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三戒论》讲记(二十七)居士勿闻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11-03 14:37:38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第三类:未被差遣十条。

  此下均于比丘尼,未差说法差至暮,为食说法做尼衣,施予法衣及同行,
  同船顺行或逆行,静处同坐与忽立,使作食物彼享用,此等单堕当舍弃。


  “此下均于比丘尼”:以下这十条单堕都是依比丘尼而犯的戒。这是针对比丘而讲的。

  一、未被差遣教诫比丘尼:

  未被差遣作为比丘尼的上师或虽被差遣但不具足法相的比丘为比丘尼讲法,当对方明了其义时,犯此单堕。

  以前比丘若要给比丘尼当上师讲法,都是要通过僧众委派,也就是这里所说的“差遣”。只有具备七个条件的比丘才可以做比丘尼的上师,可以安排到比丘尼那里给比丘尼僧众讲法。

  这七个条件分别是:

  第一,戒律清净。此处主要是指没有犯四他胜罪。其他的罪业通过忏悔都可忏掉,但是若是犯了他胜罪,很难忏净;若是哪怕有丝毫的隐瞒心,也不能恢复戒体了。如果没有犯过他胜罪,就可以视为戒律清净。如果要求不犯其他戒就难了,但是可以忏悔,可以还净。

  罪有佛制罪、自性罪。虽然有些人不犯他胜罪、佛制罪,但不是特别在意自性罪。被派遣的比丘应特别注意不造自性罪。比如说,有的人四他胜罪、十三僧残守得特别好,却不注意杀虫子等行为,这是不行的。

  第三,稳重。受比丘戒连续过了二十年,这样的老比丘可以做比丘尼的上师,可以给比丘尼传法。如果比丘要当羯磨师,也要有稳重的功德,要已受比丘戒过十年就可以了。如果要做比丘尼的传法上师,就要过二十年,且期间没有因还俗等间断比丘戒的情况。

  第四,能沟通。会说当地的语言,就是能沟通。若是不能沟通,也不允许安排。语言能沟通,会说当地语言,主要是能沟通就可以了。

  第五,未犯过“以贪心触摸比丘尼此类错误;或者虽犯过,但彻底忏悔还净者。

  第六,精通三藏,最起码精通律藏。

  第七,时间上,要在十五或三十那天。寺院每半月都有增净的修法,在这个时间进行白二羯磨仪轨,通过僧众的决议进行委派。“白”是告白之意,即先把比丘尼僧众需要说法上师这件事告知僧众。接下来做羯磨,通过大家的决议,最后安排、委派一个人去做。因为这个仪式有两个阶段,所以叫白二羯磨。羯磨分三类:单白羯磨、白二羯磨和白四羯磨。白二羯磨又称白一羯磨,有两个阶段,告白和羯磨是分开的,一个告白,一个羯磨。白四羯磨有四个阶段,即一个告白,三段的羯磨。


[1]【白二羯磨】: 梵语jn~aptidvitiya^-karmavacana^。又作白一羯磨、白二法。为三种众僧法(单白法、白二法、白四法)之一。白(梵jn~apti  ),即告白; 羯磨(梵karma),意译为业、办事、作法办事等。于寺中行法务时,随事而召集寺中之僧众进行议决,其议决程序即为一白一羯磨。如进行受戒仪式时,于戒坛上,羯磨师对大众读表白文一次,以表白该事之情由,继而以一羯磨(为一种表白作法,征询赞同与否)量处事之可否,若无异议,则事得成遂。以其为一白与一羯磨,故称白一羯磨;又合之则称白二羯磨;白一与白二,其意相同,非指二种不同之作法。又据四分律载,白二羯磨共有离衣、受日等五十七种,然十诵律仅列举四十七种。[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卷上、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一之五](参阅‘白四羯磨’2080、‘羯磨’6137)--------《佛光大辞典》

  第七,地点上,要在僧众的所在区,比如说大殿内、院子内,僧众所在的地方。在这些地方召集所有寺内僧众,做白二羯磨进行委派。

  被委派的比丘应具足这七个条件。若没有通过僧众的决议,也不是僧众委派的,就擅自去给比丘尼僧众传法,会犯这条戒。此外,比丘尼僧众邀请上师传法,也要通过僧众的决议,不能自己擅自邀请。

