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定解宝灯论》讲记(十二)[第二个问题]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29 16:58:23
  • 分享到: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接着给大家讲《定解宝灯论》。
   
  丙二(声缘证二无我耶)分四:一、破他宗;二、建立合理之自宗;三、以遣除疑虑宣说需证究竟法无我之理;四、建立究竟无二之唯一乘。
   
  丁三(以遣除疑虑宣说需证究竟法无我之理)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戊二(广说)分三:一、结合小乘自宗观点阐述;二、如此则有诸宗皆成应成派之过;三、以教理阐明此理。
   
  己三、以教理阐明此理。

   
  前面讲到若是没有断掉对蕴聚的执着,就已经有了人我执。虽然在五蕴上破除了一个独有的常我,但这只是断除了遍计我执,没有断除俱生我执,俱生我执才是轮回的根。因此要摆脱轮回,就要断除对俱生我的执着,就要破除蕴聚。
   
  此义假立因蕴有,执彼之心便存在,
  假立之我因具故,我执之果不会灭。

   
  我执的因,即我执的对境是什么?就是对五蕴综合体所假立的这个“我”。 若是对五蕴的综合体有执着,就有人我了。现在要破除这个“我”,就要破除五蕴的综合体。若是没有五蕴的综合,就不会有假立的这个“我”;若是没有“我”,就不会有我执。因此,现在就要破除五蕴的综合体。
   
  执着分人执和法执,人执就是人我执,法执就是法我执。人我执主要是将五蕴的综合体所假立的“我”视为真有。要断除这样的人我执,就要破除这个“我”;要破除“我”,就要破除这个“人”。
   
  首先要明白这个“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我”是与生俱来的。我们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独有的,实有的,前后不变的,恒常的。我们去执着“我”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这种心态。我们没有想过“我”有好多个,一直认为从生到死、从小到老始终就是一个“我”。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依赖他法的,一直以为“我”是独有的。
   
  我们可以通过一体多体的方法对“我”和五蕴的综合进行分析。“我”和五蕴是一体的还是多体的?
   
  倘若二者是多体的,除了五蕴还有另外一个“我”。但是我们从未这样想过,这不是俱生我执,而是遍计我执了。俱生我执就是与生俱来的,不是父母教的,也不是老师教的,自己从小就有“我”这样的概念、观点。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观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若二者是多体,我们用这些观察量去观察的时候,应该能找到这样的一个“我”,但是根本找不到这样的一个“我”,所以它是不存在的。最究竟的观察量是佛的圆满智慧,如果五蕴上真的有这样一个“我”,那么在佛的境界里,在佛的观察量前面,应该有这样一个“我”,但是佛没有观察到这样一个“我”,也没有宣讲有这样一个“我”存在,所以是不成立的。
   
  倘若二者是一体的,五蕴的综合可以分为色、受、想、行、识五个不同的显现,除了五蕴,找不到五蕴的综合体。五蕴的综合体可以分成五个,那么“我”也变成了五个,我就不是“一”而是“多”了。五蕴是前后变化、刹那生灭的,那么“我”也应该是前后变化、刹那生灭的。五蕴中无论是哪一部分都是依赖于他法的,它是因缘和合而生,因缘和合而灭。“我”不是依赖于他法的,是独存的。这样一分析,二者完全是相违的,五蕴不是“我”,我们所认为的“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一个我,所以不能这样承许。或者说,“我”是一个,五蕴也要变成一个。“我”是恒常不变的、独有的,五蕴也要变成恒常不变的、独有的。这也是不合理的。所以五蕴不是“我”,“我”也不是五蕴,它们无法成为一体。
   
  现在我们根本找不到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这样一个“我”。这个“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它就是对五蕴的综合体所假立的一个“我”,没有一个实有的“我”。假立的“我”就是缘起的“我”,这样的“人”可以存在,这样的“我”可以存在,一个实有的、成实的“我”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必须要破除对五蕴综合体的执着,就是对蕴聚的执着。若是对蕴聚有执着,就有人我执了。对“我”和五蕴通过一体和多体的逻辑去分析和抉择,最后才能够破除“我”,断除我执。
   
  因为常我虽已断,然依执蕴假立我,
  俱生贪境未断故,生起我执无障碍。

   
  人我执的对境是人或我,它是以五蕴假立的。虽然已经断除五蕴之上的“常我”,但是没有断除对五蕴综合体的执着,也就是人我执,即将五蕴的综合体视为人、我,然后去执着。
   
  在五蕴的综合上断除了一个常我,就是在五蕴的综合体上没有一个恒常不变的“常我”,但是五蕴的综合体没有破。将五蕴的综合体假立为“我”,事实上就是五蕴综合体的执着。俱生我执的对境是什么?就是对五蕴的执着,对五蕴综合体的执着。若没有断掉对五蕴综合体的执着,就没有断掉俱生我执的对境;若没有断掉俱生我执的对境,那么就一定会无障碍地产生俱生我执。为什么?因为虽然断除了常我,但是这对断除俱生我执起不了什么作用。常我是在五蕴的上面,而俱生我执的对境是五蕴的综合体。
   
