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三戒论》讲记(十八)居士勿闻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11-03 14:34:40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是僧残。僧残排列为第二重罪。

  共称十三僧残者,于非行处出精液,以贪触女身部位,明说淫语贪女赞,
  撮合男女相互遇,为自过量大小屋,无故诽谤假故谤,破僧随顺破僧违,
  污家摈除而诽谤,现堕时劝恶性拒。

  今天继续讲比丘十三僧残。

  所谓“僧“,因为要恢复此堕罪,必须依靠僧众。藏地没有这种仪式,也没有这个传承。一个完整的僧残罪若要忏悔、恢复的话,其一是要忏净恶业果报,其二是在名义上也要恢复,必须要通过这些仪轨。

  刚开始,若要令此堕罪恢复,要忏除这样的罪业,必须要依靠僧团、僧众。它有三个过程:第一,“拂”(梵语音译),即挪位,把位置调到最后。按别解脱戒的要求,根据受戒的时间次序排位置。若是犯了僧残罪,他的位置就要挪到最后,要坐到最后面、最低处。

  第二,“诺”(藏语音译),即满足。要做忏悔,做一些服务僧众的事,如给僧众做供养、磕头、绕塔等,直到僧众满意为止。

  如果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就可以恢复。但若是有隐瞒,仅仅是僧众满意也不行,还要看隐瞒时间的长短。

  第三,“用”(藏语音译),意思是可以恢复他的位置、名义,调回原来的位置。僧众已经满意了,已经清净了。

  在这个过程中,若是具足四种对治力,就能彻底清净。如果没有具足四种对治力,他名义上能恢复,但是可能还存在业力,堕罪的果报将来还要成熟。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通过四种对治力去忏悔,可以不感受堕罪的力量和果报,恶业的力量可以消除,但是名义上无法恢复,因为必须要经过这个程序。这都是佛规定的,谁也不能改。

  在挪位置的时候,僧众里的堪布、戒律师等代表人可能要批评、指责他。当位置调回来,恢复他的名义、位置时,也要赞叹他,如“虽然犯堕罪了,相续染污了,但是通过忏悔已经都清净了、恢复了”等。

  尤其是要恢复名义,必须要靠僧众,所以叫“僧”。

  所谓“残”,指清净的戒律只剩余少许。虽然没有彻底毁坏,但是已经变成残废了,如同被破坏的物质一样。这和他胜罪不一样,他胜罪是戒体被彻底毁坏了,根本不能再进入僧团了。若犯了僧残,虽然不用摈除,但是自己的戒体已经被破坏的很厉害了,只剩一点了。

  “数目共有十三种,为此共称为十三僧残罪。”这是针对男众比丘讲的,比丘尼不是十三条,而是二十条。

  一、出精僧残。

  基:除口腔、肛门、阴道三处以外的,以他人身体的某部位或自己身体的某部位来做这种行为。没有被破坏的、腐烂的部位,而且必须是有灵魂的。若是通过其他物质,不会犯僧残罪,但是也会有僧残的粗堕。

  意乐,即动机:想出精的意乐。这里也是有贪心,但是不仅是贪心,书上讲了五种情况:第一种,为了感受快感。第二种,一些药物里需要精子,为了制作药物而出精。第三种,为了种子,如将精液放到其他女性的身体里以生子。第四种,为了观察、研究而出精子。第五种,为了修咒术、神通。在这五种情况下出精,一样会犯戒。这里讲的也不是贪心,主要是有想出精的意乐、想法。

  行为:若是男性,将自己的男根接触自之手指或他者身体部位而出精。无论是自己的身体部位,还是他者的身体部位,只要用来出精液,都一样会犯戒。如果没有做什么行为也有出精的,这样一种情况不会犯根本戒。

  结果:精液从男根的穴位里射出来,若享受快感,就会犯戒。刚才讲的五种情况,不一定需要这种快感,只要最后出精液就会犯戒。

  如果不小心,比如有时候心里面胡思乱想,在这样的状态下也有出精的情况,这样不会犯僧残根本戒,因为没有想出精液的意乐,不是故意的,但也会犯一些堕罪。

  若是在梦中有出精,甚至做一些不净的行为,在小乘里,这是不犯戒的,也没有什么过错;但是在大乘里,这会犯一些支分戒,因为大乘佛法是心地法门,这说明心里还是不清净,所以也会犯一些戒。在小乘别解脱戒里,在梦中有杀生、不净行等,都不会犯戒的,也没有什么罪过。

