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醒梦辩论歌•幻乐众音》讲记

  • 作者: 全知麦彭仁波切造
  • 文章来源: 网络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5-31 22:06:48
  • 分享到:

  总结

  分三:一、知得一梦,解得一切法 二、判得一案,断得一切案 三、习得一法,通得一切法

  一、知得一梦,解得一切法

  以下要说明的是通过认识梦就懂得宇宙、人生,就可以由此深入一切佛法,修证一切佛法。

  在学习这篇道歌时,我有这样一个文字上的相似体会,就是真理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而且处处都呈现出一味无差别的平等相。它的原因就是一切唯心,所以心所显现的任何法,都在透露万法平等的规律、平等的性相。

  这又怎么说呢?比如一切是唯心自现,一片片树叶、一朵朵花,都在微笑着说:我们都是心现的法,万紫千红总是春;其次,唯心造作的有为法,正显现的时候当下就不成立,这也是贯穿在一切有为法当中的,有为法都是那么说:我们现了其实全然就没有。再次,正显现的时候不生不灭的法性也就藏在那里,这也是贯穿一切的,何时何处看任何东西都是这样。

  万法本来就是如此,真理昭然就在目前,但是凡夫众生都浑然不知,他们都被套上一个黑黑的面具,把自己给遮住了。幸亏有一个人人熟悉的梦,大慈大悲的佛陀就从梦入手,借梦把这一切的真相都揭示出来,这是无上的方便。这是从一法透一切法的方便,所以是无上。

  举例来讲:尝一滴水就知道百川之味,一滴水的味道是不是百川的味道呢?当然是。

  又比如,同一个厂家生产的皮鞋,查出一双是假的,就知道这个厂家天天生产出来的皮鞋,一双双全都是假的。或者,在海市蜃楼里面,有街道、楼观、行人、花草,在这个幻化城市里,用手摘花时,发现手里什么也没有,原来是空的,机警的人顿时心里就明白,海市蜃楼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所以智者能从一点上见到万法的相、万法的法性。为什么?因为万法在性、相上是相通的,见到一个推展到一切法上,平等平等,无不如此,这就是见了一切法的性、相。在这里以梦作为入门方法,这一深入就把器情万法的面目都揭露出来了。

  以上想说的是,梦是世间一个现象,从这一个梦的现象,就能把人生、宇宙的真相彻彻底底地揭露出来。梦所具有的特点,就是宇宙、人生的特点,两者是一模一样的。这就是尝一滴水知百川味,这就是道在屎尿,这就是见一而见一切。

  所以要尽量观察梦是怎样的,懂了什么是梦,就懂了什么是人生。万法唯识、诸法空相、生死流转、客尘虚妄、法性无生,所有这一切的道理都可以由梦得到启发。根性好的人,不必要其它,一听到梦的比喻,就明了现前一切都是唯心自现,缘生的法当体是空,就明了除了幻生幻灭之外,还有个不生不灭的法性。总之,百千经卷的涵义,由一个梦可以全面地透进去。

  以下具体讲由梦可以了解三大真理:

  1、由梦了解万法唯心

  汉地净土宗的祖师彻悟大师这样说:“诸喻之中,梦喻最切。如梦中所见山川人物、万别千差,皆不离我能梦之心,离梦心外,别无一法可得。即此可以比喻,而知现前一切万法,但唯心现也。”(他说,在一切比喻当中,梦喻最亲切。比如,梦中见到的山川人物、万别千差的景象,都不离开能梦的心,离梦心之外,得不到一尘许的法。由这个梦喻就知道现前一切万法,都只是自己的心显现的。)

  这是由梦而了解到第一大真理——万法唯心自现。智慧高的人由这个启示,就恍然明白山河大地、情与无情、色声香味、亲怨恩仇、升沉苦乐,无一不是自心的显现,离开自己的心没有丝毫许的法。这样贯穿到三界六道,可以见到无一不是虚妄分别心的现象,探究它的根源就是分别心,所以说“三界无别法,唯是一心作”。往上看,声闻、缘觉、菩萨、佛,也无一不是心显现的。

  2、由梦了解万法皆空

  阿底峡尊者说:“梦的比喻很殊胜,通过白天对梦境中色、声、香、味、触、法的观察,得出其为虚假的结论,由此进一步观察,发现白天的色、声、香、味、触、法的显现也同样虚假不实。”这是由梦可以了解到第二大真理——万法空相。

