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三戒论》讲记(十二)居士勿闻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7-11-03 14:26:56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继续讲沙弥(尼)戒。在堪布阿阇黎面前,亲自受持的共有三十三条,概括来说是十条,也叫沙弥十条。沙弥和沙弥尼共有十九条开许无罪,其余戒条和比丘(尼)一样,都要遵守。沙弥(尼)所有要遵守的戒律总结起来的话,就是三个恶作。沙弥(尼)没有真正的堕罪,比如他胜罪、僧残等等。因为沙弥(尼)和比丘(尼)不一样,比丘(尼)是佛教的主人,当时佛陀把教法交给了比丘(尼)。佛制定罪业的时候,对沙弥(尼)没有那么严格。

  第一,相同他胜恶作。沙弥(尼)只有恶作,没有真正的他胜罪。若沙弥(尼)犯了杀生、偷盗、非梵行、妄语四根本戒,算相似他胜的恶作,也就是说,和比丘(尼)他胜罪相似,虽然是一种恶作,但是若有一刹那的隐瞒,就和比丘(尼)一样,这个戒体会彻底毁坏,不能再恢复。

  第二,所忏恶作。沙弥(尼)在堪布阿阇黎面前亲自受持的共有三十三条戒,除了四根本戒是相同他胜恶作之外,剩下二十九条是所忏恶作。这是在比丘僧众面前自己要忏悔的。寺院每半月要做一次增净法。增净法主要是比丘(尼)做,但是沙弥(尼)也要参加,在这些比丘(尼)面前通过忏悔的方式恢复清净。

  第三,所守恶作。比丘(尼)的戒律学处,虽然沙弥(尼)没有在堪布阿阇黎面前亲自受,但这是佛规定要遵守的。若是犯戒了,自己心里忏悔一下就行了,不用到比丘、比丘尼这些僧人面前亲自忏悔。

  这是按小乘别解脱戒解释的。在藏地, 女众只有沙弥尼,没有比丘尼。由于各种原因,当时藏地没有接这个传承,只有沙弥尼。藏地所有的女出家人都是沙弥尼的身份,包括喇荣佛学院现在的院长门措空行母也是沙弥尼身份。其实,保持沙弥尼身份也是很好的。藏地很多大德高僧都不愿意受比丘戒,很多都是沙弥的身份。我们是修大乘佛法的,是修密法的,成就和身份没有多大关系,受或者不受都一样能成就。比如麦彭仁波切、华智仁波切等大德,都是出家修行人,但都是沙弥身份,都没有受比丘戒。现在喇荣很多堪布三四十岁了,大部分都是沙弥身份。其实,大家能把沙弥戒守持好了就行。现在是末法时期,很多戒条要严格守持是很难的。喇荣和我同岁的一些同学堪布,都一直是沙弥,我也是三十多岁才受比丘戒,之前没有受比丘戒。这些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

  此处所讲的别解脱戒主要是小乘的观点。以大乘来摄持的话,很多内容都不一样。比如说大乘的菩萨,若是发菩提心了,有菩提心的摄持,别解脱戒就变成了菩萨戒。密乘里,若真正得到灌顶进入密乘,都会变成密乘戒。这些在形式上的要求没有那么严。

  持对衣料置一月,离对静处可离钵,
  蓄对积蓄亦开许,失弃俗相取僧相,
  轻侮堪布三失毁,断此沙弥之学处

  按照大智者布敦仁波切说《请问品》克什米尔祖师所说的真实无罪于此引用。即三种对应,是允许的。

  “持对衣料置一月”:比丘(尼)不可持余法衣,即多余的法衣,但这里也有很多的说法,此处不多讲了。若颜色、形状上没有问题、特别如法的三法衣,通过加持,自己受用的只允许有一套,不能再多,多余的话要处理。沙弥和沙弥尼就不用处理了,法衣也不用通过加持受用,衣料还可放置过月。如果比丘(尼)没有三法衣,或者有三法衣,但已经旧了或破了,可以再做一个新的,若布料不够的话,就可以存留一个月,过了一个月要通过加持才能存留,否则可能会犯戒。但对沙弥没有这个要求。

  “离对静处可离钵”:比丘(尼)在无恐怖的情况下不可离法衣。若在山上修法遇到危害自己的生命或戒律的情况,可以离开,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拿三法衣不会犯戒。但过后没有危险、灾难消失时,若继续离开三法衣就会犯戒。沙弥和沙弥尼没有这个戒条。

  “蓄对积蓄亦开许”:比丘不可享受储蓄之物,但沙弥为维生积蓄是开许的,因而安立为无罪。

  这些与前述的六种开许中前三种是同一个意思。

  此外,沙弥受中戒时所承诺的有三种所断。“受中戒”指还没有正式受戒,但在堪布面前已经是正式出家了,这个时候是中善、中戒。此时所承诺的有三种所断。

  “失弃俗相取僧相”:第一种所断:失毁断明显穿著白衣等在家相。出家以后穿在家衣服是犯戒的,如果有舍弃法衣、再也不穿的心,就是犯戒的。因为出家的时候,对法师发誓发愿要穿出家的衣服,若是再穿在家的衣服,尤其是心里有这种再也不想穿法衣的想法,就是犯戒的。

