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法

《定解宝灯论》讲记(一)[第一个问题]

  • 作者: 达真堪布
  • 文章来源: 大圆满法网站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6-06-26 13:45:10
  • 分享到:

    (达真堪布仁波切宣讲于2012年)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我们开始讲解《定解宝灯论》。
   
  《定解宝灯论》是全知麦彭仁波切所著。全知麦彭仁波切是整个藏区最著名的一位大德高僧,也是我们旧译宁玛派的一位具德殊胜的上师,又是我们大圆满十八代传承上师之一。他的很多著作都是在藏区非常有影响力的,藏地各宗各派的大德高僧都异口同声地说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
   
  他所具有的智慧已经超越了很多著名的大德高僧,其《定解宝灯论》以简单易懂的方式阐述了大乘小乘、显宗密宗最关键、最难以解释的一些观点。这部论著是他七岁时在玩耍过程中唱出来的金刚歌。当时他年龄还小,示现上可能还不会写字,他身边一位叫仁钦滚波的老喇嘛把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年仅七岁的小孩子能够如此断定性地即时表达出这些最难以解释、最关键的义理,这是他的超凡之处,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正因为如此,他无可非议地被公认为文殊菩萨再来,是文殊菩萨的化身。
   
  尽管在藏区各宗各派也出现过很多大德高僧,都做过很多论典,但全知麦彭仁波切所造的论典个个都是非常有影响力,非常有针对性的,对我们旧译宁玛派做出了不可思议的贡献。旧译宁玛派也出现过很多大德高僧,但如此精通显密经教且有很多这种著作的大德也不是很多。现在我们要学习自宗派,都依靠麦彭仁波切的这些论典、著作去解释或者去了解,这也是麦彭仁波切所做出的贡献。
   
  我们的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从小就对麦彭仁波切具足信心,尤其在无上瑜伽大圆满法方面能够有所证悟,主要是靠麦彭仁波切的加持。上师如意宝虽然没有亲自见过麦彭仁波切,但是他经常边祈祷麦彭仁波切,尤其念麦彭仁波切的祈祷文,边看麦彭仁波切的《直指心性》一书,最后对大圆满法生起坚定的信解。他亲见了麦彭仁波切的智慧幻化身给自己传法,获得了殊胜的加持,领悟了真正的诸法实相、大圆满法的真理。
   
  上师老人家把麦彭仁波切视为自己的根本上师,经常称麦彭仁波切为“喇嘛麦彭”(喇嘛意为上师)。他老人家不止一次地对四众弟子讲过,他的后学者、追随者如果都能依止麦彭仁波切的教言,能修学麦彭仁波切的意藏法,会有格外的加持,能够真正地获得成就。我们能成为上师如意宝的传承弟子,能学修麦彭仁波切的这些著作、这些意藏法,也是宿世修来的福报,大家一定要珍惜。若是不懂珍惜,是不会有任何成就的。
   
  麦彭仁波切有很多的著作,其中《定解宝灯论》是最精华的一部。它包涵了大乘、小乘、显宗、密宗中一切最至关、最重要的部分,包涵了显密一切经典的精髓与精华,是麦彭仁波切所有著作里最具特点、最具加持的一部殊胜的论典。如果我们这次能认真地学修《定解宝灯论》,并对《定解宝灯论》生起定解,就能对显密一切法通达无碍。麦彭仁波切讲过,后来他反复地看过几遍这部论典,因为当时年龄小,有些词句不太恰当,除此之外,其含义方面没有任何差错,可以说是非常正确的。著者后来对这部论典也没有做太多的修改,这是给我们后学者留下的宝贝,大家一定要珍惜!珍惜人身,珍惜法宝,珍惜这样的机缘。
   
    全论分三:甲一、初善首义;甲二、中善论义;甲三、后善末义。
   
  甲一(初善首义)分四:一、名义;二、译礼;三、礼赞;四、缘起
   
  乙一、名义:

   
  名义,包括立名的意义、方式和含义。
   
  建立这样一个名称有非常大的意义。对上根者、中根者、下根者而言,意义都有所不同。上根者一见到、听到、想到《定解宝灯论》的名称,就能了知、理解整部论典的内容及其实质的含义。就如同一位名医给人看病,一摸脉立即就能知道病源。中根者一见到、听到、想到《定解宝灯论》的名称,虽然不能全然理解论典的全部内容,但也能大概地了解它所涵盖的内容。就如同我们看到军人服装上的标识,就能判断出他的身份。对于下根者而言,最起码也能够通过这部论著的名称,非常容易地找到这本书。如同医生依据药柜上的标签就能正确无误地取药一样。比如说我今天叫一个人去取《定解宝灯论》,他不用一页一页翻看,一看到《定解宝灯论》这个名称就能找到,就能拿过来,取舍都非常方便,最起码有这样的意义。否则若没有这个名称,取舍都非常困难。所以取名不是没有意义,而是有意义的,对上根者、中根者、下根者的意义都有所不同。
   
  论典取名的方式有很多种。佛经中大概讲了八种。有的以地点而得名,比如说《楞伽经》,是佛在楞伽山时所宣讲的;有的以时间而得名的,比如《父子相会经》,是当时释迦牟尼佛和他的父亲净饭王相会的时候所宣讲的,以这种特殊时间、时刻所取的名;也有以请法者而得名的,比如说《梵天请问经》,是当时佛根据梵天王的祈请而宣讲的;有的以所诠之义而得名,比如说《十地经》;也有以颂词、偈颂的数量取名的,如《般若十万颂》、《佛子行三十七颂》;有的以颂词的作用取名的,比如说《定解宝灯论》、《现观庄严论》、《中观庄严论》;有的以比喻得名的,比如《白莲花经》;有的以作者而得名的,比如《维摩诘所说经》。《定解宝灯论》这部论典采用的是论典的意义和比喻相结合的取名方式。“定解”是论典所诠释的真实意义,“宝灯”比喻定解。
   
  《定解宝灯论》名称中,“定解”是指对诸法的实相能够生起定解。轮涅一切法,无论属于轮回的法还是属于涅槃的法,都可以包含在世俗谛和胜义谛二谛中。对二谛所摄持的一切法的实相真理生起坚定不移的信解,这种信解是遣除疑惑的、断定性的,这是定解。定解分很多种,有有漏的、无漏的,也有暂时的、究竟的。属于资粮道和加行道的定解是有漏的,属于见道和修道的定解是无漏的。凡夫相续中所具有的定解是有漏的,圣者相续中所具有的定解是无漏的。诸法有实相、有现相。对显现法的道理生起了定解,比如说“有漏皆苦,诸行无常”,“有漏”指三界轮回,“诸行”指一切现有的缘法,“无常”包括相续之无常和刹那之无常,此处指刹那之无常。三界轮回充满了痛苦,这些缘法都在刹那当中生灭,对这个道理生起了定解,这是现相上的定解,属于是世俗谛的,所以都是暂时的定解。什么是究竟的定解呢?究竟的定解是无我和空性,即对人无我、法无我,远离八边、远离四边的大空性生起定解,这是胜义谛的,是究竟的定解。生起定解的方法有闻思修三种,通过听闻得到的智慧是闻定解,通过进一步观察、思维得到的证悟、智慧是思定解,再进一步地入定并从中得到的定解、智慧是修定解。总而言之,通过闻思修,对属于世俗谛、胜义谛二谛所摄的一切法的实相和真理能够生起坚定的信解就是定解。
   
  论名中的“宝灯”是比喻。为什么用“宝灯”来比喻“定解”呢?过去印度的很多国王都有一些自然带光的宝珠,这些宝珠的光明可以照亮好多由旬。黑暗阻碍我们看见物质,无明阻碍我们看见真理。具有光明的宝灯能遣除黑暗,令我们现量见到物质。定解能遣除众生相续中的无明,令众生现量见到诸法的本性、自性。宝灯能赐予众生一些暂时的所求,定解能赐予众生究竟的所求——解脱或这些功德。如意宝异常珍贵、价值连城。对于渴望解脱的人来说,定解是无价之宝,异常重要,它犹如解脱道路上的双目!若是失去了双目,就不能到达彼岸。所以此处以宝灯来比喻定解。
   
