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2011-特加行(八)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09 21:42:01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在胜义谛上,中观主要通过五大逻辑将万法抉择为无所有。在世俗谛上,有些论师承许有部的观点,有些论师承许经部的观点,也有些论师承许唯识宗的观点。  

  唯识宗不承许有部和经部所认为的实有的刹那心,他们认为一切显现都是心的幻化和游舞。事实上,这个心也不是实有的。但是根据唯识宗的宗规,他们承许它是远离能取所取、自证自明的实有、独有的刹那心。唯识宗为什么要建立这个心呢?他们担心若是没有这样一个实有的心,无法说明一切显现的产生。  

  中观在讲世俗谛的时候,有的论师承许唯识宗的观点,认为一切显现都是心的幻化游舞。但是中观认为,这个心不是实有的。那么若是没有这个实有的心做基础,这些显现是怎样产生、形成的?中观认为,这些是从空性中产生的。虽然这些显现是心的幻化和游舞,但是也不离缘起,它也是缘起法。缘起法就是从自性、空性中不灭而生的。因为是空,所以才能产生;因为是空,所以才能幻化。若心是实有、真有的,就不能幻化这些显现了,就不能是它的游舞了。  

  在我们的身体里找不到心,在我们的身体上也找不到心,心到处都有,一切显现都是心的幻化,就是心。这些显现无论是清净的还是不清净的,都是心的幻化。什么叫心?明明了了叫心。这些显现都是明明了了,除了这些你找不到心。心和心的幻化如同大海和波浪,这是一个比喻,其实心和它的幻化之间的关系更神秘、更微妙,很难讲清楚。  

  我们经常讲“唯心所现,唯识所变”,都是自己的心。这些清净的显现是自己的心,不清净的显现也是自己的心。心清净了,显现就清净。心不清净,显现永远都不会清净。心到了最不清净的程度,显现的就是地狱。心到了最清净的程度,显现的就是极乐世界。心在一般清净的情况下,显现的就是人或天人等。但无论是清净的、不清净的还是一般清净的显现,这些都是心的幻化和游舞,都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这些是站在世俗谛、相上、缘起的角度讲的,不是站在胜义谛、体上、空性的角度讲的。  

  中观也分世俗谛和胜义谛。在世俗谛上,有些论师按有部和经部的观点,即承许有外境、有物质。有些按唯识宗的观点,即承许一切显现都是心的幻化和游舞。在胜义谛上,它通过五大逻辑的推理,将属于轮回和涅槃的一切法都抉择为远离八边戏论的大空性。我们的传承上师麦彭仁波切比较赞同在世俗谛上按唯识宗的观点。唯识宗和中观的观点都属于大乘,有部和经部都属于小乘。若是这样,世俗谛上是大乘;胜义谛是中观自己的观点,当然也是大乘了。在二谛上,中观与唯识相圆融。因此,在建立世俗谛的时候按唯识宗的观点,这样更殊胜、更究竟。  

  唯识和中观也有相辩论的不共同之处。在胜义谛上,中观绝对不承认唯识宗所创立的这样一个远离能取所取、自证自明、独有、实有的刹那心,这是要推翻、破除的地方。在世俗谛上,中观所承许的“实有”也是缘起法,不是成实——实实在在地有。  

  建立世俗谛的时候,中观是以唯识宗的观点为主的,认为一切显现都是心的幻化和游舞,都是心,这是他们的共同之处。但是,唯识宗认为这个心是实有,中观认为不是实有,一切都不离缘起法,缘起法是从空性中产生的。这是他们的不共之处。  

  心是实有,这是我们凡夫的观点。我们认为心在体内,但是观察的时候却观察不到,也根本找不到。这是虚心,即假立的心。哪有心啊?在胜义谛上,心是不存在的;在世俗谛上,心若是存在,到底在哪里?是不是在体内?不是。在人身上你找不到这颗心。皮肤、肉、骨头、五脏六腑等,根本不是心。大脑是不是心?不是。科学家也曾经判断说心脏是心,后来又说不是,没有心脏人也可以活。普通的凡夫所认为的心,我们一直没有找到。  

  其实心不在内,也不在外,心到处都有,一切的显现都是心。无论是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尝到的、闻到的、觉到的、触到的一切,都是心。明明了了的就是心,因为这些都是明明了了的,否则我们觉察不到,所以一切都是心。为什么能心心相通呢?因为“万法一心”。事实上,轮涅一切法都是一个心。  

