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定解宝灯论》讲记 四十三[第七个问题]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30 00:24:48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继续讲解《定解宝灯论》。论典里主要讲了七道难题,其内容都非常深奥,难以解答。以前印藏的很多大德高僧都有不同的观点,相互之间存在很多辩论。全知麦彭仁波切以老仙人和流浪者彼此问答的方式,广泛地讲解了这些内容。老仙人和流浪者在这里比喻麦彭仁波切自己前后的两个念头。流浪者向老仙人问了这七个难题,老仙人通过自己的智慧,广泛地解释了七个难题的内容、含义。

  甲二(中善论义)分三:一、依教理广说;二、依殊胜窍诀略说;三、宣说造论方式。

  乙二(依殊胜窍诀略说)分二:一、宣说本论之殊胜;二、以窍诀方式宣说本论要义。

  丙一、宣说本论之殊胜:

  如是甚深七难题,以具深广义语句, 
  解释之时流浪者,不禁恭敬感叹言: 
  呜呼犹如井中蛙,未见他宗深法海, 
  仅品自宗井水味,吾等傲慢以此摧。


  “如是甚深七难题,以具深广义语句”: 这七道难题都非常难以解答,过去出现过那么多的大德高僧,对此也很少有一个圆融的说法和正确的解释。老仙人以自己的智慧、传承上师们的殊胜教言,仔细地回答了流浪者的提问。所解答的义理和语句,广泛而深邃。

  “解释之时流浪者,不禁恭敬感叹言”:此时流浪者不禁恭敬地感叹起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老仙人有这么高的境界,也根本没有想到前译宁玛派的传承上师们有如此殊胜的教言,所以内心十分欢喜,情不自禁,毕恭毕敬,口里感叹道。

  “呜呼犹如井中蛙,未见他宗深法海,仅品自宗井水味”:“呜呼”是以特别悲哀的语气感叹自己。自己曾经去过很多道场,也研究过很多教派,自认为已经非常明白了,因此贡高傲慢,看不起任何人。现在听到老仙人的教言和这些甚深的窍诀后,发现自己一无是处,非常惭愧。犹如井底的青蛙见到广阔的大海时昏厥倒地,同样,我此前只知道自己的观点和自宗的一些说法,从未听到他宗如大海般深广的甚深法义,就像井底的青蛙,仅执着自宗的小井和浅水,根本不知道他宗有如此殊胜的密意。

  “吾等傲慢以此摧”:老仙人的教言立即摧毁了他内心的傲慢。当他了解到宁玛派有如此甚深法义和究竟了义的说法后,才心服口服。他说道:我以前心里很傲慢,但是现在听到你的教言后,再无法生起傲慢。其实流浪者此前也只是明白了一些皮毛,只知道了小范围的一些教理而已,根本不知道更深的法义和更广的教理,所以他心里很惭愧。

  现在很多人只知道自宗,不研究他宗。只执着自己的观点,不去学修他人的密意,所以始终打不开心胸。无论是修净土宗、禅宗或者其他宗派的,都认为自宗是最殊胜的,只知道自宗的一些教理而已,不了解其他宗派的善说,甚至轻易地评价他宗如法或不如法。有些人没有广泛地学习佛理,更不了解藏传佛教,尤其密法,根本就不了解密宗,还评价密宗不如法、不是正法。这种人犹如井底的青蛙一般孤陋寡闻,却自以为是。

  很多人认为,学藏传佛教的就是学密法的。其实并非如此,藏传佛教是一个很圆满的体系,包括显宗和密宗、小乘和大乘,其教法非常全面。藏传佛教也分八大派,各派都有完整的教育,全面含摄了小乘和大乘、显宗和密宗的教理。各宗派的划分也主要是依据不同的传承和不同的修持方法。所以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不能轻易辨别邪法或正法。若要分辨邪法、正法,首先你要有分辨的能力,先要对藏传、南传、汉传佛教广泛地进行研究,真正了解了以后,才可以评论正法或邪法、殊胜或不殊胜。否则就如同井底的青蛙一样,成为智者眼中的一个笑话而已。

  我们在学修自宗宁玛派时,也应该研究其他的宗派。观察哪一宗规是最殊胜、最正确的,是和自己的相续相应的,然后再去做判断。广泛地闻思和学习非常有助于我们的修行。

  文殊化现为荣索,龙钦圣意大海中, 
  具有各种宝法藏,舍彼求假宝真迷!


  “文殊化现为荣索,龙钦圣意大海中,具有各种宝法藏”:文殊菩萨是诸佛智慧的象征,诸佛的智慧就是文殊菩萨。自宗宁玛派的荣索玛班智达、龙钦巴大士都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也就是诸佛菩萨智慧的显现。他们的密意智慧就像大海,我们以分别心无法能够探索。在此密意大海中,有很多甚深法义、殊胜窍诀的珍宝。

  “舍彼求假宝真迷”:荣索玛班智达、龙钦巴大士的教言非常殊胜、正确,若把这些真正的珍宝扔到一边,再去找一些假珍宝,真是非常得愚昧、愚痴!

  遍知麦彭仁波切主要依靠荣索玛班智达、龙钦巴大士的教言和窍诀,真正证得了甚深的法义。在藏地,最初萨迦派很兴盛,之后是格鲁派。因此自宗的很多人也都靠萨迦派和格鲁派的教言去宣讲佛理。针对这种现象,遍知麦彭仁波切认为,其实这都是没有必要的,索玛班智达、龙钦巴大士的智慧及教言已经非常殊胜、圆融了。

  其他很多宗派的大德高僧都难以解答这七道难题,也没有一个圆融的说法,但是遍知麦彭仁波切依靠荣索玛班智达和龙钦巴大士的善说、教言,非常正确、圆融地解释了这些难题。他们的密意智慧就像大海,其中蕴藏着各种如珍宝般的殊胜教言和窍诀,所以没有必要再去找其他教派大德的善说。若依靠自宗荣索玛班智达和龙钦巴大士的善说和窍诀,再甚深的法义也能够了知,也能够证悟,没有必要再去求。

  不去求真正的如意宝,却去求一些假如意宝,这个人是很愚昧、愚痴的。我们现在不但遇到了释迦牟尼佛的教法,而且遇到了前译宁玛派这样殊胜的教言,尤其是遇到了这样殊胜的传承,所以大家应该珍惜,没有必要再去找其他的教言和窍诀。为了能够深入地了解自宗的教理,可以去参考其他教派的论典或学习其他的教派。但是最终还是要依据自宗的教理、传承上师们的教言去学修,一定会通达究竟了义的甚深法义,没有必要再去求。若不知道珍惜,放弃眼前所得的这些如意宝,再去找另外的法或窍诀,这是错误的,这是愚痴之人的做法。

  以理观察法智者,恒无恶魔作障故, 
  依传理智狮吼声,于莲师教之自宗, 
  殊胜自性得诚信,摧毁偏袒他宗慢, 
  握稳智慧宝剑柄,如此良机亦赐他。


  “以理观察法智者,恒无恶魔作障故”:我们通过教证、理证去观察,最后能够了知、证得真正了义的甚深法义,这就是具有智慧的人,称为智者。这种人的相续当中已经对诸法的实相真理生起了正见、定解,所以任何时候都不会有恶魔的障碍,不会有邪魔外道的干扰和障碍。

  在自己的相续当中建立正知正见,这是非常重要的。若是有正知正见,任何邪魔都障碍不了你;若是没有正知正见,暂时在表面上稍微好一点,但是当遇到对镜的时候,很难把握,一定会露出馅儿来。所以大家在自己的相续当中建立正知正见,这是最重要的。平时也应该以正知正见守护自己的三门,无论你在山上还是在山下,无论你在何种对境中,自己应该能够把握自己,能够正确地引导自己。

  “心魔不起,外魔不现”,若在自己心里有正知正见,没有邪思邪见,是不会有外面的这些障碍和违缘的,都是自己的心魔引起的。平时大家在心里经常胡思乱想,静不下来,也是因为缺少正知正见。尽量在自己的相续当中建立正知正见,这些邪思邪见、分别念就没有任何余地生起,外边的违缘和障碍也就不会出现了。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所以外境上才有很多不清净。在自己的相续中建立正知正见,这是非常重要的。