  所以这第二个妙处,就是从梦入手,展开来遍观一切有为法,可以见到万法皆空。我们想想,梦中的色声香味触法是不是“似有实无”,似乎是明明在显现,森罗万象、纵横变现,真正往里面观察,其实全然无有。所以这个梦是那么明显的说了“现即是空”、“缘起性空”的妙法,但是世上知音难遇,有耳如聋、有眼如盲,都听不懂、看不到。

  其实这又是一大暴露,具慧的人抓到这个线索,一探就探到了万法一味的大空性。再往当前一看,遍天遍地都在演说“诸法如梦如幻”,正当显现的时候,就是“有即非有”,和梦没有任何差别。

  这个地方的重点是“正现的时候实际是不存在的”。随便观察梦里的一个法,比如梦里出现一座山,缘聚则有、缘散则无,因缘聚合的当下现了,缘一散就了无踪影,聪明人马上就知道这是假的,没有一点实义可把捉。梦里样样是这样,醒时的显现哪样不是如此呢?醒时,我们眼睛正见色法时,一刹那就没有了,这和梦有什么差别?与此相同,耳听声音、舌尝味道、鼻辨气味、身作运动、意作思维,都是因缘聚会时的幻像,刹那就没有了,这不是如梦吗?请问,这里面有什么实义呢?能捉住一点东西吗?

  这样也是由梦这一法推开来就见诸法空相。所以,梦的比喻是何等重要,它是一把钥匙,借它就可以打开真理的大门,懂得梦就懂得佛法、懂得人生、懂得轮回、懂得世俗和胜义、有法和法性。

  刚才第一层讲了,要了解万法唯心,梦是最切要的比喻,因为现实生活中的现象,梦里都有对应,而且梦很明显的告诉我们,这所有的一切确实是从心自现,而不是在心外的显现。有了它,再看三界六道的大梦,只是境界更宽广、更持久、更复杂、心识更明利,但万法唯心的妙谛确实是一以贯之的。

  现在这里,要体会缘起性空,这也是借助梦喻来通达。在诸佛菩萨的经论中,虽然讲到幻化九喻、幻化八喻、幻化六喻等等,但首要的比喻就是梦喻。比如鸠摩罗什大师译的《金刚经》中最后一偈有六个比喻,梦喻是第一。宁玛派全知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虚幻休息》,主题就是讲幻化八喻的修法,其中梦喻是第一个。

  佛经讲了很多有为法的比喻,除了梦喻,还有乾达婆城、水月、影像、空花、绳蛇、兔角、龟毛、石女儿、二月、阳焰等等,讲这些比喻的用意何在呢?就是显示万法皆空。以一个比喻就可以表示一切缘起生的法,当体就是空的,连一微尘的实质也没有。这是告诉我们,一切有为法都不可当真,从这里观照就可以放下分别执著。在这一切比喻当中,梦喻是总的比喻。前面说过,利根者由一个梦喻就可以透入一切佛法,但是根性不利的人还不能悟入,那就再举其它种种比喻,进行多方面观察,或者某个比喻能和他相应,或者几个比喻合起来能把他点醒,但不管怎么说,这些无一不是在讲述梦的涵义。

  3、由梦了解不生不灭的法性

  请大家观察,梦里境界起起灭灭、人来人往、忽东忽西、时苦时乐,有生灭、有增减、有染净、有时空、有自他、有色声香味触法。现在问:这些是真的吗?其实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在梦心的角度看是有,但在真实中,确实是一点也没有。其实,真实当中,从来没有动摇过,没有生灭过。尽管在梦里千变万化,可是那个真人(比喻法性)是没有生灭的。

  另一方面,这些假相在醒来时一无所有,在这时不生不灭的面目就显出来了。这里有两点:一、梦里的有为法,醒来就消失,从这一点就了知它是本来没有的,本有的法是不可能消失的;二、醒来见不生不灭,既然它露出来了,这个就是本有的无为法,而且即使在做梦时,也一样是不生不灭的,只不过当时没有觉悟到。

  这就是由梦喻揭示了宇宙人生的第三大真理——诸法的法性本是不生不灭的无为法。

  我们以这样的眼光来看醒梦辩论歌,就能从一个极微尘里剖出三千大千世界的经卷。这才知道在这篇道歌中演唱了无量无边的佛法。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观察体会,就知道宇宙人生的真相都在道歌里揭示无余。关键是要有“举一反十”的智慧力,那就能一通百通,万法汇归于一梦。

