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莲师对藏王赤松德赞的开示

  • 作者: 莲花持明
  • 文章来源: 莲花生大士全传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5-31 22:03:12
  • 分享到:

  在雅鲁藏布江的河畔,离桑耶不远的松卡尔地方,西藏王赤松德赞与莲华生大士终于相遇了。

  赤松德赞王由许多的勇士簇拥着前来,他们就像是白色的鸽群一样齐涌向前;两位王妃则由宫女侍卫羞宛如花团锦簇一般地前来。这时乐师们也立即奏起了庄严的音乐,歌声随乐响起宛如若天音,大家并舞跃着狮舞,伴随着假面舞,用最热闹的舞乐来迎接莲华生大士。

  莲华生大士现观缘起,思维着如何展现中道的威仪:“虽然法性平等,但缘起上,我是清净化生的大成就者,并非胎凡所出生凡夫,所以不宜用世间的礼仪晋见藏王。藏王虽然也是由文殊菩萨所化现的,但是在此生的因缘中解脱未曾清净,而且从凡胎中出生,当有隔阴的迷惑。他在内在的体性上并不如我。另外我曾在乌仗那地方成就法王,执掌国政;而赤松德赞这位西藏大王,虽然出身种性高贵,但是罪业尚未清净,所以世间因缘中,也不能超胜于我。另外以智慧圆满而言,我的智慧超越于他,并且是精通五明的学者,已经成就圆满解脱、超越一切生死的对待了;对这现前因缘而言,是大王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大王,是他前来迎请于我,所以,缘起上大王应该向我顶礼,这样才能如法,使大法无碍地弘扬。”

  “但当大王顶礼之后,我是否应该回礼呢?”大师心中思维着:“如果我要回敬顶礼,那佛法在缘起上的殊胜会受到损害。但是,如果我干脆不回礼的话,他是世间具有威权的大王,恐怕会生气吧!但不管如何,为了佛法殊胜的因缘,大王虽然是十分高贵的种性,但是我依然不能回礼。”

  而这时大王赤松德赞心中却想道:“我是西藏吐蕃的大王,像菩提萨埵堪布都曾向我敬礼,我想现在莲华生大士也会向我顶礼吧!”

  结果两人见面之后,却为了顶礼的事情,僵持不下互不相让。莲华生大士看到这种状况之后,示现了究竟的佛慢,唱出了不坏的金刚道歌:

  “我是全佛总集,三世如来的化身,在三大阿僧祗劫累积了福慧两种资粮。我是具足成就的莲华生大士,究竟圆满诸佛的智慧,具足了现观法界空明的教诲,明了经律论三藏与一切密宗法的经续,通达一切诸乘佛法绝无混淆。

  “我是莲华生大士,具足一切佛法者,具足次第修证的圆满教诲,我外现比丘的衲服,内具无上瑜伽的秘密妙行。

  “我是莲华生大士,具足清净的僧伽,圆具见观一致的圆满教诲,我的现证觉悟超越一切虚空,比天更高,一切妙行的清净业果比精细的面粉还要洁净。

  “我是莲华生大士,示现成就为殊胜的上师,具足一切佛法相续,使众生圆满受益的教诲,一切轮回三界与解脱的经籍,我皆能够作了义与不了义的诠释。”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殊胜的善知识,具足分别一切善恶的教诲,身穿具足五佛五智慧的袈娑,持着五方佛的化缘之钵。

  “我是莲华生大士,现前成就的堪布,具足使人成佛的圆满教诲,在止观双运中坚住大圆满的无修现观。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圆满的修行者,有根本、后得智慧现前具足的教诲,有着世谛与佛地的坛城,圆满成就生起、圆满二种次第。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密宗的上师,具足生起、圆满次第瑜伽的广大教诲,在红白分明的法界账簿上,完全明确地记录下一切业果。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具足了悟众法的智者,圆满教授三种戒律一致的教诲,对发生一切五毒疾病的病人,用无漏教法的药物来予以根治。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究竟的医王,具有能够起死回生佛法的不死甘露,以万物为墙,用净心画出了殊胜的佛像。