  二、触女人。

  基,对境:触摸可依女人,即有做不净行能力的正常女人。女人里也有两性的,但若也是倾向于女性者,也属于正常女人的范围。如果是一个是未成年女孩,也可能是犯僧残罪的对境,比丘若是以贪心去触摸一些小女孩,也会犯粗堕罪。

  意乐,即动机:要有贪欲心。在讲比丘尼他胜罪的时候讲到了贪欲心,比如说比丘尼的抱触他胜罪、仰卧他胜罪,都是要求有淫欲心,这都属于贪心。以贪心想去触摸,有这个念,这是意乐、动机。

  行为:必须有肉体和肉体之间的接触。若是有衣服等间隔不会犯真正的僧残罪,但若是以贪心触摸或者抱触,也会犯堕罪。

  “如果触其身毛,则称为粗堕”。如果以贪心触摸头发等,会犯粗堕。其他有些资料里讲这也是犯根本戒的,但不是犯真正的僧残罪,也有这种说法。

  行为是“直接抚摸其肌肉等身体部位”,如果有异性众生来触摸抚摸自身,比丘若接受了,也一样犯戒。对女众来说,这是犯他胜罪;对男众来说,这是犯僧残。前面讲过,由于男女身体状况不同,导致思想不同;思想不同,所以戒条也不同。有的戒条对女众来说重,对男众来说轻;有些戒条对男众来说重,对女众来说轻;有的戒条对男众来说多,对女性来说少,比如说僧残罪,对女众来说多,对男众来说少。总的来说,还是女众的戒条多一些,共三百六十四条;男众是二百五十三条。这讲的都是所断。

  结果:“体验乐受时,即犯此僧残”。就是自己感受这种乐受、感受这种快感,这是结果。

  有一些情况不是属于犯戒的范围。比如说有个女性突然昏倒了或不小心跌倒,落在比丘的怀里,这种情况不犯戒。如果为了救护生命,比如说有个女性掉到洞里或水里了,这个时候为了救护她而碰触是不犯戒的,但是救护的时候也要注意,当时佛讲过,为了救她而需要碰她时,也不能随便碰,尽量抓脚、头发的部位,若是被救的人是年纪大的女性,这个时候心里要这样忆念:“这是我的老母亲。”如果被救的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女性,这时候心里要这样忆念:“这是我的姐妹。”然后把她从水里救出来。这是针对男性讲的。

  前面讲过比丘尼的抱触他胜罪,这一条对比丘来说就是触女人僧残罪。对比丘来说,虽然没有肉体与肉体之间接触,但若是以贪心在那里磕磕碰碰,以贪心在那里嘻笑打闹,这属于僧残罪的一个粗堕,都是犯戒的,所以尽量要注意。对比丘尼来说,则属于他胜罪的一个粗堕。现在都还是凡夫,虽然表面上看没有真正的行为,但是心里会产生一些贪心或不好的想法,对自己来说也是染污相续,所以尽量要注量。

  若是条件不允许,经常要接触,经常要在一起,那没办法,也有违犯戒律的,那就忏悔呗,没办法。但是我们现在条件这么好,没有必要。我们现在之所以要这样严格要求,因为有这个条件,各有各的生活区,各有各的领域,在自己的领域里活动就行了,在自己的生活区里活动就行了,为什么非要互相接触呢?为什么非要过来看看呢?有什么可看的!刚开始是看,然后就频繁接触,这样一来二往,距离越来越近,可能事就会越来越多。其实,哪怕是接触的时候也是犯戒的,若不是在大庭广众的场所里,没有第三者,而是单独接触,这也是犯戒,犯的是堕罪。

  我不是跟你们讲过嘛,互相留电话干什么呀?总打电话干什么呀?也许刚开始打电话说事,慢慢话题就越来越多,话题就越来越不好,慢慢就约会,最后慢慢、慢慢就完了。所以真的要注点意。现在是高科技年代,很难做到清净无染,但是自己要保护自己的相续嘛!若是自己不保护自己的相续,我也没办法。我现在替佛讲这些戒条、规矩,但是能不能做到,要不要去做,这是你个人的事,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出家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穿袈裟呢?出家有出家的使命。穿袈裟后,身份不同了,使命不同了,所以你要负责任。

  最好少接触。现在电话、网络方便,不用见面,在社会上处对象,一见面不用再经过熟悉,不用再谈这个谈那个,因为在网络上、电话上已经成熟了。我们也是一样,尤其是出家众,总互相打什么电话啊?注意点嘛。