  “论”,有经典、有论典。佛当时所讲的称为经典,后来大德高僧们所著的称为论典。《定解宝灯论》属于论典,不属于经典。以前在印度,对造论有非常严格的要求。造论者要具备以下条件:上等者,最好是现量见到诸法的本性,就是登地的菩萨才有这个权力;中等者,亲见本尊,得到本尊的开许;下等者也要精通五明。佛教所承认、承许的论典一定要具有两种功德:一个是改造,一个是救护。改造是能帮助众生断除烦恼、习气,改造相续;另一个是救护,就是能从恶趣、六道中救护众生。现在是末法时期,是法弱魔强的时候,到处都在出书,都在造论。应根据上述标准去判断、辨别,不能随便造论,更不能盲目地学习,否则容易走偏,甚至走火入魔。书店里的书也是鱼目混杂。不会分辨的时候,不能轻易地接触或阅读,万一遇到不合格的论典,会影响自己的相续和成就,这样只有害处,没有益处!选择所修论典要慎重,要考察造论者是否具足了应具备的条件,他的论典是否能改造你的相续,帮助你断除烦恼、习气,能否让你从六道、恶趣中得到救护。如果能,就是正确的、合格的。按以上标准,《定解宝灯论》的著者、论典内容等都具足了其应具备的条件和功德。所以大家要珍惜,要认真学修。
   
    乙二、译礼:
   
  《定解宝灯论》汉文的译者是索达吉堪布。翻译前他先做礼拜,礼拜文殊金刚上师。
   
  为什么要做礼拜呢?以前藏地的译师都有这样的习惯,当把佛教书籍从梵文翻译成藏文的时候,首先都会做礼拜,目的是为了遣除翻译过程中的违缘,使翻译经典或论典的过程更加顺利。这就是此处译者做译礼的意义。
   
  关于译礼的方式,译者此处没有顶礼佛祖也没有顶礼菩萨,他顶礼的是“文殊金刚上师”——与文殊菩萨无二无别的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法王如意宝也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他诞生时口里念诵着文殊菩萨心咒,以此可以断定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实际上全知麦彭仁波切和法王如意宝也是一体的,都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为了在相续中生起智慧或定解,第一个要祈祷文殊菩萨,因为文殊菩萨是一切诸佛智慧的显现,他有特别的愿力,向其他的菩萨祈祷一百遍不如祈祷文殊菩萨一遍。第二个我们要祈祷上师如意宝,我们想要真正通达、证悟《定解宝灯论》的含义,若是没有上师的加持和窍诀是无法做到的,可见上师的加持和窍诀也是至关重要的。因此,译者在这里虔诚地顶礼了文殊菩萨和与文殊菩萨无二无别的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能够遣除违缘,能够顺利地将《定解宝灯论》翻译成汉文。
   
  乙三、礼赞:
   
  当时麦彭仁波切首先礼赞定解和具有定解的这个人。顶礼有身顶礼、语顶礼、意顶礼。做礼拜的对境也有佛、菩萨等很多种,在这里主要是指定解和具有定解的人。为什么呢?在此处是要体现出定解的重要性,对一个渴望解脱的人来说定解是非常重要的,是必不可少的,是唯一的。
   
  能解困心疑网者,即是文殊金刚灯,
  心生定解入深理,见妙道者我诚信。

   
  能令众生从困惑和怀疑的罗网中解脱的,唯一要依靠的就是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在相续中生起定解,能够深入地了知诸法的真相和真理的善妙见道者,我也虔诚地顶礼赞叹!
   
