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定解宝灯论》讲记(二十)[第四个问题]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29 17:53:53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接着讲《定解宝灯论》。继续讲解第四个问题:观察修还是安住修。

  密宗,尤其是光明大圆满乘里,基道果是不可分割的,是一体的。如此殊胜之法既是“大”又是“乘”。若能如法修持,就能够在即生当中获得双运金刚持的果位。一个凡夫在即生当中就能够和普贤王如来无二无别,所以堪为“大”。谁修行谁就能够成就,就能够到达彼岸,所以堪为“乘”。

  藏传佛教里分旧译派和新译派。新译派里的一些大德认为,光明大圆满这样的一个乘是不存在的,它不是佛所宣讲的密续,佛在续中是没有宣讲过。有这样的一些邪见。有者认为光明大圆满是圆满的智慧,不是乘。比如萨迦班智达曾明确地讲过,旧译宁玛派所着重宣讲的光明大圆满是一个智慧,不是一个乘。理由是它是一个究竟的果位、一个智慧,它不是到达目的地或获得这样成就的一个方法,所以它不是乘,它是果,是一个圆满的智慧。这些大德之所以这样判断,有些可能也有一些他们自己的密意,如萨迦班智达等真正的一些智者,可能是为了度化部分众生而这样说。有一些新译派的学者们,可能自己并没有去全面地了解旧译宁玛派所修学的这些续部,并没有真正明白其中的内容,只是直接去推翻的。

  成立光明大圆满乘是有教证、理证的依据的。仅宣讲大圆满的续部就有十七续,加上护密忿怒续,一共是十八续,里面非常详细地宣讲了光明大圆满乘。以前印度的嘎绕多吉、极喜金刚、西日桑哈,加那思扎、布玛莫扎等都是光明大圆满成就者,他们都仔细地描述、宣讲过光明大圆满乘。在藏区,莲花生大士、荣索班智达、遍知无垢光尊者等这些大德也都仔细地抉择、宣讲过光明大圆满。如荣索班智达的《黑蛇比喻》、龙钦巴大士的《大幻化网》等著述中,都仔细地抉择和宣讲了大圆满光明乘。所以,如果经过仔细地研究,是不会产生上述邪见的。

  我们有足够的教证、理证,能够证明光明大圆满乘是大乘。今天所要讲解的内容能够证明这一点。

  辛二(遣除邪念建立胜道)分五:一、宣说真正大乘之道;二、阿底约嘎为诸乘之顶;三、大圆满超胜他法之理;四、各宗教义之异同;五、凡夫亦可相似修持。

  壬二、阿底约嘎为诸乘之顶:

  若依四续部观点,无上句义灌顶道,
  虽是究竟之智慧,然未单独安立乘


  若依据新译派四续部的观点,无上瑜伽续中所宣讲的第四句义灌顶智慧,是最究竟的智慧。但是并没有单独安立为一乘。

  “若依四续部观点”:新译派承认四续,不承认六续。所以“四续部观点”是新译派的观点,新译派就是新密宗的观点。

  藏传佛教分旧译派和新译派。旧译派只有宁玛派这一个派别。新译派就是指除宁玛派之外的其他派,如噶举派、觉囊派、格鲁派等。新译派承许三乘四续,也有四乘四续之分。三乘:声闻乘、缘觉乘、大乘。四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金刚乘。四续:事续、行续、瑜伽续、无上瑜伽续。旧译派承许九乘六续,将一切佛法都总集在九乘里,一切密续都归纳在六续中。九乘包括显宗三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密宗外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密宗内三乘: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六续:事续、行续、瑜伽续,另外将无上瑜伽续再分了三个续:玛哈瑜伽(父续)、阿努瑜伽(母续)和阿底瑜伽(无二续),共六续。新译派和旧译派在外密三续的划分上没有差别,但是对于无上瑜伽续,新译派没有继续再分,而旧译宁玛派又再分了三续。所以旧译宁玛派是九乘六续,新译派是四乘四续或三乘四续。

