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定解宝灯论》讲记(三十二)[第六个问题]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29 22:50:39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接着讲《定解宝灯论》,继续讲解第六个问题:异境何谓共所见?

  六道众生看这些物质时,所见都不同。比如水,地狱众生看到的是炽热的铁汁,饿鬼众生看到的是脓血,人看到的是水,天界的众生看到的是甘露,那么这些有没有一个共同所见?为什么人看是水,而地狱众生、饿鬼道的众生、天界众生看不到水呢?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看同一个物质的时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所见呢?

  无论是水、脓血,还是甘露,若是在外境上存在,不可能会有这些各不相同的所见。人看到的是水,若水在外境上实实在在存在,那么任何众生看都应该是水,而不应该看到脓血、甘露。事实并非如此,这就说明了水没有在外境上实实在在地存在,水不是实有的。

  水在外境上不存在,但是水在我们的眼识面前是存在的。我们看到了水,若如实去取也能得到水。在能取面前,它是存在的,但是它不是在外境上存在,这叫显而无自性。它在显现上有,但在本体上没有。它属于对境,如果它在本体上有,就应该在外境上存在。它没有在外境上存在,只是眼识面前的一个显现而已。它没有自性,所以是空性的。

  因为水的本性是空性的,所以有各种各不相同的显现,可以显现为脓血、铁汁、水、甘露,也可以显现为佛、菩萨等。那么这些显现会不会互相混乱呢?这是一个疑惑。既然可以任意显现,恶道众生前是否会显现为甘露?天界众生前是否会显现为脓血?前面讲过,因空性而显现,但是这个显现上不会混乱。为什么?因为众生各自的业力不同,这些显现都是受业力牵引,由业力在控制。地狱众生有他自己的业障,所以他的显现是铁汁或者更不清净、恶劣的境相。饿鬼众生因吝啬、贪心等造下很多的业障,所以他的显现肯定是脓血或更恶劣、肮脏的东西。人有他的业,他的显现是一般的干净的水。天界众生有他的福报,给他显现的就是甘露。佛菩萨的业障彻底清净了,他的显现肯定都是清净的。在他们各自的业力或愿力的牵引、作用下,这些显现不会互相混乱,不会随意显现。

  为什么会有这些各种各样的显现呢?因为是空性。我们人看是水,但是在这个水上面,可以有其他多种显现。其他物质也是一样,比如我们现在所处的房屋、空间,若是地狱众生看,肯定是铁汁或炽热的铁屋,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一个空间;饿鬼众生因他的业力,感召到的可能是一些干枯物、沙滩等令他感觉饥饿干渴的境相、空间;人看就是砖瓦的房子;天界众生看这里本身就是天堂、更殊胜庄严的宫殿;佛菩萨看这个地方就是西方极乐世界,就是一座极其圆满的坛城。为什么在同一时间、对同一物质,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境相?因为诸法的本性是空性。

  这里主要讲的是空性。若诸法的本性不是空性,那任何法都不能显现,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实物或这样的一个法。整个法界当中,无论属于轮回的还是涅槃的一切缘法,都不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都是空性。空而现,现而空,这是诸法的真理。若是在这个法界当中有一个实成法,那么一切他法都不能显现。此处大家要明白空性的道理。诸法的本性是空,空性不是什么也没有,空和空性不一样。一讲空性的时候,这个空相不离现相,和现相是不二的,它不是一个单空。

  显现上也是如此,我们最终讲的是大光明的境界。不仅是大空性,还讲大光明的境界,这里我们可以领会大光明的真理。地狱众生、饿鬼、人,还有天人以及佛菩萨,他们的所见为什么都不同呢?一个比一个清净,最后佛菩萨所见的是清净圆满的境相。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境相?地狱众生他有业障,所以只能看到铁汁。诸法的实相里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显现?没有。诸法的实相上也有现,但是完全是一个清净圆满的显现。这些不清净的显现都是自己的业障。饿鬼众生没有地狱众生的业障,所以他看到的是脓血。人暂时没有饿鬼这样的业力现前,所以他看到的是水。天界众生暂时比人的福报大,所以他暂时没有这样一个业感,他感受到的是甘露。佛菩萨看到的是清净的一个境相,本来清净、本来圆满。