  三、贪鄙语。

  直截了当地对知言解义的正常女性明说当时当地共称的淫秽语,当对方懂得其义时,即已犯僧残。

  基:对女众来说,对境是男性;对男众来说,对境是女性,是正常女性。

  意乐:发心和动机是贪心,以贪心跟异性说这些淫秽的话题。

  行为:自己说,对方知言解义。

  如果你跟他说,他没听懂,也没明白,这样不会犯根本戒。但若是以贪心说,也会犯一些堕罪。比如,你们跟一个藏民说,藏民听不懂汉语,你们也不会犯完整的僧残罪,但若是以贪心说会犯堕罪。

  结果:自己直截了当地说当时当地共称的淫秽语,对方懂得其义,听懂你的意思了,这个时候就会犯完整的僧残罪。

  淫秽的语题在十不善业里是绮语,即使是同性之间说,也是有罪过的。其实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是造口业。若是以贪心跟异性说,都是僧残罪。如果在手机、QQ上发淫秽图片之类,也差不多,虽然当时佛没有亲自说这种情况。你想跟对方说贪鄙语,有贪心意乐是最重要的,若是没有贪心意乐,也没有什么,但是没有必要啊!就算有必要,发这些东西的话,罪过也很严重。

  为什么这些都列在僧残罪里呢?因为你做这些事,离淫行就不远了。这都是非常严格的,这样就会犯僧残罪。

  四、赞供养。

  对境:对男众而言,对境是正常女性;对女众而言,对境是正常男性。

  意乐:发心和动机都是贪心,有想做不净行的淫欲心。

  行为:若是某比丘为了与女人做不净行,还有想做不净行的淫欲心,刻意对对方说:“对像我这样的持戒比丘,最好的供养就是不净行。”

  结果:对方已知其义或接受对境所说的言语时,就犯戒。对方明白了,该比丘即犯此僧残。反过来,若是对方对自己说,而自己以贪心,尤其以淫心,接受对方说这种话,这也是犯僧残罪。

  五、作媒嫁。

  通过三次捎信的方式撮合,使自己以外本不相好的男女接触,相互行淫欲之事时,即犯此僧残。

  基:之前互不相好的,正常的男性和女性,这是对境。

  动机:不是贪心,而是想把他们两个人撮合在一起的这种心。

  行为:通过三次捎信,把男性的意思传达给女性,把女性的意思传达给男性,再次把男性的意思传达给女性,三次捎信,这是行为。

  结果:男女发生淫欲之事时,即犯此僧残。通过比丘(尼)的介绍,一对男女在一起有这种不净行为的时候,比丘或比丘尼就会犯根本戒。

  这都是当时佛规定的,一个比丘或比丘尼,出家人不能给人介绍对象,否则犯的是僧残罪,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过。

  在此强调一下,比丘和比丘尼不允许做这些事,可是有的人还很有能耐似的,总搞这些,这都是僧残。还认为自己很有能耐似的,在利益众生,哪有这样利益众生的?

  这里讲的是别解脱戒,其他还有菩萨戒、密乘戒,情况不同。菩萨戒中,若是没有自私自利之心,以利他心去做,不会犯戒。但要做到这点很难,自己最清楚自己,内心是不是清净的,是不是无私的。若自己内心是清净的,无私的,就是在菩萨道里,大乘菩萨身语的很多恶业都有开许,若真的不是私心,不是为自己,完全为对方、为他人,没有恶念,是善意的,就有很多开许。所以,显密是圆融的,三戒是圆融的,如果自己有智慧,有方便,也许就能圆融起来。

  戒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戒是活的。因为在佛法里,“佛”指智慧,若是有智慧,戒是活的,不是死的;而其他教派的戒是死的。不同情况,不同对境,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做法,这就是活的。必须要有智慧,若是有智慧了,你才能分辨,才能辨别,才能抉择,才能取舍;若是没有智慧,就难了。若是有智慧,很多行为就是方便;若是没有智慧,很多行为就是犯戒。是方便还是犯戒,看你自己。所以,我经常讲,佛法的戒条是活的还是死的,主要看自己。

  现在在讲别解脱戒,大家必须要明白别解脱戒的这些要求,尽量严格要求自己,这都很重要。

  比丘四他胜罪,比丘尼八他胜罪,男众十三种僧残,女众二十种僧残,必须都背下来,过后要考试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