  “无上句义灌顶道”:新译派在无上瑜伽里也讲四灌顶,即宝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和句义灌顶。第四灌顶就是无上句义灌顶。通过句义灌顶所能够获得的智慧,称为“句义灌顶道”。

  “虽是究竟之智慧”:新译派也承许,第四灌顶(句义灌顶)之智慧是最究竟之智慧。

  “然未单独安立乘”:他们只是没有单独把它安立为乘。

  旧译宁玛派自宗所建立的内密的三乘、三续,所宣讲的就是第四灌顶的智慧。玛哈瑜伽着重宣讲的是方便生起次第,阿努瑜伽着重宣讲智慧圆满次第。他们两个都还稍许有所偏重,一个着重方便分,一个着重智慧分。一个是生起次第,一个是圆满次第。但是阿底瑜伽是无二续,即母续父续无二续。他是方便智慧双运,是生圆二次第双运,这个时候没有丝毫的偏见,完全是双运的。

  新译派只有无上瑜伽,也同样承许并宣讲了第四灌顶之智慧,但是没有着重地强调,没有宣讲直接修持的方便与窍诀,更没有立续、立乘。这恰恰是我们旧译宁玛派独有的一个特点和功德,自宗在内三续、内三乘里单独着重宣讲了第四灌顶之智慧。既然宣讲的都是第四灌顶之智慧,所以都是要承认的。你若是不承认,实际就是不承认第四灌顶之智慧,而这是所有的新译派大德们都承许的。可见,关于“光明大圆满乘不存在”、“不是佛说”以及“大圆满是智慧不是乘”等这些观点,都是一种诽谤或一种不正确的说法而已,都是不合理的,都是不成立的。

  譬如汝宗亦承许,着重宣说等智身,
  具德时轮金刚续,即是诸续之究竟。


  正如新译派也承许时轮金刚是无上续,因为它着重宣讲了遍空虚空金刚智慧,也就是第四句义灌顶之究竟智慧。

  他们为什么将时轮金刚视为无上续呢?他们的解释是,因为时轮金刚续着重宣讲了大平等智慧身,即遍空虚空金刚智慧,也就是第四句义灌顶之究竟智慧。所以把它视为究竟智慧、无上续。

  同样,自宗宁玛派为什么将光明大圆满乘视为九乘之巅,为什么视其为无二续、无上续?也就是因为它里面着重宣讲了第四灌顶之智慧,而且是非常全面、彻底、直接地明确宣讲的。时轮金刚里所宣讲的可能还没有如此全面、彻底和明确。

  由此可见,你们新译派之所以称之为无上续,主要是因为它里面宣讲的是遍空虚空金刚智慧身,即第四灌顶之智慧。我们宁玛派之所以称阿底瑜伽光明大圆满乘是无上续,也是因为它非常全面、彻底、明确地宣讲了第四灌顶之智慧。

  如是无上续部中,悉皆着重而宣说,
  四灌顶之道智慧,一切续部终密意。


  第四灌顶(句义灌顶)所宣讲的智慧,是新译派和旧译派的无上续部中都着重宣说的内容,是一切续部最终的密意。

  时轮金刚里讲“遍空虚空金刚智慧”,密集金刚里讲“不坏明点之智慧”, 其他续部里讲的“自然光明”、“本具如来藏”等,这些都是指第四灌顶之智慧。自宗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都着重宣讲的是第四灌顶的智慧。综上,一切续部最终密意都是第四灌顶之智慧,所以本义上都没有区别,只是所着重宣讲的方法和一些窍诀可能有所不同而已。新译派虽然没有单独立乘、立续,但是实际上本义是没有区别的。

  犹如历经十六次,所炼之金极纯净,
  以余乘宗而观察,愈来愈净终至此。


  在火中经历了十六次煅炼后的金子,才是最纯净、无丝毫杂染的。同样,其余诸乘都对诸法实相进行了观察、分析,后后对前前的观点有所继承和发展,这样所抉择的诸法实相越来越纯净,直至最为究竟的光明大圆满乘。