  我们回顾醒梦十番辩论,确实处处体现了这一点。比如,“现前显现”和“现量亲见”,是讲一切醒梦显现,正显现时,一个心识上就有现前的相分和了别的见分。

  又如,“自心迷现”是讲一切有为法都是从内的心识显现的。“待缘方生”是讲醒梦都是缘起生的法,由现象都是偶然性,就知道这决定不是无因生,因为如果是无因生,就可以恒时有。我们观察到显现平等是缘起生,从这里去看,醒梦的显现都是缘聚则有,缘散即无。在这上面一观察,就见到平等都是似有实无(好像是有,实际没有)。由此就知道任何有为法一定都是空相。

  再下来,一切显现都是梦,梦里的山川、人物,梦里的六道,这些是假相,所以当它一消失,就显露出原本不生不灭的法性,这就是无为法。以这个原因,道歌说“此后二者融为一,一亦融入虚空里”。

  大家想想,梦一醒来,假相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个觉悟。这是比喻现前了不生不灭的无为法。幻是可以离的,非幻怎么离呢?幻是心造作的,那个不生不灭的怎么是造作的呢?这就是所谓的胜义。

  再看,梦里的境界正在纷纭幻变时,一观察就知道实际是无有的,所以叫做“无而现”。另一方面,那个不生不灭的法性,一直就在那里,哪怕梦里再现多少生灭、有多少显现,它是始终没有生灭的。等到梦的迷乱一消除,本有就显现。这样去体会《辨法法性论》的有法和法性,从一个梦喻就可以深入进去,所谓的迷乱、无迷乱、轮回、涅槃、杂染、清净、转依,由此都可以得到了解。

  归到心上:

  第一要知道,除了心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作者。蒙昧的人啊,这么明白的事你还不知道,天天都只是自己的心在动,除了这颗心之外,还有什么作者呢?道理是太真太平常了,自己心心念念在动,还说作者在心外。

  第二要知道,既然一切唯心造,心造出来的现象会在心外吗?这也是很明白的,心怎么能造出心外的东西呢?所以都是由心自己造、自己现的。

  第三要知道,这心正现的时候,它不是石头,它是明知的。这个心识既然是一种明知的体性,我们就知道它一出来就是既有相状又有了别的。没有相状,能说了别吗?想想看,没有五颜六色能说有眼识的了别吗?所以了别就是对相状了别,不是像石头那样什么不知道。再看,离开了别,能说心前有相状吗?没有了别,就是什么也不知不见,怎么会有相状呢?所以相状就是了别的相状。所以,心一起来必然是有相、有了别的。

  从这点去看醒梦,都只是一个分别识,既有心识的现相、又有心识的了别,完全是平等无差别的。

  第四要知道,“一切唯心造”就是说心上的缘起,在这个心里不论现什么,不论色受想行识,色声香味触法,眼耳鼻舌身意,从“它是缘起”这一点作为方便,下手去观察,就知道这些都是本来没有的空相。这也是完全平等的。凡是由心造作的有为法,在实相中如石女儿、如空中的毛发一样,完全是不存在的。梦里是这样,醒时也是这样。

  第五要知道,既然这一切内外显现都是本来没有,这些所谓的生灭、来去、一多、人法、六根、六尘,此种彼种,实际中是没有的。由此就了解到这个心的实相,远离生灭、来去、一多、人法、根尘等等,它就是离戏的大空性。这也是醒梦平等的。

  我们很多人就是满世界跑,住了这座寺庙又到那座寺庙,住了这座山又住那座山,外表上又是念、又是说、又是修这个修那个,又是做这种行为那种功夫,剃了头、穿了僧衣,又是敲打唱念,又是这里辨一通那里说一顿,都是要学佛修行。但是普遍的状况是,很多人都在外面找佛法,心里始终没个着落。这样流浪奔走,何时是归家的时候!

  其实,佛法是原原本本现成的,佛法就在你的心里。如果有智慧的话,天天都是在佛法里,佛法就在你的心里。佛法千言万语、说东道西,其实都在你心里。

  如果你能把这首道歌弄通弄透,那就能以一字法门把握关要,这个叫“一字大法门”,这一字就是“梦”。以上七穿八露地让你明白,这首道歌是这样不可思议,但归起来只有一字,舒展开,时时处处、开眼闭眼都是讲这一字法门。

  你这就体会到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大智慧、大慈悲,给了你一个精要的法,把一切一切的佛法都融合在这首道歌中,为你作了极具窍诀性的开示。这是不是总一切法、持一切义的微妙章句呢?是不是每天都应该去体会、须臾不能离的法呢?是不是一生修行中最重要的一个法呢?