  依传理智狮吼声,于莲师教之自宗, 
  殊胜自性得诚信,


  “依传理智狮吼声”:依靠传承上师们的教言,以理证、智慧宣讲出来的法,就像雪山狮吼一样。传说中雪山里的雪狮是群兽之王,它的叫声能令其他猛兽胆战心惊。麦彭仁波切依历代传承上师们的教言讲这些道理、解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外道恶魔等根本不敢动、不敢言,都心服口服,五体投地,非常地恭敬。

  “于莲师教之自宗,殊胜自性得诚信”:“莲师教”指旧译宁玛派,莲花生大士是我们旧译宁玛派的开创祖师。自宗宁玛派无论是讲显宗还是密宗,在见解及修持方法等方面,都有非常不共同的一些窍诀。荣索玛哈班智达曾经讲过,旧译和新译比较而言,旧译有六个超胜之处,即有六种不共的功德。

  当依据历代传承上师们的教言,宣说七大难题的甚深法义之时,不但破除了他宗的邪说,同时对自宗不共同的教言或见解也生起了不动摇的信心。

  摧毁偏袒他宗慢,握稳智慧宝剑柄, 
  如此良机亦赐他。


  “摧毁偏袒他宗慢”:他宗有很多不了义的说法,我们要安立自宗的时候,就要破除他宗的这些不了义的观点。我们不能评价萨迦派、格鲁派等教派都是正确的,或都是不正确的。如同前面所讲的,他宗有一些了义的说法,但是也有很多不了义的说法。我们在此处要破除、摧毁的是这些不了义的说法。

  全知麦彭仁波切讲过,凡是堕落二边的,就是不合理的。讲基道果等任何时候都是如此,若不堕落二边,都是正确的;若堕落二边,都是不正确的。无论是他宗还是自宗,堕落二边者,都是不正确的。

  “偏袒”意指在七个问题当中,所破除的他宗观点都落入了二边,有所偏袒。“他宗慢”意指虽然有些人的说法是不了义的,但是自己觉得很了义、很究竟,心里很傲慢。

  “握稳智慧宝剑柄”:任何时候都要握紧智慧宝剑柄。以荣索玛哈班智达、龙钦巴大士、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善说,才能够摧毁他宗的邪说,摧毁他们内心的傲慢。

  “如此良机亦赐他”:这样的良机也赐给他。这里可以解释为:我们握着智慧宝剑,摧毁他宗邪说和他人内心的傲慢,在他们的相续当中也能生起正见。在表面上看是破除他宗,但是实际上也是让他们的相续当中生起正知正见,建立正确的观点。若站在自宗的角度,还可以这样解释:全知麦彭仁波切主要依靠龙钦巴大士、荣索玛哈班智达的教言,握着这样的“智慧宝剑柄”,摧毁了他宗不了义的说法、邪说。这样的良机也赐给后代人、后来人。若后来的学人想破除他宗、建立自宗,也应该握紧“智慧宝剑柄”去破立。

  第一,能够破除他宗、建立自宗;第二,你自己要断除邪见,在相续当中真正建立正见,也要以智慧观察,以这些教言仔细去研究分析,才能够真正生起定解。否则,仅仅随声附和,这叫迷信。别人一说就相信,就认为是这样,这叫迷信!大家应该有自己的观察能力,通过观察这些传承上师们的善说、教言,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你以这些去观察,更能够证悟真理。虽然是智慧宝剑,但是你放在那里供着也没有多大意义。你应该把宝剑拿来用,才能够摧毁邪见,在相续当中建立正见,才能够破除他宗不了义的说法,安立正确的自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智者的做法。所以大家应该有这样的分辨能力。

  听闻法理甘露海,甚深之义如意宝, 
  住于何处亦当取,不随名相之人士。


  “听闻法理甘露海,甚深之义如意宝”:大海里有如意宝,只有入海才能取得宝藏。同样,只有通过闻思,才能够真正通达甚深法义。若是不通过闻思,你通达不了诸法的甚深法义,也根本不可能见到自性。以教证理证观察,就是闻思的阶段。通过教证理证去观察,然后在自己的相续当中产生智慧,这种正见、智慧叫闻慧和思慧。所以我们经常强调闻思。若是没有足够的闻思,你修也是白修,没有意义。