  五蕴的综合体就是五蕴的聚合。将五蕴的聚合视为了人,视为了我,这就是人我。人我是俱生我执的对境。现在要断除人我执,就要破除它的对境,即破除五蕴的综合体。要破除五蕴的综合体,就要破除五蕴的聚合。
   
  是故断除诸烦恼,必须证悟蕴等空,
  此说不符圣教义,月称如实释此义。

   
  尽管破除了五蕴上面的一个常我,但是若是没有破五蕴,没有破除对五蕴聚合的执着,就没有破除俱生我执。所以必须要破除五蕴的聚合,这样才能够破除对五蕴的执着——人我执。
   
  这主要是反驳“声闻缘觉未证法无我”的观点。若断除五蕴的执着,破除了五蕴的综合体,这就是法,破除了它就是证悟了法无我。若是没有证悟法无我,就是没有破除五蕴的综合体。若是没有破除五蕴的综合体,没有断掉对五蕴综合体的执着,那么俱生我执就没有断掉。所以,他们也证悟了法无我。
   
  但是此处,有的人认为,声闻和缘觉要断除烦恼障,要证悟人无我,必须要证悟“蕴等空”,即证悟五蕴所含摄的一切法都是空性,这就是“声闻缘觉已证悟一切法无我”的观点。这不符合“圣教义”,即不符合佛的教言,不符合龙树菩萨、月称菩萨等这些大论师们的教义。声闻缘觉只要能够破除五蕴的综合体,破除了粗物和相续,这就足够了,不必要再去观察,而且他们也没有进一步观察的能力。对他们而言,有证悟人无我这样一个观察力就可以了,不用再深入地去观察,不用再更全面地去证悟一切法无我。
   
  倘若了知假立我,灭除我执已足矣。
  如虽未知绳无有,而见无蛇断蛇执。

   
  倘若通过观察思维,真正明白了五蕴的综合体不是“我”,以五蕴的综合体假立的这个“我”是不存在的,这就足以能够遣除俱生我执,能够摆脱轮回。如同尽管我们没有抉择绳子是非实有的,但是仅仅知道“这是绳子,不是蛇”,就足以断除因将绳子视为蛇产生执着而生起的恐惧心,不必再进一步去分析绳子本身了。
   
  月称论师认为,若要断除人我执,只要去破除“人”——五蕴的综合体就可以了,不需要再去分析观察。
   
  比如,由于天还没有放亮或是有一些其他的因素,误将花绳子看成毒蛇了,就会生起对蛇的畏惧心。现在要破除这样的畏惧心,只要通过手电照明或者其他方法得知了“这不是毒蛇,是绳子”,他将绳子视为毒蛇的这个心就没有了,因而对毒蛇生起的畏惧心也就消失了。此时,不用再去观察绳子,不用再去分析绳子,分析它是由很多毛线组成的,毛线又是由很多毛组成的等。
   
  同样,凡夫就是将五蕴的综合体视为了“我”,然后去执著,视它为真有。有实实在在的“我”,就有实实在在的“他”。有“我”与“他”的分别,这就是愚痴。有“我”,就对“我”和“我所”产生贪心,对“他”和“他的”产生嗔恨心,执着“我”和“我的功德”而生起傲慢心,对“他”和“他的功德”生起嫉妒心等。贪嗔痴慢疑等这些烦恼就产生了。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不择手段地毁坏他人的利益,这样去造业。造业以后,就要随业力的牵引而在六道中不自由地轮转,感受无穷无尽的痛苦。这就是轮回。
   
  如果要摆脱轮回,要断除烦恼,就要遣除俱生我执。当知道“我不存在,不是实有”、“我是以五蕴的综合体而假立的,五蕴的综合体不是我”、“五蕴是五个东西,没有五蕴综合体这样一个我”,这样一破除,就足够了。不用再去分析,再去观察,再去抉择。
   
  丙二(声缘证二无我耶)分四:一、破他宗;二、建立合理之自宗;三、以遣除疑虑宣说需证究竟法无我之理;四、建立究竟无二之唯一乘。
   
  丁四、建立究竟无二之唯一乘:
   