  二、判得一案,断得一切案

  我们从几方面来分析妙慧判案的重大意义:

  发生地点:发生在中国、在亚洲、在全球、在银河系、在太空中的一切世界。

  发生时间:从当下往过去和未来的方面观察,不是百年、千年、万年间的案件,而是从过去无始到未来无终,刹那刹那在轮回里发生的案件。

  受害人员:从人类范围来说,目前全球六十多亿人,都是严重的受骗者;推展开来,包括十方三世六道中的每一类众生,胎卵湿化、有色无色、有想无想,总之是一切种类的凡夫有情。

  作案程度:蒙蔽所有的凡夫有情,让他们认假为真,徒劳无义地分别、执著、追求,即令其心识颠倒,误以为色声香味触、根身、器界、内识有实义,为了求取,刹那不停地造作种种非福业、福业、不动业,身口意付出了无数劳作,最终都是骗局,没得到丝毫实义。而且,个个心乱成病,在三界里生生死死,苦轮不息。

  造成损失程度:苦苦、坏苦、行苦。表现为天灾人祸,国家、民族、团体的冲突、斗争,个人的身心痛苦,三恶趣无量的苦难,上界天人的堕落之苦等等。

  元凶:极隐蔽地潜伏在每个人的心中,执著醒时显现实有的颠倒心。

  这样就知道,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判案,被判者不是一个人,而是所有的六道众生。人人都被带到真理的法庭上受审。这是宇宙中最重大的牵涉所有众生的案件,是世界所有问题的源头、历史所有问题的来源,是无始无终轮回所有问题的总来源。因此和我们每个人都切身相关,关系到每个人暂时的利乐,究竟的解脱、成佛。

  这样一场大审判,所有的有心人都应该倾听,就连上界的神仙天人,如果能和他们联系上,也应该发个短信,让他们来听,对他们来说,这同样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是他们必须了解的事实真相。

  总之,世界上所有的人,三教九流,三十六行。上至总统,下至乞丐,不分性别、年龄、宗派、种族、行业、性格,无论苦乐闲忙,都需要挤出时间来,到真理的法庭上来倾听妙慧所作的大判决,也就是对轮回所有案件作的一次总的裁决。这也是一项人生最重大的课程,无论学哪种宗教、哲学,无论是种田、经商、求学、从政,都应当在这里作最重大的进修,一次智慧的进修。

  人生当中无论哪种大大小小的问题、争端、烦恼,想不通、想不明白的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解决。要净化这个世界,不论是净化自然环境,还是净化有情身心、社会风气,也都要听受妙慧的裁决,才能从根本上找到方法。这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堂课,早一天听早一天觉悟。听明白之后,可以去除分别、执著,避免痛苦、悲剧。这是真正的忘情水、解忧茶、离恨汤,可以去除八万四千种烦恼病。多少人生的贪恋、追求和迷茫,多少人事纠纷,都可以一并解除,在迷梦一样的人生当中有幸能学习这首道歌,依教奉行,久久串习,就自然看破放下、超凡脱俗。

  三、习得一法,通得一切法

  如梦观是无上关要

  大乘的妙谛全在无为法上,而是观无为法的法性,首先应当从观有为法如梦入手。《金刚经》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它的重点是在“不取于相,如如不动”,那么怎样入手求证呢?方法就是经中的最后一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全知的道歌当中“醒梦和合”最终的结果是“融入虚空授记作佛”,前者是途径,后者是结果,这是开示从观一切有为法如梦如幻下手,最后会证得离一切戏论如同虚空的大无为法的法性。这是幻化王佛陀教言的深意。以这个原因,道歌里说“再没有比这更大的关要”。

  下面我们解释,为什么观无为法的法性需要先从观有为法如梦如幻入手。

  首先我们要找到不能“不取于相,如如不动”的原因,然后从它的反面下手,那就是途径。为什么不能“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呢?只因为心向外驰求。为什么心会向外驰求呢?只因为心分别幻像、执著幻像。为什么会分别、执著幻像呢?只因为把显现当作真实。