  为什么说自心、佛心、信心呢?自心是人自心、法自心,佛心是以佛为基础的,自心和佛心是一体的,自心就是佛心,佛心就是自心;自心、佛心、信心都是心。刚才我们讲的那个大心或真心,它的本性和佛心、自心都是一体的,都是一个意思,这都是心。密宗把这个心叫普作,“作”是游舞、幻化的意思。这一切显现都是由它造的,都是它的幻化和游舞,也就是它。除了这些显现找不到心,这些显现都不离明明了了,所以也都是心。  

  心也是缘起和性空,是不生、不住、不灭的。昨天我们从不生、不住、不灭三个角度,来破除显现实有、真有的观点。  

  显现不生:中观里有很多逻辑,在抉择不生时,主要是通过金刚屑因。通过逻辑推理,证明自生、他生、自他生、非自非他生都不成立,就证明了“不生”。  

  显现不住:即用“离一异(多)因”的逻辑,从体上破除“住”。任何法若是实有,只有两种存在方式,“一”或者“多”(异)的方式。“一”和“多”是绝对相违的,中间不能有其他第三法。首先破以“一”的方式存在的实有。将物质和相续(精神)分别按方向和时间细分,一直分到最后,都分空了,这是在体上空了。有部和经部破除世间观点时也曾用过这个逻辑,但是二者在利用方式上有所不同。中观和有部、经部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有部和经部留下了“极微尘”和“刹那”,而中观则将一切法都抉择为空了。其次,破以“多”的方式存在的实有。因为“一”是“多”的基础,若是“一”不存在,哪有二、三呢?以“一”的方式不存在,那么就不存在“多”的方式了。  

  显现不灭:“灭”可以用“有无生因”、“破四句生因”这些逻辑来破。  

  其实,无论是生、住还是灭,可以用共同的逻辑来破,即缘起的逻辑。从空性中产生的就是缘起法,缘起法都是空。因为一切都是缘起,所以破除了生、住、灭。什么是缘起?前后变化的,依赖于他法的,相对立的。  

  “有”是世俗谛上有、缘起上有,“无”是本体上、自性上是无实有、无真有,是空性。我们凡夫都是持“实有”的观点,即若是存在,必定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什么是“实有”?是前后不变的,不依赖于他法的,不是对立的而是自己独有的。“实有”和缘起法是全面相违的。  

  无论是人还是法,主要是要破除人我执和法我执。将一切视为实有、真有,不是假立,不是假象、不是缘起,这叫执着。执着人叫人我执,将有情众生视为实有、真有,尤其是自己。执着法叫法我执,就是将无情的万物视为真有、实有。  

  我们凡夫面对人或者法取境的时候,是什么状态、什么观点?  

  首先,我们将这些都视为前后不变的。小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是一样的,昨天的房屋和今天的房屋是一样的,根本没有想过是两个,只认为是同一个,这个观点必须要破。  

  我们没有想过自己是刹那生灭,一刹那也没有停留过。昨天的我、今天的我、刚才的我、现在的我,从小到大的我,都不是一个;第一刹那的我、第二刹那的我、第三刹那的我都不是一个。“我”是变化的。  

  其次,我们认为“我”是实有的、真有的。我在吃饭,我在睡觉,我在走路,我在闻法,一直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要破除这个实有、真有的我。  

  这个“我”是四大的结合,五蕴的综合。现在我们将自己分成身体、头部和肢体等五个部分,哪个是“我”?现在我把头也按上下前后左右分成六个部分,哪一个是“我”?这样一分析,就没有“我”了。  

  再次,从出生到现在,我们都认为自己是独有的、真有的,根本没有想过是在刹那当中靠一些内在和外在的因缘而产生、生存的,现在就要破这个。  

  “我”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法,而是一个依赖他法、相对立的法。“我”和“他”是相对立的,有“他”才有“我”,有“我”才有“他”,这就是对立法,对立法就不是实有的。  

  我们将“我”视为恒常,视为实有、视为独有了,这些和缘起法完全是相违的。“哦,我是在刹那刹那当中生灭;我是假立而存在的,就是四大的结合、五蕴的综合;我是依赖于他法的,是相对立的,不是独有的。”知道这些就行了,这就是缘起法。  

  凡夫的观点就是执着,无论是人还是法都视为恒常;视为真有、实有;视为独有了。现在就是要破凡夫的这些观点。万法皆空,缘起不空。因为是缘起,所以是空性;因为是空性,所以能产生缘起法。空性中产生的就是缘起;若不是空性中产生的,就不是缘起。一切万法都是缘起,所以是空性。它也是一个逻辑。我们通过缘起这个逻辑,同时破除了四边——有边、无边、有无边、非有非无边。  

  若要明白缘起这个逻辑,既容易也不容易。无论是人还是法,若是仔细一观察这些缘法、显现,确实都是在刹那当中生灭的,都是假立的,都是相对立而成立的。你先彻底弄明白“缘起”的定义,然后再明白“成实”的定义,最后破除了实有、真有的观点,这叫证悟空性,这叫破除我执。  