  若比丘尼需要传法的上师,比丘僧众这边也有合适的人选,但若是召集僧众进行决议的条件不具备、不合适或者实在不方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直接邀请这个人去讲法,虽然没有通过僧众决议,但这也是允许的。

  二、虽被差遣但教诫至日暮时:

  虽然被差遣作为比丘尼的上师,但在有怖畏的地方到日落之后仍旧传法,对境了解其义时,就犯此单堕。

  比如结夏安居结束的那天晚上,戒律里要求一整晚都要传法,所以日落以后可以传法。如果不是这样的特殊情况,在有怖畏的地方到日落之后仍旧传法,就会犯戒。

  以前很多出家人大多都住在山洞、森林等处,很少有经堂、房子等。如果在荒野日落以后还继续传法,比丘尼会遇到危机生命、毁坏根本戒等危害。若是有大殿、自己的房屋,若出现危害了,可以到自己的屋子里去,在这样的地方日落以后可以给比丘尼传法。但若是在外面、森林里,没有房屋住所,只能白天传法,不允许日落后传法。否则,若传法的地方离住处比较远,回去时也许会对生命有危害,比如会遇到猛兽、强盗、坏人等。

  如果不会令大家生起不好的想法,也不会出现危及僧尼戒律的危害,在这样的情况下,日落以后可以继续给比丘尼传法,传法上师也应该是僧众委派、说法有能力的上师。但若是有可能会存在这样的危害时,日落以后仍旧传法,对境了解其义时,就犯此单堕罪。

  三、为饮食故教诫:

  本来很称职并被差遣做比丘尼的上师,不是为得利养而讲经说法,但是其他比丘以嫉妒心,诽谤说他为了少许饮食而说法,当对境理解其义时,诽谤者即犯此单堕。

  这个比丘的确不是为了饮食等利养而给比丘尼传法,但是其他比丘嫉妒、诽谤这个人,说这个比丘为了少许饮食供养等利益给比丘尼传法。

  当时,比丘尼众需要传法上师,比丘僧众通过决议安排某位比丘到那边传法,一般情况下,比丘尼即使有什么疑惑也不敢接近比丘。这时,比丘就可以接受她们的食品、饮品供养,通过这种方式接近、交流。其他比丘看到后,就诽谤说他是为了这些饮食供养而给比丘尼僧众传法。实际上,他是通过寺院僧众决议而被安排去讲法的,而且也并非为了少许供养而讲法。若有比丘因嫉妒心而诽谤他,说者会犯单堕。

  四、做衣:

  比丘为非亲属的比丘尼做衣服,当完工时即犯此单堕。

  若这个比丘和比丘尼有亲属关系,做法衣送给比丘尼是可以的。如果比丘尼的衣服被偷、抢或被火烧坏了,当时很难马上找到合适的法衣,比丘为了悲悯、帮助这个比丘尼,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可以做法衣送给比丘尼。若有正学女、沙弥尼快要受大戒了,但是她不具备法衣,而且也很难找到法衣(以前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做一套法衣很难),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比丘帮助她、随喜她而做法衣送给她,这样也不会犯戒。

  如果比丘尼自己有法衣,他们也不是亲属关系,比丘仅仅因为彼此关系好而做法衣送给比丘尼,就会犯戒。为什么不允许这样?是为了避免双方频繁接触。一般情况下不要互相送东西,应该少接触,否则慢慢就会破戒。

  五、与衣:

  仅仅为了人情而将自己具量的法衣送与非亲属的比丘尼,当对方得到手中时,比丘就犯此单堕罪。

  前一条戒是比丘给比丘尼做法衣,这一条戒是比丘给比丘尼送法衣,二者的差别仅在于此。比丘尼自己有三法衣,比丘和她也不是亲属关系,只是为了人情而把法衣送给比丘尼。所送法衣是具量的,即尺寸、颜色、款式都非常如法、标准。当对方拿到法衣时就会犯堕罪。

  六、与同行:

  比丘与非亲属比丘尼一起去做客等为同一目的一路同行,每过一闻距即犯一单堕,过半闻距犯恶作。

  即使比丘和比丘尼要去同一个地方,目的地是一个,也不能约定同行。如果特别不方便,比如比丘尼路上会有遇到强盗等危险,可以结伴一起行走。若没有这样的情况,大家随便一起行路,越过一闻距就会犯一个单堕,越过半闻距犯恶作。