  现在反过来,首先去观显现法如梦如幻,正显现的同时没有任何实义,让心里明白在这上面没有可执捉的东西,这样就会放下分别、执著。分别、执著一放,心自然不往外驰求。心不往外驰求,就能死心踏地的回光返照。这样就知道要从作如梦观下手,才能契入不生不灭的法性。

  佛宣讲二转和三转*轮,第二转无相*轮放在了前面,原因是领会了无相之后,才能契入第三转*轮的如来藏。所以,先观因缘所生的有为法如梦如幻,这个地方了知了,就会知道这是客尘。了知只是客尘,就停止对客尘的驰求,而自然反照本性。

  《圆觉经》里说:“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这个轮回心就是指生灭心——生生灭灭的分别心,想要以生灭心、生灭见来观不生不灭的圆觉性海,这本来就是一种相违。我们凡夫即使作观,也是落在能观所观当中,那有没有方法能让我们契入呢?方法是首先在有为法上下手,去观一切属于因缘造作的法、有对待的法,都是梦幻一样的,只是一种因缘积聚时显现的幻像,从这个地方体会,它正现的当下就是全然没有的。

  这是一条途径,由观诸法缘起生,从这里进去就开始观诸法性空;由观诸法性空,相一空,不生不灭的法性就能显露。所谓“有相,诸法就千差万别;相空,诸法就唯一真如”。

  所以通过观诸法如梦如幻,可以把行者引入到不生不灭的无为法。这时就入了圣位,慧王开始要作赏赐。“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都是在这个无为法的法性上才有贤圣。《辨法法性论》是说由法性安立涅槃,不是在虚假的法上安立。因此只有先观显现如梦,再观一味空性,最后一切假相都消失,就证得不生不灭的无为法,从这里开始超凡入圣,然后以无分别智触证大空性的力量,可以流现无量的报化身,任运利益众生。所以我们说“习得一法,通得一切法”。

  如梦观一气用到底

  我们作观是观一切有为法如梦,凡是有所为、有所作、有所得的法,都是有为法,也就是世俗一切显现法。要证入不生不灭的无为法,下手的方便就是观有为法如梦如幻。这又有从粗到细一层层的观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切身的问题,有对自己修行困扰最大的方面,这就是首先下手对治的地方。在家人执著财富、地位、名声、妻子、儿女、物质享受,这些都是很重的障碍,所以,首先要从这些方面作如梦观,知道这些都是梦里事,没有任何意义,常常这么作意。

  我们不作如梦观,很快就会执著在境上,心和尘合在一起。作如梦观,知道它的虚幻,心就不攀在上面,其实,正当显现的当下,本来就不存在的。现在以如梦观点醒自己,如梦观一起,就能止住无明的冲动。这就是在根源上止息贪嗔烦恼、让业清净。

  这一层作观得力了,就要在细的方面观如梦如幻,细的指学术、事业、功勋,世间有理想的人认为名利、生活享受是庸俗的事,他比较清高,他不知道他所执著的学术、事业、功勋同样是有为法,同样是梦。他的心执著这些方面,认为有意义、有价值,在执著、追求的状态当中歇不下来,虽然比普通人高尚一些,但也只不过换了一条跑道,还是在梦里奔跑,也是迷幻。这个妄想不停下,不可能证入本性。看穿了,这也只是一个分别心在东奔西跑,能得到什么实义呢?所以世间的学术、事业还是梦里的事,虚假不实。

  还有更细的,就是修行上各种觉受、境界,修出什么现象,看到光、得了定等等,这还是有为法,也是一种幻像。必须作如梦观空掉执著,不然还是向外驰求,同样不能见本性。

  再细下去,有法可修、有果可证都属有为法,也都要作如梦观空掉执著。

  所以不论粗相、细相、染污相、清净相、世间相、出世间相,依次作如梦观空掉,连空也要空掉。《辨法法性论》的所治相、能治相、真如相、能证智相,和这里所说相同,远离这些粗粗细细的执著相,才能证入本性。

  当代人尤其需要作如梦观

  今天这个时代,由于科技迅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人们生活在五光十色的欲尘当中,品种繁多、花样百出、外表新颖的欲尘物质,对人构成巨大的吸引力,人们缺少正见,一经媒体大肆渲染,就会让人误以为这些物质享受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是真正的幸福安乐,就是这些具有欺骗性的人生观念吞噬了人们的正念。在没有正念约束下,人的心识日日夜夜向外奔驰,捕捉他所需要的六尘。