  “住于何处亦当取”:不论自宗还是他宗,无论在谁的著作里,若是有正确的教理和甚深的窍诀,都应该取出来,都应该珍惜、学修。只有通过闻思、观察,最后才能通达甚深法义。

  自宗和他宗里都有不了义的说法,有的是因为他们没有明白,有的是为了度化一些众生而暂时宣讲的。此处强调的是,只要是不了义的说法,都应该放弃;只要是正确的甚深法义,无论是在何处,都应该取出来学修。

  “不随名相之人士”:无论是哪一个宗派、哪一位大德,只要他宣讲了甚深法义,能够让你真正明白佛理,就是值得你恭敬和学习的。“名相”指名气。以前和现在都有这样的现象:谁有势力就信谁,谁有名气就跟谁跑,这是错误的。谁能宣讲这样一个甚深法义,谁能让你明白佛理,才是值得你学习和跟随的。

  无论是学显宗还是学密宗,主要要观察哪个法能够令你受益,就应该学哪个,不应该随着名相跑。今天说显宗殊胜,就学显宗;明天又说密宗殊胜,就又学密宗;这都是错误的。大家应该有判断的能力、分辨的能力。自己的相续和哪一法相应?哪一法值得自己学习?应该这样去判断和分辨,才是对的。应该以这种方式取舍和进退,不应该跟着别人跑。

  依止上师主要看你自己的缘分,无论他是否有名气、势力,若是他真正能够引导你,让你明白佛理,解除你心灵上的疑惑,能够让你开悟,这就是你应该跟随和依止的人,不应该跟着名相跑。

  多闻能言亦不证,俱生智深以伺察, 
  不解深义如地藏,谁持此法为智者。


  “多闻能言亦不证”:似乎明白很多,也能言善辩,这样的人会不会真正能够了知或证得诸法究竟的甚深法义呢?不会的。若要证悟诸法究竟的实相,真正了知甚深法义,仅靠多闻能言也是不行的。

  “俱生智深以伺察”:以自己的俱生智慧经常伺察,这样的人能不能证得诸法究竟的实相或甚深法义?也不一定。

  我现在特别强调,要不堕落二边,即闻边和修边。只闻不修或只修不闻,二者都是边。若是只闻,尽管明白得多、能说,但是不能真正证得诸法的实相真理。若是觉得自己很有证量似的,只是自己伺察、安住,也不能证得此实相真理。

  “不解深义如地藏,谁持此法为智者”:“深义”指如地下宝藏般的甚深的教理、法义、究竟的实相。能够持此法者,才是真正的智者,是具有智慧的人。

  为什么将甚深的法义比喻为地下宝藏?广闻博学的人不能证得,以俱生智慧经常伺察者也不一定能证得。谁能够真正证得?如前面所讲过的,有一定的善根,宿世当中积累福报、消除业障、对上师具有信心,这样的人才能够真正证得。除此之外的其他人很难证悟,即使你在表面上再精进,再能打坐入定,也不一定能够证得,所以把它比喻成地下的宝藏。只有通过一些殊胜的方式,才能够采掘到地下的宝藏。同样,我们通过宿世的修行消业积福,通过上师殊胜的窍诀才能够真正证得诸法的甚深法义。

  全知麦彭仁波切说,他是以传承上师的教言而证得的。其他宗派的很多大德也没有真正证得,虽然他们表面上广闻博学,表面上很有修行、很有名气,但是也没有真正证悟诸法的真理。所以此甚深法义必须靠善根、窍诀,最后才能证得。能够证得的这个人才是具有智慧的人,其他的人统统都不是具有智慧的人。

