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法王如意宝关于往生西方的开示

  • 作者: 如意宝晋美彭措传授
  • 文章来源: 智悲精滴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5-31 22:53:36
  • 分享到:

如意宝晋美彭措传授 索达吉堪布 口译

       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佛陀所    显现的幻化无量无边,所教化的刹土也纷然呈现。然而在即生当中,大多数人最感缘近的还是西方极乐世界。在他们的心念当中,也会时常忆念极乐世界的种种美妙庄严。依佛经记载,极乐世界属化身刹土,比较容易往生。华智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也都曾赞叹过西方极乐世界和东方现喜刹土的种种功德(东方现喜刹土乃是东方不动佛之清净刹土,距婆娑世界十万亿国土,众生寿命十万劫。那里虽然有男人、女人,但人们却不受贪心和嗔心的恼害,功德不可思议。然而在诸多经续中,却并没有阐明需要具备何种因缘才能顺利往生到那里。不过,我们在忆念东方不动佛的时候,我们的心相续当中就会播下往生其刹土的种子。)。虽然从究竟意义上讲,东方不动佛和阿弥陀佛并无差别,但无论依靠我个人的分别念来判断,还是就经论当中的文字方面进行观察,我仍然认为其刹土的庄严殊妙,似乎不能与极乐世界相提并论。

  至于极乐世界有无凡夫,各大祖师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竹庆仁波切认为极乐世界有凡夫存在,而乔美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对此则持否定态度。麦彭仁波切是这样解释的:普通凡夫往生极乐世界之后,通过阿弥陀佛的无上加持,立即就会成为登地的圣者。对于这些不同的观点,以及各位祖师大德的究竟密意,我们都应予高度重视,并应通过精进闻思去深入理解。万万不可依靠凡夫的分别念妄加揣测、随意评价,以免由此造下无边罪业,为自己往生西方设置障碍。

  麦彭仁波切在《净土教言》中开示,若没有造下谤法罪和五无间罪,又具足对阿弥陀佛的信心和意乐等这四大因,一般人都能顺利往生到那里,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

  说到谤法的过患,嘎当派曾在其教言有所涉及。喇啦曲智仁波切和萨迦班智达都明确指出,普通人不可犯谤法罪。恰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中,除详细记述了如何辨别谤法罪与非谤法罪之间的界线以外,还论及了五无间罪、近无边罪的诸多过失。其中,尽无间罪并不容易违犯,而在五无间罪中,杀父母、杀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等,在一般情况下也很难触犯。至于谤法罪的情况就不尽相同了。一方面稍有不慎就易违越;另一方面,多数情况下又很难确认谤法与否。至于谤法与非谤法的界限,在《弥勒菩萨请问经》中有较详尽的开示。

  若就今生的显现而言,我们前世应该没有造过五无间罪,否则,此世也不会得到人身。因为如若造下此罪,往往身后立即感受果报,其恶业一般不会隔世成熟。然而,无论三藏法师还是普通行人,在今世的言行中却极易触犯谤法罪。为此我们应当时常猛力忏悔。佛经中讲,念诵十万遍金刚萨垛心咒,可以忏净违犯密乘根本誓言的所有罪业,而谤法罪则属于违犯显宗得根本誓言,所以如是念诵定可清净此种过患。

  这也是本院每年召开金刚萨垛法会的目的所在。法会期间,每位参加者于两、三天内即可积累一亿遍心咒之功德,其忏悔罪障的力量可想而知。释迦牟尼佛曾指出,众人共修之功德是各人所修功德的总和,也就是说,如果一万人参加同时参加法会,每个人于法会期间所造善业都将增长一万倍。然而,如今却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一点,世间的学者对此也不予承认。事实上,无论善业抑或罪业,若众人共同协商、参与,每个人将得到一份相等的功德或罪业。例如一千人同时密谋杀害一人,待到果报成熟之时,千人中的每个人都会感受杀害一人之果报。而众人所造之善业功德也与其理相同。尽管这样,却仍有一部分人错误地认为个人念诵的功德较大,集体共修的功德较小,这些见解都是对因果关系不十分信任所致。作为一个修行者,我们理应相信佛陀的教言,特别是对因果要生起坚定的信解,以后再遇大型法会时,一定要积极参加,从而得到大家共修得善业功德,这同个人修持的利益相比,相差十分悬殊。

