仪轨的时候,很多仪轨都是让你当下成佛,就在清净刹土,你就是佛,是这样的修持方法。都讲不能往外求,往外求就是外道。密宗就不往外求,一般密宗讲,这就是清净刹土,你就是本尊,你就是圣尊;即自己所在的地方直接就修成了清净刹土,自己直接就修成了圣尊,它是这样的一个修持方法。

  它这个时候强调的是,显现上有不清净的,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心清净的时候,都是清净的,都是清净刹土,都是圣尊。我们的仪轨里有,一切有色有形的都是佛身,一切音声都是咒语,一切念头都是觉性。这也是清净的意思,当下一切都是清净的。

  有人还说密宗怎么怎么样,其实密宗这叫不往外求——佛的清净刹土不在别处,就在当下,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清净刹土。比如我们修阿弥陀佛也是这样,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当下就是西方极乐世界、清净刹土;你自己就是阿弥陀佛、无量光佛。不用去别处找,在自已身上修这个圣尊——阿弥陀佛,就是这个意思。这种修持方法就是明空不二。

  我们将来修大圆满时讲觉空不二,就彻底没有分别念了,这个时候觉性就显现了,只有觉性没有其它的了。这个时候没有心,只有觉性,没有心也就是没有分别念;没有分别念,就是没有分别的心了,这个时候真心就出来了。真心就是觉性,一切的显现都是觉性的光芒,都不离觉性,这个时候是这样的。

  万法是心,但这个心不是分别的心,而是真心,是无分别的心。无分别的心就是觉性,本具的觉性。但这个觉性也是不离空性的,这个时候是觉空不二了,这是最高的境界了。以显空不二、明空不二、觉空不二这些见地,才能真正地、永远地对治烦恼、摆脱痛苦。这些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没有这些见解,不可能去掉烦恼,也无法摆脱痛苦,就更不用说成佛了,所以这些都很重要。我们现在设有闻思部,闻思部主要是通过推理的方式,先让自己的相续产生相似的定解,然后通过禅定的修行,最后产生真实的定解。

  我们的实修部,主要是消业积福,最后通过上师的指点、窍诀,就会明白、产生定解,然后再修行,就可以证悟了。大家都有机会,主要看自己能否精进修行,懂得珍惜,如果不懂得珍惜,不精进,都没有机会,都不可能成就的。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缘分,精进修行,让自己今生——在这一生中就能获得成就。最好是成佛,最差的临终时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然后在那里继续修行,迅速获得成就。这个成就是获得佛果、成佛。

  山下的居士也是一样,虽然都是在家修行人,事务繁忙,这点我们能理解;但是我也讲过很多在生活中、工作中修行的方法,希望大家珍惜,把这些方法都运用起来,也是可以获得成就,可以解脱,可以成佛。

  在家修行人要抽出很多时间,跟山上的出家人一样的修行,肯定有困难,但是有很多在生活中、工作中修行的方法,这些方法你们要好好运用,把自己的生活、工作变成修行,也能迅速获得成就——想成佛就能成佛,想往生就能往生。

  山上的出家人,已经把头发剃了,披上了法衣,这表示已经跟世间告别了,出离了世间,就要专心修行,应该用自己所有的精力、时间、生命的全部来修行,这样才能获得究竟的成就。

  出家人除了修行没有其它事,已经告别了世间,与世间分离了,不能再回头了。若还去搞世间的事,就是错误的,这样的人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出家人、真正的修行人。即使在寺院,天天跟大家在一起学修,但心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放下,即使身出离了,但是心没有出离,是不会成就的。所以大家一定要精进起来。

  生命本来就是无常的、脆弱的,就像狂风里的一盏酥油灯,随时都会熄灭,而末法时期的生命尤为短暂,没有时间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就要精进起来,这样才有希望。

  “明天吧,下次吧”,不能这样拖,拖说明没有修好无常,这样的人很难真正获得佛法。今天主要讲的是第三个关口——空性见。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