  除了光明大圆满乘,那剩下的八乘都是“余乘宗”。

  声闻乘、缘觉乘随学有部、经部,他们证悟了人无我,也证悟了粗物和相续的空性,但是他们没有证悟极微尘和刹那心之空性。

  菩萨乘主要随学唯识宗、中观。唯识宗破除了极微尘,将所有的外境都抉择为空,但没有破除阿赖耶识。中观破除了阿赖耶识,对阿赖耶识的执著也断掉了,越来越接近诸法的究竟实义。中观又分自续派和应成派。自续派在胜义谛中将万法都抉择为空,但是在世俗谛上他们没能破除万法,也没有断掉对世俗谛的执著。应成派则彻底将万法抉择为大空性。自续派只抉择了一个单空,他们要将二谛分开,还有这样的分别执著。应成派则不分二谛,直截了当地把无论世俗谛还是胜义谛的万法,都彻底抉择为大空性。这个时候,从离戏、空性的角度来说,中观应成派所抉择的诸法实相,已经到达了最极点,已经最圆满了。

  诸法的究竟实相是现空无二。在空性分上,中观所抉择的已经到极点了。但显现分上,还没有圆满。

  显宗小乘讲的显现是一个实有的显现。大乘唯识宗虽然没有承认实有物质或外境,但却认为这些显现是心的幻化,都是心,还是实有的。两者都将显现抉择为实有。中观抉择的显现不离空性,这才是真正的现分。空性见解也有自空和他空。佛在第二转法轮的时候,着重宣讲的是自空,这时仅仅提到了与“空”不二一体的“现”,但没有仔细去抉择或宣讲。这个时候所讲的空性也是和现不二的空性。佛在第三转法轮的时候,着重宣讲的是他空。这时讲到如来藏,在显现分上的抉择就更进一步了,但是也只是提及了光明——如来藏光明,并没有特别全面地去抉择或宣讲。

  密宗里主要着重抉择和宣讲的都是现分。显现也分有清净的显现和不清净的显现,不清净的显现都是迷乱的,和实相不相符合,这就不说了。清净的显现就是佛的智慧和佛的身。密宗里直接宣讲或去修持佛身和佛智。事部、行部、瑜伽部主要讲现分,也是佛的色身和智慧。修色身是修本尊、修佛,他们的执着分别特别强,根据向本尊求悉地的心态而有不同。事部中,本尊和自己是主仆的关系,差别非常大。行部比事部境界高一些,本尊和自己是朋友关系。瑜伽部中,本尊和自己在前行和后行时是分开的,中间修正行的时候,本尊融入自己的体内,自己和佛是一体的。修法时,先是自己平庸而坐,然后通过迎请等方式,迎请智慧本尊融入自己。或者自己先观成本尊(誓言本尊),然后从净土里迎请智慧本尊,智慧本尊和誓言本尊融为一体而修,最后修法快要结束的时候,誓言本尊和智慧本尊分开,智慧本尊还要回归净土,自己则留在娑婆世界中。无上瑜伽里,佛和自己本来就是一体的,自己直接观为佛、本尊。无上瑜伽分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玛哈瑜伽着重宣讲方便分,生起次第;阿努瑜伽主要着重宣讲智慧分,圆满次第;阿底瑜伽即光明大圆满法,宣讲生圆二次第双运,方便智慧双运,它是直接修双运这样一个金刚身的智慧。

  显宗中观在抉择空性分方面,达到了最极点。密宗在抉择显现光明分方面,越来越光明,最后到达最极点。到达阿底瑜伽时,所抉择的本体空性方面也是最极点,显现光明方面也是最极点,此二者也是双运,这是最究竟的果位了。这样愈来愈净终至此,即光明大圆满乘(阿底瑜伽)。

  故以无垢妙慧量,成立上述此义理,
  以续与释密意论,法贤智慧而观察,
  思维远离魔之境,成熟坚定不移慧。


  我们之所以能够承许上述这些义理,不是迷信,而是通过无有错谬的观察量去观察后所得到的妙慧。我们旧译宁玛派所学修的这些续部都是佛讲的,印藏两地的大德们所造的论典都是宣讲佛的密意的,依据这些经续论典,再以遍知荣索班智达的那种敏锐的智慧去观察、思维,才能真正远离诽谤大圆满等诸如此类的魔境,在相续中生起坚定不移的定解、智慧。