  这样就看到,外境的诱惑力极强,内在心力又极弱,所以迷乱幻像很容易就进入人心,让人心在不知不觉中就陷入迷乱。比如现代人在电视、电脑、网络前,各种邪的言论和虚幻的光影直接进入内心,引发邪见和强烈的执著,而且推动人不断地追求,这种状况和古人相比不知严重了多少倍。

  人们不但不知道身处的环境是多么复杂危险,反而认为自己拥有很多享受,是人生成功、有福报的表现,他不知道这些东西会致使执著、烦恼日益深重,会减弱相续中的慈悲、智慧、善心,会越来越难以和法相应。因此,表面上看起来生活越来越享受,其实离道越来越远。

  现在人的观念和习气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单单靠布施、持戒能不能从根拔除呢?这恐怕很困难,因为已经习惯了往外追求,不必要刻意一起心动念就是向外奔,加上外在环境助长他的串习,日日夜夜都在加深,如果没有生起如梦如幻的见解,即使做很多其它行为,其实心里的邪见并没有拿掉。因此,修如梦观对现代人非常应时、应机,因为修如梦观,不是别人强迫你放下,而是通过自己的观察,观察到这些物质、身心的感受像梦一样没有实义,认定它并没有东西,就可以开始止住追求显现法的狂心。

  我有这样一个想法:今天人们的实执病严重,要下猛药,要加大对治法的深度、力度,才能从根本上动摇他的观念,观念上有大的转变,行为才会开始转向。现代人的心态已经这样复杂,习以成性,如果不首先从观念上下手,让他在行为上转变有相当大的难度,古人要单纯得多,人单纯,说什么会照着去做,但是时代越往后,人心就越复杂、想法就越多,不可能简单说一两句就老老实实照着做。

  大多数的在家人都是在红尘里修行,只是到寺院里住几天,做一点外表上的修行,这也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什么呢?因为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欲尘的包围当中,一接触境界就起分别执著,如果没有一种操作方便而又强力、有效的对治法,在红尘中就很难站稳脚跟修道。也就是,一个人的相续如果没有以智慧来把握,就会像无根的草一样,风一吹就卷走了,只有智慧深,才能定得住。照理说,电脑、电视、网络这些东西算是虚假中的虚假,但是人在接触时,内心没有定力,外境的诱惑又那么强,所以媒体的信息大片大片地进入内心,很快就染污了相续,别说得解脱,就连下一世得人身也非常困难。

  不作如梦观,境界来时没有不被骗走的,求取的念头一动,马上就连带引发烦恼和染污业,一天要造多少业、将来要受多少生死,到何时才能了断呢?

  贪执是由执著有实义而生起的,贪执的原因是误认有为法真实,现在反过来,如果观见有为法像梦一样虚假,就能放下贪执,所以如梦观是止贪的妙法,非常适合现代人。而且作这个观非常方便,因为它是着重在境缘上作观,只要有境缘就可以观修。这个法一切时处都可以用,不管欲尘怎样纷繁复杂,凡是有欲尘的地方就是作如梦观的地方,借红尘的境缘修炼如梦观,这就是借欲尘来修道,对那些修行好的人,红尘反而成了修如梦观的最好道场。

  由梦喻能贯通一切法

  佛所宣说的八万四千法门的精华或者核心就是如梦如幻。从观修如梦如幻入手,可以贯通一切佛法。

  梦与少欲知足

  要做到少欲知足,一种方法是从因果上思维,就是认识到贪欲的过患。如果不遮止的话,欲望就会不断膨胀,引起后后种种过患。另一种方法是在更深的层面上观察,一切受用就像梦里的受用一样,没有任何实义。由此止息贪求之心,生起少欲知足的善心。所以如梦观修得熟练,少欲知足自然在里面。

  我有位熟悉的堪布,以前我们很年轻的时候,一起在大经堂辩论。他对我说:“虽然我拿不出很多理证,但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我那时去一座寺院打算好好跟随一位老堪布学习经论,到那里我打算住得久一些,就想修一个结实的房子,挖了很深的地基。当时老堪布路过时,我问他这样做行不行。

  他说:‘你心里认为行就行,你要是不满足,一直挖到山门也还是不满足。当时我感受很深。确实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心安立的。’”

