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随学万里1】如果真有慈悲

  • 作者: 七色彩虹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06-25 06:36:13
  • 分享到:
方寸之间,遍行万里

  师父曾说过一句法语:如果有看不起的人,说明你还没有慈悲心;如果有看不惯的事,说明你还没有智慧,修行还没有到位。
 
  一整天都在反复听寿命无常三,这篇开示我已听过N遍,但还是打在“单曲循环”状态,让师父的教导在每一个瞬间都能敲打我心。忙的时候,就偶尔听几句,闲一点的时候就认真听每一句话。最初听师父讲经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讲得太好了!他又一次把我们的虚伪、自私、无情、懈怠等真相,以一种幽默的方式撕开在面前,让我审视面对,让我羞愧不安。师父那时讲法还是神采飞扬的,动辄就朗声大笑,世间人追逐的财富名声常在他的笑声中羞惭地化为烟云。
 
  家里要搬来一件衣橱,在现有的空间里,我和先生商量好,把衣橱放到客厅的一个角落,因为客厅还算宽敞,那个角落放个衣橱也不影响客厅空间。先生同意了。昨天一回家,看到门厅的书橱被拆了,书铺得到处都是。我很惊讶地问道,这是要干什么?先生说,把书橱拆掉挪到饭厅。衣橱放在书橱的地方。我顿时火冒三丈,知道这肯定是婆婆的意见,她就像女王一般,什么都要说了算。而先生自然听他妈的。
 
  我质问他,我们不是说好放在客厅的吗?只需要把衣橱放在那里就可以了,何须这样兴师动众,要把书橱拆掉搬到别处!何况门厅放衣橱根本不合适!我坚持认为自己的方案最合理,冲他们质问。
 
  我知道先生站在他妈一边,但还是冲他提高声调喊。他不耐烦地说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你把嘴闭上,你不要给我们下命令,不要指导我们的人生。性格平稳的先生冲我这样说,我气得哑口无言。
 
  我被漠视和冒犯。那一瞬间,我又萌生了摔门而去的念头。因为十几年中我已经这样做了很多次了。他们见惯了我这一套,现在这种威胁已经不管用了。家里呆不下去,我出去在夜色中转了一圈,气得直掉眼泪,在走与不走之间反复思考。
 
  但现在我毕竟学习佛法了,人家都看着佛法在我身上的表现,应该运用佛法解决一下问题了。我很清楚这是考试。虽然在考试面前,我再次没及格,但我要学习并运用过关的方法了,我不能一直这样被习气控制!
 
  我恼恨自己每次考试都败下阵来。过了一夜,气仍然未消,上午仍然坚持让他们实行我的方案,又冲他们嚷了一会儿。我也惊讶自己为什么就是不能随顺他们。婆婆说,我就觉得这样好,放在那里(她想放的地方)多好!等我死了,你们想怎么放就怎么放! 她说话总是那么冲,声调高,跟她讲话,不多久就得争吵。我知道在他们家,我已没有地位。我改变不了什么。
 
  师父说我们有很多缘都没有了,很多债都还没有还。死亡之前,我们该了的缘一定要了完,该还的债一定要还清,否则就无法了脱生死。怎样才能了缘了债呢?无论是对家亲眷属,亲戚朋友,还是对有缘众生,都要真心对待、用心对待,无私地奉献、付出,不能有虚情假意、糊里糊涂。
 
  师父在电脑里对我讲,你希望对方满意,希望对方高兴,希望对方理解自己,这些都是分别、执着、妄想,这里没有真心,所以感化不了对方。这样你对他再好,为他做的事情再多也没有用。这叫冤冤相报何时了,只是欠债还债的过程而已,了不了缘。师父为我分析了病因:
 
  病因一:没有真心。
  病因二:自私自利。
  病因三:虚情假意。
  结果: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师父继续为我分析真相,有时候我们也偶尔地为对方、为他人做一些事情,关心关心,提醒对方注意保暖,注意身体等等,甚至为了他们去赚钱,养家糊口。但这些都是有要求、求回报的。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得不到如实的回报的时候,就开始抱怨,就不想关心、不付出了。而且还一肚子的委屈,满脑子的埋怨、后悔:“我对他那么好、付出那么多,他还不理解我,还这样对待我。”师父说这些都是分别、执着、妄想,这里没有真心,所以感动不了人心。为他们做再多也没有用,还是冤冤相报,欠债还债,因果轮回。
 
