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入菩萨行论》讲记(68)[精进品]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22 10:04:22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前面已经讲了精进的四种助缘,接下来讲如何依靠这四种助缘来精进修行。
  
  辛二(依助缘勤行)分三:一、勤行对治之方法;二、断除罪过之方法;三、成办同品之事。 
  
  壬一(勤行对治之方法)分二:一、勤持不放逸;二、勤持正念。
  
  癸一、勤持不放逸:
  
  沙场老兵将,遇敌避锋向,
  如是回惑刃,巧缚烦恼敌。
  
  这是用比喻来说明道理。犹如一个久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将在沙场上跟敌人针锋相对的时候,他以避免利刃击中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然后再去摧毁对方。这样,既能保护自己,又能摧毁敌人。同样,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也要做到既保护自己,又要降伏烦恼。我们也应当巧妙地回避烦恼的利刃,束缚住一切烦恼,不让它再度加害自己。
  
  我们要以正知正念保护自己的相续。如果能以正知正念保护自己的相续,这些贪嗔痴等烦恼就无法染污自己的相续。能守持正知正念就能守持心,能守持心就能守持戒律。以正知正念守护自己的心相续,就是保护自己。这样,这些烦恼就不会染污你的相续,它们根本就没有机会。
  
  其次,我们还要以佛法、以智慧去降伏这些烦恼敌人。这里讲的“巧缚”,就是善巧方便。大家应该善巧方便地对治和降伏这些烦恼,逃避和控制不是好办法,你逃避不了,也控制不了。
  
  我经常跟大家讲,修行的过程也是场战争。我们要跟谁作战?跟烦恼、习气作战。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做?第一,要保护自己;第二,要摧毁对方。
  
  怎样才能保护自己?如果你能时时提起正知正念,以正知正念去保护自己的相续,这些烦恼就没有机会、没有办法侵入你的相续,更没有办法毁坏你的相续。
  
  怎样才能摧毁敌人?若要摧毁烦恼、习气,就要靠佛法,就要靠智慧。靠神通、神变不行,靠钱、权更是无济于事。即使你有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力,仍然会有烦恼和痛苦,也许烦恼更多,痛苦更大了。无论是天界的众生,还是恶道的众生,都有神通、神变,但是他们都有烦恼和痛苦,都离不开烦恼、痛苦。大家能不能清醒清醒,能不能智慧一点儿啊?
  
  这些烦恼、习气很顽固,并非你想改就能改的,也不是你想断除就可以断除的。若是你没有佛法,没有智慧,即使你有再高的学问或者再聪明,也没有办法,甚至是火上浇油,你所用的一切方法不但不能消除烦恼,甚至会让烦恼增长,无法控制。
  
  所谓的佛法,就是指智慧。有佛法就有智慧,没有智慧就没有佛法。得一分佛法,得一分智慧;得一分智慧,少一分烦恼,少一分痛苦。这都是相辅相成的。佛法太重要了,智慧太重要了。若是有佛法,有智慧,就能很善巧、方便地摧毁和降伏烦恼敌人。
          
  癸二、勤持正念:
  
  战阵失利剑,惧杀疾抬取,
  如是若失念,畏狱速提起。
  
  这也是用比喻来说明的。例如,在战场上失落锋利的剑时,人们会惊恐万分地疾速拾起。同样,如果在修行的过程中,若丧失正念的兵器,就会忘失对治。这个时候就要想到地狱的痛苦,让心里生起恐惧,这样便会迅速拾起正念的利刃。有了正念的兵器,就有了对治力,就能对治烦恼、习气。
  
  在战场上跟敌人针锋相对的时刻,若自己手里的剑或其他兵器掉到了地上,这个人会想尽一切办法立即把它捡起来。因为怕自己受伤,有生命危险,所以会疾速拾起,而不会先想想,再去捡。
  