  像这样,满足或者不满足除了只是自己内心的执著状态之外,并没有别的。懂得了这一点,不去贪求,也就可以安住在少欲知足当中。这是从能境的角度入手。

  从所境上看,人间的财富、地位、享受,都是梦里的活计。比如梦里经营赚钱,赚到多少,只是梦里的钱,能观察到没有任何实义,心自然就放下了。名声、地位、享受也是如此。所以作如梦观,连带就引生少欲知足的善根和行为。

  梦与皈依

  知道轮回是一场迷梦就知道皈依的意义。法界当中佛是大觉,正法是引导人觉悟的法,依法修行的僧是得到部分觉悟的人,除了佛法僧三宝,其他都属于迷梦中的法,从这里就明白,只有皈依三宝才能得到觉悟。其它世间各教派的教主,某种学说的权威,或者思想家、哲学家,皈依他们是不可能从梦中醒觉的,因为他们自己还在梦里,浑然不知自己在做梦,皈依他们只会在梦里越陷越深。现在世间的言论多数只会加深迷乱程度,让人永远醒不来。所以真正的皈依处唯一是佛陀、圣法和圣僧。

  佛是已觉悟的人,佛说的圣法尤其是般若妙法,是让人觉醒的最妙的药,能按时、按量地服用,一定能远离颠倒梦想。当了解到自己堕在长夜大梦当中,只有佛法僧是能让自己苏醒的力量,为了脱离迷梦,就发起一心皈依三宝,决不皈依其他的誓愿。

  这是在更深的层面上引起皈依心,从生死是梦的层面上看得很清楚,其他都是迷梦的人、迷梦的法,即使皈依,也起不到作用,只会让梦更长、更苦、更恶劣,所以不皈依其他,一心坚定地皈投三宝。

  梦与细无常

  对梦里的显现很容易知道不是无因生,都是习气力所生,因缘和合就当下现一个相,而且它不住第二刹那,因为梦不可能无因住第二刹那,所以对应梦里的现象,就能决定有为法都是刹那无常。

  有为法都是梦。从梦下手观察,就是很方便的方法。推到一切有为法上,就是“举一反无量”,了知一切有为法都是细无常,这是由梦来了知诸行无常。

  梦与出离心

  轮回只是一场迷梦,推究到底看不到有任何意义。想一想,追求今生,今生只不过是一个几十年的短梦;或者求来世,而来世也只是一个梦;或者求升天界,天界也不过是一个暂时的美梦,不可能永驻,况且美梦过了是恶梦,所以最后一无所得,只是徒劳自苦而已。知道轮回是迷梦,什么实际意义都得不到就会放下,所以作好了如梦观,出离心也就在里面。

  可以打个比方,比如在某地,大家风传山上一个洞里藏了许多金元宝,大家举着火把一窝蜂赶到山洞,里里外外到处寻找,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大家摇摇头就都回去了。能观好轮回如梦无实义,顺理成章就发起出离心,就像是比喻所说的这样。

  梦与大悲心

  有了如梦观,回过头来看众生,大悲心油然而起。因为看见众生都在迷梦中受苦,本来什么都得不到,但因为他分别执著,已经成了严重的疯病,在梦里追求幻影,得了就狂喜,没有得就伤心痛苦,在无量劫当中就这样毫无意义地追求苦恼、苦恼追求。看到这一点之后,就会油然生起悲心,发愿唤醒世上所有的人,拔除他们的痛苦。

  所以作如梦观利益非常大,有智慧的利根者,首先深入修持如梦观,连带可以引发出离心、大悲心、菩提心、无二慧等的功德。

  梦与四谛

  梦里苦痛是苦苦;梦里的乐不是真实的乐,它只是习气假立的,怎么可能永久坚固,所以最终一定会破灭,由此就知道这不是真实安乐,唯一是坏苦;只要还在梦中,就刹那刹那不停地妄念迁流,一直受习气的控制摆脱不了,这就是行苦。这样看到轮回是一个迷梦,由此就知道这纯粹是苦性,决定没有真实安乐。