  总之,我在此希望大家一心一意观想阿弥陀佛,日夜祈祷,共同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假如能如此行持的话,无论今生或来世,我们都会沉浸在无边的快乐当中。正如前辈大德在金刚道歌中所吟唱的那样:具足菩提心的人今生可以得到快乐,来世也能往生西方,不会被痛苦纠缠!一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心生欢喜!如今,虽然我这个四大假合的色身已经年老体衰、羸弱不堪,却仍然禁不住要唱起悦耳的金刚歌,跳起欢快、优美的金刚舞……

  我个人认为能够有幸听闻无垢光尊者的殊胜教言,是一种极大的福报,因为尊者的教诲对每一个欲界凡夫几乎都行之有效。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们随时都可以感受到尊者严厉的目光似乎正注视着我们,因而每个稍有善根的人都感到惴惴不安、羞愧万分。如果有哪个人在学习尊者教言时仍然无知无觉、麻木不仁,那他如果不是一位已经证悟了的成就者,就一定会是个不可救药的蠢才。

  现在,世间众生所造的恶业堆积如山,无论何时何地,众生都不可能得到片刻安乐。当我们对此凭借着自己的头脑加以思考和抉择时,又怎能不生厌烦之心?回想劫初的时候,人们能够自然行持佛法,以神变行于虚空,以禅定为食,通身都可放射光芒。但是随着烦恼越来越重,众生的福报也越来越小,世间与出世间的能力也越来越低,以致逐渐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今已是五浊炽盛,世界上再难寻找到一丝真正的安乐,到处都充斥着饥馑、瘟疫,乃至战争等种灾难,这是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在这种一片恶劣的大气氛中,如果我们还要遣除自己的各种违缘的话。就必须多念诵具光佛母心咒。并虔诚地祈祷观世音菩萨。

  莲花生大师曾授记道:“时日虽依旧,人心已不古。”遥望渺渺星汉,从古到今,我们曾看过多少次日落日出、斗转星移?!正如人间草木岁岁枯荣、周而复始一般,大自然的许多景致都是恒久未变、年年依旧,而人的心地却再难以回复如初。

  多么希望大家都能时刻观察自己内心啊!我们应尽量克制烦恼和贪欲,避免一切恶劣行为的发生。如果是老年人,那就不要再聚集闲聊,以免浪费光阴;年轻人也不应与世间凡夫俗子一起终日厮混;至于小孩子,父母更要对他们严加管教,决不要他们沾上任何恶劣习气。寂天论师在《入行论》中曾经指出:身为菩萨,每当行事之前,应当首先观察自心,以便权衡善恶利弊。我们应该只做该做的事情,而不做想做的事情。

  在此末法时期,无论就外在的器情世界,还是就众生种种不堪入目的显现而言,均可谓刚强难化。因此希望大家能够树起正见,深切思维,认真取舍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以便维护佛法的总体形象。

  每当我们观察自己的内心时,我们就会发现,屡屡涌现出来的,多是难以克制的诸多烦恼,真正的善念实乃少而又少。即便偶尔生起将心识转向佛法的念头,那好不容易才生起的善念也总是一闪即逝,力有不逮。如果我们再转而观察人生的各种因缘,便会发现,即使自己诚心诚意地祈祷上师三宝,无意中也会遭遇众多违缘,本身的寿命也如同草尖上的露珠一样短暂无常,这些都会令我们心灰意冷。由此,我们才可以深切体会出高际必堕,积聚必散,有生必有死,有兴必有衰的深刻道理。并进而认识到世间的所有法则、轮回中的一切显现都实如此的不可依靠。因此,只有发愿从轮回当中解脱出来,才能摆脱痛苦的捆缚,得到究竟的利益。

  在这个发心的过程中,我们最好不要凭空许诺要承担多重多重的担子。在经过反复权衡后,凡是觉得自己无法胜任的工作,无论是有关佛法的,还是与佛法无关的,都不要一概答应,更不要轻易就发下宏愿。作为一名薄地凡夫,我们本来就不可能具备超凡的工作能力,故而应当努力从发起愿菩提心做起,以期通过修行提高个人的能力,并非要好高骛远地去实践什么菩提心。否则不但对于众生利益甚小,还会对自己构成危害。因为利益众生的前提是必须具足不共的智慧与能力。否则就一定难堪重任。若度化众生的因缘尚未成熟,自己就贸然行事,固然其发心值得敬佩,但实际效果定然不会理想,并且还会因此而障碍个人修道,其结果无非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所以,在没有获得足够的智慧与能力以前,我们还不如前往寂静之处精进修持,以期早日做到愿行一致。