  症状一:埋怨,后悔,漠不关心。
  症状二:感动不了对方。
  症状三:做再多也没有用。
 
  我以为自己为他们所做的每件事是那么无私,但实际上只是虚情假意而已。因为“妄心不死,真心不活。”师父说,他有没有按你的要求做,有没有回报是另外一回事,这些跟你奉献、付出没有关系。没有破除我执之前,不可能没有私心。没有要求,不求回报,才是坦荡,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心里都是亮堂的;无论结果是什么样,心里都是高兴的、喜悦的。如果有私心杂念,最终的结果都是烦恼、痛苦;如果没有私心杂念,最终的结果不管是好还是不好,都是开心、快乐、喜悦的。
 
  师父对我的诊断细微准确,把我的病根、症状和结果都分析地清晰明了。师父让我认识到我其实是自私自利的,所思所做的自以为对他们有利的事情“都是假的,也许是自己没有意识到,没有发现这种自私自利之心而已。”这让我怅然若失。
 
  师父开出了疗病的药。细细倾听该怎么服用,才能解除困扰我生生世世的病痛。“无私地奉献、付出,没有要求,不求回报,对方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对方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这就是了债、还债。若是你这样做,对方不可能不感动,不可能不感化。也许当时没有太感动,没有太感化,这也是自己的因果,也是消业的机会!要这样想:可能是业障还没有消,再发心,再付出,不断地、不变地这样奉献付出,没有还不了的债,没有还不清的债。”
 
  我认真思维师父讲的,仔细审视自己的心,勇敢地坦白面对。修行是勇士所为,我不能做懦夫。
 
  我之所以火冒三丈,是因为傲慢心,他们漠视我的意见,冒犯了我的傲慢心,所以我恼羞成怒。原来我对治了好久的傲慢心,甚至到垃圾站去打扫厕所、扫垃圾来对治的傲慢心,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一点点不随顺我的意思,就生起恼怒。我再一个个思维身边的师兄,想象他们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怎么处理?我想了半天,确定他们遇到这样的问题时,不会像我这样。他们都能平和接受,而我却不能!这种差距让我惶恐不安。我陷入深深的忧伤之中,这么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都能搅动我深重的业海,为自己学修这么久却没有进步而悲伤无语。
 
  其实,书橱怎么放都可以的,都有利和弊,只是因为没有随顺我的意思,而是听从了婆婆的意见,我才搅闹,让他们烦恼。而他们慈悲,坚持自己的意见,举起一面镜子,我才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我继续深入地思维,如果是我的妈妈,我会怎么对待?我肯定愿意让她高兴,她高兴放哪里就放哪里,只要妈妈高兴,我不会责怪她的。这是真的孝顺,是真的慈悲。先生对他的妈妈做到了真的孝顺,而我显然是把婆婆当成了外人。所以师父说我是虚情假意,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对境让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两个问题,有傲慢,没慈悲。我认真思考,终于发现我原来根本没有慈悲心,没有换位思考,天天发菩提心原来都是假的。我一直要求别人按我的意见去办,是巨大的我执,根本不考虑他们的需求。
 
  如果真有慈悲,就该让他们高兴,就该恒顺众生。
 
  虽然还没有在相续中生起坚固的定解,但我必定提醒自己常常串习。
 
  师父又开出一味药:让我们从身边最有缘分的众生修起。我知道跟他们不是很好的缘分,但我不会再走了,我要把这缘分了好,我珍视这些珍贵的修行对境。
 
  书橱请人重新安装好了,放在婆婆喜欢的地方。因为生气,不想见到他们,我一直躲在阳台茶床的帘子后面听师父讲法已经好久了。这时婆婆开始往书橱里收拾书。
 
  偶尔往窗外瞥一眼,白色樱花就在窗口静静地开着,它给我美丽,却从不言语。无论我看它还是不看它,爱还是不爱它,它都一如往昔,全然开放。但今天我似乎读懂了花的语言,因为我看到了它的静默和超然,这是它的真心。万事万物都在表法,只要用心体会。
 
  我跳下茶床,搬起一摞书,问婆婆:“要把这些书都放回书橱吗?”                  
 
       2017年4月4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