  讲大空性的时候,它是不离显现的。这个现分有清净的和不清净的。不清净的现相是暂时的,不是究竟的。究竟的现相是大光明、明分,不是一般的现分。所以此处又讲了大光明的境界。我们通过学修,既可以领悟空性,也可以领悟大光明。最终就是佛的尽所有智,他的所见就是空性和光明无二的真谛。

  这个现空不二的现也是清净的、圆满的。什么是净见量?净见量就是佛菩萨所具有的智慧。净见量的对境完全是清净的,外器世界是清净的佛刹土,内情众生是清净的佛菩萨。佛的智慧是最究竟的量。因为佛遣除了二障,显现了诸法最究竟的实相,即明空不二的真谛。“空”是空性,“现”是指清净的显现——大光明,此现空双运的真谛是诸法最究竟的实相。但是,这是在具有智慧的智者面前才能够成立的,若是没有智慧,这样的真谛不会成立的。

  于彼稀奇日乘前,劣根者如鸱鸮盲。

  “乘”是大乘。这样一个极其稀有的大乘里讲的真谛,犹如日光。“劣根者”指没有根基、没有福报的人。“鸱鸮”是一种鸟,在白天的日光下,它看不到事物。夜晚没有阳光的时候,它才能看到一些事物。以此比喻说明诸法究竟的实相,只会在具有智慧的人面前才能成立,而在没有善根或福德的人面前是不能成立的。犹如一种鸟,它看不到阳光下的事物一样,这些没有根基没有福报的劣根者,他不一定能领悟到这样的真理,更不可能证得这样一个境界。

  究竟等性之法界,不能片面而建立, 
  说是唯现天尊相,


  究竟等性之法界,它是现空不二。因为是空性,所以清净以及不清净的一切显现都可以有。不能只有清净的现,没有不清净的现。若是只有清净的显现,就是不合理的。这些不清净的显现应该也是法界的一分。

  “究竟等性之法界”:法界就是现空双运,因为它的本性是空性,所以什么显现都可以有,包括清净以及不清净的显现。它的现分不应该都是清净的,应该也有不清净的显现。

  “不能片面而建立,说是唯现天尊相”: “天尊相”意指清净的显现。不能偏于这样一个清净的境相而建立现分,应该也有不清净的显现。

  然而自性本清净,法界现分智慧身, 
  无离无合之缘故,


  “然而自性本清净”:诸法之自性本来清净,自自然然,不是有造物者让他本性清净的,而是本来就是、自自然然清净的。“清净”是大空性的意思,都不是实有、成实,都是空性的。

  “法界现分智慧身”:智慧身就是佛的身。

  “无离无合之缘故”:“自性本清净”和“法界现分智慧身”二者原本就是不二的,所以就是“不离”。“不合”是指以后也永远是这样的。

  现分本为净天尊,实相分析亦无害, 
  因断二障之现空,双运法界即真如。


  “现分本为净天尊”:现分本来清净、本来圆满。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清净的,这些人本来就是佛。

  “实相分析亦无害”:“实相分析”指抉择诸法实相的一个逻辑或者分析。“亦无害”,再观察、再抉择,也伤害不了这样一个清净的境相。为什么呢?你用胜义谛的观察量去观察的时候,大光明、这样的一个清净的境相,都能抉择为空。但是这是它的本性。所以以逻辑分析观察的时候,不但不伤害它,反而体现的是它的本性——空性。“自性本清净”和“法界现分智慧身”二者本来就是不离不合,所显现的刹土、佛等这些清净的境相本来就是这样存在的,所以这是没有什么过失的。

