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2011-特加行(三)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09 21:45:18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我们要学习一些捷径——正行的内容,也可以说是安住的窍诀。  

  第一、身的要点,主要是调整身体的姿态。打坐尤其是安住的时候,姿态非常重要。有一个正确、合适的姿态,对于安住心有直接的帮助。  

  第二、语的要点,主要是调息,即排浊气,有新鲜、清净的呼吸状态。  

  第三、意的要点,观察相续、动机是善是恶,还是不善不恶。若是恶的动机,就要立即断掉,然后发善心;若是不善不恶、无记的状态,就要调整,发善心。在这里,发一般的善心还不行,因为我们入的是大乘妙道,修的是大乘佛法,修的是捷径道——无上大圆满法,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非常殊胜的善念。什么是殊胜的善念?就是指菩提心,发世俗菩提心,发誓为众生成佛,为了成佛而精进修行。尽管相续中有菩提心,但是作为凡夫,很难自然地生起这样的念头,所以要时时观察,刻意地提起这样的正念,这是很重要的。  

  身语意的这些要点都是我们首先要做到的。  

  其次,修简单的上师瑜伽。主要是迎请上师,再专心祈祷,最后上师化成光融入自己的体内,自己和上师融为一体。不追随过去的分别念,不迎接未来的分别念,不持续现在的分别念,这样静静地安住。这时要直接自然安住。其实真正修大圆满正行的时候,就是直接自然安住,安住于本觉当中,安住于心性当中。  

  我们的祖师麦彭仁波切讲过,自然安住有正确的自然安住,也有错误的自然安住。一种是正见,另一种是邪见,这些一定要分清楚。藏地有很多修大圆满法的人这样认为:直接自然安住就可以了,不用观察;若是观察,就是增加分别,会遮障诸法的实义。汉地修禅宗的一些人也是这种观点。他们认为,无论是白狗黑狗,咬出来的血都是红的。同样,无论是善念还是恶念,只要有念头就是障碍,所以不能有任何的念头,要在无念无思当中安住。这都是错误的自然安住。  

  正确的自然安住是先通过观察,以逻辑推理等方法观察、抉择,在真正明了、有一定见地的时候,这时再不能观察,就在此见解中安住,这是真正在觉性中安住。若是之前没有经过观察就在无想当中安住,即使进入状态了,那也是愚痴,也是阿赖耶,不是觉性。以前讲过,这叫无想禅,是错误的。虽然都是自然安住,但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遍知麦彭仁波切讲,一定要分清楚什么是觉性,什么是阿赖耶。前者是智,后者是识;前者是觉性,是种智慧,后者是识,是分别念;前者是涅槃的因,是菩提的因;后者是轮回的因,还是超不出三界,脱离不了轮回。二者的差别非常大。  

  先观察,真正明白、觉悟了以后再直接自然安住,才是正确的。那怎样观察呢?将外在的显现抉择为心,心抉择为空,空抉择为光明。将外在的显现抉择为心,这是唯识宗的观点;将心抉择为空,这是中观的见解;将心抉择为光明,这是密宗的见解。密宗有外密和内密,此见解比外密的见解高,但是还没有达到阿底瑜伽大圆满的境界,只是以生起次第为主的玛哈瑜伽和以圆满次第为主的阿努瑜伽的见解,这个见解特别接近大圆满。上师有很多自然安住的窍诀,依这些窍诀自然安住,才是大圆满。要通过观察,明了了以后再自然安住。唯识宗、中观、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等见解,都是大圆满的基础。现在若要详细地了解、学修是非常困难的,但可以大概地了解。  

  佛教有显宗和密宗,显宗分四个宗派:有部宗、经部宗、唯识宗、中观宗。有部和经部是小乘,唯识和中观是大乘。  

  有部和经部认为,物质世界中粗大的物质和精神世界中的相续,二者都是假立的,是未实有的。但是,物质世界里的极微尘和精神世界里的刹那心,二者是实有、真有的。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建立宗规呢?他们认为,要形成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没有基础是不行的。他们认为极微尘是形成物质世界的基础,很多极微尘组合,成立了物质世界里这些粗大的物质。若是没有极微尘,就没有极微尘的组合。若是没有极微尘的组合,这个物质世界就没有了。所以粗大的物质是假立存在的,是假象。但极微尘是实有的,是事实存在的。精神世界(即心的相续)是由很多刹那心组成的,很多刹那的连续叫相续。若是要形成相续,必须要靠刹那。所以相续是假象,是假立而存在的,不是实有、真有的,但这个刹那是实有的、事实存在的。这是他们所能观察的最细致的地步了。  