  我们有时候为了方便,可以穿一下在家的衣服,这是“方便衣”,但不能总穿,不能时不时就穿那些衣服,只有迫不得已,实在不方便的情况下才可以穿。比如说,你们下山到汉地,实在不方便穿红法衣的话,穿内地出家人的衣服也可以,尽量不要穿在家的衣服。为什么出家的时候要换法衣?为什么要剃头?为什么要剃须?这都表示和在家人不一样了,在外相上谁都能看出来你是出家人,这是第一。第二,这也是令自己提起正念的一种方便,这样自己才会注意。藏地寺院这边一般都是不允许穿在家衣服的,我们也不会穿。我的上师在世的时候要求更严,我出家这么多年,根本没穿过在家人的衣服,你们也不要随便换衣服。我到汉地穿过在家衣服,那是在实在不方便的情况下。我们到汉地穿着红法衣到外面,有时会有很多障碍,很多人也看不惯,甚至诽谤,对他们也不好,所以为了方便,也是为了众生,要穿便衣。但是你们和我们不一样,你们可以穿汉地出家人的衣服,我们没办法,也穿不了这些。你们到藏地的时候可以穿红法衣,到汉地的时候可以穿汉地出家人的衣服,没有不方便的。即使是实在要穿在家的衣服,也要有所遮挡,不要太明显。

  因为以前印度人都是留头发、留胡子的,所以佛要求出家以后必须剃除头发、胡须,以便与在家人相分辨出来;衣服也是,我们现在穿的衣服也是以前印度人穿的,但是也不一样,比如印度的在家人穿戴的服饰都是带穗的,出家的时候必须把穗都剪掉。另外还有颜色上的区别,要么淡蓝,要么淡红,要么淡黄,主要是这三种颜色,当时印度出家人的衣服就是这样的。后来传到藏地,按照藏地的风俗,出家人的衣服颜色上有所变化了,淡黄、淡红或者紫红等,这都是后来慢慢变的,其实当时在印度就是这样要求的,颜色上必须要这三种为主。以前印度那些在家人就没有这些颜色,一般穿的可能是白色、黑色、灰色的多一些。那时印度的在家人出家,首先要把衣服上的穗等装饰剪掉,然后要染上三种颜色其中的一种,法衣也不能是整块的布,都要剪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缝在一起,形成“田”字形状。再在上面叠加一些布条,这样就不会对此生起贪心、贪欲。

  之所以出家人所披的袈裟、穿的法裙上面都是“田”字的形状,当时还有一个缘起:有一天,佛出游的时候看到了一块良田,佛当时就想到了僧众的服装。出家人是众生种福的良田,衣服就应该做成“田”字形的。现在我们穿的法裙、披的袈裟等三法衣都是这种样子。穿着三法衣也能提醒自己是个出家人,同时也能通过这些令自己提起正念,而且别人一看也知道你是个出家人,这有助于自己守持戒律,对自己的修行有极大的帮助。

  你们以后不要随便穿便衣,尤其是在山上、寺院绝对不允许穿便衣。有时候下山,比如说去阿坝县城,若是没有什么不方便,就不要随便脱法衣;若是有时候确实有些不方便,也要通过戒律部允许,才可以穿便装。今后下山绝对不允许自作主张,自己随便,想穿便衣就穿便衣,这是不允许的,以后都要注意。你们下山到汉地的时候,不要穿便衣,尽量穿法衣,如果不方便就穿汉地出家人的衣服也是可以的,尽量不要穿在家衣服。

  第二种所断:失悔持法衣等出家相。你们当时也发过誓:从今以后穿出家衣服,形像上要和出家人一样。若是你心里想“再也不穿法衣了”,有这种要舍弃的心,也是犯戒的。

  “轻侮堪布三失毁,断此沙弥之学处:第三条所断:以轻侮心不祈祷堪布。出家以后,沙弥(尼)就不用说了,是不允许他们远离依止师的。比丘(尼)也一样,受近圆戒以后至少十年不允许离开依止师。在这个过程当中,主要的事都要问依止师,都要问自己的堪布。若是不问也行,若是以轻视、不恭敬的态度不请示,就是犯戒。

  前面所讲的是沙弥(尼)的三十三条戒。

  己二、旁述正学女之学处。

  正学女学处是针对女众讲的,男众没有。它是介于沙弥尼和比丘尼之间的戒律,在受沙弥尼戒的基础上,在两年之内要再受持十二条戒律,通过考验才可以正式受比丘尼戒,这是正学女之学处。

  得沙弥上正学女,独行游泳触男身,同住撮婚掩伴过,此为根本之六戒。
  取金掘地剃阴毛,食不予食与蓄食,刈割青草均断除,即是随顺之六法。

  正学女一共有十二条戒律,包括六条根本戒和六条随顺戒。这些是在受沙弥尼戒的基础上所要受的戒,沙弥尼戒是肯定要受的,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受十二条戒律,时间是两年。这个人能不能受比丘尼戒,以此戒作为考察,以这种形式受戒,自己也看看能不能行,僧众也看看她能不能行。