  显现和空性是不矛盾的,清净的境相的本性是空的,也不离空相。所以即使你用胜义谛的观察量再观察,也只能体现出它的本性而已,不会损害它的存在或它的这样一个状态。将万法抉择为空的时候,这个空也不离清净的显现,所以二者互相是不矛盾的。

  “因断二障之现空,双运法界即真如”:“二障”主要指烦恼障和所知障。我们为什么见不到清净的这样一个境相?主要就是有障碍——烦恼障、所知障。若断除了烦恼障和所知障,没有障碍的时候,立即就会显现法界真如,即现空双运的究竟实相。

  除此之外如何证,并非究竟之意义, 
  二障尚未断尽前,实相现相不一致。


  “除此之外如何证,并非究竟之意义”:彻底断掉二障就是佛。除了佛的正量之外,阿罗汉、一地到八地的菩萨、八地到十地的菩萨也有正量,但这些和佛的正量相比,都不是真正的究竟正量。他们都没有见到诸法最究竟的实相、真理,所以“并非究竟之意义”。佛彻底断除了二障,其他的都没有彻底断除,因此他们的正量都不是究竟的正量,他们的所见都不是最究竟的意义。

  “二障尚未断尽前,实相现相不一致”:虽然他断除了一些烦恼障或部分习气障,但是还没有彻底断掉二障,所以在他的境界当中,实相和现相是不会一致的。只有彻底断掉了二障,这时实相和现相才完全一致。

  我们现在有不清净的这些境相,就是实相和现相不一致。实相上是清净的,但是我们的显现上是不清净的,所以实相和现相二者不一致。登地以后,已经有与实相相似的现相;到八地以后,有与实相接近的现相。但是他们和佛相比,还不是最究竟的。只有成佛的时候,现相和实相才彻底一致、完全一致。相对佛的究竟正量而言,其他的任何正量之所见都不是究竟的意义。

  暂时道位之显现,如净眼翳之毛发, 
  有境垢染愈清净,现见对境亦愈净, 
  有境清净另一方,无有不净之境故。


  “暂时道位之显现”:在修道的过程中,这些显现也有所不同,有清净和不清净的区别。比如,登地菩萨和一般的凡夫菩萨相比较而言,肯定有清净和不清净的区别。一地菩萨和八地菩萨相比较而言,也肯定有清净和不清净的区别。为什么说“暂时”呢?因为究竟上唯一只有佛的正量。

  “如净眼翳之毛发”:“眼翳”是一种眼病,患者看空碗里有很多羊毛、马毛、头发等毛发。空碗里面本来没有这些毛发,但是他却实实在在能看到。之所以看到这些东西,是因为他的眼睛有毛病,不是在外境上有这样的事物。现在他通过治疗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眼病越轻的时候,所见的毛发越少。当眼病痊愈的时候,就彻底见不到这些毛发了。同样,我们有业障、烦恼障、所知障和习气障等四障,这些障碍越清净,外境上也就越清净。

  “有境垢染愈清净,现见对境亦愈净”:“有境”就是指心;“对境”就是外境。心灵上的染污愈清净的时候,显现的外境也会越来越清净。比如,地狱众生把业障消掉了,可能就可以见到脓血;饿鬼清净了业障,可能就可以见到水;人清净了业障,可能就可以见到甘露;天人清净了业障,可能就可以见到佛菩萨这样清净的境相。业障主要是心灵上的,心的垢染愈清净,显现的对境也愈清净。

  “有境清净另一方,无有不净之境故”:“有境”是指心。自己心灵上面的染污造成了显现上的不清净。心清净了,没有不净之对境。心里的这些污垢越清净的时候,外境也就越来越清净。心灵的污垢都清净了,外境也就清净了。因为都是自己的心之所现,都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除了心以外,没有一个不净的对境。若是心之外另有一个不净的对境,即使心灵上的污垢清净了,对境也不一定能够显现清净。但是外境上不存在,主要是自己的心,唯心所现。心清净了,外境就清净了。

  一位补特伽罗者,成佛之时他众前, 
  不会不现不净法,自现障碍所遮障。


  “补特伽罗”就是一位凡夫修行者。一位补特伽罗通过修行而最终成佛了,这个时候他的所见都是清净的。他心灵上的垢染都没有了,对境也就清净了。对他而言,只有清净的显现,没有不清净的显现。那么,对于其他众生而言,是否也只能看到清净的显现?是不是都成佛了,都是清净的?不是!