  佛在经中讲,为了声闻、缘觉的解脱,佛宣讲了“人无我”;为了菩萨成佛,佛宣讲了“人无我”和“法无我”。  

  有部和经部都是小乘,就是声闻和缘觉,他们不求成佛,只求解脱。烦恼障障碍解脱,想解脱就要祛除烦恼。烦恼的根是人我执,就是我们执着于这个“我”。有“我”,就有“他”,没有这个实有的“我”,也就没有实有的“他”。你把“我”视为实有,把“他”也视为实有,这是违背真理的,这叫当初的无明,也是愚痴。有了“我”和“他”的分别,就喜欢“我”和“我的”,讨厌“他”和“他的”,这个时候贪心和嗔恨心就来了。喜欢“我”和“我的”,这是贪心。讨厌“他”和“他的”,这是嗔恨心。贪心、嗔恨心与愚痴叫三毒,它是一切烦恼的根本。有三毒就有其他的非理作意,有非理作意就会造业,造业了就会因业力而流转六道,这叫轮回。所以,要结束轮回就要结束业,业没有了,自然就不轮回了;要结束业就要结束烦恼,没有烦恼了,就不造业了;要去掉烦恼,就要去掉烦恼的根本——人我执,也就是当初的无明。  

  将有情众生视为真有、实有,就是人我执;将无情世界视为真有、实有,就是法我执。比如说,把我这个人视为真有、实有,这是人我执;把柱子或墙视为真有、实有,这是法我执。我们从小的时候就知道有“我”,这个“我”的观念和想法不是父母教的,也不是老师教的,是与生俱来的。我们从来没有观察过,与生俱来地认为“我”是恒常的。现在我们要破除人我执,要怎么观察呢?  

  如果问“我”在哪?“我”是什么?你会指着这个身体说“这是我”,没有别的,也不会去找别的。我们所认为的这个“我”就是四大的结合、五蕴的综合,没有别的什么物质了。色受想行识这叫五蕴,五蕴的综合为“我”,我们一直都这样认为的。那我们的观点是什么?第一、认为从小到大这个人就是“我”,“我”是恒常的、不变的;第二、“我”是独有的,只是一个“我”,没有多个“我”;第三、“我”是独存的,不依赖于其他法,不靠其他因素而产生,也不是靠其他因缘而成立的。现在我们就要通过观察来推翻这个“我”。  

  现在我们来观察一下。这个“我”是四大的结合,是色受想行识五蕴的综合。简单说,色蕴就是物质,受想行识就是精神。五蕴不好观察,那我们就观察物质和精神:第一、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都是变化的。一直在变,你生下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长大了,变老了,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一个人。物质变了,精神也变了;色蕴变了,受想行识也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可见,五蕴都是变化的。第二、精神和物质都是依赖于他法的,依靠自己的因缘而产生的。第三、精神和物质二者不是一个是两个,不是一而是多。色受想行识这五蕴是五个,不是一而是多。对地水火风这四大也可以这样分析:四大也是变化的,也是依赖自己的因缘而存在的,是多不是一。  

  我们把五蕴或四大的假合视为“我”了,但是仔细观察分析,“我”的状况和五蕴或四大的状况是矛盾的:你认为“我”是事实存在的,是不变的,但是这些五蕴、四大都是前后变化的;你认为“我”是不依赖于其他因缘或因素而产生、存在的,是独有的,其实五蕴、四大都是依赖于他法的,依靠自己的因缘而产生;你认为“我”是一不是多,而五蕴和四大都是多不是一。从三个方面看,都是矛盾的。由此可证明,五蕴的综合、四大的组合不是“我”。  

  我们没有找到真我,而把另外一个东西视为“我”了。这个“我”是假我、假象,是依分别念而假立的,是自己无理由地执着的,不是事实存在的。若是事实存在,我们去找、去观察的时候,就能找到那样一个不变的、独有的、单个的“我”,但是找不到啊!在身外找找不到,在身内找也找不到。  

  通过这样仔细地观察,你认为的那个“我”就找不到了。一直认为是“我”的这个东西,不是“我”,去别的地方也找不到,“我”就不存在了。这叫破除人我执,这样才能破除人我执。事实上,“我”是自己假立的,是不存在的,不是真有、实有。这个时候你才真正彻底明白了。这也要先了解、明白,真正觉悟、证悟的时候,“我”就没有了。没有实有的“我”,“他”也就没有了,就没有“我”和“他”的分别了。没有人我执就没有烦恼,没有烦恼就不造业,不造业就不轮回了。  

  根据有部和经部的观点,这些粗大的物质和心的相续是假象,不是实有的,而极微尘和刹那心是真有、实有的。粗大的物质都是由很多极微尘组成的,粗大的物质是未实有的。比如色法可以根据方向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支分,东方也可以再分四个支分,这样一直分下去,就没有了。心相续也是一样,就是由很多刹那心组成的。除了这些连续不断的刹那,哪有一个“相续”啊?所以心的相续也是未实有的。粗大的物质和心的相续是空的,极微尘和刹那心是形成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基本元素,是真有、实有的。若是这两个也不存在,不是真有、实有的,那么精神世界,物质世界怎么形成呢?这是有部和经部的观点,他们也讲空性,但是他们所讲的空性是部分的空性,不是全面的空性。他们不懂缘起性空的道理,只能抉择到这个层次。  

  我们要将外在的显现抉择为心,首先要推翻有部和经部的观点,将极微尘和刹那心抉择为空,即极微尘不存在,刹那心也不存在,都是空性的,不是实有、真有的。那么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是怎样形成、产生的?唯识宗认为,这一切都是心的幻化,都是心的显现,都是以心而产生、形成的。中观的观点就更高了。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