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法王梦境 小兜率天

  • 作者: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 文章来源: 网络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01 21:32:04
  • 分享到:

  在第十七饶降水猴年(即公元1992年)十月一日夜晚,我(法王晋美彭措)在寝室休息。就在半睡半醒朦胧的状态中,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位十六岁的童子。他的衣冠仪容犹如古代汉地童子的打扮,头上有几个发鬏儿,身穿绸衣缎裙,配饰珠室玲珑,相貌美如冠玉。他来到我面前轻轻地对我说:“我俩出去走一走吧!”我略显疲倦地说:“我现在病得很重,体力不支,恐怕难以到户外去……你是谁呀?”他回答说:“我是与你早就相识的朋友名叫钦巴达美童子。你大可不必这么担心,假若你行动稍有不便,我可以背上你去!”说完,他拉起我的手,当时,我毫无顾虑地跟着他走了。

  在路上,我跨越了从未见过的崇山峻岭,来到一个山洞前。看到我的根本上师士登群佩尊者端坐在那里。他的容颜相貌与以前他临近圆寂时一样。一见到他,我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喜悦,信心无比,激动万分。蓦然间,一切念头狂泻顿歇。

  我镇定了一下,祈问道:“至尊上师,您不是早已圆寂了吗?以前我们师徒二人诀别之时,我才二十四岁。现在,我已六旬有余,老态龙钟,容颜衰朽——成了这副样子。而上师您比过去却显得没有年轻也没有衰老,这是为什么呢?”上师老人家诙谐地说:“你不要多加分别嘛,一切非是,一切皆是,难道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哈哈!”

  我解释说:“至尊上师,最近以来我备受心脏病的折磨,想必对修行影响颇大。尤其是现在,难以确诊的严重疾病正在发作,祈请您给我吹口气加持一下吧……”

  他老人家有些惊叹道:“喔唷,在所有的事情当中你最关心的是你自己的疾病呀!”我惭愧地祈求说:“呜呼大悲怙主尊,慈视无缘劣人我,虽长远劫发菩提,然重自利我愧疚……”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上师老人家安慰我说:“没什么关系嘛,在菩提道的修行过程中,若遇违缘,那就披上铠甲勇于正视。来、来、来,我们师徒二人碰碰头,我给你念诵发愿词:一切染净善资因,及为胜宝菩提心,汝心自然善生起,愿成弘法度生业!”他老人家一边说着,一边与我碰头摸顶,还十分疼爱地抚摸我的脸颊……我异常兴奋,心里暗自思量:从现在起,要是一直呆在上师身边,那该有多好呀!

  就在这时,那位童子来了,冲我说道:“你不要执着自心所显之相,走、走……”

  他领我来到一处茂密森林中,那里有无数菩萨和声闻眷属围绕在一位可爱的天子座下。

  我向身边的钦巴达美童子询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位导师是谁?这些眷属是从哪里来的?”他对我说:“此地是小兜率天,这位导师即是弥勒菩萨的公子,这些眷属都是一来菩萨。以前,他们都曾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但因舍法与五无间罪的业障,而暂时没能往生极乐世界,就转生到这里。他们此世逝去之后即可往生极乐刹土了。”

  我听了感到十分诧异就问道:“欲天神众本来没有精血,只有通过‘失气’享受男女生活,这是创造不出生命的,尤其是弥勒菩萨又怎么会有公子呢?”他略带启发地说:“此无即彼无,此有即彼有,难道这不就是他——天子的因吗?”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天子是弥勒菩萨的化身——也就是真正的弥勒菩萨!

  我立刻来到近前向他顶礼,对天子祈祷道:“佛之补处众生怙主尊,内心恒时自在现慈悲,浊世讲法我之皈依处,于天尊童子座前诚顶礼……天子菩萨,昨天我所说的有关发心的一些立宗是否正确呢?”天子回答道:“虽然你立宗的词语上尚有漏洞,但内容实质是与我意旨相符合的。”我又请问道:“再过几天,有些喇嘛准备就资粮道的“分别”问题展开辩论,对此各说纷纭。关于这些核心意旨到底当如何解释?”天子笑着对我说:“辨析资粮道的‘分别’干什么用?即便不懂这些也不会影响获得圣道(包括见道、有学道和无学道),倒不如修行大圆满,岂不是更好吗?……刚才,我和你开个玩笑,不过就这些问题,在我所著的论典中有相关章句:‘依据四分别’、‘由异生圣别’、‘三轮诸分别,此即所知障’等等,若能系统分析、总结和领会的话,那就可迎刃而解一通百通。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在狮子贤论师的注疏中也有很好的论述,你可以做为参考。”

  我继续向天子请问道:“关于《现观庄严论》,在雪域众多智者和愚者们当中存在许多争论分歧。对于这部论著,到底您的究竟旨趣是什么?对此,我不知所云。祈请您能够给予明确开示。”天子语重心长地说:“很久以来,我都想讲示这个问题,但是时机尚未成熟。等到将来我会明示于你。”他将右手放在我的头上唱诵道:“善业具缘士夫你,不久可到兜率来,无量菩萨聚一堂,为汝开示甚深法……”

  天子话语刚完,一切显现景象就隐没不见……于是,钦巴达美童子带领着我,回到自己寝室,他替我拉盖上衣服,叮嘱我说:“你好好休息,可千万不要忘记刚才漫游之义呀!”……

  我从梦中醒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