  尽管有亲属关系就不会犯这个戒,但是也要注意,也是要表法的。一个比丘与一个比丘尼一起走、一起出去、坐在一起,他人怎么知道你们是亲属啊?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谁知道你们是母子或父女啊?因此这时也要看情况,在不会影响他人的相续或不会让他人生起邪见的情况下,是可以的。

  既然大家都出家了、受戒了,就要与异性保持距离。如果不受杂染、不受影响了,真正能达到这个境界,把所有一切都看破了、放下了,这样可以。但是,一般都不可能,看起来容易,真正要看破放下是很难的。即使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也还是要表法啊!

  若是你不想守持清净戒律,就没办法了,谁也不能勉强谁,解脱是自己的事。若是你真想出家修行,男女之间一定要保持距离。我们在《赞戒论》里讲过,以彼此以贪心看一眼都是犯戒的,将来会下地狱,狱卒将炽热的铁屑撒在你的眼睛里,让你无数劫中遭受这样的痛苦。彼此之间有什么可看的呀?观察一下,你是以悲心、贪心、同情心还是其他心态看的?

  这里主要强调异性之间不要接触。男众有男众自己的僧团,有自己的生活区;女众有女众自己的僧团,有自己的生活区。所以,大家不必非要跟一个异性在一起沟通。

  七、与同船:

  如前一样与比丘尼一起上船,如果船直接而行不犯单堕,如果顺流而行或逆水行船,每过一闻距犯一次单堕。

  当时,佛刚开始规定比丘和比丘尼不能坐同一条船过河,后来有一次有人因此迟到了,佛就允许若仅仅为了横渡水面过河,也可以同船。

  如果需要坐船过河,能分开乘船就分开;若是不能分开而坐一条船,直接横渡河面是可以的,否则,若仅仅想两人多呆一会儿或者玩一玩,顺流而行或逆水而行,越过一个闻距就会犯单堕,刚开始就会犯一些恶作。

  八、同坐:

  持戒比丘在无有陪同的情况下与非亲属的女人在有遮掩的静处仅间隔一寻距离而坐,即犯此单堕。

  如果没有人陪同,在一个隐蔽、有遮盖的寂静处,主要是没有人的地方,和非亲属的异性坐在一起,就会犯这条戒。若是以贪心触摸,犯的是僧残罪;要是有不净行等其他事情,则犯他胜罪;仅仅是坐着,就会犯单堕。这是针对比丘而言的,不允许和女人同坐;对比丘尼而言,就是不允许和男人同坐。

  大家以后都要多注意。如果你不想受持清净的戒律,就不说了;若是想受持清净的戒律,这样要求对你来说是有必要的,是有好处的。也许你不以为然,心里会想:“坐在一起聊一聊又怎么了,也没有非份之心,没有事吧?”不是这样的,刚开始谁都没有非份之心,慢慢就会有,慢慢就会犯很多戒,甚至会犯根本戒。所以,一定要注意。

  九、忽立:

  如前一样,在静处与非亲属的比丘尼,仅间隔一寻距离而立,会犯单堕。

  前一条戒是坐着,这条戒是站着;前一条戒是指普通女人,这条戒主要强调的是比丘尼。这些是二者的差别。

  十、使作食:

  非亲属的比丘尼在施主面前称说比丘有与其自己无关的功德,而让他们烹调饮食,当比丘享用时,即犯此单堕。

  比丘提前就对比丘尼嘱咐好了,让比丘尼在施主家里说好话,没有功德说有功德,或说一些和他无关的功德,但是他没有想欺骗的心,就是为了得到一点饮食而已。他没有想欺骗的心,否则就犯他胜罪。比丘尼当着比丘的面跟施主说,这个比丘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清净,你应该给他做一些好吃的,应该好好地做供养。当比丘享用以此而得到的饮食时,即犯此单堕。

  若是没有提前沟通,当比丘尼在施主家跟施主说这些话时,比丘应该劝阻她:“你不能这样说,我没有这些功德。”如果比丘不做劝阻、自己接受了,就会犯这条戒。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