  最终必定需证悟,诸法本性为一体,
  见彼智慧亦一体,龙树月称二师徒,
  依据理证而宣说,成立究竟唯一乘。

   
  声闻缘觉最终必定会证悟一切法的究竟实相。诸法的本性是一体的,就是大空性。能见的智慧也是一个,就是佛的圆满智慧。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师徒二人以教理建立了究竟唯一乘。
   
  “最终必定需证悟”:这些声闻缘觉是不是不要证悟一切法无我、大空性呢?不是,最终必须要证悟,最后一定会证悟。
   
  诸法本性为一体,见彼智慧亦一体”:最后通达诸法的真理、诸法的本性的时候,诸法的真理、诸法的本体是一个,即法性真如,也就是一真法界。能见的智慧也是一个,佛具有的圆满智慧。
   
  “龙树月称二师徒,依据理证而宣说,成立究竟唯一乘”: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二位师徒(龙树菩萨是师父,月称菩萨是徒弟)异口同声地依教证、理证,最终成立最究竟的一乘。
   
  由于众生的根基和意乐不同,佛所宣讲的法门也不同,也建立了不同的乘。暂时来讲,有多乘之分,如三乘、四乘、九乘。三乘,即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四乘,即声闻乘、缘觉乘、波罗蜜乘、金刚乘。九乘,即包括显教三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外密三乘:事部、行部、瑜伽部;内密三乘: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这些都是为了利益不同根基的众生而建立的。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通过教证、理证,最后建立的最究竟的乘只有一个,即佛的能见智慧、圆满智慧。
   
  这些法门、暂时的这些乘也不离究竟的乘,都是不同的台阶、不同的渠道,都是为了最后的那一乘。众生的根基和意乐不同,佛所宣讲的法门也不同,乘也有很多,但是这些都是从一真法界中生,最后也往一真法界中灭。犹如世界上有很多河流,都来自大海,最后也归入大海。同样,这些法门、这些乘也是都来自于一真法界,最后也是都趋入一真法界。
   
  针对不同根基的众生而讲的法门、乘,最终所证的对境就是法性真如这一个,能证的智慧也就是佛的圆满智慧这一个。所以最后都要去证悟一真法界、诸法一性的道理,都要取得这样一个境界,都要有这样的一个圆满的智慧、究竟的见解。
   
  假设依照汝观点,声闻已见彼性故,
  依据理证怎成立,一乘仅是立宗已。

   
  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通过教证、理证,最终成立一乘。但是若按照你们格鲁派的观点,声闻缘觉已经证悟了诸法的法性。因为什么呢?因为佛、菩萨、声闻、缘觉他们的见解和智慧没有高低,声闻和缘觉已经证悟了人无我,证悟了一切法无我。证悟了一切法无我就是证悟了一真法界。
   
  若声闻缘觉已经证悟了法性真如,那么应该“暂时就是一乘,不是究竟才是一乘”,或者“暂时不是一乘,究竟也不能成为一乘”。 因为什么呢?因为三乘所见都是一样的,三乘的智慧没有高低,他们已经证悟了一真法界,所以现在就应该成为一体,现在就应该变成一乘;如果现在不能变为一乘,那将来究竟的时候也不能变为一乘。
   
  若是这样,你们立下的“暂时是多乘,究竟的时候是一乘”的观点就仅仅是立宗而已。为什么呢?若暂时不是一乘,究竟也不能成为一乘,那么你们通过教证、理证也不能证明 “究竟唯一乘”的宗规,教证、理证都是徒劳无益的。若暂时就是一乘,那现在就变成了一乘,不是究竟的时候才是一乘。可见这样的一个宗规无法依教证、理证而成立,也仅仅是立宗而已。
   
  这种过患是格鲁派自身也不承许的,他们也承认并且非常尊重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的教言。但是若是按照“三乘见道同”的观点,就存在这样的过患。
   
  于此双运之智慧,唯有现见最究竟,
  即是唯一真如性,圣者终皆到此地。

   
  唯有以此现空双运的智慧,才能够现量见到最究竟的真理、实相,即一真法界。尽管因为众生的根基不同,佛所宣讲的法门也不同,但是所有的圣者都是殊途同归,最终都要证悟此境界。
   
  “于此双运之智慧”:指证悟现空双运之智慧,它是唯一能够现见最终究竟真理的能见。
   
  “唯有现见最究竟,即是唯一真如性”:它所见的究竟真理是什么?就是一真法界。
   
  “圣者终皆到此地”:所有的圣者,包括声闻、缘觉、菩萨、佛,最后都要证悟一真法界,都要能够到达最究竟了义的这样的一个实相地。
   
  暂时有很多乘,因为众生的根基不同,所宣讲的法门也不同;众生的根基不同,他所依赖的乘也不同。但是最后都要通达和证悟一真法界,所以最后是一乘,最终所要到达的目的地都是一致的。
   