  梦境不是无因生,是由习气变现的,这个迷乱习气就是集;梦里知道梦中的显现不存在,这是道;梦境息灭,这是灭。这样对应轮回,就知道什么是苦、集、灭、道。

  梦与二谛

  从显现和空的二谛来说:梦的显现是世俗谛,梦正显现时没有丝毫自性是胜义谛。

  梦与有为、无为法

  由梦里有所得、有所造作、有所假立的法是有为法,毫无实义,正当这时,还有一个不是造作的,是无为法。

  梦与客尘、自性

  梦里忽尔显现的法,好像是有,实际没有,这表示是客尘。客尘现时,本性不现,但仍然存在;梦一灭,客尘消,本性就显现。

  梦与菩提心

  了解到轮回是梦,是一种无的法,而自己的自性是佛,就像六祖所说:“前念迷,是众生;后念悟,是佛。”既然自己本来是佛,只是因为颠倒梦想而迷了,由此就能发起出离迷梦作佛的心。或者认识到众生都在梦中,只有自己醒来,才能唤醒他们,所以就发心要觉悟成佛。因此如梦观修得好,借它作途径,就可以引发菩提心。

  梦与解决问题的方法

  人们的认识不一样,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不一样。究竟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知道本来没有问题,就是最高明的解决问题。比如梦里有老虎追你怎么办?得不到财富怎么办?别人瞧不起、伤害你、侮辱你怎么办?在竞争中失败怎么办?怎么止息梦里的烦恼和苦……一种是在梦里赶老虎、求财富、左追右求,这就是低级的方法、很麻烦的方法。其实,醒过来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这时就会哈哈一笑:原来什么问题都没有,哪里有那么多问题。所以,知道没有问题,心放下了,就是解决了问题。

  道歌特点:

  全知麦彭仁波切的道歌就像无尽藏,深不见底、广无边际。这个意思可以体会一下,这就像我们从一个洞口进入,发现越走越深、越走越广,转入转深,转深转入,一直深到没有边、广到没有边,似乎可以无限地深入进去。所以,它的内涵是无限深、广的,没有底、没有边的。

  这篇道歌又像一口涌泉,辗转流出无量妙义,只要肯深入挖掘,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得到。

  比如,一杯水是有限量的,喝完就没有了。一间房屋几十平方米,居住面积固定在那个量上,不可能再多、再大。这是一类有限量的法,但不是所有的法都是定量的,有一类法是无量的,像全知仁波切的道歌就是无限量的,如海纳百川,可以吞尽一切教海。大家知道维摩丈室吧!维摩诘大士的方丈室看起来四方都只有一丈,但是里面包容有余,即使把佛刹极微尘的世界放在里面,维摩丈室也不会装不下。同样,在这首短短的道歌里,诸法唯识、缘起性空、自性光明、有为无为、世俗胜义、观察修安住修、五道十地、自利他利,乃至无量无边的佛法都含摄其中。全知道歌的深妙庄严,赞莫能辞,真让人有“仰之弥高,钻之弥深”的感慨。宋代苏东坡有两句名句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正好用来形容全知的道歌,由各人的领悟不同,会理解到不同层面的意义。又像截栴檀,片片皆香;泻水银,粒粒皆圆。歌中字字微妙、句句有深义,细细品尝,回味无穷。又像是神箭手,箭箭中红心,每一句都是切中要害的诀窍。

  这样方方面面观察,才知道这是文殊智慧的流现,有着文字般若登峰造极的成就,字字放大光明,照破众生的愚暗,能让这个世界的众生迷途知返。

  实际上,从戏剧的角度来评价,这应该是人类戏剧史上最深、最妙的杰作。甚深而广大的佛法,用这样生动活泼的形式来表达,确实十分罕见。全篇从前到后,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表面上是一篇首尾完整的戏剧,实际上,句句都有所指,前后连起来就是一部道次第。大家想想,一种成佛的次第,全部用拟人的手法来表达,闻思修的密诀、修道的工夫境界都包含在里面,如果不是对这一切都了然在心,又怎能作出这样的妙歌!这样伟大的著作的确是无价的如意宝,具慧者就能识货,并把它珍藏在心里。不识货的话,以为只是一篇小文章,甚至会想:反正只是一篇小文章,听听就算了,我要的是大法!这就是有眼不识泰山。

  这样的道歌真是很精彩。这样活泼的形式,可以讲、可以画、可以唱、可以排成短剧、可以跳金刚舞、可以做成动画片……有眼光的人,就知道应当运用不同的方法,把这样深广美妙的佛法传播到众生的相续中,让人人都开智慧、都种下大乘般若金刚种子。当然这都要我们大家一起来发心。全知仁波切的法要具有无与伦比的加持力,但愿有缘者都能得到尊者智慧不共的加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