  我们并非自赞毁他,不是在诽谤某一个宗派,也不是在破斥某一位大德。无论是哪一个宗派,无论是哪一位大德,若是堕入了二边,没有走真正的中道,那就是错误的,是我们要破除的对境。并不是除了自宗之外就没有一个正确的,也不是除了自宗之外就没有一个殊胜的。其他如净土宗、禅宗,或者格鲁派、萨迦派等宗派中,也有很多了义的说法和不了义的说法。有的在究竟密意上与自宗宁玛派是同一的,有的为了度化有缘众生而暂时抉择了不了义。自宗宁玛派的确有很多不共同的说法,有不共同的殊胜之处,这些都是大家要明白的。今生能够遇到这样殊胜的教派,也是我们宿世修来的福报,所以大家要珍惜。

  知取能令我心成,智藏宝器深广海, 
  善妙教言时机后,欣然畅饮龙王海。


  为什么要讲《定解宝灯论》呢?作者全知麦彭仁波切知道,大海里有珍宝藏,只有自己的心能够像大海一样宽阔,才能成为究竟智慧的法器,因此应该学习这些善妙教言的时机到了。于是他以特别欢欣喜悦的心情,痛快淋漓地入龙王海中畅饮,孜孜不倦地学习传承上师们的教言。

  所谓“龙王海”,龙王在大海里,大海是龙王的宫殿;在此处,“龙王”指我们的传承上师们,“海”指传承上师们的教言。麦彭仁波切为了让自己的心相续成为究竟智慧的法器,犹如大海中隐藏着珍宝一样,自己宽阔的心胸也能隐藏最究竟的智慧,所以学习了传承上师们的教言。

  对此段偈颂也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方式。这次我主要依据的是楚西降央多吉的《定解宝灯论 无垢广释》这部著作。这部著作的注释比较详细,属于广义,而根华堪布的《定解宝灯论浅释》则是浅义。不同的著作中,有些地方的注释可能有所不同。此次我觉得楚西降央多吉的注释比较详细、含义也很连贯,所以就以此为依据为大家如是讲解的。

  依从中出善说河,定证智慧广阔海, 
  知彼源泉即龙王,持明传承之言教。


  作者学习了传承上师的教言,明白了这些甚深法义,然后他就宣讲了《定解宝灯论》。

  “依从中出善说河,定证智慧广阔海”:《定解宝灯论》就像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来自于“龙王海”,通过《定解宝灯论》,一定能证悟犹如大海般的诸法真理。

  “知彼源泉即龙王,持明传承之言教”:“龙王”指持明传承上师们,即荣索玛哈班智达、全知无垢光尊者(龙钦巴大士)等。他们的教言就是“龙王海”。

  全知麦彭仁波切不止一次地劝诫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学修传承上师们的教言,尤其是荣索玛哈班智达、龙钦巴大士的教言。“班智达”是精通五明的意思;“玛哈”是大的意思。荣索玛哈班智达和龙钦巴大士的教言都非常殊胜,但是很多人根本没有予以重视。所以在此处麦彭仁波切不止一次的强调,真正要通达诸法的甚深实义,必须要学修持明传承上师们的这些善说、教言。

  吸取虚空精华义,品利自心甘露味, 
  点亮能得大威力,智慧稀有正法灯。


  “吸取虚空精华义”:学习了如虚空般的显密一切经典和续部的精华。或者解释为:通过学习证悟了犹如虚空般无边无际的这些缘法的真相和真理。经续的内容浩瀚无际,如同虚空一般。而诸法的实相也是犹如虚空般无边无际。

  “品利自心甘露味”:自己内心能够证悟,本具的智慧或能量得以显现。

  “点亮能得大威力,智慧稀有正法灯”:因此解答这些难题的威力或智慧也生起来了。作者经过学习,自己真正证悟了,本具的智慧得以显现,因此宣讲《定解宝灯论》的智慧也具有了。仅仅自己明白、证得也不行,为了有缘的众生而宣讲了《定解宝灯论》。犹如点亮了正法之灯,照亮了众生的解脱大道,令众生顺利通达彼岸。

  不同一些著作中对这些偈颂的解释有所不同,可能是因为所参考的资料不同,以及个人的理解也有所不同的缘故。大家也可以参考其他资料,以自己的智慧好好地辨别、取舍。
   
  回向: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