  “能解困心疑网者,即是文殊金刚灯”:能够令众生从疑惑网中解脱,唯一的就是文殊金刚灯。“文殊金刚灯”是指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这里为什么以“金刚灯”比喻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呢?第一,“金刚”能摧毁一切,但是一切法都无法摧毁金刚;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能摧毁一切分别执着,而一切分别执着都无法能够摧毁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第二,“灯”能遣除黑暗,智慧能遣除疑惑。
   
  众生都困在疑惑、犹豫的罗网中无法自拔。不用说那些没有入门的人,就连我们这些入门的人也不精通大乘小乘、显宗密宗的教理。我们也听过一些教理,但都是一知半解,没有彻底明白,不是真正的精通。心困于疑惑的网当中无法能够自拔,怎么办?若要从中得到解脱,唯一要依靠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其一,我们祈祷文殊菩萨,就能获得文殊菩萨的加持,就能破除疑惑之罗网。其二,我们要修持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争取在自己的相续中也能具有文殊菩萨的圆满智慧,这样才能真正的从疑惑的网中解脱出来。其三,文殊菩萨实际上也是我们自己本具的觉性、本具的智慧,现在通过修行要让它显现出来,才能从疑惑的网中获得解脱,这是唯一的。
   
  “心生定解入深理,见妙道者我诚信”: 若是谁心的相续中生起定解,能够深入地了知诸法的真相真理,有这样的善妙见道,我也虔诚地顶礼这个人。此处,麦彭仁波切顶礼了定解及相续中具有定解的人。为什么?在这里他就是要体现出定解的重要性。他没有向佛做礼拜,也没有向菩萨做礼拜,也没有向上师做礼拜,他向定解或者具有定解的人做礼拜,为什么呢?定解很重要,若是相续中生起定解了,那就“一切ok”了,就能够到达彼岸,一定能够解脱,这是非常重要的。
   
  做礼拜有什么意义?第一,一位智者或具有功德的人,做任何事情时首先一定会做礼拜,顶礼佛、菩萨、上师、上天或自己最崇拜的人等。著者首先礼拜的行为能令后学者们生起信心,证明他是一位伟大的智者,是具有功德的人,可以信赖,可以作为榜样。第二,虔诚地礼赞,能够遣除造论过程中的违缘障碍,能够顺利地圆满自己的著作。第三,著者在这里没有顶礼佛,也没有顶礼菩萨,也没有顶礼上师,而是顶礼定解或具有定解的人,说明定解的重要性,具有定解的人才最值得崇拜,才真正可以作为榜样。只要相续中生起了定解,一定能到达彼岸,得到解脱。对诸法的实相真理,对“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诸法空性”具有定解的人,才是最值得崇拜的,才是能够作为榜样的。
   
  世间上有学问或势力的人往往贡高傲慢,自认为非常了不起。其实他们都不值得我们崇拜,也不值得我们作为榜样。有学问怎么了?有那么多的烦恼和痛苦,与我们有什么区别?一样有烦恼,一样有痛苦,一样窝囊。我们从小到大、到老不停地奔波,是为了什么?为了真正的幸福,为了真正的快乐。但是都得到了吗?没有!虽然你有学问,有势力,有世间的一些稍微的成就,但是这些仍然是烦恼的因、痛苦的因,最终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和所求所愿背道而驰,所以这些人不值得崇拜。我们的历代祖师们,尤其是华智仁波切讲过,他从来没有羡慕过世间有权有势的人。因为他们没有智慧,所以不值得崇拜,也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最值得我们崇拜的就是具有定解的人,应该将他们视为学修榜样!在此处著者就要对大家说明这一点。
   
  一般造论的时候,作者顶礼以后就要立誓。此处虽然立誓句并不明显,但是著者在做礼赞的同时,也已经间接地立下了誓言:他要把“定解”作为内容造这部论典。一位智者,一位具有功德的人,不会轻易地立下誓言,一旦立下了誓言,纵遇命难也不会舍弃,一定能完成这样的事业。立下誓言以后一定能够完成这样的一个事业、一件事情,这是立誓的意义。
   
  回向: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分享到: