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随学万里3】美容

  • 作者: 七色彩虹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06-25 06:35:23
  • 分享到:
  在看脸的时代,颜值就是财富甚至名声。颜值似乎可以带来想要的一切,美女嫁豪门的桥段每天都在上演,每一段都让年轻人疯狂模仿。我也喜欢看美男美女,看到他们会产生一种愉悦。
 
  我身边的女性无论老幼美丑,少有不做美容的。在美容院50+、60+甚至7、80+的大姐非常多,这倒让我非常意外。有的甚至去打波光针或者玻尿酸什么的去皱纹。
 
  有次到农村去,看到村里的妇女表演歌舞。很多农村大姐,绝对是50左右的,有的已经当了奶奶的,穿着超短裙、鲜艳的毛衣、紧身裤、化着浓妆,扭着腰身跳现代舞。村里很多老男人或光棍汉都或远或近地观看。听介绍说他们平时都在村文化大院里练习歌舞,想必练的都是这种广场舞吧。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农村妇女很少把自己打扮得妖里妖气,都是朴实自然的。所以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是在农村生活的13年。来的时候我以为会看到穿着红色袄裤、扎着绿绸腰带跳秧歌的呢,或者听一段苍凉古朴的地方戏。
 
  上师在讲法时说,很多女众喜欢买衣服、化妆、打扮,穿上新衣服后问好不好看?然后出去“迷惑众生”。你这不是美容,你这是在造业。上师是当笑话讲给我们听,但我却牢牢记住了这句话。
 
  我因为工作环境相对不错,需要穿职业装,所以在这方面花了一点钱。比较贵的服饰一般都是先生送我的。我有一只品牌登过月球的手表,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款登过月球的手表。还有一条不太贵的翡翠项链,几件羊绒衫,一两件大衣和套装。反正这些都穿戴在身上的话可以抵一辆中低档车了。其实这些并没有增加颜值,只是更增加了居高不下的傲慢心。在我工作的场合,也有穿着很普通的,但很多人都穿得不错。所以我也不想跟他们不同,甚至愿意更好些。我只是想庄严坛城。上师说,“自身就是圆满的坛城”。我愿意做佛陀的形象代言。希望人看到我,就算表面不说,心里也会想“这家伙现在越来越年轻了,气质也越来越好了。这个学佛是好哈。”
 
  我每年用在化妆品上的钱大概有四五千吧,每个月有三四百块钱涂抹在脸上,而这根本不算多的。用的最贵的单品是号称“神仙水”的SK-Ⅱ,从香港买来也要1500多,说实在的并不太好用。有次想买一瓶法国的娇兰面霜试试,价格是3600,托美国的朋友买也要2000。虽然现在我有偶尔买这些的能力,但思考再三,决定不买了。
 
  上师前不久刚讲过,“惜福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主张,就是净土宗大德印光老法师也是这样。对别人送他的礼物,法师常说‘我福气很薄,不堪消受。’所以你们要牢记:我们即使有十分福气,也只好享受二三分。我们要珍惜财物,节约资源,在任何地方都不该乱花乱用。如果福报消尽了,以后就要感受痛苦。”
 
  我2010年接触佛法,半年后就开始吃素食,中间偶尔有一两次反复,但很快就坚决吃素食了。很多同事都知道我学佛、吃素食,都在看我的变化。
 
  吃素三年多,一天一位同事端详着我说:“你吃素多久了?”
 
  我说:“三年。”
 
  她高声说道:“也没看你皮肤变白。人家都说吃素不是能变白吗?”
 
  我当下非常惭愧。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没有表好法。影响我的名声不要紧,影响了佛的名声是我的罪过。
 
  我吃素是害怕还债,不是为了变漂亮。师父说,内心的清净慈悲会让你的外貌越来越庄严。如果内心所思所想都是贪嗔痴慢,就算做再多美容,也会日渐丑陋。
 
  学佛吃素差不多七年后,开始有人当面或背后赞叹我年轻。我自己也能看到皮肤的变化,皮肤变得细腻、透白、红润,皱纹也减轻了,当然也有化妆品的功劳。我没有年龄的概念,一直觉得自己像个小孩,是可以随时在马路边起舞、跳起来够树梢的那种人,所以虽然四十多岁,偶尔也会有人夸张地问我“结婚了没有?”但这不是我刻意追求的结果,是修行的副产品。就像师父讲的“修行就像点火,世间的福报是灰,火点燃了,灰自然就有,不要也有。”
 
  这时,不再有同事问我吃素多久的问题,他们只是默默观察我,从他们的神态中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心里的变化。他们有的人端详我一会儿,会说,“我现在也很少吃肉了。”我就微微一笑,赞叹她,“太好了。你吃素肯定会更年轻。”
 
  为了保持庄严的效果,也因为皮肤确实常常干燥无光,一次在马路上遇到做化妆品美容宣传的,拉着我去做,我也就顺水推舟开始加入了美容的行列。
 
  做完美容回家,已经8点了。爷俩在沙发上看足球赛。儿子看到我后惊叫道:“哎呦,你的头发怎么了?”因为头发一直被毛巾给扎着,所以形状变得很难看。
 
  “我去美容了。”
 
  “你心美了吗?”儿子看着手机,甩过来一句话。
 
  我愣了一下。想起了师父的话。
 
  “是的,心不美,做再多美容也没有用。让心变慈悲最重要,外貌自然就美了。”我说。
 
  “那你还不赶紧去做你的晚课!”他还是头也没抬地看手机,只把话丢给我。他经常跟我说些类似的话。
 
  这个从小无比乖巧,犹如天使般降临,长大不爱学习,经常把我气到半死,为他拼命忏悔做诸功德的有缘众生,再次让我愣在灯光下。
 
  “嗡班杂萨埵萨玛呀,玛勒巴拉呀,班杂萨埵底诺巴,迪叉哲卓美巴瓦……”金刚萨埵《百字明》瞬间在心头生起,我开始持续不断地念诵,“色多喀友美巴瓦,色波喀友美巴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