  “我是莲华生大士,生来就是法界的工画师,在法界光明的教诲当中,用清净心火的白灵,写出一切如实的经典文字。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圆满的书法家,有具足超越一切文字的佛法教诲,教化出生在娑婆世界四大洲的一切人们,具足遍知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神通大力。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善巧的占卜者,有针对着不同的因缘,加以调伏教化的殊胜教诲,五毒与五魔本是众生的宿敌,但是两者我能够圆满融摄,将之转化至五种佛智的宝库中。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清净的真言咒师,有消灭贪瞋痴慢疑五毒的教诲,能够不弃绝现前世间五欲,而成证圆备的五佛智慧。

  “我是莲华生大士,能示现为外道的苯波教徒而安住正法,使一切的恶事转换成好事的威力,能将六道众生置于平安的处所,并自在地奴役难以调伏的鬼神八部。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具力的转轮圣王,具有征服三界的教诲,所从事的是永断轮回的究竟事业,随时示现调伏清净的事业。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法的大臣,有使万物具足正法妙行的教诲,最终的目标是为圆满众生成佛而努力,永远皈向三宝。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正法之后,具有临终刹那成佛的殊胜教诲,满足一切信士,圆满下一生的幸福。”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众生的首领,有纠正错乱识法的教诲,手上握着菩提慈悲的武器,击杀妄念邪见的敌人。”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法界的英雄,有击退六道轮回的殊胜教诲,具足财、法、无畏三种布施的资粮,将具足福德的佛子摄进佛法的大门。”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善识一切路径的老翁,有熟识正道老者所指示的佛法教诲,用三种戒律接受行人,在成证善趣与成佛的道路上行走。 ”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早已见识正法的老妪,具有老妪所指认的佛法教诲,用身口意三种忍行作为庄严;铠甲,能制伏一切烦恼错乱的敌人。”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法界的勇士,有转化烦恼、五蕴、睡眠与死亡四魔为我所用的光明教诲,用三种精进作为我大誓庄严的装饰品,送给全体众生作为子媳。”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法界的少女,有了义与不了义的一切佛法教诲,具足三种静虑禅定的堡垒,在以万物为布景的法界中作乐。”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光明的童子,有能分别一切过失的佛法教诲,用三种智慧的眼目观察,以法界持明作为无分别的奶汁。”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法界之子,有禅定静虑可安住休息的教诲,三界的众生因为无常而死亡,但是,我具有瑜伽持明长寿殊胜的成就。”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脱离一切生死的人,有金刚长寿的教诲,不属于外在的地、水、火风四大质素,也不是血肉之躯。”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无生无死者,有大手印教化的教诲,我所现证的金刚身,没有任何衰老的症候,菩提心也绝无清醒与昏沉的差别。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不老的人,有消除一切烦恼的教诲,众生的青春会被疾病所缠磨,脸上的光彩也会因为灾难而消失,我已远离这一切的障碍。

  “我是莲华生大士,是无灾无病的健康者,有大圆满法的殊胜教诲,像你这样一位边远之地的吐蕃大王,是凶恶之地的君主,由一群粗暴者和罗刹所围绕,人民在饥饿当中挣扎,你让人民难以得到欢喜。你的后妃都宛若罗刹女一样,却以人身示现于世间,由一群紫红的女鬼所环卫着,虽然身上穿着绸、缎的衣服,配饰着金银松耳石等种种的庄严,但是当相互见面的时候不仅会不高兴,反而使人生起厌恶。

  “不过,大王!你令我心生欢喜,我为了你的威权而欣慰,但可惜你却傲慢而无礼,我不会向你顶礼的,而我来西藏吐蕃,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是因为我与此地有缘。现在好歹大王你与我已经见了面,我们应该欢喜吧!”

  莲华生教训大王完毕之后,忽然举手作起了一个手印,这手印立即引发了法的火焰,焚烧着藏王的朝服,却又不伤害藏王。这时所有的君臣刹那之间都感觉到十分的恐惧,立即五体投地的顶礼大士,就如同城墙倒塌一般纷纷向大士礼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