  “独身路行”:比丘尼就不用说了,受正学女戒的时候就要受这条戒。从正学女开始就不能独行了,必须要有伴,若是独身路行,是犯戒的。

  “入水游泳”:不能随便入水游泳,不然就犯戒。

  “接触男身”:正学女不能接触男身。这是指以贪心接触,没有衣服隔着,直接接触,这样就犯根本戒了。比丘有四条根本戒,比丘尼有八条根本戒,这是其中的一条,若是比丘尼接触男身是犯根本戒的,正学女也是不允许的,受戒的时候就要受这条戒。沙弥尼这样做不能说犯根本戒,但也是犯支分戒的,这样离破戒就不远了。

  “与男同住”:若没有第三者在场,与异性同住是犯戒的。后面还有详细的讲解,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撮合婚姻”:出家人是绝对不允许撮合婚姻的,正学女也不允许做这种事,若是比丘(尼)做这种事,犯的是僧残罪,虽然不是根本罪,但是也和犯根本戒差不多。按轻重程度,他胜罪是最严重的罪业,僧残是第二严重的罪业,堕罪是第三严重的罪业。

  “掩伴过”:“掩”是隐藏。若是自己的女伴有过失、问题,必须跟上师、堪布、僧众说,帮她隐瞒、隐藏是犯戒的。若是比丘尼这样做,罪过就更严重了。正学女也不允许。

  上述是正学女的六根本戒。

  “执取金等宝物”:允许沙弥(尼)触摸金银等宝物,但是受正学戒的正学女就不允许了,比丘尼也是不可以的。

  “掘地”:挖掘土地。这条戒对沙弥尼是开许的,但是正学女不可以掘地。

  “剃除阴毛”:若以贪心这样做是犯戒的。

  “刈割青草”:就是在随便、恶意、放逸的状态下割青草,这是犯戒。

  “未受食而食”:比丘(尼)受食的时候,必须要沙弥(尼)端给他,以这种方式受用。沙弥尼不需要这样,但若是受了正学戒,就要守持这条戒。

  “蓄食”:这条戒对沙弥尼是开许的,但是受正学女戒后就不允许了。

  正学女所应断的六根本戒和随顺六法,共有十二条戒律。仔细的内容,后面再讲。

接下去要讲比丘戒。本论中,比丘戒讲的多一些,比丘尼戒讲的少一些。尽管这次肯定不会讲得太细,但是我们也会尽量参考一些其他资料多讲解一些,因为我们现在比丘尼太多了,都受比丘尼戒了,却不知道戒律,这是不行的。

  前面讲过,戒律对有些人来说是快乐的因,对有些人来说却是痛苦的因。若是好好受持戒律的话,就是快乐的因,今生来世都是快乐的;若不受持戒律甚至破戒的话,它就是痛苦的因,今生来世都是痛苦的。戒律是变成快乐之源还是变成痛苦之源,掌握在自己手里。

  其实受戒没有什么可难的,主要是心里能够放下。前面讲过,别解脱戒的基础是出离心,若真正有出离心了,一点都不难;若是没有出离心,那肯定难一些。如果大家总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放不下世间的东西的话,那就难了。守戒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若是这样一直“忍”也难,所以还是要从心里放下。

  若是真想出家修行,若是真想以出家的身份弘法利生,那就要下决心。你们现在都是会思维的人,不像几岁的小孩子,也不像八九十岁的老年人,都不糊涂,所以自己看:为什么要出家修行?想不想将来以出家人的身份去利益众生?若是想,那就彻底点儿,不要脚踏两只船,一边想出家,一边又想做一些在家的事,这二者如火和水,是不能相容的。

  我为什么这样强调呢?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大家,也是为了道场。对我个人来说,强调与不强调都一样,没有什么。你自己最清楚自己,若是实在放不下那头,实在的控制不了,就请你离开这个地方。你离开这个地方,到山下随便,天天到那些场所,搞那些事情,没有人拦你,也没有人管你。

  是否进入佛门,是否进入僧团,都是自愿的、自由的。若是你进来了,那就必须要遵守佛门的规定,必须要遵守僧团的戒律。若是你想离开,将来一切后果和果报要自己承担的,谁也不能代替你。

  在座的各位都是受过戒、立过誓的,这些戒律和誓言是痛苦之因还是快乐之源,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他人破戒了或是还俗了、对错好坏,那是他人的事,和你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应该做自己的主,自己应该走自己的路。

  我现在就是做自己的主,走自己的路。我是一名佛教徒,虽然佛祖释迦牟尼佛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上师也离开了,现在没有人管我了,但我是我上师的弟子,我只能管自己,只能走我自己的路了。我觉得自己长大了,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都要做自己的主,走自己的路。现在给我留下的只有佛的教言、上师的窍诀,谁也管不了我,谁也阻拦不了我,无论是下地狱还是到天堂,我也不会后悔。三十多年来,该尽力的也尽力了,该努力的也努力了。你们也应该这样。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