  我们现在对恶道、对地狱有这样的恐惧吗?当我们讲地狱、讲因果的时候,大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根本就不知道恐惧。应该找一找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相信地狱的存在,不相信因果?还是不相信造恶业了,要堕落地狱,遭受地狱的痛苦?还是不相信有那么大的危害?或者是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或造了恶业?肯定是有原因的。大家好好观察、观察自己,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在战场上把兵器丢了,他会不假思索,迅速捡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样危害特别大,很可能会丢掉自己的性命。同样,地狱对我们的危害非常大,在地狱里要遭受的痛苦更是不可喻、不可言的。若是我们丢掉了正念,不立即捡起来,就相当于丢失了对治的利刃,这些烦恼、恶业就会不断地在相续中产生,这样将来就要下地狱遭受痛苦,就要堕落恶趣感受痛苦,这些痛苦是难以忍受的。
  
  生命是无常的,自己随时都会死去,可是业力还没有清净啊,死了以后肯定会下地狱,会堕落恶趣,会遭受无穷无尽、难以忍受的痛苦,出脱无期。当这样思维时,心里能没有恐惧吗?心里能不着急吗?
  
  大家应该多思维轮回的过患,应该反复观察恶趣的痛苦,尤其是地狱的痛苦,这样就会生起畏惧心,继而生起出离心,这样才能时时提起正念、善念,时时能精进修行,否则真得很难啊!因果不虚,轮回过患,这些内容都是最根本、最重要的,其他如空性、无我等,现在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大家就要这样修持正念。
  
  壬二(断除罪过之方法)分二:一、不应出现罪业;二、出现罪业则制止。
  
  癸一、不应出现罪业:
  
  我们不应该让这些罪业出现在自己的相续中。
  
  循血急流动,箭毒速遍身,
  如是惑得便,罪恶尽覆心。
  
  若中了他人射的毒箭,毒药通过血液循环会立即遍布全身,直至死亡。这是比喻。同样,在自己的相续中,虽然恶念或邪念很微小,但如果不加制止,很快就会生起更多、更粗的烦恼、恶念。
  
  我们串习的正念、善念少,所以就要特意发或者特意很用力地让它延续;而恶念、邪念都是无始劫以来的串习,一旦产生,即使刚开始的时候很小,但是延续得特别快,最后会达到那种不可抵挡、无法控制的程度,所以要时时观察自己,时时对治恶念、邪念,不能让它们产生。
  
  所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即使小小的恶念也不能让它产生,即使小小的恶业也不能去做。自己时时以正知正念观察、守护自己的相续,在烦恼刚产生时,就要立即对治,这样我们才可以成就。
  
  如人剑逼身,行持满钵油,
  惧溢虑遭杀,护戒当如是。
  
  这里也是用比喻说明真理。如同一个人手里拿着锋利的宝剑,然后让另一个人端着装满芥子油的器皿上路,并且威胁他说:“如果途中有一滴油溢出来,就砍断你的头,就杀死你。”这个人肯定会小心翼翼、特别集中精神地端着这个容器。用这个比喻来说明不放逸,说明内心专注。我们就应当这样去分辨善恶、取舍善恶,尽心尽力地断所断,尽心尽力地证所证。
 
  所谓不放逸,就是要这样小心翼翼地时刻集中精神,唯恐生起恶念、造作恶业,尽力避免生起这些烦恼、恶念,不让自己造业。
  
  现在我们在这儿闻法、修法,是否集中精力、小心翼翼?也就是不让心放逸,不让心散漫。如果你真的这样不放逸、集中精神的话,还能听到别的声音吗?还能想到别的事儿吗?不可能的。心专注在一个外境上不动摇,这叫禅定。有的人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又看那个,东张西望,东想西想,这样的人还会有禅定吗?还会有专注吗?不会的。若没有禅定,没有专注,这叫散乱、懈怠。
  
  如果依照佛的教言去观察、依智慧去判断,尽管我们每天看似在闻法、修法,但实际上还是在修散乱心,还是在长养懈怠。有的人还整天怨天尤人:“我怎么还不成就呢?我怎么还不解脱呢?”你这样能解脱吗?你这样能成就吗?自己看看吧!
  