  “故以无垢妙慧量,成立上述此义理”:“无垢妙智慧量”就是通过无有错谬的观察量观察。无论是世俗谛还是胜义谛中所存在、所成立的,都是要通过观察量去观察,然后才能作出判断。若承许他存在或成立,也是经观察后得出的结论。所以说,我们所宣讲的这些义理,都是通过观察量能够成立的。

  “以续与释密意论”:我们旧译宁玛派所学修的这些续部都是佛讲的,你若仔细地去研究和学修,就能明白上述一切义理都是佛在续中所宣讲的。“释密意论”就是指这些论典,印藏的这些大德们在论典中所抉择的都是佛的密意。你学修这些论典也能够明白,上述的这些义理都是通过观察量成立的。

  若你既不去研究这些密续,也不去研究这些非常正确而珍贵的论典,怎么能知道啊?不要轻易去判断,不要一概而论。我们旧译宁玛派的这些观点及所宣讲的这些义理,都是通过教证、理证而成立的。若你想破除、推翻宁玛派的这些观点,之前应先去研究这些续部和论典,才能够明白。

  “法贤智慧而观察,思维远离魔之境,成熟坚定不移慧”:“法贤”就是指我们宁玛派的大成就者荣索秋桑,他在《入大乘论》、《黑蛇比喻》等论著里非常详细地抉择了无上大圆满乘,讲得非常全面、非常详细。他所用的理论或观察量都非常尖锐、非常正确。因此,想真正了解、明白,想去修持,就好好依靠荣索班智达。你以荣索班智达智慧去观察、思维,才能够“远离魔之境”。

  龙树菩萨刚开始在印度宣讲大中观、广泛弘扬大中观的时候,很多小罗汉等都在诽谤,说龙树菩萨是魔化现的,大乘教理都不是佛所宣讲。莲花生大士等广泛弘扬密法的时候,也遭受过这样的诽谤。我们旧译宁玛派着重宣讲光明大圆满乘的时候,新译派的很多大德也想去推翻,也有诽谤的。这些都是“魔之境”,都是魔在陷害,都是魔王的幻化,持有这种见解的人都是魔王侵入相续,着魔的。大乘佛法这么殊胜,若是你不去承认,不去修持,那才是真正的着魔。很多修小乘法的人到现在还在诽谤大乘,现在也有很多人诽谤密宗,说密宗是邪法等等,这些人也都是着魔的。密宗新译派的很多人都不承认大圆满,诽谤大圆满,他们也是着魔的。所以你要“远离魔之境”,就要这样仔细地去研究、去学修,才能令相续成熟,生起坚定不移的定解、智慧。

  壬三、大圆满超胜他法之理:

  然而见解之正行,片面偏执现空等,
  如是此义宣说为,心与心所之行境,
  不可言说作所说,故与智者密意违。


  住于见道和修道的菩萨入定的状态,才是“见解之正行”。住于见道位和修道位的这些菩萨入定的状态,是现空双运,远离能取所取的,不是心和心所之行境。

  若没有如实地去抉择、宣讲,就会片面偏执现分或者空分。有的认为最终的见解是非遮,说“如来藏是不空,上面有实成法来空”,这是偏执现分的。有的认为最终的见解是无遮,都是空的,但是他最终所抉择的是一个远离有边的单空,这是偏执空分的。这二者都不是正确的说法,都没有远离能取所取,是心与心所之行境。

  住于见道修道的这些菩萨入定的状态是现空双运,是远离能取所取,不是心和心所之行境。但是你这样偏执空分或偏执现分地宣说“见解之正行”,这都没有远离心和心所,没有远离能取所取。

  印藏的大德高僧们抉择、宣讲的都是现空双运,是远离能取所取,远离心或心所之行境的。你的抉择却属于心与心所之行境,都成了可喻可言的,这样就违背了智者的密意,与这些智者的密意相违。