  他自己的心清净了,所以他的显现可以清净。但是这和其他众生是没有关系的。若是其他众生自己的心不清净,在他们面前就还是有不清净的显现。都是唯心所现,谁心灵上有垢染,谁就有不清净的显现。谁的心灵上的垢染清净了,谁的显现就清净。

  一个人成佛了,一切都清净了。他心灵上的一切污垢都清净了,心灵上没有障碍,所以能够真正见到诸法究竟的实相。但是其他众生有自己的障碍,被这些障碍遮障,他们见不到诸法究竟的实相,见不到清净的境相,只能看到不清净的境相。

  大家都要明白,不清净的、不好的,都是自己的业障,都是自己的心的显现、业的感召。不能整天怨天尤人,不能向外找这些理由,这样的判断都是错误的。一切不清净、一切痛苦都是自己的业障所感召的,没有别的原因。作为一个修行人,不应该怨天尤人,不应该找那么多的理由。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自己的身上,若是想解决问题,就从自身做起,在自身上下手,不应该在对境上找理由。“原来我不是这样想的,但是他怎么怎么”,“原来我是很好的,但是他对我怎么怎么”,这些都是错误的。作为一个修行人、一个明理的人,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念,知道吗?大家不能纸上谈兵,这里讲的都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命运、我们的境界。

  是故一切境有境,自性本来即清净, 
  然为客尘所障故,应当精勤净垢染。


  “是故一切境有境,自性本来即清净”:“境”就是对境,“有境”就是心。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一切法的自性本来就是清净的。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不清净呢?在有境上,有这些烦恼、习气;在对境上,也有很多坎坷、磨难。为什么呢?

  “然为客尘所障故,应当精勤净垢染”:因为被障碍遮障的缘故。这些障碍是突然而来的,所以称为“客尘”。自己因为无明而产生烦恼,因烦恼就会造业,所以就有不净的有境和对境。有境、对境这些法的自性本来是清净的,但被突然而来的这些障碍遮蔽了,所以无法显现。

  诸法的本性就像灿烂的天空一样,但是我们现在为什么没有显现出来呢?就是有障碍,有污垢。这些障碍就像天空中的云彩。这些突然起来的云彩遮蔽了灿烂的天空,使它无法显现。同样,被突然起来的无明、业障、烦恼障等障碍遮蔽,所以我们见不到、得不到本来清净圆满的诸法之自性。若想见到本具的光明、本来清净的自性,就应该精进勤奋地修行,去掉这些无明和障碍。如同云彩散掉了,灿烂的天空会自然显现。

  一切所净之垢染,本体皆为清净性, 
  此外无有不净故,自性光明平等性。


  “一切所净之垢染,本体皆为清净性”:所要断除和抛弃的这些垢染,他的本性也是空性,也是清净的,只是我们自己没有认识到而已。若是自己有智慧,以智慧去观察,这些垢染也不离法界,不离现空双运,其本性也是清净的、圆满的。

  “此外无有不净故,自性光明平等性”:一切法的自性是光明的、平等的。“平等性”指都是一样,说空都是空、说现都是现,现而空、空而现。若是自己的业障清净了,没有障碍的遮障,轮涅一切法当下都是清净的,当下都是圆满的。主要是自己以什么样的心态去看。

  包括我们所断的这些烦恼、业障,他们本身也是不离现空双运,他们的本性也是清净的、圆满的。“烦恼即菩提,烦恼即智慧”,就是这个意思。在小乘里,将烦恼看成毒药一样,是要抛弃的。在大乘里,烦恼为菩提,是要转变的。在密宗里,烦恼即是智慧。烦恼也不用断, 它本来就是清净的。

  比如,当一个人没有任何能力和方法时,对他而言,毒药是必须要远离的,他不能接近或享用毒药,否则就会有死亡的危险。当一个人有方法、有能力时,他可以通过念咒、其他法力或自己配制的圣物等,把毒药变成甘露或者良药,这样他就可以享用。毒药已经转变了,所以他喝也没有事。当一个人非常有境界、非常有能力时,他不用远离毒药,他也不用转变毒药。即使他直接喝下毒药,也不会有任何障碍、任何伤害。

  若是自己具有智慧,烦恼当下也就是智慧,烦恼本身就是智慧。

  如是种种之现相,未证之时各执着, 
  凡愚于何生贪心,愚痴成为束缚因。


  “如是种种之现相,未证之时各执着”: “未证之时”就是未证悟、未证量之时。在没有真正证悟诸法的真相真理之前,众生都会执着各自境界中的各种各样的现相。比如,地狱众生肯定执着铁汁,饿鬼众生肯定执着脓血,人肯定执着水,天人肯定会很执着甘露。其实没有什么可执着的,都是空性的,本来就是清净的。若是这样,即使喝了铁汁也没有事,即使喝了脓血也没有事。

  我们喝水的时候,觉得很平常,没有任何喜悦,也没有任何的境界。若是真正业障清净了,喝了一口水就会法喜充满,就达到那种不可喻、不可言的境界了,那就不得了。但是我们暂时悟不到,所以也得不到这样的境界,无法能够证得这样的境界。

  没有明白、未证悟诸法的实相真理的时候,他就会执着这些。视为实有、真有,就叫执着。水在那边,我在这边,我要喝水,喝了水以后肯定能解渴,就有如是的执着。在没有明白水之自性是清净的、空性的时候,他肯定会把水视为真有、实有。你把什么视为真有、实有,什么就会伤害你。比如,你特别执着水,若不让你喝水,你一定会烦恼。

  “凡愚于何生贪心,愚痴成为束缚因”:“凡”就是指凡夫俗子。凡夫是愚痴的,他一执着就会生贪心,然后嗔恨心、嫉妒心、傲慢心等这些烦恼就会连续不断地生起来。若有烦恼了,就会造业;造业了,就要着业力走,这叫轮回。在轮回里,你就要感受痛苦。轮回是不自由、不自在的,本身就是痛苦的。可见,无明愚痴就会将你束缚在轮回里头。

  若证一切皆平等,此境界中得坚地, 
  三时无时本来界,自然智慧之佛果。


  “若证一切皆平等,此境界中得坚地”:无论从空的角度还是从光明的角度来讲,一切法都是平等的。若能够证悟、证得“一切皆平等”之境界,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坚地,才能够稳定。

  “三时无时本来界,自然智慧之佛果”:“三时”指过去时、现在时、未来时。“三时无时” 指没有三时的时,即清净时,本来清净之时。三时的本性是清净的,也是平等一味的这样一个境界真谛。“自然智慧”是指本具的智慧。如此一来,三时灭尽,在平等一味的境界中,本具的智慧自然显现,这时就已经到达了佛果,达至圆满的境地。

  这部分内容中有很多涉及到密宗的一些境界。虽然《定解宝灯论》是属于中观的一部论典,但是它里面讲了很多密宗的境界,所以它是一部显密结合的论典。将中观和密宗的大光明的境界结合起来讲,这是我们自宗宁玛派特有的一种说法、宗义,尤其是荣索班智达的一个无与伦比的善说。对这里所抉择的含义、密意,大家都要珍惜,要明白。
   
  回向: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