  以往的高僧大德、诸佛菩萨们,对于寂静清幽的山林深处无不交口称赞――那里没有野蛮的众生和喧闹的场面;那里远离了暴力和伤害,有的只是善解人意的小动物和空中的飞鸟,而它们也会成为修行人的忠实侣伴。如此栖身在密林之中,定会感觉悠然静谧;安住于山洞之内,怎能不感惬意安闲。山脚下,潺潺的溪水缓缓流过;平原上,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嗡嗡的蜜蜂,在花丛中盘旋飞舞,唱着动人心弦的歌谣;不知名的小鸟,三三两两地婉转啼鸣,忽高忽低地追逐嬉戏;微风吹拂,送来缕缕沁人心脾的旃檀清香;波光潋滟,荡漾着天鹅纯净的倒影,令人心醉神迷;远处的山涧中点缀着丛丛翠绿的松柏;而脚下的山坡又铺展开无边的如荫芳草。这简直就是一幅如诗的画卷,犹如天国降临在人间。堪布尼登仁波切在赞颂色达寂静处的一篇文章中也曾说道:如此寂静的山林犹如天国的花园,四季的无常变化也能为行者之观修带来无上助缘。

  如今,已经趋入了解脱大道的我,随顺佛陀的言教,发自内心地劝告大家前往寂静处所,精进不懈地修持善法,度过有意义的一生。

  在我们借以栖身的这个轮回大海中,到处都充满了痛苦,所以具有智慧的人一定要仔细取舍因果,精进修持正法,以便将来弘法利生时能引导众生共同脱离苦海。要知道以我们现在的凡夫境界要想度化众生,那是极为困难的。所以,我在此奉劝每一位有缘弟子,一定要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那里,我们将获得无碍的辩才和究竟圆满的智慧,然后再入此娑婆以度化众生,那才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据佛经记载:西方极乐世界乃清净刹土,其殊妙功德不可思议,因此,我们首先发愿放弃今生,了脱轮回,进而力争往生西方。以前有一位大成就者在召开极乐法会时,曾告诉大家,如不能现量地观想出阿弥陀佛及其手中之钵,就可以方便法观想他本人与他手中的大碗。同样的道理,假如我们当中有人不擅长观想本尊,便可仅仅观想唐卡上面阿弥陀佛的形象,这样也仍然可以获得殊胜的加持。 

  尽管我不厌其烦地宣说了我自己对末法时代的种种不尽人意,不如理如法,甚或丑陋、可怕、堕地狱等现象的厌烦之心,但有句古话说得好:“爱之切,故言之也苛。”就我本心而论,我多么不愿看到这些让我心痛的行为啊!我多么希望佛陀的朗朗慧日能重新辉耀于藏地乃至全世界的被乌云遮蔽的天空之上!我根本就不愿看到绵延几千年的佛之慧灯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堕于黑暗!

  我可以坦诚地将一句,无论五浊恶世的滚滚浊流有多么喧嚣,众生有多么贪婪与愚痴,只要有人还在行持善法,还在精进闻思,还在清净的地方不禅孤独与寂寞的迅猛修行,我本人就永远不会远离他们!

  即就是大多弟子都已懈怠、懒散下来;即就是大多数世人都已被各种世间八法所包围、所污染;即就是许多修行者都已背叛了他们根本上师的教言;即就是有越来越多的僧人都已把出家当成一种职业;即就是有一拨又一拨的假活佛、假堪布们大批应世“弘法” , 我还是要说一句:正因为怒其不争,我才会对他们心生厌烦;正因为哀其不幸,我想我还不会对他们真正生起厌烦心。因为我要尽到我作为一个上师的基本责任,特别是在当前这样一个颠倒混乱的群魔乱舞的时代。

  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诺言——我自己以及所有眷属都会在西方极乐世界里相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