  也许大家现在做不到一个小时内保持专注、不散乱,但若是能在十分钟或者十秒钟内做到不散乱,也可以啊!但是我们根本没有做到,根本就没有禅定,根本就没有专注。尽管身在闻法、修法的行列,但是心没有专注,所以没有听明白,没有什么觉受。闻法的时候,只有心专注了,才能听明白,才能增长智慧,这叫闻慧;修法的时候,若是心专注了,就有觉受,就能产生智慧,这叫修慧。
  
  尽管我们现在也在闻法、思维,但心还是散乱、懈怠,所以就处于似懂非懂、一知半解的状态。似懂非懂,实际没有懂;一知半解,实际上没有明白。我们看似明白了,实际没有明白;看似解开了心灵的疑惑,其实没有解开,还是糊涂、愚痴的状态。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心没有专注,没有禅定造成的。所以说,戒是定的基础,定是慧的基础。只有具有禅定的功夫,才有闻慧、思慧、修慧,否则不会有这些智慧。戒律是禅定的基础。戒是净,是从明理中来的。戒定慧三学刚开始有程序,最后则没有程序,是一体的;刚开始有次第,最后则没有次第,是一体的。刚开始有程序,那个时候还没有达到一体的程度;最后成为一体的时候,它是没有程序和次第的,戒中有定,定中有慧。
  
  癸二、出现罪业则制止:
  
  复如蛇入怀,疾起速抖落,
  如是眠懈至,警醒速消除。
  
  这是用比喻来说明此理。犹如懦夫怀里钻入毒蛇,他本来胆子就小,肯定一刹那也不会等待和拖延,立即就会站起来把蛇抖掉。同样,一旦发现在自己的相续中产生了恶念或烦恼,发现自己要造恶业或犯戒时,应当立即就去对治、改正和制止,不要等待和拖延。真的,心的力量不可思议。
  
  我们现在要先想,然后再去做;若是串习得很熟悉并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用先想,再去做,那时就是一瞬间。现在很多人有疑惑:“我到临终的时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怎么修破瓦法啊?怎么往生啊?”之前是要修炼的,若是修到很熟悉并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需要像现在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吗?还需要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地观修吗?那时一瞬间就能观出来,神识瞬间就超度到阿弥陀佛的心间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力量,是因为你没炼成、没修成啊!
  
  我们现在修炼什么都很费劲,一字一字地炼,一节一节地观想,观不出来,头疼;想不起来,难受。这都是正常的,就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样,你现在根本就不会站,还想走、想跑吗?那是不可能的。怎么办?只能慢慢来,先学会站,再学会走,最后学会跑。即使是跑步,也是要练的。等练成了,就会跑得特别快了,一下子就到地方了。现在你就像一个婴儿、一个小孩子,想跑是肯定做不到的啊!也许你现在觉得很费劲、很难,等到炼成、修成了,一点儿都不难,一点儿都不费劲,一瞬间就能观得一清二楚,一刹那神识就到阿弥陀佛的心间,和阿弥陀佛无二无别了。
  
  当懦夫看到蛇时,并非先想一想再去抖掉,而是当下一个动作就抖掉了。当战场上的那个人将手里的剑掉到地上时,他不可能先想想是不是要捡起来,而是一下子就会捡起来。我们这种自我保护的我执从无始劫以来串习到现在,已经非常严重了,所以一下子就能做这些。同样,我们现在对善法也要这样修炼,若修成、炼成了,也是一样能立即去对治所出现的懈怠、恶念、邪念,去制止要犯的戒或要造的业。
  
  每逢误犯过,皆当深自责,
  屡思吾今后,终不犯此过。
  
  “每逢误犯过,皆当深自责”:自己每次这样忽略而犯过失的时候,就要自我谴责:“你怎么这样啊?你已经皈依三宝了,已经发菩提心了,你在三宝面前、在众生面前已经发过誓了,怎么还能这样呢?怎么还敢欺骗三宝、欺骗众生呢?怎么还随顺烦恼去造业呢?怎么还这样自私自利、恼害众生?……”就这样谴责自己。若是因为习气重犯了过失、造了恶业,就要这样责备自己、怒骂自己。
  