  是故此理若通达,龙树观点弥勒论,
  犹如蔗糖与蜂蜜,互为圆融易消化。

   
  “此理”若指自宗的观点,自宗宁玛派的教理。若按自宗的观点,以自宗宁玛派的教理,就能够通达龙树菩萨和弥勒菩萨的义理。
   
  龙树菩萨主要注重宣讲的是佛第二转法轮的究竟密意,弥勒菩萨注重宣讲的是佛第三转法轮的究竟密意。这两位大论师抉择的义理在显现上存在有不同的观点、说法。佛陀第二转法轮和第三转法轮的教言里,也有很多看似相违的不同说法。
   
  其实这些都是根据众生的不同根基而宣讲的,都是互不相违、互不矛盾的。为什么说佛的智慧是最圆满的呢?因为佛能讲不同根基的众生各自所需求的真理,这是佛的一个特点。佛法是非常圆融的,都是针对不同根基的众生而讲的,所以存在不同的说法,这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些说法互相都不矛盾,这是佛的伟大之处。佛在四转法轮 的过程中所宣讲的这些真理、这些法,都不是死板板的,而是非常圆融的。很多教言看似矛盾冲突,实际上都是佛当时观察有缘众生的根基和意乐而宣讲的。针对不同的根基和意乐,宣讲不同的道理,互不冲突,这才是佛的圆满之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圆融一味地通达佛讲的这些教言。同样,两位菩萨所讲的这些道理,也是他们根据所化众生的根基所宣讲的,所以这些也是能够圆融一味,能够通达无碍的。这才是我们自宗的特点,也是祖师们圆满智慧的化现。据此就能对佛第二转法轮和第三转法轮的这些密意,对龙树菩萨所建立的甚深派和弥勒菩萨所建立的广行派二者不同的一些说法和观点,都能够圆融一味地消化。
   
  无论学佛经还是学这些论典,若内心能够无有障碍,无有不明之处,都能够通达无碍,那么我们的心里自然就会获得一种安慰,能够生起一种喜悦。这里有一个比喻,犹如蔗糖和蜂蜜,虽然在显现上是两种不同形象的物质,但它们都是甜性的,吃了以后味道都是甜的。同样佛第二转法轮和第三转法轮的教言,还有龙树菩萨和弥勒菩萨所宣讲的教言,这些表面上看有所相违、矛盾,实际上都是不相违的,都是不矛盾的,都是圆融一味,都能消化得了,因此心里也就安稳,心里也就快乐。
   
  否则如吞禁忌食,腹内不适成肿瘤,
  成百教理手术刀,同时刺入深畏惧。

   
  “否则如吞禁忌食,腹内不适成肿瘤”:若没有自宗的教言和这些殊胜的窍诀,我们去学修佛经和相关论典的时候,会非常困难。就如同吞禁忌食导致腹内不适,最终恶化变成了肿瘤。对于佛经或论典中存在的很多看似相违之处,心里会存有疑心甚至生起邪见。
   
  现实中,有的人继承龙树菩萨的观点,就去破除甚至诽谤弥勒菩萨和无著菩萨的一些观点;有的人继承弥勒菩萨和无著菩萨的观点,就去排斥龙树菩萨、月称论师的观点。之所以彼此互不相容,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通达佛理的缘故。这样学佛修行,不但不能对治烦恼习气,反而造下了无边恶业,不但不能获得解脱,将来还要在六道轮回中感受无量的痛苦。
   
  “成百教理手术刀,同时刺入深畏惧”:身上的病一旦恶化成肿瘤,就要做手术了,这时他一定会害怕和恐惧。同理,这种人会遭到很多人的反驳,当他人通过多种教理去反驳、破立他的观点时,他的内心会因为不通达而非常迷茫,甚至感到异常恐惧。因此,我们还是应该以自宗的教理和上述窍诀去领悟和证得,这样才能够对一切通达无碍。
   
  佛所讲的一切法是圆融一味的,诸菩萨、诸论师们的教言也能是可以圆融一味的,都是通达无碍的,这很重要。此处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我们对此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如清辨论师、宗喀巴大师、遍知果仁巴等大德都是具德的上师,都是佛菩萨的化现,他们的说法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他们也是以悲心为了度化部分众生,所以宣讲了不了义的一些说法,这不是他们的智慧不够圆满,实际上都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现在为抉择最终的究竟了义的义理,就一定要破除这些不了义的说法,就必须要通过这种辩论的方式破除他宗、建立自宗。这是能够真正建立自宗或者对自宗产生真正定解的一种窍诀、一种方法而已,没有赞自宗、谤他宗的这种态度和行为,这是大家要明白的。
   
  回向: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