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莲苑歌舞

  • 作者: 华智仁波切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5-31 22:04:14
  • 分享到:

  《莲苑歌舞》(7)

  面对此景,达阳横被极度悲伤之所压抑,痛苦钻心,珠泪满目,往昔灿烂的阳光,怒放的莲瓣,欢舞的蜂蝶等一切引发欢乐的景物,都成为痛苦的增益,以非常悲哀的声音哭诉道:

  呜呼呜呼呜呼,好苦好苦好苦!
  轮回痛苦本性,请看如此苦景!
  无常幻化村落,请看如此废墟!
  无常迷眼宅舍,请看如此倾圯!
  欺诳不实妙欲,请看如此变异!
  适才锦绣花团,此时落英残敝;
  适才肥硕绿叶,此时飘零满地;
  今晨幸福乐圭,现时悲苦毕集;
  从前相伴良友,而今身心分离,
  前此乐观达阳,而今希望断绝,
  从前可爱妙欲,而今都成苦因;
  今晨妖好六足,此时已为死尸!
  言念此情此景,哀哀我心悲哀,
  昏昏我心昏迷,攘攘我心昏迷,
  攘攘我心扰攘,战战心惊肉战!
  骤然死神魔鬼,已经先临她身,
  何时来临我体,知此唯有师尊!
  苦也达阳苦也,愿得师尊赐福,
  转我心向于法!

  达阳如此哭诉多时,心中异常悲伤,无心在此久留,随即飞向高峰莲花山前,在波罗门徒少年莲喜住地附近满垂露珠的翠柏叶间盘旋悲歌道:

  呜呼可喜百花快乐园,本是不可喜爱苦难村,
  可爱妙欲五境诸享受,本是可憎无常迁流苦;
  倾心爱侣终身永世伴,已成不可爱怜腐烂尸。
  知晓知晓三宝全知晓,思念思念自念出世法,
  急迫急迫急趋正法路。筑成皆倒宫室有何用,
  积来皆散财物有何用,会聚皆离亲戚有何用,
  高位皆颠权力有何用,有生皆死现世有何用?
  业作之合亲爱好配偶,此刻容或已入中阴境。
  死后指望唯有出世法,有用佛法自己若不修,
  资财虽富有钱无处飞,朋党虽众有力无所夺,
  意气虽投有朋无处赎,善业馈赠礼物无可献,
  阎罗判决缓期无可延。搁置不修多闻终无益,
  荒弃不耕田土终无益,放置不骑马良终无益,
  从今始念一切皆不需,有生余年一心修佛法。
  不思怨仇不谋克敌术,不思亲友不劳结纳心,
  不思货财不暇累积蓄,不思禄位不含笑奉承,
  不思朋党不求互爱怜,不思衣裳不待温柔软,
  不思食物不择甘美味,不思居住不据城郭堡,
  不思今生观世是魔鬼,不思一切幻景是怨敌。
  无分别中舒畅安然住,无思虑中平等自缓弛,
  无修习中亲自见法身,高卧山谷证士真安乐!
  幻景息灭寻思不复多,去取息灭不矫揉造作,
  疑望息灭远离希求欲,错乱永灭通人真安乐!
  心不造作平常本来心,发不修饰披发自下垂,
  行不造作任性不检点,断绝造作瑜珈师安乐!
  脐轮火燃无衣坦荡荡,定力驯熟无食乐融融,
  内证通达赤身无拘束,道相淳厚得道真安乐!
  毅力坚强自心乐苦行,能守誓言独自安然住,
  饮水吞石便足养生命,戒禁成就仙人真安乐!
  如法修行一切皆安乐,贪恋今生是谁也痛苦,
  幽静山野永时皆安乐,轮回城邑随处皆痛苦!
  依靠三宝经常称心愿,贪图名誉恒常遭祸殃!
  上对宫家交纳复交纳,交纳无已就此可罢休;
  下对仆役尝赐复尝赐,尝赐无已就此可罢休;
  中对亲友抚育复抚育,抚育无已就此可罢休;
  怨家仇敌争斗复争斗,争斗无已就此可罢休;
  熟地良田种植复种植,种植无已抛舍成荒地;
  造就宫室居住复居住,居住无已徒步入空山;
  充饥食物吞咽复吞咽,吞咽无已就此修苦行;
  御寒衣裳穿着复穿着,穿着无已赤身自远离。
  立刻就行立即行佛法,立刻就修立即修死道,
  此即誓言诸佛请垂念,此即诺言我心自主张。

  对此,仙人莲喜心中揣度:金蜂达阳心虽早已热爱佛法,诸事稳重,心地纯良。此番遭逢时变,偶尔生起出离之心,难免不能长久,我且先作考验。因而唱道:

  喂喂金蜂达阳心中友,独自引吭悲歌所为何?
  今朝宿业注定终身侣,突然死魔套绳牵引去,
  不当灰心但应更坚毅。出世法基世法宜圆满,
  不为安乐出世法何益?勤修佛法就为求安乐。
  一友死去何至便无友?世上从死一死便计穷。
  时苦时乐本是轮回性,心觉安乐还有百次来。
  偶尔厌离天王所幻化,君岂不知此心不久长?
  孟浪布施本是轻率行,君岂不知此举无后果?
  突遭厄难暂现一刹那,君岂不知于意无得失?
  二道圆融圣者所力行,君岂不知内有解脱道?
  妙欲会道密乘巧办法,君岂不知其中有捷径?
  争取王位取是佛子行,君岂不知中有利生事?
  聚敛货财有力兴布施,君岂不知彼具六度行?
  当知心意不完多许诺,最后终成各种违怨因;
  毅力不坚许诺修苦行,小心终成邪见生起因;
  持续不久厌世想出离,小心终成自己失策因;
  示得完力独自隐深山,小心终成感觉厌烦因;
  未证空见孟浪人险地,小心终成鬼神捉弄因;
  大道未成率尔行戒禁,小心终成堕进地狱因;
  本性未移外表改装束,小心终成被人耻笑因;
  不给观察草率多心计,小心终成生起悔恨因;
  事无定准行为多纷异,小心终成完全厌恶因;
  未证见道为人说先知,小心终成自他俱毁因;
  悲心不淳许诺行利生,小心终成生起执着因;
  未曾谨严思考与观察,不可随心所欲撞口出,
  不可口中所说都实行,做到掌握不失是关要,
  做到执持不舍是关要,做到言不虚妄是关要。
  精明金蜂君意善存念,此是散人莲喜心中言,
  是我由衷体验莫讥笑,是我亲切密语莫指责,
  此是实语留心审观察!

  说到这里,金蜂觉得有些于心不合,随即唱道:

  哎呀幽静山林中,婆罗门仙多悠闲,
  白玛杰巴多欢快!对我孤零小蜜蜂,
  肯作哀友情义深,对我悲吟小达阳,
  讲说密言心意长;对我忧伤小金蜂,
  赐予安慰恩德厚!尊言二谛圆融中,
  若有至理真奇怪!面对痛苦轮回情,
  小蜂我心生厌离。往昔我曾依善士,
  一心向往如来教,修道誓言铭心中,
  决非偶尔故作态,一心眷恋幽静林,
  一心景仰上人行,凡夫意想决不存。
  全意倾向佛法僧,恭敬顶戴大恩师,
  归心处所决无误。宽宏大度对怨敌,
  情意长远对亲戚,恶斗嗔恨决不作。
  供物上供三宝前,布施下舍弱无力,
  无效施舍决不作。自己功德深隐匿,
  他人功德张幡旗,卤莽傲慢决不作。
  注定终身永久伴,忽被死神套索牵,
  今日亲眼见无常,悲伤厌离由衷生,
  言下决无假造作。誓言铭刻在心中,
  勤勉修行自鞭策,所说决无虚伪情。
  意气相投莲喜君,曾经亲谒上师佛,
  深妙教言已得否?曾经闻思诸经纶。
  话里虚言已断绝?曾经修道处空闲,
  真实证悟已生否?曾经欢歌山岩前,
  证境功能已显否?行经旷达多随便,
  圣道一味已跻否?轮回城里观剧来。
  厌倦由衷已生否?请君出言顺正法,
  请君唱歌合圣道,请君为讲无常喻,
  请君摧破轮回城,讲论解脱道功德,
  赞美幽静深山谷!金黄小蜂我达阳,
  定把空林当居处,定把佛法当爱侣,
  观剧要从自心观,同君共谈同心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