  皈依佛门是你自己自愿的,发菩提心是你自愿的。没有人让你皈依佛门,是自己要皈依佛门的;没有人要求你发菩提心,是自己要发菩提心的。你皈依佛门、发菩提心也是为了自他的解脱,为了承办自他究竟的利益。
  
  “屡思吾今后,终不犯此过”:要责备自己,并且要屡屡思维:无论如何,从今以后我要尽心尽力做到不犯罪业,不犯过错。自己要发誓发愿:从今以后,纵遇命难也不再造恶业,不再犯这些过错。
  
  大家看看以前那些大德高僧们是怎么修行的?有一位大德以智慧观察和调整自己的心,然后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每当自己的相续中生起了一个恶念时,就放一颗黑豆;当生起了一个善念时,就放一颗白豆。刚开始基本上都是黑豆,没有几颗白豆。经过不断地调整,最后全是白豆,没有黑豆了。他是这样成就的。我们藏地有一位叫罗千仁钦桑波的大德,有一次闭关时,他立了三个标志。立第一个标志的时候,他对着空行护法发誓:在我闭关期间,若是在相续中产生了一刹那的烦恼,请空行护法把我的命拿走;立第二个标志的时候,他对着空行护法发誓:我在闭关期间,若是相续中产生了刹那的自私心,就请空行护法把我的命拿走;立第三个标志的时候,他又发誓:在闭关期间,若是我的相续中产生了一刹那的分别念,就请空行护法把我的命拿走。以前的那些大德高僧们都是这样修行的,是经过这样认真修炼后才成就的。
  
  我们现在有些人,在百日共修期间,天天懈怠懒惰、造业、犯戒,竟然还不知道善神护法会惩罚,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要下地狱,一点儿恐惧心都没有。还有些人,当我看到他们修行的认真劲儿、实在劲儿,真的很感动,内心非常惭愧啊!“真的,是不是自己已经成了佛教的油子了?是不是已经达到那种不可救药的程度了?虽然会有些偶尔的出离心或偶尔的善念,但这些都没有什么;虽然有时候也有点出离心,也很有觉受,但这都是不稳定的。只要是不稳定的,就都不是真实的。”所以越思维,越觉得修行难;越思维,越觉得成就难,这是对我这种人来说的。成就对有些人来说,对具有善根、福德、特别幸运的人来说,特别快;对我这样既没有善根,也没有福报的人来说,修行太难了,成就太难了,不是一般的难!
  
  壬三、成办同品之事:
  
  故于一切时,精勤修正念,  
  依此求明师,圆成正道业。
  
  一切时当中不应该离开正念,每时每刻都应该保持正念。有正念就有对治,有对治才不造业,才不犯过错。
  
  然后,依此求明师,依止上师善知识求法、求窍诀,让自己迅速圆满,成就一切道业。
  
  辛三、主宰自己:
  
  为令堪众善,应于行事前,  
  忆教不放逸,振奋欢喜行。
  
  “为令堪众善,应于行事前”:行持善法没有那么容易,修行没有那么简单,首先自己要有足够的力量。这个力量就是指闻思。
  
  首先要有足够的闻思,才有正确的修行,才可以行持清净的善业。闻思相当于双目,修持佛法相当于双足。既有双目,又有双足,才可以正常地行走,才可以到达目的地。别瞎走,别瞎跑,否则,容易堕到悬崖下、地洞里,很危险的!先不要着急修行,要有足够的闻思,这样你才有分辨善恶、取舍善恶的能力。有足够的闻思,你才有正确无误的见解,才有真正的觉悟,才有真正的修行。否则,你怎么修?修什么啊?修习气还是修烦恼啊?所以,大家不要盲目,不要冲动。学佛修行也不能盲目,不能冲动啊!
  
