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难忘的朗措玛寺之行(四十一)我与斋堂

  • 作者: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09-12 10:18:55
  • 分享到:
  各位师兄大家好!我是鼎措卓玛(妙缘渡母)的女儿——勇旦拉姆(译:功德天女),15岁。今年8月万盏法会刚刚皈依大恩上师。在山上的这些天,我除了参加夏令营之外,一直在斋堂做义工。虽然我太大的道理也说不出来,但还是想和师兄们分享一下我的“斋堂生活”,分享我们斋堂工作者“时时刻刻修行”的快乐。


  1、初到斋堂的那几天


  我进入斋堂其实是个巧合。由于我第一次上山,还不太适应高原环境。我们是晚上到达的朗措玛寺,一夜过后头涨疼,但早晨还是利利索索地爬了起来。我这个人很倔强,那时寺院里人还不多,供水设施特别简单,由一根长塑料管从水龙头引下来,直接放到两个硕大的盆里(后来变为3个),大家都直接用盆里的水。


  我从二楼下来,就看见了炯拉师兄在刷碗。将近一百多个碗被无奈地挤在一个大盆里,有的已经随着拥挤碰撞掉了出来。我没有多想什么,便把掉队的碗放了回去。炯拉师兄扬起脸冲我笑得特别灿烂,说:“谢谢你啊,小姑娘!”我也笑了,一边说着“没什么”,一遍帮着她刷碗。然后把碗抬回斋堂。“这么多碗,刷起来可真是件不小的工程。”我对她说。“发心嘛,我就是发心来斋堂干活的,这样一点也不觉得苦,还为自己积功德了。”炯拉师兄又冲我笑,她的笑容特别甜。当时的我还什么都不懂,听她说这么一番话只是迷茫地点头,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想起来,她说得的确对。


  就这样,我帮着刷碗,提水,渐渐地也加入了斋堂人员的行列。


  斋堂的师兄们基本上都坐一趟火车来的,我们也算稍稍有些了解。斋堂特别小,估计不够十平方米,我没有进去过,一直帮“小忙”,干一些打水、洗菜、摆桌凳等。这些事看起来虽小,但反反复复干上十几次就觉得不容易了,我提着水桶跑上跑下的,也不知什么时候精神焕发,所谓的高原反应就消失了。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盛菜的盆。把菜盛完时必须由两个人才能抬起来。还有一米左右高的白钢桶里装得满满的粥。我其实是会择菜的,但面对一袋20多斤的蘑菇,竟有点不知所措,但一天一天锻炼后,也渐渐适应了。斋堂当时有三个男师兄,我认识的是圆满勇士师兄和妙金刚师兄,另一个是杰金刚师兄,不过,更多人喊他“王奇”。大多都是圆满勇士师兄炒菜。一有空闲时间也像妙金刚和杰金刚师兄一样往大殿那边去。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但总是看见他们和让卓师兄、莲吉师兄一起拉砖,这些师兄都是后来认识的,当时只记得大概的长相。


  我们在择菜时,有些师兄会讲自己改变的经历,对上师的法的赞叹。我静静地听着,也收获了不少东西,刚开始时不了解,记忆也很少,最初的印象只有这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