  很多人都是口头上说得好听,“这都是缘起么,都是性空么!”你根本不明白这些,就不要说这些大话,不要拿这些来欺骗自己!有些人觉得,“我应该用不着那些按次第的推理分析吧?直接‘缘起性空’就行了呗!”你明白缘起性空吗?你不彻底破除这些戏论、这些边,怎么能明白缘起性空,怎么能证悟性空啊?藏地很多修大圆满、大手印的人和汉地有些修禅宗的人也有说大话的,“一切不是清净圆满嘛,一切不是自然光明嘛。”“不是万法皆空嘛。”拿《金刚经》、《心经》里的一些词句说大话。没有明白,然后说这样的话,叫大妄语!要么你按次第修行,先有出离心,再发菩提心,然后消业积福,通过上师的加持,真正现量见到,心里彻底明白了,就像哑巴吃糖块一样,这时你再说还行。要么你就通过这些逻辑推理,彻底把四边、八边都破除了,远离一切戏论了,这叫大空性,这虽然不是现量,是比量,但是也行。你把它作为基础,然后去串习,越串习越明了,越串习越清楚,最后慢慢掌握了、证得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说还行。什么基础都没有,什么也不明白,还说这些,真是可怜!  

  麦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萨再来,他老人家讲过:是不是真正的安住、禅修(大乘佛法里,尤其是在禅宗、密宗大圆满里讲的这些),就看你的觉性、智慧是否增长,烦恼习气是否减少,这是唯一衡量的标准。  

  藏汉两地的很多修行人都认为,只要自然安住、放松就可以了。你的心量没有打开,疑惑没有祛除,怎么放松啊?什么叫放松?就那样坐着,时间久了,功夫到了,也许能进入状态,但这只是寂止,没有胜观,再高也只是四禅八定,最低的是无想禅定。“没有胜观”是什么意思?就是在你入定的时候,有一些觉受,也有一些境界,挺舒服、挺喜悦的,但是从那种状态出来的时候,烦恼依旧,习气依旧,越来越不相信因果,越来越不闻思修行,也不好好地守持戒律了。“没事,我现在是无善无恶,杀生吃肉怎么都可以,自在了。”这叫自在啊?这叫疯子!即使是一般的普通人也会有一些约束,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没有任何约束地随便做杀盗淫妄酒这些坏事,那就是疯子了,哪是修行人啊?莲花生大士讲过,见解比虚空还高,但是对因果的取舍比面粉还要细。就是说,你的空性见解越高,对因果的取舍应该越细致、越如法、越到位。  

  现在也有这样的现象,“我是学密的,现在怎么都行,可以杀生,可以吃肉、结婚、邪淫……怎么都行。”哪有这样学密的?学密应该更严谨,戒律更多。阿底峡尊者说过,他受别解脱戒的时候,几乎没有犯过戒;他受菩萨戒以后,犯过戒,但是他从来没有和堕罪同时过夜;后来受密乘戒了,随时都会犯戒。就是这么严谨!哪有学密后这样随便的?“法王”、“活佛”就不用受戒了?就可以伤害众生了?佛法、正法是不伤害众生的。以后不要相信这些,名义上说自己是修禅宗的、修密宗的……实际上修的都是邪法。  

  按照麦彭仁波切的教言,现在修大圆满的,修禅宗的都存在这种情况,功德越来越少了,毛病越来越多了;智慧越来越少了,邪思邪见、烦恼越来越多了。这就不是正修,修的不是正法。修的是否是正法,禅定是否如法,就看你内心的烦恼是否少了,智慧是否高了。若是你的烦恼没有减少,智慧没有增长,烦恼依旧,习气依旧,说明你修的不是正法。  

  有神通有神变,这都不是什么,一般的旁生、饿鬼道的空游饿鬼都有。现在有些魔师、邪师、恶师,魔师本身就是魔,邪师、恶师身上肯定也有魔,若是没有魔能收服众生、能摄受众生吗?佛力能摄受众生,魔力也能迷惑、诱惑众生。对一个普通的凡夫来说,也许魔力比佛力还好用。  

  若是真心想解脱,真心想成佛,就要依正法好好修行,去改变自己。即使他有再大的成就,有再大的神通,若是你自己不修,也没有用,也没办法。佛的智慧最高,佛的神通最广大,但是,除了教给你解脱的方法之外,他老人家也没有其他办法。现在有很多“比佛还厉害的人”说,让他一加持就行了,对他怎么怎么就行了,你就可以解脱了。说的也太容易了吧?你们得有智慧,真的。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