  现在人都非常冲动,一说这个法殊胜,就都盲目地去学、冲动地去接触,这样不但没有功德,反而有罪过。学佛修行不如法,都是造业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尤其是汉地的很多所谓的学佛人,真的是很盲目、很冲动啊!我当时为什么发愿学汉语呢?因为看到大家求法的精神、想解脱的精神是很值得赞叹和随喜的,但就是太盲目、太冲动,没有一个正确的方法,没有一个正确的发心。基于这个原因,我才着急学汉语,2006年开始用汉语讲法,现在的汉语水平也很差,那个时候更差,但是为什么那么迫不急待呢?就是这个原因啊!
  
  记得我刚到汉地的时候,汉地的佛法也不是很兴盛,学佛都要偷偷地学,但是大家那种求法的心、解脱的心特别迫切,真得感动了我,然后我就发愿学汉语。那个时候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学汉语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但我还是发愿了。精通汉语是需要时间的,我为什么等不及了,那么着急呢?因为我在山下跟这些居士接触得多,知道大家的情况,真的是心急如焚。没有办法,能表达点就表达点,能说点就说点,那就讲吧,于是开始了百日共修。那是第一届百日共修。
  
  无论别人理解,还是不理解,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内心,当时真的很着急啊!我也知道,这样的汉语水平给大家讲法,还是在网络上传讲,会对自己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不顾一切,因为这些人学佛修行太盲目了,太冲动了,捡一个丢一个的,这样修会一事无成、一无所有的,甚至会造很多业。求法的心都是好心,也很积极,当时更是这样,但现在有些人越来越不当回事了。
  
  学佛修行真的不能这样啊!当你不了解、还没有真正摸到门的时候,先观察观察,先等等,没有事,来得及,别太冲动。真的,你们太冲动了,到处跑,到处求灌顶,甚至接了几百个、几千个灌顶,但灌顶不是这样接的。虽然现在还有这种情况,还有很多这样的人,但是没有办法,我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再说众生自己的业力也是不可思议的,我自己尽力、自己努力就行了。
  
  “忆教不放逸”:不放逸也是要通过教言、方法才可以做得到的,所以要时时忆念这些教言和方法。
  
  “振奋欢喜行”:自己要振作精神,极为欢喜而行之。把精神振作起来,满怀喜悦去行持善法。
  
  行持善法的过程就是快乐,修行的过程就是享受,那都是极大的快乐、极大的享受啊!怎么会像现在这样有压力呢?一说要上课、上座,立即振作精神、极为欢喜地行持善法,这样才能圆满善业,才可以成就道业。真的,这很重要啊!大家能不能把精神振作起来,能不能生起欢喜心?如果有前行的基础修法,就能做得到。我们现在就是没有基础,根本没有修行。
  
  如絮极轻盈,随风任来去,  
  身心若振奋,众善皆易成。
  
  柳絮、棉絮等是极其轻盈的,随着微风飘荡。微风无论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吹,它就往哪里飘。这个比喻说明,用自己的心来主宰自己的身和语。若心里能保持善业,对善法有极大的欢喜心,身和语就随着心来。心若善,身、语就是善的;心若对佛法有那种强烈的欢喜心,身、语也自然就会去行持善业。所以,心善则一切善。
  
  心善,身、语也就善;心自在了,身、语也就自在了。若想改变命运,就要改变心态;若想掌握命运,就要掌握心态。能掌握自己的心态,一切就都掌握了;能改变自己的心态,一切就都改变了。
  
  一切都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都是自己的心。心清净则一切清净,心圆满则一切圆满。你主宰了心,就主宰了一切。其实,真我是心之自性,现在你执着的这个我是假我,你要找到真我。所谓主宰心,就是指你真正回归了自性。这个时候,你就找到真正的自己了,你能主宰一切,这叫大自在。
  
  我们一起对本品进行一下总结:首先讲了精进的本体,即对善法有强烈的欢喜之心;然后讲了精进的违品,即三种懈怠;接着讲了精进的四个助缘。大家应该抓住重点,围绕这些重点去思维、观修,这样非常快,而且非常容易。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