  因为阿底约嘎即,现空不可思议智,
  是故绝对已超离,不清净之分别心。


  “阿底约嘎”即无上光明大圆满。我们光明大圆满里宣讲的是现空无二,不可思、不可议、不可言、不可喻的一个究竟圆满的智慧,它绝对远离和超越不清净之分别心。

  “不清净”就是分别、执著。若是有执着,那就是不清净的。我们通过“嗡啊吽”三个字加持物品的时候,“嗡”是净、清净。通过这样的一个力量断除分别执著,才是净。判断净与不净,以执著与否为标准,这是究竟的解释。

  抉择本净空性分,即是直断之见解,
  抉择任运而自成,身及智慧之自性,
  内明童子瓶佛身,起信光明之顿超,
  二者亦非为各体,本净自成双运智。


  光明大圆满里主要以直断法抉择本净空性分,以顿超法抉择显现光明分。直断法即立断法,是指直接断除或者立即断掉所有的分别执着,即时显现自然本质,即心之觉性、本觉,这是将心抉择为大空性的方法。无论是心之本净还是大空性,都是智慧自性,本来就具有佛的五身和五种圆满智慧。对此内大光明“童子瓶佛身”生起信解,就顿时能够超越三界轮回,显现本具的大光明。直断与顿超,或者本净与光明,这二者也不是各自安立的个体,本净就是任运自成,任运自成就是本净,空性就是大光明,大光明就是空性,实际上都是一体的,都是不二双运的。

  光明大圆满乘里讲的是现空无二、不可思不可议、不可言不可喻的大智慧。它是怎样抉择诸法实相的空分和现分的?它以直断之见解抉择本净空性分,即将万法抉择为远离一切戏论的大空性。它以顿超法抉择显现光明分,即首先抉择任运自成之智慧自性,其次对内大光明“童子瓶佛身”生起信解,就是光明之顿超法。

  “抉择本净空性分,即是直断之见解”: 光明大圆满里主要以直断法抉择空性分。什么是直断?直断就是直接或者立即断掉所有的分别执著,即时显现自然本质,也就是心之觉性、本觉。直断也是立断,直断法也叫立断法。

  “抉择任运而自成,身及智慧之自性”:这样的空性不离任运而成,任运而成的自成身,即智慧自性。这是抉择诸法实相的现分,也就是光明。“任运”什么意思?不是通过外在的因缘而生,也不是通过心来改造而成立,他是任运而成,原本就存在的。“自成身”,也就是自成的佛身,本来就具有佛五身之功德,不是后来成立的,不是依因缘而成的。“智慧之自性”,无论是心之本净还是大空性都是智慧自性,本来就具有佛五种圆满智慧。

  “内明童子瓶佛身,起信光明之顿超”:其一,抉择任运自成,生起智慧自性;其二,对大光明童子瓶佛身生起信解,这就是光明之顿超法。顿超法不是依次第,而是顿时能够超越三界轮回自性,能够显现本具的大光明。

  “童子瓶佛身” 是大圆满里的专有名词,指具有佛的五身和五智等一切佛的圆满功德。如同瓶中燃有一灯,其以通彻明亮之方式无碍存在。以此比喻说明,众生之本具佛性,于外虽具遮障,于内却以自明自知之方式永恒存在。“内明”指什么?内大光明,刚开始对外不显现,但是对内是大光明。

  “二者亦非为各体,本净自成双运智”:直断和顿超,本净和光明,没有分别,没有各体。本净就是任运者,任运者就是本净,空性就是大光明,大光明就是空性,觉性就是空性,空性就是觉性,实际上都是一体的,都是双运的。光明大圆满乘里着重宣讲的就是这些。无垢光尊者说:“心灭分直断,任运智顿超,双运自然智,心滴之密道。”分别心、执着心灭尽,那就是直断;任运智慧自性顿超;双运自然之智慧,这就是心滴密道。

  光明大圆满法是旧译宁玛派一种特有的修法,一种特有的成就的方法,希望大家都能够珍惜!

  回向: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